优美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線上看-第458章:誰允許你叫我乳名的閲讀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最后在李承乾的一番忽悠之下。
程怀亮还真的心甘情愿的率兵出发了。
当然了,程怀亮也没傻到明目张胆的走大路。
他直带着这三千人在向导的带领下牵着马匹翻山越岭,专挑那些羊肠小路走,一路直奔平壤城。
……
此刻,另一边。
不管高句丽是作何想法。
他们自然是要把戏做足,高句丽的使团也正在朝着长安城赶赴过去。
早前,李金柱也只是听闻过大唐的强大,从没有亲眼看见过。
但这次来大唐后,他真的是开了眼界了。
不说那些辉煌的建筑与城池,单说水上漕运业就足以让他惊叹不已的了。
现如今,大唐北部两线都在打仗。
几乎全国各地的府库粮仓都在调度粮草向北方输送。
整个大唐就像是一台正在飞速运转的战争机器一般,让人叹为观止。
而更让李金柱感到恐惧的是,一些城中的百姓竟然自行勒紧裤腰带自己给自己加了税贡。
商人们都不用任何人号召,就纷纷开始解囊贡献给军队钱粮。
并且,在官府门口,报名参军入伍的青壮年都排成了长龙。
光是负责记录这些人名字的小吏就安插了六七位。
若是在高句丽,听闻边境打仗了,军队内能不出逃兵就算不错了。
就更别提能有百姓排着队入伍要求上战场了。
所以,在看到那蜂拥到郡府县府外捐献粮食预计报名参军入伍的百姓后,停靠在旁边的高句丽使团都看傻眼了。
李金柱特意问一个前去上交粮食的老翁。
“如今陛下可还没有要求增加赋税,你们怎么就自行去上交了?”
“您都这么大岁数了,难道不留些粮食给自己吃?”
老翁满脸淡然道:“我这么大岁数了,不知道哪天就翘辫子了还留这些粮食有啥用?”
“我少吃点没关系,但他们吃饱了才能去打仗,也只有他们吃饱了,咱们大唐才能不受欺负。”
“我是没能耐了,没办法与他们并肩作战,奋勇杀敌了。”
说这话的时候,老翁扭头望向一旁那排着队等着报名入伍的年轻人们,满眼都是羡慕。
李金柱看了眼那老翁,满脸无奈道:“老伯,您真觉得这是大唐受欺负?”
“难道不是吗?”
老翁轻蔑笑道:“虽说我没读过书,大字不认识几个,但耳朵还没聋,眼睛也还能看得见。”
“他高句丽算什么东西?”
“竟敢发兵侵犯我大唐边境,这不是欺负我大唐是什么?”
“可是秦王不是已经率兵攻入高句丽了么?”
“据我所知,秦王一连占据高句丽数座城池,并且还让高句丽军民死伤无数呀。”
李金柱叹息道:“难道,这些还不够吗?”
“不够,当然不够!”
老翁满脸傲气道:“曾几何时,秦王殿下就曾说过,内外诸夷,凡敢称兵者皆斩……”
“如今,他高句丽竟然敢明犯我大唐领土,那就势必要将其亡国灭种才行。”
“若不如此做,岂不是日后谁都敢来侵犯大唐边境了?”
“怎么着,咱也得要让天下所有邦国皆知,若敢侵犯咱大唐后,会有什么代价……”
说这话的时候,老翁看了眼李金柱道:“欺负我们大唐就要付出代价,不论是西突厥还是高句丽,都得付出血的代价。”
听闻这番话后,李金柱满脸黯然。
如果高句丽的百姓也是如此,那高句丽还是如今这番景象么?
说真的,他现在是真的有些后悔来大唐了。
更后悔当初没有在朝堂上力劝高建武放弃对大唐动武。
现在他也算看出来了。
若是高句丽再与大唐继续打下去,最终结局怕是真会如这老翁所说,会亡族灭种呀……
……
且说东北战场。
本来李听雪对于李承乾的提醒是十分不屑的。
毕竟她这里可是摆着七万军兵呢。
难不成高句丽还敢明目张胆的来偷袭她的七万军兵?
可毕竟李承乾才是这一次的行军统帅。
她也不得不按照李承乾的吩咐,派人去监视靺鞨以及高句丽的动向。
可谁知不过数日后,派出去的探子就传回消息来了。
当听闻那消息后,李听雪都打算送自己这弟弟一副对联了。
上联料事如神,下联铁口直断,横批半仙。
高句丽那边,还真的就如同李承乾所料想的那般,偷偷的派出军兵前往靺鞨领土了。
并且,靺鞨方面也在悄悄地集结兵马……
而见此景象,身在李听雪身边的高至行直开口道:“如此看来,似是用不了多久,这两部就会合兵一处,朝着我方发动总攻了。”
话落,他扭头看向李听雪,笑道:“虹糍,要不我率兵去探探他们的虚实如何?”
“用得着你?”
