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第582章 聰明人選擇合作閲讀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留里克坐镇他的临时旗舰墨丘利号,相比于阿芙罗拉那样的大船,现在的坐舰的确是小了点。
她小可是小,战斗力实在是可以轻松歼灭眼前的那一票独木舟。再看自己的麾下的“维京大军”,两军一旦打起来,罗斯军可不就是杀鸡用牛刀。
“仁慈吗?”耶夫洛又一次站在留里克身边。
留里克瞥了他一眼,“你眼神闪烁,你担心我军会全歼他们。”
“以我军的能力,胜利不过是唾手可得。刚刚的小规模战斗我军完胜,但是……”
“怎么?”留里克又问。
“我还是希望……”
“好吧。”留里克长出一口气,“至少那些投降者,我们可以饶其性命。如果苏欧米人最终投降我们,我倒是可以许诺他们一个和平。不过,贡品自然是少不了的。”
“这样……这样最好。”
留里克又摇摇头:“也许你不适合这场战斗,暂且回避吧。”
“不必。”耶夫洛狠了狠心,“就像是两位决斗的战士,只要站在这里就必须分出胜负。战斗吧,我只是希望战斗不会太残酷。”
留里克耸耸肩没有多言,他定了定神就在组织人手,准备向全体铺开的船只发号施令。
如何发布进攻命令,手段就是“旗语”。
罗斯人这里并没有明确的旗语制度,留里克只是安排一个人站在船艏,他将拼命挥舞这杆挂着“罗斯桨旗”的旗帜,所谓向所有看到的船只,发布前进命令。
可是这样的手段是否高效呢?
现实告诉罗斯大军的统帅,指挥陆路部队鏖战,可以通过掌旗官和跑腿的传令兵对各个百人队传令。之前的海战,因为参战船只吨位较大然数量不多,调度也是让人员挥舞旗子,大部分时间让人员互相呐喊,也基本完成调度。
是应该设定一套效率又信息传递精准的海上通信手段。
留里克这边有些磨蹭地指挥数量庞大的长船队伍,基于通信条件,他决定不耍什么计谋,就令大军直接不分主次冲上去,接着便是湖泊上的乱杀。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叶扁舟竟脱离敌人的大部队,径直向自己冲来。
“那是怎么回事?”留里克侧目望之。
“大人,也许是他们畏惧我军军威,派遣使者请求停战。再不济也是谈判。”耶夫洛说话有些激动,完全因为他内心里并不希望这场不合时宜的战争。
留里克点点头,“谈判,好啊。就怕兄弟们不能压制住情绪。耶夫洛,你快带着兄弟举着我的旗帜冲上去,你呼吁其他人不要出战……”
“然后就把使者带回来?”
“正是。你告诉使者,我是讲道理的,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遵命!”
耶夫洛旋即带着十多人跳上一条长船,他亲自举着白底蓝纹的“罗斯桨旗”,从列着长蛇阵的罗斯船队中脱颖而出。
在看苏欧米军这边。
乌科仍不知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随着距离瓦良格大军越来越近,他的紧张也在加剧。前方一艘危险的长船踏浪而来,莫非对方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图?他的心情稍稍好了一点。
耶夫洛令划桨的兄弟们逐渐降速,又令大家保持应有的戒备。就算对方是自己的苏欧米同族,不过各事其主,他生怕遭到对方暗算。
长船故意与独木舟隔上一点距离,耶夫洛扛着旗子奋力大吼,汇报自己的身份也在询问对方来意。
现在,轮的乌科大吃一惊了。
“怎么回事,瓦良格人里还有我们的人。难道有兄弟们投奔了他们做了佣兵?”乌科越想越觉得这就是事实。
事情远比他想的更好,瓦良格人的首领决意接见苏欧米使者还许诺完全保障安全。
事已至此任何的犹豫都可能让瓦良格人觉得自己拒绝和谈。不错,乌科这番就是来求得停战和谈的。
这位苏欧米首领便站在独木舟上,张开双臂示意自己没有任何战斗之意。
耶夫洛便又命令这条独木舟紧跟自己,方能平稳地通过戒备森严的瓦良格船队。
气氛压抑得让人窒息,划桨的苏欧米人继续昏阙过去,他们仍能划船仅仅是肌肉的本能。
此生如此近距离的去看瓦良格人,他们居然如此捂得充沛!
