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雲起瓦羅蘭》-第1018章 做出抉擇鑒賞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莫蒂斯你说的没错,小妹她果然很强…”
瞭望塔上的阿瓦罗萨默默放下通体透蓝的臻冰长弓,因为已经没有人再会去看她,向她寻求勇气与庇护了。
这一刻,无论是敌人还是同胞,亦或是凶名赫赫的熊人族,都将注意力放在那个纵横于战场之上,无人能挡的高挑身影上。
从这句话中听出不甘、欣喜,还有一丝落寞无奈的道森没有说话,只是身上散发出一股凝重异常的气息,惹得阿瓦罗萨看了过来:“莫蒂斯,是我身上的寒意太重了吗…”
“不,我想您要做出抉择了。”
“什么抉择?”
“向、神、开…弓。”
一字一句吐出话语的道森每说一个音节,乌云遍布的天空就会降下一阵密集闪电,“噼里啪啦”掀起无数火花游走在人们的铁器之上,等到他最后一个音节吐出时大片阴影降临了。
那是一只庞大的脚,上面通体洁白,蓝色电芒流转不休。
然后是一只散发着皎洁光辉的银白熊掌从天而降,直奔以一己之力改变战场的丽桑卓而去。
“混蛋,别动我的妹妹——!”
事先就有心理准备的阿瓦罗萨挽弓如月,毅然决然对着这不请自来的神明射出“弑神”的第一箭,自臻冰长弓上离弦而出的魔法水晶箭一经发出就散发出无尽寒意,等它飞到一半时清脆的啼鸣响彻上空,召来光明!
破开云层而来的阳光精准的洒在疾驰地水晶箭上,令它前行的路上留下一道满是晶莹颗粒的冰霜之路,等到它快要撞上那只从乌云中降下的擎天巨爪之时,它沿途所留下的冰晶道路极速蠕动而来,化作一只冰晶大鸟振翅一扇。
呼呼呼呼呼…!
骤然而起的暴风雪冻结一切,就连那乌云中游如龙蛇的闪电也没能幸免,随后是一阵巨大的“怒吼”自洁白的熊爪上方响起,然后魔法水晶箭轰然撞了上来,撞得地动山摇,海波滔天!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整座孤岛便发出不堪重负的“哀鸣”开始下沉,翻腾不休的大海犹如一张深渊巨口要将上面的一切吞没。
来者自然是沃利贝尔,以及庇护着阿瓦罗萨的艾尼维亚。
神战就这样措不及防的发生了,也让阿瓦罗萨真正的见识到统治这个时代的古神究竟有多么厉害,有多么强大到令人发指。
“终究还是被庇护了啊…”
在这样强烈的对比之下,被前后两箭抽空魔力身体虚弱,又难掩心中巨大落差的阿瓦罗萨向后倒去,默默接住她的道森努力掂起脚尖,眺望着远方暴风雪中若隐若现的冰鸟与笼罩在雷云中的白色巨熊你来我往,搅得天空、大海沸腾不休,甚至会让人怀疑祂们之间的争斗,会不会将天捅出个“窟窿”。
这便是古神的真正实力,这种力量就是比起如今的星神也丝毫不会逊色半分,可就是这样恐怖的存在,也被后来的三姐妹所战胜。
不得不说,这真是一件令人心旌摇曳的事情。
轰隆!
突如其来的巨大雷电覆盖瞭望塔,为了不引起丽桑卓潜意识的警惕,将实力压制在丽桑卓如今一半水准的道森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从天而降的璀璨蓝芒所笼罩。
这也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沃利贝尔这位被视为“弗雷尔卓德怒火”的强大古神,竟然出手偷袭一位冒犯过自己的凡人?