李听雪赏了他个大大地白眼。
紧接着,她忽而觉得不对劲。
虹糍,这是李听雪的乳名。
她出生时,正巧赶上小雪,李建成便取三候中一候虹藏不见的虹字,又因当时的太子妃郑观音喜食糍粑,便为其取了这个乳名。
但这么多年,几乎从未有人叫过她这个名字。
并且这名字也变成了她心里,不可僭越的一个死结。
而此刻,听闻高至行这个讨厌的家伙用这个名字呼唤自己,她不恼怒才叫奇怪。
尤其看见高至行那一脸痞子的模样是,她真是打心眼里想一巴掌把高至行给拍死。
李听雪咬着嘴唇,红着脸朝着高至行怒道:“谁允许你喊我虹糍的?”
“当然是我自己了。”
高至行满脸不以为意道:“怎么,你不喜欢?”
“要不,我给你换个称呼?”
“听雪?小雪?或者汉阳?”
一边说着话,高至行还真就一本正经的思索起来了。
见此情景,李听雪那脾气能惯着他?
当场一脚就踹过去了,可高至行那显然是早有准备。
这一脚非但没有踹中他,反而还被其捏住了脚腕。
高至行满脸奸笑道:“怎么?还想踹我?你真当我还是小时候,那个打不过你的小高呢?”
“你给我放手!”
李听雪被这家伙给拽住了脚腕,也不知是害羞,还是恼怒,脸色红的就跟苹果一样。
“你别忘了,我才是这支军队的诸将,若是你再不放手,我可就要动军法了!”
听闻这话后,高至行倒也真的把她的脚腕放开了。
只是,还没等李听雪站稳,高至行便猛地逼压上来。
李听雪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急退,直到后背触碰到身后的木桩才算停下。
而高至行就那样以一个极其霸道的姿势,将她逼压在角落里……

人氣都市异能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愛下-第417章:雙路齊出的偷襲熱推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大唐营地,校军场。
八百精锐甲士已在校军场列好队列等待着。
谁都知道,偷袭敌军后方粮草,乃是九死一生的任务。
而他们从被选出来的那一刻开始,就知道他们已经变成了敢死队。
望着面前这一张张和自己年岁差不多的面孔,李崇义的心中亦是感慨万千。
大唐建立之初,对内要与众多诸侯抗争,对外还要抵抗北方草原的那些游牧民族的袭扰和进犯。
自打建国以来战争就从未间断过,不知有多少唐人将士战死沙场,埋骨他乡。
但这从未将大唐击倒,反而还让大唐越来越强大,唐人越来越顽强。
每一个唐人只要上了战场,提起武器,那便是悍不畏死的精兵。
是一个能用拳头,用牙齿也能将敌人撕碎的野兽。
精彩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txt-第417章:雙路齊出的偷襲閲讀
李崇义走到人群之前:“你们是兵,我也是兵!”
“但在这之外,我们还是大唐的卫士,猛虎的牙齿。”
“现在,有敌人侵入了我们的家乡,屠戮了我们的同胞。”
“你们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办?”
“杀!”
“杀!”
“杀!”
众多将士挥舞着武器,齐声呐喊着。
周围那一张张年轻有激昂的面孔,让李崇义升起了万丈的雄心。
“没错,就是要杀回去。”
“咱们大唐的军兵,可以战死沙场,却不能对敌人屈服。”
“从先才开始,我就只有一个要求。”
“亮出你们的獠牙,去撕咬他们。”
精彩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417章:雙路齊出的偷襲閲讀
“亮出你们的爪子,去将他们撕成碎片。”
“我们战无不胜,我们怒视前方,我们笑对苍天,我们不惧死亡!”
“大唐不可犯,唐人不可欺,犯我大唐者,必诛之!”
李崇义愁吃长刀震声吼道:“出发!”
说着他的一声喝喊,大唐甲士们也分成了两列纵队,随着李崇义一同走出了大唐营地,一路向北……
而李勣则就在中军帐内,目光深邃注视着这一切。
如今的大唐虽还没有陷入青黄不接的阶段。
但那也仅仅是因为老一辈的人,还没有彻底的老去而已。
如在等十年,乃至二十年之后,等到李勣与李靖这些人再上不了战场之后。
这天下,谁还能带领大唐男儿征战?
望着李崇义他们消失在黑暗当中,李勣喃喃道:“活下来吧,为那些同为年轻一辈的人证明……”
……
同一时间。
大鲜卑山的崇山峻岭当中。
李承乾正带着五千甲士在其中穿行。
这一次,他吸取了上次李崇义的教训,粮食等物准备的十分充分。
不说能让将士们餐餐有肉,却也能让大家在接下来十几天之内不必饿肚子。
可饶是如此,这数百里的山路也将这些凉州卒给折磨的不轻。
待翻过了一座山头后。
李承乾便下令全军休息。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笔趣-第417章:雙路齊出的偷襲看書
随后,他找来一直在前面探路的长孙冲询问:“还有多久能走出去?”