那些远方来的战士,他们几乎都有着金发,一个又一个戴着剧烈反光的贴盔,头盔延伸的面罩还遮住了半张脸。
他们很多人穿着珍贵的锁子甲,不过最令乌科震惊的还在于瓦良格人竟然都有着统一的装束。
“是白色的瓦良格人,和别的瓦良格有所不用……”
他心里泛着嘀咕,只好勾着头不敢与这些人对视。
终于,独木舟漂到了螺旋桨缓速前进的墨丘利号身边。
这一幕更令人奇异,大船已经收帆,亦无伸出的大桨,船只竟仍在移动。
终究是绳梯抛下,乘坐长船的耶夫洛屹立船上:“苏欧米的首领,你登船吧。你有足够的身份觐见我的主人,放心,我的主人基本听得懂苏欧米的语言。”
“好吧。”
真是怪异连连啊,他们是罗斯人,罗斯人也是瓦良格人的一部分吗?瓦良格首领居然懂得苏欧米语,这是何等奇妙。
乌科和他的几名随从全都登上大船,又见一群披着锁子甲的彪形大汉构成了一堵人墙。恐惧感侵蚀着头脑,乌科连退三步,其随从吓得几乎要条船逃命。
当是时,人墙让开一个缺口。
少年的留里克掐着腰从缺口处走出,他张开双手做欢迎状,脸色和谐毫无动武之意,当然他摆出微笑的面容如何让人想到他实实在在是一介“人屠”。
留里克清清嗓子便说:“苏欧米使者,欢迎来的大船。让我猜猜,你们是来想我求饶,请求停战的吗?”
瓦良格首领难道是个孩子?乌科觉得自己的人格都收到了侮辱,对手的真正首领必是藏了起来,派一个小子过来搭腔。
不过看这局面,自己就是落在狼群中的小羊,如何有不满的?
乌科索性亮出自己的身份,他昂首挺胸强打起精神:“我就是苏欧米首领,大军也是我带回来的。现在,我希望停止这场冲突?”
“是吗?我们并没有向你们发动进攻,为何你方主动进攻我?我的人被激怒了,现在你想终止?”
留里克这话说得,实为给对手一个申辩的机会。
看看形势,双方都意识到谈判已经正是开始,现在不过是最初的双方交换信息。
乌科在零距离目睹罗斯船队的一瞬间就怂了,深知一旦开战自己的独木舟大军只有被他们疯狂屠戮的悲惨命运。
他可不像是塔瓦斯提亚的首领那般刚烈,作为善于商贸的湖泽之民,大家都是很变通的。
乌科立即换了一个口气,态度变得有些谄媚,笑呵呵道:“都是一场误会。”随即就指着另一个随从:“都是因为这个男人,他是塔瓦斯提亚人的首领,撺掇我们与你们战斗。”
“战斗?”留里克瞥了一眼颤颤巍巍的努欧力,他对此人毫不知情,便有凝视着乌科的双眼:“你是首领,你来就是告诉我你们选择了战争?好吧,我们双方的大军已经摆在这湖面上。我现在把你放回去,然后,我们堂堂正正战斗。”
这话说得掷地有声,乌科完全听得懂留里克的这番话,尤其是那个关键词汇——战争。
战争?这是自寻死路。
乌科急忙恭维:“我真是瞎了眼,居然敢于向你们挑战。战斗一旦发生,我们必会全军覆没。”
“你很有自知之明吗?”留里克笑了笑,又突然凝神向前踱一步,“既然不想战斗,就放下武器!”
“啊这……”
“战不想战?投降也犹豫?你是苏欧米首领,快点做决定。”
“……”
留里克绷起嘴,直接拔出自己的短剑:“那就把你扣住,我立即命令大军向你的队伍发动冲击,我会杀死你们所有人,毫不留情。”
一个漂亮的少年流露出凶狠,他就算再清秀也是一只海狼啊!
乌科本打算再和这群瓦良格人套近乎,所谓很多苏欧米渔民见过其在海洋上游弋的船队。
看来,是否选择战争仅在于自己一念之间?!
乌科直接坐在地上,大口嚷嚷,“停战!我们停战!只是我有条件。”
“你?”留里克蔑视道:“居然要谈条件?你们配吗?”
“只有一个条件,我们会投降,只要你们不对我们发动攻击。再说了,我们为何一定要战斗?我们……可以做贸易,何以深度合作。”
“合作?好啊。来人!赐酒!赐肉!”
当这个苏欧米首领说出“请求合作”之后,留里克知道自己的耀武扬威可以暂停了。
他们就是被罗斯军的武威吓断了脊梁骨,当然这群家伙也是聪明的,懂得一个非常睿智的道理——打不过就加入。
事情进展之顺利远超留里克的计划,此事亦是让紧张的耶夫洛完全放松身心。
耶夫洛可是知道自己的主人很懂得契约,既然苏欧米人打算合作,主人也以赏赐酒肉的行为支持了这份合作,就意味着至少罗斯军不会单方面撕毁合作。
接下来的无非还有一件事要做——商议具体的合作。
商议能出一个什么结果?耶夫洛用脚指头想都能明白,此时苏欧米人必须向罗斯称臣,倘若不称臣纳贡,战争仍是少不了。
可站在广大的罗斯军战士的角度上看待今日的事情,它简直就是一场闹剧。
一千多人磨刀霍霍打算在阳光下大杀特杀,以向奥丁展现狂战士之英姿。
现在可好,集结的大军被下令解散,且公爵大人又令,任何人不准攻击苏欧米人的营地。
乌科本人被放了回去,他自称避免了一场可怕的杀戮,各路村庄首领也纷纷表示理解。
大家都是生意人,出来打仗莫得收益那还打什么?谁会为了塔瓦斯提亚人的亡灵去和瓦良格人死磕?再说了,前后已经有二百多兄弟被瓦良格人轻易杀死,到现在仍有多达八十人被他们控制着呢。
三千大军非常窝囊的就丧失了三百人,剩下的苏欧米人普遍想要逃跑,仅仅是碍于面子不想做先跑之人。
下午,苏欧米的大量独木舟靠岸,他们在一处岸边的林子扎营。
再到傍晚之际,苏欧米人精英们经过一番商讨,乌科带着五名大胆的村庄首领,乘坐三条独木舟按照与留里克的口头约定,登陆被罗斯人占领的塔瓦斯塔卢祭祀中心。
这里,俨然成为一座瓦良格城市!