而自己被牵连,或许是因为这一幕触碰到丽桑卓那些“绝不容许”外泄的秘密,才会导致这一刻的身死当场,等于变相被踢出她的梦境世界。
“哎…功亏一篑啊,小爷底裤都被人看了个遍,亏大了。”
心中忍不住哀嚎的道森闭上眼睛,可想象中死亡的痛苦却没有到来,他睁开眼看到一枚纤毫毕现的冰晶羽毛笼罩他们两人,上面有一道开裂的缝隙逐渐开大,眼看就要抵挡不住外界的雷光轰炸。
“小妹,抱歉…”
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的道森第一时间看过去,然后被猛得一推脱离冰晶羽毛的庇护,他有些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莫蒂斯,小妹就拜托你照顾了。”
留下这句话的阿瓦罗萨笑的很温暖,视死如归的主动迎接了无尽蓝光,很快“咔擦”的碎裂声响起,无情的雷光将她吞没,晚来一步的清啼带来漫天暴风雪驱散电光,将焦黑一片,还有一息尚存的阿瓦罗萨迅速冰封起来,避免了她最后的生机因此流逝。
“大姐!”
用魔法救下不少人回到水寨的丽桑卓狂奔而至,巨大的冰晶凤凰发出愤怒的叫声冲天而起,只留下一座栩栩如生的冰雕在风雪簇拥下到来,让丽桑卓呆呆愣在原地,有些不敢相信里面那漆黑一片,只能隐约看出一些本来形体、容貌外观的人就是自己最爱的亲人。
悲伤、迷茫、压抑的气氛在这声呼喊中到达极致,在场的每个阿瓦罗萨人都忘不掉她那惊才艳艳的两箭,忘不掉她敢于向神明发起挑战的勇气,所以人们更能体会到这种落败后的绝望。
“大姐!!!”
抱着一块碎裂木板游回来的赛瑞尔达打破寂静,双目通红,嘴唇染血的一把扑上来将冰棺抬起,并对所有人怒吼道:“大姐还没死呢,你们还楞着干什么…救人啊,马上给我准备回凝霜城的厄玛克车!”
这一吼才令所有人如梦初醒,丽桑卓也醒了,但她却依旧无动于衷,嘴里碎碎念着:“没用的,没用的…除非大姐诚心实意的请求伟大的艾尼维亚,就算如此她今后也无法再做战士,更不要说魔法了,这就是触怒了神明的惩罚。”
“你这懦夫——老娘没你这样的妹妹!”
冲过来的赛瑞尔达一拳将丽桑卓打倒在地,她怒目圆瞪就如同一只愤怒到极点的野兽,整个身体压在自家妹妹身上,抡起拳头就如雨点般砸在她的脸上,短短几秒就打得鲜血横飞,触目惊人。
“你们不要打了,赛瑞尔达大人…救人要紧!”
扑上来的道森与她撞了个满怀,两人“咕噜噜”的滚至一旁,赛瑞尔达狠狠瞪了他一眼,吐了一口血水在地上道:“赶把这贪生怕死的废物带走,老娘不想再看到她!”

熱門小說 《雲起瓦羅蘭》-第1015章 影之術展示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影之泪,服入体内或者纹在身上,就能让人获得“影之术”,得到能够利用影子来无影去无踪,杀敌于无形,神出鬼没般的强大力量。
这就是影流之主的由来,有无形之刃的致命,是劫难散播者劫的诞生。
至于跟着劫过去的苦说下场,不言而喻。
在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过后,存在着影之泪的禁地之内再无声息,走出来的是心意已决的劫,他高举着一个漆黑如墨的方盒,那是天空圆月也无法照亮的黑暗,对着所有人发出宣誓:“苦说是连剑不敢拿的弱者,所以我杀了他,被这种懦夫所领导的你们也是弱者,臣服吧…我将赐予你们力量,成为我们,成为影流的一员,为故土而战,亦或者死!”
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从劫口中听到苦说真的他亲手所被杀时,南院的弟子们就已经怒不可遏的冲了上来,以至于他颇为激昂的宣言无人听到。
最后结果是南院的溃败。
弯刀队在影之泪的加持下,如秋风扫落叶般杀了许多均衡弟子,一部分早就有心拯救故土的激进派加入影流,但有更多的均衡弟子跑了。
劫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只是带上最能适应影之泪灌体的五人,踏上了前往萨恩泽的道路,剩下的绝大部分影流弟子,则是向着普雷西典附近的北院而去,要令整个均衡教派覆灭!