“按照脚程来算,我们最起码还要三天才能走出这片丛林。”
长孙冲也被累得不轻,喘着粗气道:“从这穿出去,我们就进入室韦领土了,殿下可有想过接下来该怎么做?”
李承乾活动了一下胳膊道:“换汤不换药,与先前李崇义一样,突袭室韦王帐。”
“可是殿下。”
“这计策我们已经用过一次了,怕是室韦也会对此有所防备。”
长孙冲满脸顾虑道:“不如我们还是派遣一支小队,率先进入室韦领土调查一番,再行决定吧。”
“不成。”
李承乾断然拒绝道:“那样实在是太浪费时间了。”
闻言,长孙冲不由苦笑:“可如果我们贸然进入室韦领土的话,搞不好会……”
“会被包围?会被敌人全歼?”
李承乾轻笑道:“现在我们还有时间管那么多吗?”
“你可别忘了,现在大唐可是在东西两线开战,饶是大唐国力再强也无法持久支撑这样的两场战役。”
“所以必须要有一边先结束才行。”
“而比起西突厥来说,攻破高句丽与室韦靺鞨的三部联军显然要更容易一些。”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起點-第417章:雙路齊出的偷襲推薦
“如今,东北的战争突破口就在室韦身上,我军必须尽快攻破室韦。”
“这样一来,我便可以直接调度并州军团由燕山山脉进入东北战场,两线夹击高句丽,顺带击破靺鞨一部。”
“所以,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们都要速战速决。”
“哪怕敌军给我们布下了天罗地网,我们也要一脑袋扎进去,攻破他的王帐,杀光挡住我们脚步的所有敌人。”
听闻李承乾的这番话,长孙冲那也是感触颇深。
李承乾说的就是事实,若是他们可以率先攻破东北三部,两线开战的僵局就可以被打破。
大唐就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到西线战场当中。
那时候,不管怎样西突厥都不会是大唐的对手。
长孙冲沉了口气道:“既然殿下心意已决,属下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就跟你说什么我会听一样。”
李承乾忽而恢复了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挥了挥手道:“赶紧去安排探子,这地方已经到了室韦边境了,搞不好前面就会出现哨卡了。”
“虽说这一次,我们有玉石俱焚的准备,但却也要保障我军在进入室韦王帐范围前,不会被室韦的探子发现,明白了吗?”
“明白,属下这就去做。”
说完,长孙冲便迈步跑开。
李承乾抬头望了眼高悬空中的明月。
“只希望这场战争,能快些结束吧……”
……
西北边境。
在向导的带领下,李崇义一行军兵在一些不知名的山峰当中披星戴月的穿梭。
这些人都是军中精锐,哪怕是在走山路,他们的行军速度也非常的快。
从黑夜走到了清晨,又从清晨走到了正午。
待到他们从成片的山峰中走出来,抬眼便能看见小方盘城玉门关的影子了。
此时的玉门关,外面被搭建起了一个巨大的营寨。
而在看那营寨里面,高高的谷仓一座挨着一座,几乎将营寨整个都填满了。
西突厥方面,的确将粮草辎重都囤积在这里了。
只是,这里的看守也甚是严禁,一眼望去,光是他们能看见的士卒,就超过两三千人。
而这还不是这里的全部兵卒,据李崇义自己推测,这里最起码有万余名士卒看守。
李崇义紧紧地抿着嘴唇道:“看来西突厥对此早有防范了呀……”
闻言,他身侧的巴天磊不由开口问道:“将军,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崇义思索了下,随即道:“先让大家隐藏起来,等晚上再说……”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討論-第400章:陌刀現世看書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李世民回来了。
李承乾也终于有时间投入到自己的事业当中了。
毕竟他可是立志要打造一支名震古今的陌刀军团的。
而在那支军团打造出来之前。
他为今最重要的事儿,就是赶紧把陌刀给做出来。
为了让陌刀更具备杀伤力,他将陌刀原有的基础上又加上了许多改良。
首先便是取材方面,他摒弃了唐朝本有的百折铁以及千折铁。
毕竟就算铁淬炼再多次也比不上加一些化学元素的钢材。
而这次做横刀以及陌刀,他便是准备用钢材来打造。
对于一个理工男来讲,提炼钢材那可是初中课本上的内容,他早就融会贯通了。
所以,他当即就投入到了钢材提炼的工作当中。
……
风力磨坊内。
看着李承乾忙东忙西,忙得满头大汗的模样。
长孙冲有些不解道:“殿下,您这是干嘛呢?”
“当然是在搞一些好玩的东西了。”
李承乾随手将一块包含金属元素的矿石丢进熔炉当中。
随后,他回头望向长孙冲道:“冲哥,你信不信,如我这东西弄出来了,能震惊这个天下?”
