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txt-第四百九十四章 阿狸波波-菠勒幾看書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安诺德的外围虚空,某只因为摄入了太多养分而体型暴增的噬元兽,正百无聊赖地瘫在那里。
周围的虚空一片寂静,仿佛这里是什么宁静的圣所。
偶然,在安诺德之中的综网玩家。
还能透过安诺德的翡翠梦境那层层褶皱的空间,窥见那闪烁于天际的橘色边角。
这使得某些热衷于窥视星辰的综网玩家,对此颇有微词。
毕竟当易春常年居住于安诺德梦境核心的时候,他们极少接触到易春的本体。
而现在,情况有些不同了。
一如凡物中所流传的某句话:“不可直视神”。
这句话有诸多的释义。
但其颇为基础层面的意思是:
作为具备一种或者多种概念性质力量的高能生命,神祇本身便对应着某些概念。
这意味着,神祇的存在是有着某种“感染性”的。
只是,相比于邪物这类以一己之力腐化整个位面的存在来说。
神祇的这种感染或者说同化,要隐晦和收敛许多。
但即便只是无意识的概念传递,对于凡物而言也无亚于受到一次高强度的辐射冲击。
当然,这里是指辐射所带来的异变可能,而并非对于机体的伤害。
这也是许多神话传说中,会存在类似的画面,即: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某个凡物在窥视了神祇或者类似的相关强大存在之后,获得了某种感召、灵性,获得了强大的力量或智慧。
甚至,诞下了一个新的、具备一定神性血脉的个体。
作为具备深层梦境和小型位面本体的易春,他在这方面要比寻常神祇更为危险。
因为,他不仅具备这样潜质。
在相关能力的开发方面,他勉强也算是行家里手了……
再考虑到易春曾经,有将周边的虚空生物强行牵引入梦,让它们在梦境世界化为镜子被人窥之的前科。
这使得,呆在安诺德的综网玩家们很少会眺望星空。
在这里,举头三尺不一定有神明,但再高些,就不好说了……
而此时的易春,正研究着他从公正与守护之神-姆哥西拉手中交易而来的噬元兽精华。
易春愿意叫它:一个倒霉蛋的精华……
…………
…………
阿狸波波-菠勒几是一只噬元兽。
它也记不清楚,自己诞生于多元宇宙的哪一个纪元。
在未曾遇到它导师的漫长岁月里,它总是流浪在诸多个世界之中。
有的时候,它会慵懒地躺在农场杂乱的仓库里,望着外面璀璨无比的夜空。
有的时候,它会灵活地穿梭在丛林深邃的小径中,听着周围叽叽喳喳的鸟鸣。
也有过一些令猫感到烦躁的经历。
也遇到过一些令猫觉得眷念的人儿。
但在漫长的岁月中,那似乎只是一些细碎的、令猫感到恍惚的记忆。
它们时而晦暗,时而明亮。
直到导师的出现……
噬元兽并没有认主的传统。
或者说,没有太多的智慧生命会热衷于维系所谓的主仆结构。
尤其是,对于一个选择了自由的个体而言。
噬元兽在多元宇宙的数量,一直处于多元宇宙稀有生物相关组织对《多元宇宙奇珍生命数量濒危监控》的边缘范畴。
这意味着,绝大多数的噬元兽都是独立地、孤独地行走在浩瀚无垠的宇宙时空中。
阿狸波波-菠勒几也曾经习惯了那样的生活。
后来,导师出现了。
那是一次并不怎么幸运的偶遇——在初次见到导师的时候,阿狸波波-菠勒几是这样定义的。
因为,没有太多人会喜欢在进行随机传送的时候,出现在一位传奇法师的法师塔外面。
阿狸波波-菠勒几一度觉得,是不是因为自己曾经拒绝了多位幸运女神的青睐。
所以,那些小心眼的家伙便取走了它身上的幸运。
但不管怎样,那确实是一次不怎么令猫感到愉悦的遭遇……
没有太多的波折,噬元兽也是存在极限的。
至少阿狸波波-菠勒几是这么认为的。
它不觉得有哪只噬元兽,能够在那样的场面下还能保持平静。
在被复数的超大型复合环境传奇法术锁定之后,阿狸波波-菠勒几的耳朵几乎要紧贴它的毛皮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导师出现了。
在进行双方都极度认可的亲切交流之后,阿狸波波-菠勒几选择了跟随导师学习。
按照导师的说法,她收过兽人、食人魔,甚至是地底魔珠当做学徒。
但是噬元兽这种,却是头一遭。
在阿狸波波-菠勒几看来,导师是一个大大咧咧的家伙,一点也没有传奇法师应有的威严。
唯有在进行法术研究的时候,阿狸波波-菠勒几才能从她的脸上看到恬淡的、深邃的、专注的表情。
那曾是阿狸波波-菠勒几所颇为喜悦的时光。
因为这样的话,导师就不会总是想着如何戏弄于它。
噬元兽不是家猫!