夕阳下,乌科看到了大量的黑头发的塔瓦斯提亚女人被金发的罗斯人控制,入侵者成了这里的主人!
再看湖面上,那些船艏船艉都翘起来的长船大量漂浮于湖面,许多船只亮起了火焰,这是干什么?
乌科并不懂夜间捕捞的奇妙。
和苏欧米首领的阵前口头约定,苏欧米人是否会落实呢?
如果被放鸽子,那就等于对手选择了战争,留里克自知自己就获得了新的开战理由。他原则上已经懒得让战争扩大化,或者说他和大军已经不想再在这东方之地继续浪费时间。
终于,有卫兵汇报独木舟登岸了。
“终于来了!太好了。”留里克从温暖的房子走出,随手示意候命的部下,“做好准备,让他们看看一出好戏!”
好戏,的确是一出可怕的好戏。
乌科和另外五人以及少量的随从,大家置身于瓦良格人的社群里,奇怪是真的奇怪,不过他们也发现己方与他们存在一些共性。
许多金发的瓦良格人搂着自己的小女人前来围观,伸手指指点点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
还是耶夫洛带领他们,催促道:“快点走吧,我的主人要给你们看一处好戏。”
何为好戏?
夕阳下,乌科等人看到了一个被绳捆索绑者,此人不是努欧力又是何人?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留里克掐着腰款款走来,随手指着那人:“你们终于来了,苏欧米的高贵者。现在你们看吧,这是最后的塔瓦斯提亚勇士,将被我处决。”
“这……”乌科瞪大双眼紧闭牙关不知所措。
留里克随手一挥,便有多达四名壮汉拉动绳索,可怜的努欧力被吊起脖子,在痛哭的挣扎中逐渐被绞死。
行刑的过程留里克并不想看,哪怕自己的手下都在欢呼雀跃。这就是必要之恶,仍有一些塔瓦斯提亚男人因混在苏欧米人阵营未被歼灭,这番除却其首领,其他人也就是群龙无首的土鸡瓦狗。
他木着脸对来访者说:“我懂你们的语言,也知道你们的传统。你们觉得灵魂就在于血中,赐予此人不流血的死亡再将至埋葬,他的灵魂就会顺力回归灵魂之海。”
“是……是这样。”乌科已经有些颤抖。
留里克再耸耸肩:“走吧,我已经被备好酒宴。既然你们是来寻求合作的,我们就好好商议一下如何合作。放心,只要你们的人不会愚蠢的向我的营地发起进攻,我也不会发动战争。”
“那真是太好了。”乌科的笑容非常尴尬,这便谨慎地跟在留里克这少年背后,一双眼睛紧紧盯着这少年飘荡的金色马尾,还有那悬在腰间镶嵌着大量宝石的短剑,感慨这位极为年少的瓦良格首领居然可以轻易指挥数以千计的壮汉做任何事,不可思议的背后必是另有隐情。
他们进抵塔瓦斯提亚人的议事厅,此处已经是香气扑鼻,诱人的烤肉气息混杂着酒香,这是何其曼妙呀。
瓦良格人既然愿意就烤肉与美酒做招待,他们应该是值得信任的吧。
乌科很庆幸自己选择了合作,只是他和村庄首领们都达成了共识,这份合作苏欧米人必会付出代价。
代价嘛,只要不是触碰底线,一切都是可以谈判的。
苏欧米人底线也很干脆——不能做奴隶。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笔趣-第580章 如同羊入狼羣展示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大批的独木舟奔向北方,苏欧米人满脑子都是胜利后的巨大丰收,乐观的情绪蔓延整个群体,完全忽略掉了其中的风险。
那么,三千人的援军就够了?