望了眼熔炉,又望了眼李承乾那自信的表情。
长孙冲苦笑一声道:“说实话,我不太相信。”
“不相信就对了。”
“因为你还没有亲眼见过一些东西。”
李承乾的目光深邃:“你的思想还是太过保守陈旧,如果你有一天能看到那些,你就会理解我心里的想法了……”
闻言,长孙冲扭头望着李承乾,双目闪烁着异样的光彩。
说真的,李承乾给这时代带来的奇迹太多了。
从开始的烟花,又到各式各样的美食,又到船只等等太多太多了。
连长孙冲心里面都有些犯嘀咕。
李世民这样年岁的人都因为李承乾而改变了一些东西。
可他这样的年纪,按理来说正是想象力最丰富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接受新鲜事物的时候。
但他却与其他那些看不上李承乾的一样了……
想到此处,长孙冲愣了下。
似是正如李承乾所说的那般,他的思想的确是太过保守陈旧了。
李承乾带着长孙冲在风力磨坊内忙了整整三日。
这三日,两人吃喝都在风力磨坊内,活的甚至不如外面打铁的工匠。
不过也总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历时三日,李承乾也终于在这风力磨坊内弄出了这时代的第一块钢材。
虽说因为现在没有大功率火炉,使得这钢材并没有后世那么坚硬。
但在这时代来说也已经是极为难得的金属材料了。
当看见李承乾让人将刚才送过来时,一帮工匠都被惊呆了。
“你们看,这光泽是什么金属,难不成是天外的陨铁?”
“看起来不像,天外陨铁是乌色,可你看着端口,亮的跟镜面似的,甚至能折射出人影来呢。”
“我的天爷啊,殿下这是做出了什么来了呀,难不成殿下真如外界传言那般,本是天上下凡的星宿神仙,专门过来保佑大唐的?”
作为古人他们什么时候见过钢材啊。
哪怕是这里面最顶级的工匠,也仅仅是见过从天上掉下来的陨铁罢了。
如今一见这钢材,每个人都视若珍宝。
最后,大家伙甚至还为了谁第一个动手锻造这钢材而吵嚷半天。
看见这样的场景,李承乾与长孙冲相视而笑。
李承乾痴痴地望着外面:“旁的不说,有时候看这帮工匠的模样,着实也有够可爱的。”
“谁说不是呢。”
“他们竟能为了一块刚才吵嚷这么久。”
长孙冲轻笑一声道:“难道他们忘记了,他们赚的钱都是按天算的嘛?歇着不也是赚一天的钱么……”
“这你就不懂了。”
李承乾一边转身朝着熔炉走一边开口道:“人么,活着一辈子不过几十年,肯定是要有所追求的。”
“或许追求名利,或许追求权力,亦或许追求美色。”
李承乾一边往熔炉里面丢已经淬炼过一次的铸铁,一边道:“可这帮工匠追求的无外乎是能打造出一件稀世的宝刀宝剑来,并寄希望以此名扬天下,流芳百世。”
听闻这番话,长孙冲嘴角微挑,看着李承乾道:“那殿下的追求是什么?”
“我的追求?”
李承乾思索了一下,随后笑道:“让这天下的百姓都吃上饱饭,让这大唐不受外敌欺辱,让这朝廷不在受人挟制。”
说完这些,他忽而顿了下。
随即,他回头看向长孙冲道:“如果可以的话,再让这盛世再长远一些……”
至少那样,就不会有他前世所在那时代的屈辱近代史了……
在听闻了李承乾这番话之后,长孙冲亦是有些热血沸腾之感。
他满面动容的看着李承乾道:“若是殿下有如此远大的抱负与理想,冲必当生死相随。”
“生就行了,不必死,不值得。”
“行了,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既然咱们已经成功的练就了第一块钢出来,接下来可有的忙呢。”
话落,李承乾便走到一旁,操作着熔炉上面的铁环吊索将熔炉摆正。
随后招呼长孙冲:“冲哥,添柴加火!”
“好!”
