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起點-第三十六節 赴約讀書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容老祖听着云翔的讲述,紧皱着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眼中却是渐渐闪过了一丝惊异与敬佩的神色。
毕竟,作为曾经纵横三界的妖族七大圣之一,他也可谓是见多识广了,见过不少妖族中最顶尖的存在。
然而,这些人所想的,最多也不过就是称王称霸,让天庭生出些忌惮罢了,却从来没人想到过,要为整个妖族争得一个公平,成为与道门、佛门并肩的存在。这样的理念,对他来说简直可以算作是惊天霹雳。
听得云翔有了这般宏大的志愿,甚至还为此制定了精密的计划,已是由不得他再有疑虑了。
见云翔终于停下了讲述,对着自己举起了酒杯,他已是忍不住同样举起了酒杯,站起身来碰了过去,大笑道:“云翔,想不到你所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妖族,妖族有你谋划,实乃万年难遇的幸事,若是如此,我老容又哪有资格责怪于你?倒要好好敬你一杯才是。”
精彩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三十六節 赴約鑒賞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貪玩的提莫-第三十六節 赴約分享
二人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后,云翔笑道:“老祖真是谬赞了,且让我猜猜,你今日来此,可是为了阻止玄奘一行人西去的?”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西遊之絕代兇蟾笔趣-第三十六節 赴約讀書
容老祖点头道:“正是,之前听说你精心为本去秃驴谋划了取经一事,又听说你甚至还说服了七弟保护那玄奘和尚,我便有几分不信,因此特地打听了那一行人的行踪,专门提前赶到此地,正是为了与七弟见上一面,劝他迷途知返,与我一同杀了那玄奘,让西天的谋划全做一场空。然而,如今听你一席话,我却是差点酿成了大错啊,只是我猜不出,你又怎会一早便料到了我的图谋?”
云翔神秘一笑,道:“我哪能猜到老祖的图谋?只是瞎猫撞上死耗子罢了,不值一提。不过,还有一件事,老祖怕是不知,如今孙大哥可还在东天手中呢,玄奘身旁这齐天大圣,实则是人冒名顶替的。”
容老祖惊道:“竟有此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竟敢冒充我七弟?”
云翔道:“还能有谁?我不过是请了通风大圣出山,才能将这齐天大圣冒充得惟妙惟肖。”
容老祖恍然道:“原来如此,当年五哥与七弟就最是交好,学来了不少七弟的法术,再加上五哥天生一副好耳力,最擅辨人心思,由他冒充,果然是万无一失。
既然一切都是你亲手策划,我自然不可随意插手,这便离开就是。对了,佛缘香榭如今对你还有些误会,我可以先回毒敌山见大当家,将你这一番谋划告诉她,也可以消去你们之间的芥蒂,日后若有需要相助之事,你只管传句话过来便是。”说完,他起身便要匆匆离开。
不料,云翔却连忙摆手制止道:“老祖且慢,晚辈还有话说。”
容老祖忙道:“你可是还有什么吩咐?”
云翔道:“吩咐不敢当,我的确是还有三件事要与老祖商议。第一,我这一番谋划,首先便是要挑起东天、西天、道门之争,咱们妖族还是要显出一番混乱之态,方能降低他们的戒心。所以,我所谋划之事,你可与大当家先行商议,却万万不可让她露出半点显迹,以免走漏了风声。”
容老祖忙点头道:“这是自然,还有吗?”
云翔继续道:“第二,你还是留下来见一见玄奘师徒为好。如今那一行人中多出了一个猪八戒,他却是东天的人,如今他们对孙悟空的身份尚有些怀疑。做戏要做全套,你若能够见他一面,证实了他的身份,再能闹出个不欢而散,便是最好不过了。”
容老祖哈哈一笑,道:“这个容易,说起来,我也许久不见五哥了,能见他一面也是最好不过。那第三件呢?”
云翔神秘一笑,道:“第三嘛,我还为佛缘香榭准备了一份大礼,你不妨替我一道带回去便是。”
容老祖一愣,奇道:“什么大礼?”
云翔张了张口,正要说话,却忽然心有所感,抬头看向天空,道:“这不,送礼的人来了,我这里三张凳子,有一张可正是为她准备的。”
容老祖也抬起头来,却见一道遁光自南方飞射而来,落在了二人的面前,一身白衣胜雪,居然是普陀山的望海菩萨。
望海落下了云头,一眼便看到了容老祖,顿时皱起了眉头,不悦道:“云翔,我好意前来赴约,你却埋伏了帮手,到底是何居心?”