旁观这一切,也接受了影之泪力量灌体的道森这一次没有跟随着劫而去,而是看向存放影之泪的禁地,这地方在劫的“记忆胶片”中漆黑一片,完全看不到弑杀苦说的那一幕。
这并不是什么值得去回忆的事情,被隐藏起来理所应当,可那是建立在影之泪没有暗裔力量,准确点来说是异变的血巫术时才能成立。
而血巫术的来源则是虚空侵蚀,这种力量一向只能由天神战士所掌控,就是掌控了“血液”的弗拉基米尔也是因为有着部分天神战士本源才能如此强大,有了数以千计的不同人生。
可如今却突然冒出来一个影之泪,而且还能做到以“非人”形态赐予每一个人力量,这代表着什么?
“那就正面碰上一下看看吧…”
经过影之泪的力量注入,道森可以确定这是异变的血巫术,有虚空力量的影响,但无法确定这究竟是如何做到“非人”形态的传播力量,于是他召出金色小剑,让时间回到劫从禁地内出现,高举了影之泪发出宣言的那一刻。
……
梦境世界,凝霜城北部边境。
如丽桑卓的老师冰霜大祭司所预言那样,丰收节过后而来的寒流夺去了凝霜城附近的一切绿意,却没能冻住以往会因过于寒冷而令所有绝大多数生灵避而远之的冻结大海。
所以阿瓦罗萨人的宿敌冰之子来了。
早有准备的他们将一艘艘新造的狼船开了过来,在阿瓦罗萨部的警惕下停靠于一座临近孤岛附近隔岸相望,又或者说在做召集援兵的准备。
首先是一个个巨大的篝火燃起,就仿佛要将所有的过冬柴火烧了一样,让滚滚浓烟点亮了灰蒙蒙的天空。
干柴可是在寒冬中能决定生死的物质,某种意义上来说比食物还要重要,可冰之子还是如此做了。
他们将篝火组成环环相扣的三角形,然后层层叠叠放在上面堆出一座座燃烧的尖塔,在这些尖塔的周围立着闪烁着银光,刻画着古老符号的铁柱。
这些符号除了那些头发花白的冰霜祭司们,并没有太多人知道其含义,但它们组合在一起构成的图案就众所周知了——一个远远望去如鲜艳如血的大号熊爪。
这是熊人族的标志,它亦是“灾难”的代名词。
因为凡是涉及到熊人族的战斗,从不会有生者,所有战败者的血肉都会变成供养熊人血肉的能量,成为他们更进一步,更加强大恐怖的一份子。
很明显,冰之子们正在对岸的孤岛上呼唤熊人族的到来。
这一幕也让对岸的阿瓦罗萨人异常地惶恐不安,他们并不怕战斗,虽然有些害怕死亡但并不畏惧,可却怕在死后变得尸骨无存。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甚至有一个流传较广的传言说凡是被熊人族所吃的家伙,其灵魂都会被其禁锢在对方的血肉中,在熊人死之前永远无法得到解脱,只能日日夜夜受其他灵魂惨叫哀嚎的折磨。
这种不安就像瘟疫一样,悄然无声的在阿瓦罗萨人搭建的水寨中极速蔓延开来,人们的窃窃私语汇聚成风,波及了寨子下的大海,吹得海面波澜四起。
就在这种恐慌即将抵达顶点时,一股沁人心脾的凉意猛的扩散开来,注入了每一个阿瓦罗萨人的肺部,让他们的对熊人升起的恐慌荡然无存。
“兄弟姐妹们。”
紧随其后响起的声音传遍水寨,等人们循着声音看过去时,便看到在最高处的瞭望塔上不知何时多出三人。
居中中央为首之人一袭蓝色劲装,挽起了金色长发,扬起手臂,令手中通体由臻冰打造的蔚蓝长弓展现给了所有人。
这正是作为先锋军统领的阿瓦罗萨,她将要承担起与熊人族首战并胜利,然后将这经验、气势,信心带回凝霜城的重大责任,一旦成功其战母之位将无可动摇的被承认,此时她也的确展现出这份胜利所需的必要条件。
一般来说,臻冰武器应是锋利刃处为臻冰,他处由精钢、木头所构成的。
而弓箭类的臻冰武器,则通常只会在弓身的中央出现一部分,以便让射出去的箭可以带上臻冰的极致寒意,从而更加有效的杀伤敌人。
最关键的是,还能最大程度的避免因臻冰寒意带来的损伤,是臻冰武器中最容易使用的一种。
“不要畏惧。”
高举着臻冰长弓,向所有人展示自己力量的阿瓦罗萨面色如常,但在被高塔遮住半个身体的脚下却多出了一层层彻骨寒霜冻结四周一切。
要是任由这种向外蔓延的话,这座瞭望塔会迅速的冰结然后崩塌,但是阿瓦罗萨身侧有两位笼罩在阴影中的冰霜祭司。
其中一位身穿深色繁复长裙,另一位则穿着同款长衣,两人周身回荡着隐秘的魔法波动,阻拦了臻冰寒意向外急速扩散的过程,同时也让阿瓦罗萨不至于在臻冰长弓的寒意侵蚀下失去生命。
而且这个过程,也无法持续太久,毕竟通体由臻冰打造的武器,在沃尔瑞加德时期,通常来说是只有古神们才能当做常规武器来使用的,就是放到现在的弗雷尔卓德,在冰裔中也没几个能承受得了纯粹由臻冰打造的武器!