若说刚才,长孙冲还有些无精打采的。
那么现在,他绝对是干劲十足。
就这样,李承乾炼钢,外面的工匠打铁。
不过两日后,第一口陌刀就被打造出来了。
精彩都市小说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馬龍藏海-第400章:陌刀現世讀書
待李承乾举起那柄柄长一米,刃长一米三,重达三十斤的陌刀时,周遭的人都看傻了眼了。
毕竟那陌刀实在是太有震慑力了。
这东西都不需要砍在人的身上,只需这样立着,就足够唬人的了。
长孙冲去拿了一下另一口陌刀。
可以他那力量,连拿起来都有些吃力,更别提挥舞了。
他忍不住吞了口唾沫道:“殿下,这柄刀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拿得动的呀……”
“那是当然了。”
“你可以想象一下,未来咱们大唐有一支军种,他们身披重甲,手持陌刀,如墙推进,所当之敌,人马俱碎。”
李承乾随手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陌刀神色向往道:“这刀的重量超过三十斤,一刀下去别说是人了,就算是石头也得被一分为二。”
闻言,长孙冲忍不住苦笑:“可是殿下,这刀如此沉重,如果在披上重甲,一般的士卒是挥舞不起来的。”
“您这是做出来了柄旁人根本用不了的刀啊……”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愛下-第372章;蘭亭序真跡分享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听闻柴景的一番述说。
李承乾也总算是理清了头绪了。
柴景的冤屈,无外乎是因当地的县官联合巡查史,对其家庭造成了欺压和迫害,使得他失去了家人,并且失去了一切。
他想要报仇却还没有那个本事与本钱。
他只能另辟蹊径,想其他办法为自己报仇。
巡查史这个职位就是李承乾设立下来的,他当然知道这职位的权限有多大。
一道之内的所有官员都归属与巡查史统辖,若他想包庇一个人,那老百姓是绝对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的。
而柴景能想到的办法,就是用尽一切可能引来朝廷的注意。
最终,他选了个最不是办法的办法,那便是去与一个扒手学偷窃。
也是自那日开始,江湖上那个关于侠盗的传闻也就一点点传开了。
听到这里,李承乾有些不解的问:“你这话说的我就有点不明白了。”
“为何你与扒手学了偷窃,你就能引来朝廷的注意呢?”
“因为这个!”
说着话,柴景直从自己的贴身衣物里,翻出了一片金黄色的绸布来。
看见这绸布,李承乾愣了下,随即低头一看,顿时心头一惊。
“这……这是兰亭序的真迹?”
“正是。”
见他点头,李承乾也总算了然,这家伙为何会要靠学偷窃而引来朝廷的注意了。
唐贞观盛世,文韬武略的李世民对书法情有独钟,尤其喜爱“书圣”王羲之的墨宝。
甚至他还利用帝王之便,在天下广为搜罗王羲之作品。
每每得一真迹,都视若珍宝,馀兴来时摹揣度之,体会其笔法兴意,领略其天然韵味之后,便珍藏身旁,唯恐丢失。
不仅如此,这家伙还对李承乾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
从他小时候,李世民便逼着他去学习王羲之的行文之风。
以至于让这个刚来到这世界的家伙,受尽了磨难。
也是因为李世民的缘故,使得现在的书法界学王之风大为盛行。
而且据李承乾所知,李世民一直以来都想找到王羲之的《兰亭序》真本,只不过可惜一直都没能如愿。
现如今,李承乾也总算知道,在他即将就要监国的情况下,李世民还让李听雪带着自己大老远的跑到济州来了。
说白了,这老家伙就惦记着这半片兰亭序呢。
想到此处,李承乾也不由得白眼连翻。
他直将那兰亭序握在手里,道:“旁的不说,你猜我父皇心性是真真的猜对了。”
“若你能将这半篇兰亭序给他,别说是帮你洗刷冤屈了,就算是封你做三品大官,也只是他一句话的事儿。”
“而且你要是能给他找来另外的半篇,怕是一品大员都不成问题了。”
闻言,柴景直抬起头来道:“我知道另外半篇在什么地方。”
“你知道?”
李承乾顿时露出了高低眉大小眼:“你知道在那,你为何不都给拿出来?”
柴景抿了抿嘴道:“因为那家,看守实在太过森严,我无从得手……”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討論-第372章;蘭亭序真跡推薦
“哦?”
听闻这话,李承乾来了兴趣:“那你可能告诉我,那剩下的半篇兰亭序,在谁手里?”
现如今,李承乾也开始搭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了。
他大可以帮着柴景结局了他所受的冤屈,然后让其帮自己得到正篇的兰亭序。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拿着这兰亭序跟自家老爷子谈条件了。
以李世民对兰亭序的喜爱来说,自己要啥他不就得给啥?
到时候,没准能讹他些好东西呢……
想着,李承乾的口水,也不由得流了出来。
见此情景,柴景一脸茫然,忍不住轻声呼唤:“殿下,殿下?”
“啊?怎么了,你继续说,剩下的那半篇兰亭序,在谁手里。”
柴景咬牙道:“就在那狗日的县令手里。”
“嗯?”
李承乾忍不住皱起眉头,狐疑的望着柴景。
柴景也知道,是自己说的这些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
故而就开口解释道:“殿下有所不知,王羲之自己也十分珍惜这部神助之作,把它视为传家之宝,一路传下,我母亲便是王氏族人……”
随着柴景的讲解,李承乾也算明白了。
柴景的母亲,乃是王氏这一代的独女,她以独女身份继承了这份神作,并且将其待到柴家。
可在那场变故当中,她死了,这份珍宝也落入了那个谋害他家的县令手中。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72章;蘭亭序真跡讀書
因为听说过传闻,巡查史只在第二日便上门讨要。
而那县令也知道这东西的珍贵,故而只交出了半边,并谎称另外半边毁于大火。
巡查史虽然心有疑虑,但却也没多说什么,只带走了半边的兰亭序。
而李承乾现在所看到的这半边,就是柴景从河南道巡查史的府邸里偷出来的。
既然知道了这东西的下落,那一切就都好办了。
李承乾直抬头望向李听雪道:“既然如此,姐姐就跟我辛苦一下,去一趟泾阳?”