云翔不在意地摆了摆手,笑道:“行了,菩萨也不必装腔作势了,我若埋伏了帮手对付你,又怎能如此轻易被人发现?这位乃是佛缘香榭的总护法乌巢禅师,黄三却是人家佛缘香榭的三当家,正好你也能给他一个交代。”
容老祖听得黄三之命,顿时一愣,心中却已隐隐猜出了云翔口中的大礼,便不露声色地冲着望海拱手一礼,道:“望海菩萨,多年不见了。”说完,便自顾自地坐回了石凳之上。
望海沉吟了半晌,便也坐了下来,道:“云翔,咱们且先不急说黄天风之事,我有另一件事情要告诉你,是关于无支祁的。”
云翔面色一沉,道:“怎么,你可是亲口答应了要放人的,难道又反悔了不成?菩萨,生意可不是这么做的啊。”
望海淡淡地道:“我若是要反悔,今日根本无需前来见你。实话与你说,这无支祁来我紫竹林二十年了,却始终不肯投靠于我,而且每次见面之前,他总要与我性命相搏,我既不愿伤他,又无法收服他,早已厌烦得紧了。我其实早就有意放他离开,只可惜他自己不肯走,我也是无可奈何。”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貪玩的提莫-第三十六節 赴約閲讀
“不肯离开?”云翔疑惑道:“这是为何?”
望海叹道:“他有一句话让我带给你,说是若不能完成他家主上的托付,绝不会离开普陀山半步。我便是让他出来见你一面,他却仍是不肯,为此又与我恶斗了一场。”
主上的托付?
云翔立刻便反应过来,这无支祁也着实是个执拗性子,非要夺得了望海手中的清净琉璃瓶,因此才会滞留在普陀山不肯离开。当然,清净琉璃瓶是望海的命根子,怎么也不可能送人,如此一来,却成了这么一番僵局。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叹道:“既然如此,且先留无前辈在你那里便是,待得时机成熟,我自会去接他离开。但你需记得,万万不可伤了他,否则我定不会饶你。”
望海的脸色顿时难看无比,沉默了半晌,方才冷哼道:“云翔,本座只是言而有信,却不是真的怕了你,你也需谨记才好。”
云翔淡淡一笑,道:“我知道菩萨本是好意,罢了,那除了无支祁之外,不知黄天风之事办得如何了?”
望海面无表情地道:“黄天风之事,我已安排妥当,三日之间,他便会离开三星岛,至于能不能救他脱得自由,便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今日之后,你我的恩怨也算是两清了,还望你莫要再处处为难我才好。”
云翔大笑道:“菩萨这话说得可就见外了,你我虽是不打不相识,日后却未必一定是敌人,我又何必处处与你为难?只是不知,我又该去哪里救人呢?”话虽问出,但他的心中却已隐隐有了猜测。
果然,望海抬起了手臂,遥指西方,淡淡地吐出了三个字:“黄风岭。”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愛下-第二節 獲救展示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九环锡杖的忽然发出的轻响之声,落在了玄奘众僧耳中之时,显得清脆无比,让人心旷神怡,而落在恶虎与张老汉耳中之时,却是让他们心烦意乱,几欲作呕。
禅杖乃是一件法宝,恶虎一眼便看了出来,不过,没有主人驱使的法宝,威力终究是有限,它也并未放在眼中。只听它冷哼一声,怒道:“小小法宝,竟敢扰我神魂,当真是可恶至极。”
说着,他暗运妖气稳住了心智,便已纵身而上,一爪按向了那禅杖,想要终止这些响动。
可惜它却不知道,这禅杖乃是当年幽冥菩萨倾十八层地狱之力炼制三百年而成,又有本去佛祖亲自祭炼了五十年,其中的精妙远超过它的想象。
虎爪堪堪抓到禅杖三尺之外,便见那杖身之上忽然爆起了一片佛光,那佛光如同实质一般护住了禅杖,顿时让他的虎爪无法落下。与此同时,只见他禅杖上的九个圆环猛烈地晃动了起来,哗啦哗啦之声不绝于耳,如同潮水般向着周围涌了过去。
好文筆的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愛下-第二節 獲救讀書
首当其冲的,却并非那恶虎,而是在一旁的张老汉。
这圆环之声落入他的耳中,简直如同来自地狱的丧钟,顿时让他脸色骤变,忽然就松开了玄奘,用双手掩住了耳朵,惊叫道:“不,不要,不要。”身体却已是不由自主地瘫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那恶虎也终于无法抵挡这声音的冲击,惨呼一声,便倒飞而出,落到了十余丈之外,半天也爬不起身来。
玄奘骤然得到解脱,心中大喜过望,连忙恭恭敬敬地对着西边合十行礼道:“弟子谢过佛祖救命之恩。”
其余众僧此时也觉得恍若隔世,连忙道:“师傅,现在该如何是好?咱们可要借机除去这两个魔头?”