逃到苏欧米人这里的努欧力一伙儿,他们对于侵入领地的罗斯大军缺乏了解,对于这批出卖主权才请来的援军是否就能取得胜利,他们仍然缺乏底气。不过,他们没得选。
涵盖整个芬兰中部的湖畔群就像是一座水塔,到处都是冰蚀湖和冰碛湖,它们吸收整个地区的冬季融雪,再经由数十条大大小小的河流诸如各处的海洋。
这一非常特殊的地理构造使得苏欧米人能在内陆地区的河道自由游荡,奈何他们也只能在这平静的水域划着独木舟荡漾。
总有一些人打算捞得头筹,有二十多艘独木舟可谓一马当先。
这些勇敢者,或者说是被冲昏头脑的莽夫,真的听信逃亡的塔瓦斯提亚人描述,所谓渡海的入侵者已经疏于防备。
如此谁先能打击这些入侵者,就能率先得到丰厚战利品。
脱离大部队的这合计一百五十余人竭力划桨,因为贸易是相互的,他们知道前往塔瓦斯提亚人祭祀中心塔瓦斯塔卢的详细水道。
而后续的大部队实实在在变得臃肿,到底首领乌科不是拥有独裁权的绝对君主,不过是众多村庄推举出来的对外话事人。他想让船队变得整齐一些,终究大家还是乱糟糟一片。
好在天空作美,这段日子天气晴朗风和日丽,舒爽的天气更增加了大家的自信。
庞大的军队正向罗斯人治下的塔瓦斯塔卢逼近。
过去的一段时间里,所有的塔瓦斯提亚村庄都派出了使者,或是继任的村庄首领亲自来归降。
恻隐之心?犯不着。
留里克给予这些战败者一些苛刻的要求,拿出贡品购买和平许诺只是起义,最大的要求就是要求他们交出一批女人。
相比于所有说着诺斯语的维京人女人,塔瓦斯提亚女人都是一些“小矮人”。她们主要拥有着北亚血统,其实以留里克固有的审美他是颇为接受的,至于自己的彪形大汉的族人是否接受,瞧瞧他们猴急的样子自然没有问题。
旷野的武士要满足自己的征服欲,他们从不抱怨自己妻妾成群,得到机会就像占有女人。
留里克索性满足他们的现实要求,遂对归降的首领们提出最苛刻的条件:“现在,交出你们全部的15岁到30岁的女人,一个都不准留。每个部落必须交出五十人,否则就是叛乱,我将率军讨伐。”
他们不是有两万余的人口的,估摸着他们原本的人口结构大抵是一个正三角形,他们既然能集结五千名可以拿起武器的男人,也理应有差不多数量的女人。
留里克要求臣服者交出的女人可谓最佳的生育年龄段,他实在知道自己的手下们,一旦的了新女人必是当即发生关系。她们可不是奴隶,可是要给罗斯人生下新一代的,她们的人身安全必须得到保护,以让罗斯人快速爆人口。故而年龄太小的女人不能要,太老的少了姿色也难以生育。
丧失了几乎所有的男丁,那些臣服的村庄也没得选。
大批的年轻女人被她们的族人亲手送抵塔瓦斯塔卢的罗斯军队营地。
许多战士已经亲手抓到了女人,奈何仍有大量战士双手空空。
无偿所愿的战士喜闻乐见于自己的公爵大人又按照人人都接受的传统摆出一个榷场,这并非什么奴隶市场,实为非常奇特的“婚介场所”。
跃跃欲试的罗斯军战士,甭管的罗斯人、巴尔默克人、梅拉伦人,乃至是科文人。他们聚成一团,然后挨个挑女人。
事情很快有了一个了解,罢了这本是塔瓦斯提亚人敬神的圣域,到处传来女人的呻吟与壮汉的喘息……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考虑到此地也不会再盘踞太久,留里克决意再和所有臣服的村庄首领全订一个必然对塔瓦斯提亚人不利的《臣服条约》就当扬长而去了,便放纵了手下。
因为,远征不列颠是一个伟大的冥想!罗斯人以及盟友,大家都觉得不该在这个地方继续拖沓下去。
就在这个关键节点,事情起了变化。
那是一路冲到更南方湖区的罗斯渔船,多名渔夫把持着一条龙头战船,以此干脆当做一条拖网渔船。
这几人各自得到了自己的新妻子,虽说怎么看都像是丫头片子且语言不通,但她们都很聪明,懂得接受自己的新命运。她们仍被自己的男人,于脚上捆上难以解开的绳索死结,又被迫充当起划桨手的工作,正可谓双腿因服侍酸痛,这双手摇奖一样引起酸痛。
一切来得非常突然,一群独木舟突然从沿岸树林的遮掩中窜出来。
警惕的罗斯人立即暂停他们的拖网作业。
有一壮汉突然一声吼:“都停下!立即收网!男人们,拿起武器!”
这些罗斯人男人本身都是第一旗队的年轻战士,他们年轻气盛却也经历了多次血战。在战斗中他们的心思变得极为敏锐,看到突然出现的独木舟,立刻认定那是敌对势力,偏偏自己现在仅有一条船。
情急之中,有人对着仍在划桨的女人的脑袋就是一巴掌,罢了就把全部的女人按在船舱。
“你们这些蠢女人还在东张西望干什么!当心你们被杀!”
罗斯男人也是好心,他们眼巴巴看着那些突然冒出的独木舟发疯般冲击过来,这若是没有恶意可能吧!
“卡尔松!降帆!”有男人大喊。
“好的!”