熱門都市小說 雲起瓦羅蘭 線上看-第998章 結盟與合唱讀書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拉克斯塔克。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我,战母艾希,阿瓦罗萨的抉择,圣弓的持有者……在此宣布盟约达成。”
“我,战母瑟庄妮,继承了葛伦娜意志的凛冬之爪,北地之怒在此宣誓立下誓约,三年之后兵发阿瓦罗萨决一死战!”
“我,冰霜女巫,丽桑卓……同意盟约。”
在誓约之泪的见证下,迅速敲定“互不侵犯”条约的三位首领各自立下誓言,一向不惜传统的艾希在誓言中少见的循规蹈矩,而向来强硬的瑟庄妮则是出人意料的以艾希母亲意志为名,要摧毁她儿时最好伙伴所建立的部众。
丽桑卓的誓言则更简单,摆出一副要将所有精力都放在追寻雪人一族,没空也不想理会其他两大势力的模样。
嗡——!
随着三人的话语相继落下,悬浮在冰川石台上的誓约之泪绽放出惊天光芒,连高悬天穹的太阳都为此暗淡,最后在“唳”一声啼鸣中一分为三没入三者身体,所有围观者都在这一刻看到一个巨大的冰晶凤凰虚影,对契约的效力,对未来可能到来的灾难变得深信不疑。
这也压下因为要送敌人粮食、领地而带来的诸多不满,让部众们转而对艾希以“大姐”姿态联络两位妹妹,并与她们结为同盟换来3年休养之机壮大自身的行为深以为然,更加坚定了要追随她的想法。
在这种坚定的心情汇聚之下,来自契约之泪的光芒逐渐散去,充满希望与温暖的阳光再一次洒遍盆地,让在场所有人悬着的那颗心落下去。
“一个部落!”
突兀响起的声音自帕奇部落所在地传出,纷纷看过去的人们发现说话的人是个瘦弱少年,正是才加入进来没多久便成为大战祭的道森。
“一个部落!”
万众瞩目下的道森再喊,人们这才后知后觉的有了契约完成的实感,于是他们随着道森第三次呼喊,喊出震彻天地的“一个部落”。
然后是“一个民族”,最后是“一个弗雷尔卓德”。
这声音一遍又一遍汇聚成浪,浩浩荡荡响彻在拉克斯塔克上空,响彻在弗雷尔卓德,响彻在即将离去的两位王者心中。
“哼,天真…3年后,我会摧毁你那所有不切实际的天真幻想。”
在声浪冲击下的瑟庄妮走向“天空”,在盆地的高处早有数以千计的凛冬之爪成员等在那里,随她而来的冰霜祭司在钢鬓脚下构建出一条透明冰路。
“陛下,我们还是先行离开吧。”
被声浪笼罩的德拉克隆竭力忍住心中愤怒,这群异端竟然敢说要统治整个弗雷尔卓德,简直是不把他们霜卫,不把伟大的三姐妹最后的生者放在眼里。
刚签订契约,还没从艾希口中听到雪人幸存者消息的丽桑卓,就那么静静的坐在王座之上,被帽子所遮盖的脸部朝向起身迎接臣民们欢呼的艾希,似是“看”着她的背影陷入沉思。
见状德拉克隆果断闭嘴,因为他知道他的王很喜欢英雄。
所谓英雄,就是响应召唤,做成大事之人。
古往今来有许许多多的英雄,为了做大事而付出莫大牺牲,前赴后继只是因为一个真理——这个脆弱的世界需要保护。
嗡!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整个世界一静,但随后世界又恢复如初,下方人群的喊声依旧,只有艾希似有所觉的看向右侧王座,那里不知何时变得空无一人!