玄奘略一沉吟,看了看一脸颓然的张老汉,又望了望仍是一脸凶厉的猛虎,摇头道:“算了,咱们只管逃命便是,这一人一虎作恶多端,终有恶贯满盈之日,倒也不必管他们了。”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二節 獲救看書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二節 獲救分享
众弟子连忙称是,便有人连忙牵来了白马,玄奘拾起九环锡杖,跨上白马,便与众弟子一同向西逃去。而与此同时,手中那九环锡杖的佛光却渐渐黯淡了下去,即便是哗啦之声仍是响亮,落在众人耳中却似乎缺少了些什么似的。
待得众人逃出了几里之后,恶虎也终于赶到浑身一轻,便爬起身来。与此同时,张老汉也恢复了神智,连忙奔上前道:“大王,这和尚的禅杖好生厉害,您老没事吧?”
恶虎却是双眼一瞪,怒道:“刚才谁叫你松手的?”
张老汉顿时吓了一跳,连忙跪拜道:“大王,小老儿刚才受那声音所扰,不小心放了和尚,还请大王恕罪。”
恶虎正是怒不可遏之时,冷哼道:“你这老儿,坏我大事,我若饶恕了你的罪过,谁又来饶恕我的罪过?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我又养你何用?”
张老汉顿时更加惊骇,磕头如捣蒜一般,只可惜,此时的恶虎已是懒得多与他废话,大口一张,便咬去了他的半个脑袋,接着闪身便朝着西边追了过去,再也懒得看这惨死的尸身一眼。
玄奘一行又逃出了半里,却听得后方又传来了虎啸之声,顿时心中一惊,回头看去,见是那恶虎居然不依不饶地追了过来,心中更是惶恐无比。
啊,啊,两声惨叫传来,却是跑得最慢的两个和尚被恶虎追上,已是惨死当场。
玄奘见又有弟子身死,顿时心如刀绞,手中禅杖一紧,便想借着这佛祖赐下的法宝回去与这恶兽拼命。
只可惜,他胯下的白马却只是凡间良骥,又如何有胆量停下来面对猛虎?任由他如何喝止,那马却也只是越跑越快,转眼便将所有弟子都甩在了身后,只能听着身后的惨叫之声不绝于耳,脚步之声也是越来越稀疏。
终于,那猛虎已然追到了他身后三丈之内,而他的眼中却无法再见到任何弟子,只听那恶虎道:“玄奘和尚,你的弟子已经死完了,莫非你还想着逃出生天不成?”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起點-第二節 獲救相伴
玄奘心中暗恨,口中连宣佛经,手中的禅杖也是摇晃个不停,只可惜,此时的禅杖便如同一件凡物,根本没有半点佛光,声音自然也无法制敌,只是让他徒呼奈何。
一阵腥风自背后袭来,却是那恶虎猛然向前一扑,已然追到了他的身后,眼看他也终究难逃一死的下场。
忽然间,只听得前方天空中传来一声暴喝道:“呔,何方妖孽,竟敢如此嚣张,还不乖乖纳命来?”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金光飞射而来,正中那恶虎的头颅,顿时打得它惨叫一声,落在了地上,只能眼睁睁看着玄奘再次远去。
玄奘见状,顿时大喜过望,连忙定睛向前看去,却见空中忽然落下了四道身影,直接挡在了他的面前。
四人中的一人伸手轻轻一推,他胯下的白马便停住了身形,再也无法前进半步,只能大口地吐着白沫。玄奘惊呼一声,便已被甩飞出了马背,却也被另一人随手抓住,有惊无险地落到了地上。
此时他才看清了四人的面貌,顿时大喜过望,因为,这般面貌他可是见过了无数次,便连忙合十行礼道:“贫僧玄奘,见过四位金刚,谢过四位金刚救命之恩。”
原来,眼前这四人身形高大,怒目圆瞪,无论相貌还是穿着打扮,正是与庙宇中的四大金刚无异。
精华都市言情 西遊之絕代兇蟾 貪玩的提莫-第二節 獲救
四大金刚听得这话,顿时面露喜色道:“你便是取经的大唐圣僧玄奘?”