风帆收起来的衡帆几乎应声落下,再过一小会儿扔下水不久的麻绳大网网罗着十多条鲈鱼就被拖拽上来,与此同时船舱里的藤筐里已经扔了不少的鱼,不得不说这湖区的渔获资源是真的丰富,以罗斯人惯常的拖网捕捞法,真是一种掠夺式扫荡。
前面出现一艘落单的大船?他们正在放帆!他们要逃跑!
生怕胜利果实撒丫子跑掉的苏欧米的鲁莽着,他们一边疯狂划桨,一边也发出战斗的怒吼。
他们在对着罗斯人的龙头战船发射箭矢,虽说箭矢都因为射程不够落到水里,这已经说明了一切。
巨大的衡帆已经放下,温润的南飞给予船只很大的动力。
龙头战船踏浪前行,在其身后也出现明显的航迹线。
“现在看来是安全了。”有人回望一番身后的追赶者长舒一口气。
也有战士一脸的不甘心,他举着手里的木臂十字弓:“我还想精确射杀一个敌人。所以,袭击者是谁?”
“也许是其他的塔瓦斯提亚人。”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们?他们的女人都在我们手里。”说罢这个壮汉又踢踢仍旧缩成一团的女人们:“姑娘们,都起来吧,我们已经安全了。”
女人们扔不动诺斯语,她们大抵从对方的肢体语言中明白过来,这才缓缓做起。
风吹船只一路向南,人们又在议论这些鲁莽的射箭者真觉得就凭这点简陋的武备就挑战罗斯大军?长船是大清早出发的,这连正午都不到呢,只要长船再航行一段时间,到处都将是自己的友军。
但苏欧米的这群事实上的先锋部队哪管那么多?他们就怕煮熟的鸭子飞走!
果不其然,那些在塔瓦斯塔卢附近捞鱼的罗斯船只纷纷发现了这支奇怪的独木舟船队。远看那些船,真和缴获的塔瓦斯提亚独木舟很相似呢。
事态仍在发酵,大量罗斯人觉得自己的一个兄弟正被一群袭击者追赶,难道那就是塔瓦斯提亚最后的战士吗?
战斗已经爆发!漂浮的船只纷纷暂停作业,哪怕此刻床上乘坐的人不多,勇敢的罗斯人、梅拉伦人和巴尔默克人,他们又开始自发地协同作战。
与此同时,留里克正舒服地躺在本该是瓦特卡德酋长舒爽的“酋长宫殿”,这不过是一个大草棚子里,里面颇为简陋实在让留里克想到了过去的日子,故而他与怀中的卡洛塔都可以接受。
在这被征服的领地再挑选一个妻妾?留里克毫无这个念头,倒是给自己年轻的伙计们安排妻妾他这做公爵的可是义不容辞。
就如秃头菲斯克,这个苦孩子而今有了第三个妻妾,相比于其他兄弟的粗鲁,他对自己的新女人可是温柔许多,自然也引得这女人的顺从。当然,因为跟着科文少年泰拉维斯已经是并肩作战的战友,菲斯克学了一些科文人语言,自然可以与自己的塔瓦斯提亚新女人进行一番交流,说说话事情也就好办了。
更奇妙的是,留里克给随军的约翰英瓦尔也塞了一个年轻女人。正所谓“你现在还算是神职人员吗?你从诞生开始就注定是奥丁的战士”,反正已经破戒,这双手持弓对敌人射箭。如此,这个信了主的丹麦人,因为信仰本就不虔诚,现在又享用起第二个妻妾。
耶夫洛是最值得信赖的信心,留里克要求他一旦外面出了大事,就必须闯入营长通知自己。
耶夫洛突然闯入,脸色极为严肃。
“你怎么回事?这是要打仗了吗?”
“是的大人!容我冒昧,有敌人向我们的船只发起进攻?!”
一听这个,留里克掀开皮革铺盖就站起来,再又急忙把扔到一边的亚麻上衣套上。
“你说什么?进攻?谁在进攻我们。”
“很可能是别的塔瓦斯提亚人。”
“呸!”留里克本还忙着穿皮裤,这番又直接坐下:“他们已经臣服于我,如果他们还有大量男丁如何这么做?塔瓦斯提亚已经没有战斗能力。对了,袭击者有多少人?”
“啊这……有十多条独木舟?”
“就这?”留里克的手一把啪在脸上,一旁裹着皮毯的卡洛塔随即也咯咯笑出声。
留里克又耸耸肩:“你瞧,连奥斯塔拉女公爵都觉得那是一股愚蠢的敌人。干脆这样,既然他们如此勇敢,耶夫洛,咱们该对他们施以敬意呢。”
“敬意?那是如何?”
“你乘坐墨丘利号出战,让这些独木舟的勇士瞧瞧咱们的大船。记住,尽量抓活的,我到时要看看他们是勇敢还是鲁莽。”
“好吧,大人。也快到中午了,当你吃上麦粥之际,我会把俘虏押到你面前。”
耶夫洛匆匆离开,留里克又顺势躺下。卡洛塔也随意地趴上来,玩弄着自己男人的金色马尾,又说着自己的见解:“也许是更南边的人呢?”