闻言,李听雪轻笑了下道:“这倒也不是不行,但你回了长安后,要把你那叫雀儿的丫鬟送给我。”
“您还惦记着呐?”
精华都市言情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72章;蘭亭序真跡鑒賞
李承乾对李听雪也甚是无语。
有时候,李承乾真的非常怀疑,李听雪的性取向似是真的出问题了。
这家伙不惦记谁家的帅小伙也就罢了,偏偏惦记上了自己家那个小丫鬟。
有事儿没事儿,就跑到自己府邸来,也不找自己,只把那丫鬟堵在墙角一顿揉搓。
但她毕竟是自己姐姐,她喜欢不就好了?
李承乾轻叹口气道:“行行行,依你了,你要送你就是了。”
“成交!”
李听雪笑的十分奸诈,宛如一个计谋得逞的狐狸。
对此,李承乾也甚是无奈。
真的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李承乾低头看了眼柴景道:“行了,你起来吧,这事儿我帮你办了。”
“现在,你就为我们带路去泾阳,找那狗县令算账!”
听闻这话,柴景满心激动,直一头磕在地上:“只要殿下能为我报仇,我柴景这条命,以后就是殿下的。”
“行了,行了,我要你命有啥用?”
李承乾直将柴景从地上搀扶起来,叹了口气道:“不过你这本事确实不错,没准日后殿下我瞧上了哪家姑娘,让你去帮忙偷个肚兜啥的。”
听闻这话,柴景也露出了大小眼。
这……
堂堂秦王殿下,还有这种见不得人的小癖好呢?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35章:魯王李元昌展示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秦王府内。
李承乾躺在软塌上,享受着清瓷与清荷的按摩,小初子则站在堂下。
他微微拱手道:“殿下,宫内传来消息,许敬宗以被陛下罢黜一切官职与封赏。”
听闻这话,李承乾没有太大的反应。
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样。
而见他这般模样,长孙冲亦是满心不解。
他抬头望向李承乾道:“殿下,难道你只是想看着许敬宗被罢免官职?”
他废了那么大的劲,又绕了那么多圈圈。
甚至将自己老子、老丈人、舅舅全部都算计在内了。
难道要的只是想让许敬宗被罢免官职而已?
听闻他的发问,李承乾轻笑了下,挑起眼帘望着他,忽而反问道:“你觉得呢?”
长孙冲与李承乾共事可不是一天两天了。
他也早已将李承乾的脾气秉性摸透。
此时见他露出这幅表情,便已经明白是自己猜对了。
在李承乾的整个谋划当中,让许敬宗被李世民罢免官职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长孙冲忍不住问道:“殿下,接下来你想如何做?”
李承乾动作缓慢的从软塌上爬起来,一边穿鞋下床,一边缓缓开口道:“当然是继续将计划进行下去了。”
话落,李承乾也穿好了鞋子,迈步向房门走去。
长孙冲则一脸茫然的追了上去,问道:“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许敬宗父子早就得罪你了?”
“不是得罪我了,而是得罪了大唐。”
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txt-第335章:魯王李元昌讀書
李承乾昂了昂首道:“许敬宗这人,虽有些才学不假,但品性却自私自利且贪财好色。”
“若这种人不得权势还好,一辈子也就那样了。”
他忽而回头看向长孙冲道:“但你有没有想过,若这种人得了权势后会怎样?”
闻言,长孙冲的双眉紧锁,道:“此时不除,日后必是后患。”
“既然如此,你还需要问,他们为何得罪我了么?”
李承乾轻笑一声道:“说实话,若不是见到许昂,我还真就想不到,这个浅显至极的道理。”
“有些事儿,要趁早摆平,有些人也要趁早除掉,以免让其带来祸乱。”
听到这里,长孙冲忍不住停下脚步,望着李承乾怔怔出神。
而李承乾三步两步便与他拉开了距离。
只听李承乾在面前大声道:“虽然我很不想让我家老头子如愿,但我却也希望我家老头子一手打下来的天下能安安稳稳,能千秋万世。”
精品都市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笔趣-第335章:魯王李元昌看書
他忽而回头,站在距离长孙冲十步开外的地方,朝他轻笑一声。
“怎么着?难道你不愿与我并肩而行吗?”
闻言,长孙冲亦是笑出了声:“既然殿下想邀请冲一同前行,冲为何要拒绝?”