玄奘忙道:“正是弟子,莫非四位金刚本就是为贫僧而来?”
四人中的赤声火金刚道:“玄奘,我等奉本去佛祖之命,在前面的法门寺中迎候与你,不想你却迟迟未曾到来,所幸有人来报信,说是你遇到了祸事,我们便连忙赶来相救。所幸你吉人天相,倒也未曾当真遇害,否则的话,我们有何面目回去见佛祖?”
玄奘叹道:“原来竟是佛祖早有安排,贫僧何德何能,竟得佛祖如此看重,实在心中有愧。”
一旁的紫贤金刚此时插口道:“先不急说这些闲话,且看我先将这追杀于你的孽畜拿下再说。”
说话间,他手中一捏法印,一掌挥出,空中便凝成了一只金色巨掌,朝着后方那恶虎拍了过去。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一百八十一節 入甕鑒賞

西遊之絕代兇蟾
小說推薦西遊之絕代兇蟾西游之绝代凶蟾
云翔与枯藤一路赶到了福陵山下,远远看去,却见此山当真称得上是郁郁葱葱,山明水秀,好一派人间仙境,都不由得暗赞这猪刚鬣真是会选地方,不愧于福陵之名,
打量了半晌,云翔开口问道:“枯藤师弟,不如你先看看,这山中情势如何?”
要知道,这枯藤跟随通风大圣多年,别的本事倒是稀松平常,唯有这探查与隐匿的本事却是深得其师真传,三界中能强过他的着实不多。
更重要的是,他这种听声探查的功夫极为隐秘,旁人很难察觉,进山前请他出手探查一番,倒也确实稳妥了许多。
枯藤点了点头,闭起了眼睛,侧耳聆听了片刻,方才道:“云师兄,我的本事远不如师傅,所以只能听个大概,据我所知,这山中好像不止那猪妖一个高手,咱们切不可疏忽大意。”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笔趣-第一百八十一節 入甕展示
云翔一愣,奇道:“莫非他这么快便请来了帮手不成?你不妨再仔细听听,那帮手有几个?修为如何?”
这一次,枯藤直接盘坐在了地上吗,运起功法,双耳忽然长出了许多,并且有节奏地颤动着,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工夫,他才再次开口道:“师兄,怕是至少有两个帮手,而且每个修为都不在猪妖之下,咱们可需要略避锋芒?”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西遊之絕代兇蟾笔趣-第一百八十一節 入甕展示
云翔低头沉思了许久,断然道:“无妨,我已猜出了那帮手的身份,料来他们不敢对我出手,只管进山去找人便是,你若不放心,不妨在山下等我。”
枯藤忙道:“师兄这是说的哪里话?师傅一早叮嘱了我万事需以你马首是瞻,又怎可让你孤身范险?自然是要与你同去。”
人氣玄幻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一百八十一節 入甕相伴
云翔道:“若是要去,你不如先隐匿身形,若无必要,便不必现身了。”
枯藤点头道:“师兄所言甚是,那我便先藏于你左右,若是真有强敌,便抽冷子给他一下狠的。”
说完,只见他身形一晃,便已消失在了原地,若不出手,即便是云翔也丝毫察觉不到他的存在。这是通风大圣的独门秘法,倒着实让人羡慕得紧。
接下来,云翔也不多犹豫,猛然开口大喝道:“天蓬元帅,云某今日又来叨扰了,还请开门迎客。”随着声音在山中回荡着,他也迈开了大步,便朝着山中走去。
方才走到山下一片空地处,便见得山中一阵风沙卷下,一道壮硕的身影便已出现在他的面前,正是那天蓬元帅猪刚鬣,只不过,此时的他却不复人面,而是顶着个猪头,倒与云翔认知中的猪八戒形象有七八分相似。
猪刚鬣见到云翔,顿时勃然大怒道:“云翔,你居然还敢追到这里,莫非真以为老猪怕了你不成?”