“那是什么人?”留里克问。
“芬人。”
“芬人?岂不是……”留里克突然睁大眼睛,“你确定?”
“我不确定。”
“你也不会胡乱推测。”
“我是不确定。”卡洛塔又咯咯笑道,罢了直接坐在留里克身上,“就像我也不知道新一代奥斯塔拉公爵是否在孕育了。我的公牛啊,你准备好了吗?”
“那就继续吧……”
另一方面,耶夫洛拿着留里克的命令,他立即召集自己的佣兵兄弟们,再迅速组成以墨丘利号为首的五条船只冲向战场。
是的,战场。
罗斯大军的每一个男人都是有斩杀记录的,面对明显的弱敌,他们不是去打仗而是参加围猎。
以至于耶夫洛也不是去打仗,仅仅是给其他兄弟们收尾。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那一百五十名苏欧米人简直是羊入狼群!他们的射箭极为徒劳,箭矢不是射程不够落入水中,就是被对手的盾牌拦住。
反观罗斯人,十字弓精准地射击,让缺乏防护的独木舟成了活靶子。
一场乱战后,罗斯人的十八个条参与围攻的长船与木盾上插着大量的箭矢,也有人受了微不足道的轻伤,反观对手的苏欧米人,一百五十人插翅难逃,有多达七十人被直接抓获。
苏欧米人并没有奋战到底,当他们发觉自己插翅难逃索性放弃抵抗。本来罗斯人也不想赶尽杀绝,抓获一批男**隶也是一件好事嘛。
俘虏被绳捆索绑,当是时,在俘虏的震惊中,依靠风帆和人力螺旋桨混合动力的墨丘利号出现了。
耶夫洛趴在船头俯视:“兄弟们,又是一群塔瓦斯提亚人吗?你们还留着一些俘虏嘛!”
遂有人激动嚷嚷:“是耶夫洛兄弟啊!帮我们告诉留里克大人,袭击者都被制服了,他们似乎不是塔瓦斯提亚人。”
“不是?那是什么人?”
突然间,耶夫洛灵机一动就以科文人和塔瓦斯提亚人都听得懂的话大声对俘虏嚷嚷:“你们!是谁?!”
俘虏一听这语言他们听得懂啊,再纷纷仰起头只见那大船上站着一个黑头发黑胡须的男人。
便有俘虏觉得这是一个活命的机会,急忙巧妙地说:“我们是苏欧米人!从南方来!我们只是商人。”
商人?荒谬至极。不过耶夫洛也大为震惊。
“你们是?苏欧米人?”
“是!”俘虏又说,“难道你也是吗?”
“我……”此刻,耶夫洛已经颤抖得不停,直到有兄弟狠劲拍打其肩膀才让他安定下来。
耶夫洛没有多言,他本人的确是苏欧米。
现在的这些迹象简直表明苏欧米人介入战争了,他遂对兄弟们大声说:“留里克大人有令,所有的俘虏都押解回去,大人将亲自审讯这些俘虏。”
既然公爵大人有命令,兄弟们也就不再磨蹭……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留裡克的崛起討論-第575章 絞殺之役相伴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罗斯军阵面对着初升的阳光,统一着装的人们沐浴着朝阳,这阳光一扫清晨的清冷。
大家排开一个很长的阵列,人们全都穿着白袍,胸口的蓝色条纹也是一模一样,整齐划一的着装带来独特的秩序美,也进一步加强了罗斯人身为罗斯人的光荣!
这一战他们不是单纯为了仆从的科文人出气,战争完全是为了罗斯的利益而战。
此战,无敌的留里克大人亲自坐镇,化身太阳的奥丁会注视这场战役,所有英勇的战士奋力表现,都将得到前往瓦尔哈拉的资格。
罗斯人悍不畏死,并非是希望通过战死直接去瓦尔哈拉。
留里克早就让新生的祭司们做出解释,所谓历经战斗的老战士在自己家中老死,他死后会立即恢复年轻,恢复最见状的年华,以此姿态在女武神斯佩洛斯维利亚的引领下前往神殿。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第575章 絞殺之役分享
没有人那个罗斯人希望会死在这片战场,大家心里有一个很纯粹的念想,即讨伐这里的敌人不过是一场锻炼,砍杀之后即是大军会师西进,去富裕的不列颠劫掠财富。
塔瓦斯提亚人断然不会想到,他们把这一战视作生死存亡之站,事实也确实如此,在罗斯人看来不过是一场“热身”。
双方的战士已经全部出现。
罗斯人井然有序地排队,再加上完全统一的着装,强烈的视觉震撼真是让塔瓦斯提亚人即害怕又羡慕。
瓦特卡德咬紧牙关,他一手持铁剑一手持斧,看着敌人军阵,对战斗的结果已经无法预期。
该如何对付敌人?他没有太好的办法,或者说他也是首次带领这样规模的军队,似乎只有带着所有人一窝蜂冲上去这一唯一战术了。
战斗总不能双方一见面就开打。
留里克站在阵前,他瘦小的身影与后方的战士融合在一起,毕竟他也是一身白装。
耶夫洛亲切地询问:“后面操控投石机的兄弟跟我说他们准备好了,我看敌人也在攻击范围内,干脆我们突然发起攻击?”