……
“失算了,丽桑卓竟然连时空的力量都掌握了…这是哪儿?”
算着时间行动的道森,在塞拉斯、虚灵分身里应外合的配合下,悄无声息的放出早就吸收过其他监视者力量的虚灵分身,却在按照计划行事故意暴露动静时,被一股蕴含着时空力量的强大魔法转移到此地。
倒映在虚灵分身眼中的,是一个有着诸多臻冰制成的透明天窗镶嵌在圆形的巨大顶棚上,周围则是密密麻麻,一根又一根黑色冰柱与下方布满皑皑白雪的地面所连接,大致可以看出这是个利用了天然洞穴造出来的大型魔法仪式。
“这里是…冰石阵?”
经过最初的慌乱与观察后,道森想起塞拉斯提供的消息:冰霜女巫几乎每晚都会去一个地方,那里从未有他人踏入过,据说那个地方与天空相连,深入大地,关着她从古至今打败过的所有对手,并冻在漆黑冰冷的柱子内永远不得解脱。
“不会吧…”
想到这里的道森靠近一个漆黑冰柱,果不其然听到那在魔法仪式掩盖下的微不可查地心跳,看到冰冻在柱子之内的一名如猛犸象般身体魁梧的巨魔。
他头戴精心打磨的古老石制王冠,上面镶嵌着诸多珍贵宝石,身穿巨龙鳞片所编织的盔甲,怒瞪着铜铃般的双眼,与道森四目相对的瞬间发出直入灵魂的刺耳尖叫。
这对本就是混乱代表的虚灵分身来说不是问题,反而有些享受这种哀嚎,但道森内心可不这样想,他忙不迭的离开这个冰柱,将目光他投向一根根漆黑冰柱所铸就的从横交错,看不到入口与出口,以及尽头的冰雪小路。
拉克斯塔克距离霜卫要塞相距半个弗雷尔卓德,以这种庞大的距离,只要丽桑卓没能掌握一块精神领域碎片形成的小世界,就没可能在太短时间内返回。
必须在对方返回前找到脱身办法,否则到时候虚灵分身搭上不说,就连一起被转移过来传送到不知何处的克格莫也要死,他可舍不得跟小狗似忠诚、有趣、可爱的克格莫。
确定了这是冰石阵,也就是说充满丽桑卓个人恶趣味“展厅”的地方后,道森首先想到的是上方那些臻冰制成的天窗。
“杀了冰霜女巫!”
可是不等他飞上去检查,左侧远方就传来两个杀意凛然的娇喝,引得上方天窗骤然变得漆黑无比,随后数以千计,大小不一的漆黑冰柱颤动起来,以各种各样不同语言、语调,男女老少,贪、嗔、喜、恶、怒皆有汇聚成一句“杀了冰霜女巫”的激昂合唱,一遍又一遍的回荡起来。
“呼呼、呼呼…”
尽管只有这么一句话,可这种直入灵魂的魔性合唱却一遍遍的深入道森心中,让虚灵分身变得浑身燥热,逐渐从人形态向着原来的庞大身体膨胀。
“不行,在这样下去会失控的…”
知道不妥的道森强行压下心中对这大合唱的享受,压下将这些声音主人全部吞噬欲望的道森冲向左侧,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最初“杀了冰霜女巫”的声音是来自于那里,那他就要从那里入手,哪怕是杀死那两个被封印起来的生灵也要停止这催人堕落的大合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