阿狸波波-菠勒几多次向导师重申过这一观点。
不过,被一票否决了。
好在法师塔里的其他学徒们很是畏惧它。
这让阿狸波波-菠勒几找到了几分噬元兽的尊严。
它可是噬元兽,甚至能够直接吞噬神祇的噬元兽!
我很凶.jpg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起點-第四百九十四章 阿狸波波-菠勒幾鑒賞
但猫在屋檐下,也得要低头。
再后来的话,阿狸波波-菠勒几逐渐发现这样的日子也挺不错的。
只是,导师总是让它学习法术知识。
按照导师的说法:学这些不一定能够让它有多么强大的施法能力。
但是,却能够让它能够更为从容地面对多元宇宙。
对此,阿狸波波-菠勒几不屑一顾。
单纯的知识和思想,有什么力量可言?
猫猫不屑.jpg
再后来,有一天,导师忽然说起要参加血战。
阿狸波波-菠勒几听过血战的恶名,那是多元宇宙为数不多的传奇绞肉场。
但它还是去了……
然后,或许是它那始终保持稳定下降的运气发挥出了正常的水准。
她们不出意外地遇到了,哪怕是在血战中也极其危险的“血战之厄”。
那是血战中,毫无预兆的、忽然强度猛增的终极战场。
有时候,或许起因只是某头狂怒魔领主的愤怒,让其决定亲自下场。
阿狸波波-菠勒几死了……
导师也许会伤心吧,她可爱猫的耳朵了……
…………
…………
冗长的记忆,在那片精华之中闪烁着。
易春沉吟了一会儿,然后将它收好。
他知道这个倒霉蛋的导师是谁了——传奇至高法师-禁忌始源-第三千五百六十次血战遏制者-拉拉斯-汝児-希蓓哩……
他听过她的名号,因为她曾熄灭了上一纪元的燃烧军团火光。
易春摇了摇头,这里面确实蕴藏了一些噬元兽的血脉力量。
但太弱小了……
这家伙,将自己太多的时间都浪费在毫无意义的摸鱼上面了。
倒是至高法师对其所传授的知识,有着更高的价值。
然后,则是一次分量足够的警示。
血战……
虚空中的易春微微眯了眯眼。
哪怕是强大如至高法师这般的传奇法师,也会在血战中永久地失去自己的学徒。
他应当以此为戒。
神性意识中翻涌的意志,让易春有某种澎湃的感觉。
于是,他摇了摇尾巴,在虚空中翻了身……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第四百八十九章 謊言與傲慢熱推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
小說推薦都市的變形德魯伊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咚!”
“咚!!”
当前天空中所出现的异状,是所有斯瑞希尔的子民未曾见过的场面:
那象征着欺诈与疯语的晦暗星辰,散发出无数个纪元以来未曾有过的明亮光芒!