“不可。你快去把那个巴坎拉过来。”
“遵命。”
倒霉的巴坎很快被押解过来,又被按在地上。
留里克示意手下将其放开,再令人割断其手肘的绳索。
“去吧,你去告诉那边的敌人,让他们放下武器,然后跪下来做我们的奴隶。”
巴坎一听大为震惊:“大人,你是让我做信使?你要这样传话,他们会杀了我!”
“快去。”留里克突然拔出剑,怒吼道:“你若不去,现在就杀了你。”
“啊!是……”
因为这个男人一直是可有可无的,留里克自知打完这一仗根本就不缺俘虏,届时随便再审问几个正儿八经的塔瓦斯提亚人,才能对其底细有着最清楚的了解。留里克确实无法相信巴坎这个背叛者的言语,自己斩杀污血污染自己的剑,还是让对手动手吧。
再说,留里克希望激怒敌人成一群愤怒的公牛,然后向自己冲过来。
塔瓦斯提亚人乱哄哄聚集一团,他们清一色发黑的头发,浑身棕灰色为主的皮裘袍子,让他们看起来不像是人类,而是一大群熊一般的野生动物。
巴坎带着强烈的惶恐走过去,面对这么一个酷似信使的人,瓦特卡德示意弓手不要攻击。
優秀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ptt-第575章 絞殺之役鑒賞
不过当巴坎走近,紧张地复述罗斯人开出的战争条件,这个倒霉的工具人当即被杀死。
瓦特卡德当然认识这个男人,他平生最痛恨的就是叛徒,明明是投诚了塔瓦斯提亚,现在却成了罗斯人的手下?
巴坎被杀,其脑袋被瓦特卡德亲自砍下,然后高高举起对着罗斯军阵怒吼挑衅。
这一声怒吼就是进攻的号角啊!
他纵身一挥,巴坎的脑袋被使劲抛了出去。
被滴了一脸血的瓦特卡德再挥舞起铁剑:“兄弟们!冲啊!”
整个黑压压的塔瓦斯提亚军阵运动起来,如同大平原上的马群在狂奔,又如雪原上集群奔跑的鹿群,这是一股非常庞大的突击部队,公平的说罗斯战士们纷纷想起他们在哥特兰岛的决战,这些敌人看起来的确很有勇气很是凶悍。
被兄弟们裹挟着冲锋,一边冲一边疯狂叫嚷,哪怕真有怯懦的人也被这气氛感染变得疯狂。
人就是这样的奇怪,无论胆怯者还是勇敢者,他们现在清一色的头脑空白,冲锋与砍杀仿佛就是他们存在的唯一意义。
所以,死亡也是他们存在的最后意义。
罗斯军阵保持着戒备,准备完毕的射击旗队现在开始发威!
所有的十字弓手全部排列在中军阵前,他们排列了三排,等候留里克的阶段式射击命令。
然投石机和扭力弹弓已经接到命令立即开火,并竭尽所能二次蓄力继续射击!
投石机抛出石块,扭力弹弓发射标枪,夹杂着奉命自由射击的长弓手,这就构成了罗斯人的第一波攻势。
有两个拳头大的卵石从天而降,准确地砸中正呈密集阵型猪突猛进的敌人中。
石头立刻砸得敌人血肉模糊,中者立毙!
标枪更为恐怖,对于这些没有甲胄之敌,击中之后就被钉在土地,或是击穿两个敌人,罢了痛苦倒下。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留裡克的崛起 重生的楊桃-第575章 絞殺之役讀書
冒着罗斯人的箭矢和石弹,头脑空白的塔瓦斯提亚人连退却的资格都没有,所有人都在冲锋,停滞或是退却都会被后方的兄弟踩踏致死呢。
眼看着敌人军阵就在前方,固然罗斯人全都竖起了大圆盾,瓦特卡德并不畏惧,都是带着木盾咱们兄弟也不差呀。
塔瓦斯提亚人已经准备近战肉搏,突然新的打击来了。
冲杀在前的人们纷纷中箭倒地,他们摔倒后旋即被后方的人踩踏。
“第一排后退!第二排!Hjutra!”
第二排十字弓手立即发射。
“干得好。第三排,Hjutra!”
留里克这边陆续完成三轮发射,后两排的十字弓手已经全部退入由巴尔默克剑盾手的盾墙屏障后。
原本的第一排射手,他们突击完成了塌张装填,在实质完成了第四轮射击后才退入盾墙。
至此,罗斯人构筑起一条宽度达到二百米的盾墙,并且这个盾墙正有向两翼扩展的倾向。
就算突然蒙受了严重损失,塔瓦斯提亚人已经别无选择,他们前赴后继地踏着倒地的兄弟,高举着武器继续冲锋。
冲撞终于发生了!