云翔淡淡一笑,道:“天蓬元帅,云某今日登门造访,实则并无恶意,乃是有要事相商,还请你莫要动怒。”
猪刚鬣道:“你找我能有什么好事?且先说来听听便是。”
云翔道:“不瞒你说,云某其实是来当说客的。我知道你这些年来对高府有恩,倒也算是功德一件,只是经过昨晚之事,高老庄中人都已知晓了你的身份,还请日后莫要再去滋扰才好,不知你意下如何?”
猪刚鬣一愣,喝道:“那我刚过门的妻子现在何处?”
云翔道:“高小姐如今已然看破了红尘,正准备离开高老庄,拜入佛门中修习佛法,你便是去了高老庄,也无法见到她了。”
猪刚鬣一听这话,顿时更加愤怒,道:“云翔,你当真是欺人太甚,高翠兰昨日已经与我拜堂成亲,乃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又怎会让她轻易离去?”
云翔皱眉道:“那你待如何?”
猪刚鬣道:“那高太公弄丢了我家娘子,我自然不会轻饶了他,你不愿我去高家闹事,我却偏偏要去,你云翔护得住他高家一时,却护不住他一世,我便不信,那高翠兰还真能置老父于不顾。”
听得这话,云翔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道:“猪刚鬣,莫非你当真不肯给云某一个面子?”
猪刚鬣双手一挥,九齿钉耙便已再次出现,朝着地上重重一顿,道:“你云翔在我面前,又哪里有脸面可言?若是不服,且不妨再来打过。”
云翔微微叹了口气,摇头道:“那倒是不必了,我杀不得你,你也奈何不得我,又何必白费力气?不如让别人来评评理吧。”
说着,他猛然高声喊道:“望海菩萨,既然早就到了,不如出来劝说几句,若是任由他这么闹下去,恐怕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既耽误了佛祖的大事,又耽误了你的大事,又是何苦来哉?”
这话一出,猪刚鬣顿时脸色大变,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却见白影飘飘而来,正是脸色阴沉的望海菩萨。她忍不住皱眉道:“云翔,你怎知我在此处?”
云翔神秘一笑,道:“不过是随便猜猜罢了,菩萨不必多心。刚才你也听到了,这猪刚鬣定要扰乱凡间,不知你意下如何?”
望海冷哼一声,道:“这是你二人之争,与我何干?我只是奉佛祖之命前来收服此人,其余事情一概不管。”
“哦,是吗?”云翔哈哈一笑,朗声道:“不知是东天的哪位前辈在此,不妨一道出来见见面吧,有些事情,终究还是大家当面说清楚才好啊。”
话音刚落,却是一道遁光自山中飞出,径直落在了云翔的身后,与猪刚鬣、望海成三角阵型将他围在了中间。
云翔好奇地回头看去,却见来人须发皆白,身着青衣,笑容可掬,额头却是高高隆起,居然正是有过一面之缘的三星岛寿星。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 ptt-第一百八十一節 入甕
果然是东天之人啊,看来他所料不差,因为取经之事,所以望海找来了寿星与她齐聚福陵山商议应对之策。
只见那寿星脸上笑容不变,摇头啧啧叹息道:“早听说云蟾大圣云翔计谋无双,料事如神,乃三界第一凶妖,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云翔此时却毫无惊慌之色,连忙拱手行礼道:“寿星公谬赞了,若非你当年在神农山手下留情,原本也没有云某的今天,既然相见,总要与你道一声谢的。”
寿星听得这话,也是微微一愕,道:“神农山?想起来了,当年我曾去神农山办事,倒是杀了几个妖孽,没想到你却也在场。早知如此,当初多费些手脚,将那些小妖尽数杀了,也就不会有今日的麻烦了。悔不当初,悔不当初啊。”
云翔淡淡一笑,环视了三人一眼,道:“听说寿星公那寿堂炼丹之术精湛,看来也炼不出后悔药啊。三位如今这么个阵势,不知意欲何为啊?”
寿星听得这话,手中木杖轻轻一顿,笑道:“既然你料事如神,不如便猜猜,今日会如何收场?”
云翔面色一肃,转头看向猪刚鬣,却见他已是浑身溢出了彩色光华,九齿钉耙上也是火光熠熠。
再看望海菩萨,同样一脸玩味地摆弄着手中的清净琉璃瓶,摇头叹道:“可惜,可惜,云翔你虽然智计百出,却终究不免百密一疏,今日到了这福陵山,难道还想安然离去吗?”
精华都市小說 《西遊之絕代兇蟾》-第一百八十一節 入甕閲讀
看这架势,三人分明是打算强留下他,即便是惹来西天的调查,却也是不管不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