就好像,它化为了一颗真正的星辰。
巨大而敦实的沉闷声响,穿透了云层与大地。
一下,又一下……
仿佛无形的大鼓,在生命脉络的集成处开张。
也许,唯有那高居于星辰之上的众神,才见识过这般的景象。
凡人们惴惴不安地仰望着。
他们并不尊敬斯拉夫格尼——这位疯狂且强大的恐怖邪神。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多么蔑视祂。
那是一位从古老的纪元中存留至今的神祇,祂那黑暗的、永远滴落着毒液的智慧哪怕在众神中,也是危险而锋利的。
好在,斯拉夫格尼是一个偏执的疯子。
尽管,祂未曾对此有所表示。
但祂极少会以强硬的暴力,来实现祂的意志。
阴谋、谎言……
这些黑暗且下作的手段,是祂乐此不疲的古老爱好。
有人说,祂应被称为“阴谋之神”。
这一说法,让同样始终持有阴谋神职的某位古老神祇甚为不喜。
祂们之间黑暗的交锋,已经在时光的绵延中翻涌了数个纪元。
也许,还会持续下去……
不过,又或许,它即将被打上句号……
…………
…………
斯瑞希尔/众神之巅
众神们表情肃然地凝视着由阳光与欢笑凝聚的画面。
祂们当然能够可以直接观测到,那场正发生在物质界外的战斗。
但没有谁会愿意这么去做……
因为交战的双方,都不是多么良善的家伙。
可不观测,又有些令诸神感到心慌。
倒不是因为斯拉夫格尼,虽然祂确实令很多神祇感到威胁。
站在斯瑞希尔神国之外的家伙,可是在混沌虚空中放过“烟花”的。
谁也无法保证,那位会不会在斯瑞希尔也来上这么一发。
尤其是在打急眼了之后。
毕竟,斯拉夫格尼也不是个善茬。
在对方不使用那禁忌的能力之前,在许多神祇看来,处于自身神国之内的斯拉夫格尼,甚至会有更大的胜算。
所以在必要的时候,就得有人出场收拾残局了。
这需要对局面的及时性观测。而不是通过其他的、存在些许延时的手段。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討論-第四百八十九章 謊言與傲慢熱推
于是,众神们找到了嬉闹之神。
祂有一件神器,能够呈现出一切祂所希望了解的事物,且不受其他力量观测。
当然,画风会基于嬉闹之神的意志,出现某种不可改变的扭曲。
所以,现在呈现在众神眼中的画面,便是一个不规则的、象征小型位面的阴影,不断撞击着另外一处被无数的红色×所构建的骷髅头。
而随着撞击的不断深入,骷髅头还随之发出某种愤怒的低吼。
这让嬉闹之神身后的某位妇人,不由得掩面而去。
嬉闹之神倒是瞧得津津有味。
看得出来,这个画风确实非常契合祂的审美观。
众神们则保持着缄默,祂们感知到了物质界凡物的祈祷和思考。
祂们的神性意识涌动出某些微妙的情感。
说实在的,这种场面,祂们也没有见过……
…………
…………
“翡翠长者?”
“您可真是一位优雅的长者。”
阴影之峰外,斯拉夫格尼隔着神国朝着外面的小型位面说道。
在祂充满神性的注视下,祂能够看见那小型位面在与神国的撞击中不断崩裂。
河流翻腾上天,与泥土交织在苍穹之上!
按照这个节奏,再过不久,这个小型位面就要彻底瓦解了。
斯拉夫格尼的嘴角扬起了一个微妙的弧度。
祂即将“杀死”翡翠长者,而很快,这一消息将被传遍周边的位面。
只有那些愚蠢的莽夫,才会计较力量的强弱。
只有那些卑微的贵族,才会考虑荣誉的得失。
只有那些低贱的仆从,才会追逐正义的多少。
祂——斯拉夫格尼,向来不为那些所拘束。
祂从不是注定的伟大,是祂从命运的天秤上扯下了靛青的筹码。
哪怕命运并不垂青于祂,哪怕他诞生于凡物的襁褓之中。
那又如何!
祂将亲手攫取这份伟大!
斯拉夫格尼脸上充满了某种坚定的意志,祂的神职也随之涌现出新的力量。
真实?
真实的东西,可不会给予祂力量与权柄……
一如祂未曾彰显祂的伟大与抱负,也因此凡物得以轻视于祂。
傲慢与谎言,在斯拉夫格尼的眼眸中交织出某种晦暗的阴影。
这是完美,也必将是完美……
斯拉夫格尼静静地站在神国之内,表情淡然地想道。
出去?