话落,他直接迈步跟上了李承乾的步伐。
这兄弟俩一前一后出了秦王府,不知去往了何处……
……
曾几何时,许敬宗的家族,亦是江南辉煌无比的大家族。
可在炀帝倒台,父辈们身死后,许家便开始一蹶不振。
若不是后来许敬宗选对了主子跟了李世民,怕是许家都不会有后来十数年的辉煌了。
可就算如此,今时今日的许家也依旧跌落谷底。
先是许昂被罢免了荫封官身,随后又是许敬宗被一撸到底。
最后,几乎与许昂定下婚事的张家,也在这之后与许家断绝了来往,并解除了婚约。
正所谓墙倒众人推,只许敬宗被李世民罢黜之后,第二日早朝便不知跳出多少人来,指出许敬宗先前做出的越轨之事。
说真的,若不是李世民觉得许敬宗是在自己潜龙之时就陪在自己身边的老臣,他是真想将这人给活刮了。
只可惜,李世民不能那样做。
他真的不想因为这么一个人,就寒了那些与自己同甘共苦十数载的老臣的心。
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李世民虽饶了许敬宗的命,却也当即下旨,将其一家老小发配到岭南,并且指派他去一座小县城的府衙中做记账小吏。
从当朝五品著作郎一路变成了寻常县城府衙中的记账小吏,这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35章:魯王李元昌分享
而且这更是对于许敬宗的侮辱。
可若是许敬宗真有那些读书人士可杀不可辱的气节,他又怎能苟活到现在呢?
故而他在接到李世民旨意后,当场认命。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起點-第335章:魯王李元昌讀書
并在当天就开始贩卖家中人丁,将那些丫鬟仆从统统交给人牙子。
随后又忍痛将自己新纳入门的几房小妾赠送给了友人。
此等行为,无外乎是希望这些个友人,能在日后帮自己说说话,争取让自己再回到长安城来。
看着那些个被领走的美婢小妾,许敬宗恨得牙根直痒痒。
他直一巴掌拍在许昂的脸上:“看看,这都是你干的好事!”
许敬宗那是越想越气,直将许昂按在地上,挥舞拳头将其狠狠地一顿毒打。
他直到现在都以为,他们家之所以突遭横祸,完全是因为许昂得罪了李承乾的缘故。
殊不知,李承乾从一开始要找的目标就是他。
……
被老爹毒打了一顿的许昂心中自然不会痛快。
可他也不敢将心中的怨愤发泄到自己老子身上,只得拿起没剩几枚铜钱的钱囊跑到了城中的酒肆,饮酒消愁。
就在他喝的面红耳赤之时,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忽而坐在了他的对面。
见到这少年,许昂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满脸震惊。
他直从卓后站起身来,颤巍巍的拱手道了句:“下……草民拜见鲁王殿下……”
“嘘!”
鲁王李元昌对他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随即,李元昌笑着对许昂道:“我今日来,就是想与许兄讨两杯酒吃,不知许兄可愿意赠予?”
“当……当然……”
许昂赶忙让小二再拿个酒盅过来。
随后他亲自动手将李元昌面前的酒盅斟满。
李元昌端起酒盅,抿了口酒后,不由笑道:“且不说这酒价格如何,只说这酒的浓烈程度,便是世间稍有的了。”
这酒就是李承乾在北漠是,闲来无事所研制的蒸馏白酒。
因为味道好,并且品相好的㕆,近来这款蒸馏白酒已然成了长安城内的酒品爆款了。
李元昌忽而放下酒杯,满脸感叹道:“只可惜……许公子怕是再也喝不到如此香醇的酒了。”
听闻他话后,许昂的脸色起了涟漪,甚至还在心中生出了几分愤怒。
也是酒壮怂人胆,许昂直朝李元昌道:“鹿王殿下,您有话不妨与我直说。”

d4ome優秀都市异能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愛下-第301章:拓跋子墨推薦-corpn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中华历史数千年,江湖与功夫一直存在。
功夫这东西,虽说没有武侠小说里面写的那么神奇。
但却也有自己的独到自处。
就比如这轻功,虽然不能真如武侠小说里一样飞天遁地。
但要是真的将这轻功练好了,飞檐走壁却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了。
而在这座蓬勃广大的江湖之内,又有多少高手,谁能知道呢?
那采花贼旁的不说,在轻功一项,绝对算是顶尖高手了。
速度之快,好似旋风,一会上房一会下地。
似乎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能对他造成哪怕一丁点的阻挡。
而在后面追击的三名武者可没他的本事。
在地上猛追不多时就再已找不到暗衣人的身影了……
……
一阵急行过后,黑衣人回头望去。
那三人已经已经不见踪影了。
可他没有选择停下,而是继续北奔,一直冲到城池边沿地带,速度才算是减缓下来。
黑衣人向左右望了望,见周围无人这才倚靠城墙坐下,大口喘着粗气。
“兄弟,你有这一身好本事,你做点什么不行?”
“非得去做个采花贼,难道你不觉得有点太浪费了吗?”
也就在这时,黑衣人忽然听见,自己右手旁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突如其来的话音可把他吓的不轻。
黑衣人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举目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什么人?”