祂那神圣的光辉,可不会照在这愚蠢的猫儿身上。
更何况,在被那个家伙击败之前,祂不会被任何人所击败。
那是祂献祭了祂的妄语,在无尽的深邃与伟大中获得的预言。
而因此,祂也彻底失去了命运的垂青……
可那又如何?
我——斯拉夫格尼,走到如今的地步,又何曾依靠过半分命运的力量?
就在这个时候,斯拉夫格尼忽然察觉到自己的神性意识中涌现出某些反馈。
那是祂还是一个凡物时的古老记忆。
在那个时候,祂被叫做“幸运的……
时间停滞在这一瞬间,斯拉夫格尼将那部分记忆彻底封印起来,并熟稔地献祭掉了。
那部分记忆和它所囊括的过去,将永远地消失。
因此,祂感觉到阴影之峰距离主位面的距离再次被拉开。
这意味着,祂又被放逐了一小部分……
而这个时候,外面的小型位面终于达到了某种极限。
优美言情小說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第四百八十九章 謊言與傲慢閲讀
它彻底崩裂开去,无数的物质在虚空中坠落……
斯拉夫格尼用神力捕捉着这一画面,祂已经想好了如何去进行谋划。
而下一瞬间,那些脱落的物质消散在虚空中。
一个崭新的小型位面,再次出现了……
“意料之中的速度。”
斯拉夫格尼微微一笑,如是说道。
随后,祂打开了自己的神国。
鱼饵已然取得,不能再这样耗损神力了。
小型位面的毁灭不是毫无价值的——此时,阴影之峰的多处出现了明灭不定的变幻。
“这里是阴影之峰,我是至高的奈瑞塔尔王座之主-伟大神力的斯拉夫格尼。”
“优雅的翡翠长者,欢迎来到我的国度。”
斯拉夫格尼取出了一柄修长的刺剑,然后鞠躬说道。
下一瞬间,铺天盖地的血盆大口直接落下!
斯拉夫格尼脸色一变,消失在原地。
无法被击败是无法被击败,可这并不意味着祂会选择正面去承受来自一个超标准、xxxxxl版本噬元兽的吞噬……
而下一瞬间,携带着诸界之力的长杖狠狠地砸在了斯拉夫格尼的身上!
就像星辰之间的撞击,斯拉夫格尼的身体狠狠地砸落在阴影之峰深邃的落日之中!
狂暴的力量,将祂的躯体撕扯出诸多破碎的痕迹。
只是下一瞬间,这些痕迹全部消失了。
“很遗憾,长者,我向群星许诺,我要先败在一个神祇的手上。”
“这,是规则……”
斯拉夫格尼的脸上毫无痛苦的神色,他缓缓地舒展着躯体,就仿佛这一切不过是轻描淡写的饭后运动。
而就在时间线前进至某个节点之时,正准备发动攻击的易春跳跃到另外一条更为缓慢的时间线。
在那里,有神祇传递了某些讯息给他。
于是,在原本的时间线波动至新的节点之时,易春的形态发生了某种变化。
斯拉夫格尼的表情,第一次发生了某种生动的变化。
因为易春所呈现的形态,正是祂还是凡物时期的父亲……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都市的變形德魯伊笔趣-第四百八十九章 謊言與傲慢熱推
也是祂在伟大之力中许下的伟大之誓的其中一个组成部分:祂将被祂的父亲所击败……
斯拉夫格尼的表情凝住了,然后祂的身躯发出某种不自然的颤抖,祂在狂笑……
“哈……有趣……”
“你以为变作了我父亲的模样,就能替代誓言的组成?”
斯拉夫格尼轻蔑地说道。
下一瞬间,禅杖自天而落,将祂砸下苍穹!
那轻蔑的面孔,也在狂暴的力量之下变得扭曲。
而这一次,规则的力量不再出现……
“我讨厌打架时喋喋不休的崽子……”
易春在时间线跳动的尽头如是说道。
而下一瞬间,他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斯拉夫格尼的身边。
在神国之中,斯拉夫格尼的规则既是至高。
但易春虽处神国之中,但他同样处于小型位面的形态之下。
因此,他不受其他规则的束缚。
这注定将是一场野蛮的、残血的厮杀,与斯拉夫格尼所熟悉的规则范畴之内的试探全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