直到这时,那黑衣人才发现,在他右手边有一颗参天老树。
在那老树之下,有个身形并不算强壮的家伙倚靠着树干望着自己呢。
这人身上,穿着了一袭深蓝色的锦袍,华丽的造型十分扎眼。
他是一直在这里,还是刚来的?
如果是刚来的,他究竟是怎么做到无声无息接近自己的?
对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那黑衣人全然没有感觉。
不过通过对方刚才的那句话他也可以肯定他是追着自己过来的。
但即便是在他最放松的时候。
对方也不可能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而无声无息地接近自己。
难道对方是飞过来的?
但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呀。
可他究竟是怎样来到自己身边的呢?
说实话,眼前这黑衣人有些紧张了。
他手握刀柄,直直的望着那人。
收到来自拓跋子墨的紧张值+99……
拓跋子墨?
拓跋姓?
李承乾挑了挑眉,不由自主念叨了一句道:“拓跋子墨,这姓氏可不常见了呀……”
听闻他的话,拓跋子墨的身形明显震颤了一下。
他显然没想到,对方一下子就能叫出自己的名字。
他满脸茫然的望着李承乾:“你认识我?”
“不认识。”
李承乾挑了挑嘴角,道:“我对打不过我的人,一向没什么兴趣。”
听闻这话,拓跋子墨歪了歪脑袋:“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我?”
李承乾歪了歪脑袋:“打不过我的人,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这番话,着实是有些刺激了拓跋子墨了。
他猛然咬牙,随后身上的杀气顿时生出,持刀向李承乾刺去。
他的刀很快,但在李承乾眼中,还称不上厉害。
良田喜事
李承乾轻松避开锋芒,并没有急于换手,而是轻笑道:“兄弟,有话好说,何必非要动手呢?”
拓跋子墨也不接话,只是手中招式更快了。
这一刀接着一刀不断进攻。
刚开始李承乾还有心思陪他玩玩。
但时间一长,李承乾也有些忍不住了。
李承乾冷笑道:“既然是你自找苦吃,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话音落下,他直径赤手空拳的迎上拓跋子墨。
躲过对方两刀后,拓跋子墨也有些着急了,抡起长刀全力出刀斩向李承乾的脖子……
见状,李承乾的双眼微微眯缝起来,不慌不忙的躲开对方的一刀。
趁着对方前力已出后力不及之时,李承乾猛然向前踏出一步,用肩膀重重的撞在了拓跋子墨的胸口上。
下一刻,李承乾单脚一点地面,双脚齐出,正中在拓跋子墨的胸口,将其直接踹的向后倒飞出去。
这一脚,李承乾最起码已经出了八分力了。
以他的力量来说,哪怕是石板也能踹的断,更何况是人的胸口呢?
拓跋子墨倒飞时,人还在半空,一口鲜血便被他喷了出去。
这时,拓跋子墨已能确定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了,绝不是自己能应付得了的。
他将牙关一咬,手臂抖动,人还在半空中时,便将手中刀直向李承乾甩去。
李承乾侧身的同时手臂向外一挥,腰间的定唐刀猛然出鞘,正撞在飞来的刀上。
长刀打着旋飞落向一旁,插在地面上。
但就在这片刻间,当李承乾抬头再看时,已不见对方的身影。
拓跋子墨虽是借李承乾挡刀的空挡跑了。
但李承乾若真想追他的话还是能追得上。
不过他感觉真没有必要。
幻斗卡门 易血
对方根本没有要与自己说话的意思,即便是追上,还得交手。
他今天之所以追出来,不过就是一时兴起罢了。
至于旁的事儿,他也懒得去管。
李承乾瞥了一眼拓跋子墨消失的方向,正要离去,忽然瞥到地面有乌光闪烁。
李承乾低头一瞧,正看见在地面的落叶中有一只镶嵌着金属边的牌子。
李承乾好奇地将其拣起,拿在手中翻看。
牌子象是由木头雕刻而成,并且镶嵌了金属边沿。
这东西一面雕刻有一只猛虎图腾,另外一面则写了一个月字……
猛虎?
月?
这是什么意思?
李承乾拿着牌子,又琢磨了一会,随手将牌子塞入怀中。
这只牌子很可能是从拓跋子墨身上掉下来的。
李承乾虽然弄不懂是什么意思,但估计那拓跋子墨应该从属于某个组织里的。
这只牌子,也象是该宗门成员所持有的令牌。
什么组织会要这些身材娇小的女子呢?
看来,大唐之内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呀。
就在李承乾刚刚离开之际,忽然听见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与此同时,在草堆之中窜出三名手持长刀的家伙,挡在他的面前。
这三人,眼睛眨也不眨地上下打量着李承乾。
这三人显然是刚才围堵拓跋子墨的那些家伙。
见到这三人直直的望着自己,李承乾的双眸眯缝起来……
他多聪明?
几乎马上就想到,这下怕是要出误会了。
刚才拓跋子墨往这边跑的,自己刚好又从树林里出来,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事情好像大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