进入狂暴状态的冲锋者纷纷纵身一跃地跳入罗斯人的阵列,就以自己的死亡来冲垮罗斯军阵。
一时间冲击的第一线乱作一团,喊杀声尖叫声此起彼伏,到处的血肉横飞的场面,还有金属碰撞的尖锐声响。
红色的血水立即染红一名又一名罗斯、巴尔默克战士的白袍,敌人的血引得人们癫狂,依托着盾牌和锁甲的保护,罗斯军疯狂地向前方戳刺。
塔瓦斯提亚人根本没有冲垮盾墙,就算一度有超过五十人纵深跳入阵中,最终的结果无不是被后面的罗斯军战士的战戟戳成肉泥。
有斧头砸在罗斯人的肩膀,也有罗斯人在乱军中倒下,倒下的结果多半是被自己人、敌人踩踏到死,可是这样而死的罗斯人少之又少。
只要抗住敌人的猪突之势,接下来就是罗斯人的致命反攻。
一线的战士持剑戳刺,这刺击动作大有罗马方阵兵的风采。与之不同的是,后面的兄弟挥动着长柄战戟,安装在矛头后面的斧头从天而降,势大力沉地劈砍敌人的脑袋,有利支援了第一线兄弟。
越来越多的塔瓦斯提亚人死在第一线,战场变得极为血腥,本该变得干燥的大地现在又变得泥泞不堪,到处都是暗红色的污泥并伴随着极为强烈的腥气。
一线的血战正在进行,罗斯军阵正在向两翼移动,此乃宏观的变化,塔瓦斯提亚人忙于械斗根本没有察觉。
但双方的弓手都在自发的支援自家兄弟,一时间在鏖战士兵的头顶上正是箭矢乱飞。
混乱之际塔瓦斯提亚猎人已经无法瞄准,他们咬紧牙关对空抛射的同时,也在希望自己不要被罗斯人击中。
多亏了阿里克之前准备的防弹盾,以及罗斯人本就装备的大量盾牌。留里克的远程兵皆躲在木盾下,尤其是那些持轻型十字弓的孩子,偌大的防弹盾一时间可以躲着五六人!他们完成上弦,将木臂十字弓伸出木盾屏障发射,罢了继续踏张装填。
塔瓦斯提亚的箭矢噼里啪啦打在罗斯人的铁盔、青铜盔上,除了制造些痕迹没有什么用处。
倒是有不少人肩膀受伤,那是少数极为锐利的箭从天而降,突破罗斯人锁甲的缝隙,只有部分箭簇搾入皮肉。
一些披甲的战士身上插了多支箭,箭矢就如同催人狂暴的药剂,他们成了狂战士。
只有那些标枪是致命的,模仿古罗马而造的投枪砸向罗斯人,这才造成了实质性的伤害。
塔瓦斯提亚人又是放箭又是投枪,他们的支援尝试正逐渐被罗斯人的箭雨摧毁。
大量抛射的箭簇延续不断,持续对后方的塔瓦斯提亚人制造伤亡。更别说还有砸下来的石块和标枪,中者即死。
乱战之中瓦特卡德愈感情况不对,奈何他处在阵中无法看清整个战场,更糟的是现在就算试图下达一项命令,乱战的兄弟们如何获悉?
对于塔瓦斯提亚人,这已经是他们的部族联盟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战斗,或者说一场史无前例规模的群殴乱杀。
何谈章法?战局很快演化成塔瓦斯提亚战士的各自为战。
在身高、体力方面,远道而来的塔瓦斯提亚人先天有着生理劣势,更不必说其武器防具更差罗斯人太多。
如果这方面欠缺了可以用兵力估摸来弥补,偏偏罗斯军这支混合部队兵力并不比他们少多少。
高而壮的披甲罗斯人踏着地上的尸体,以盾抵在身前,右手端着滴血的钢剑暴怒前行。
已经死了很多人的塔瓦斯提亚人继续冒着罗斯人的箭矢开始本能的退却。
如同一堵钢铁之墙压过来,心脏几乎炸裂的人们陆续清醒过来,他们想到了逃跑。
瓦特卡德已经看到有人拎着短矛撒腿逃命,他气急败坏地叫嚷:“你们不要走!给我继续奋战!”
他恨不得杀了那些逃兵,就是因为这些临阵逃跑家伙的存在,引得更多人在后撤。
如果这位盟主手里有一把火枪,他会毫不犹豫射杀逃兵来试图挽回岌岌可危的军阵。
偏偏是这危急关头,多名原本是主战的村庄首领气喘吁吁逃到他的身边。
有人扔了斧头跺脚骂道:“我不打了!我要撤走!罗斯人是要把我们全部杀死!”
“你?你要逃跑?!”瓦特卡德暴怒中铁剑直接抵在此人的脖子。
这位部落首领并未正眼瞧,毅然轻蔑地说:“这就是你的行为?已经够了!兄弟们都死了,就无人保卫领地。我现在要带着人回家,趁他们还活着……”
说罢,这人捡起斧头撒腿就跑,紧随其后的还有他村庄的武装村民。
另外几个村庄首领见状,只得呲着牙略显愧色地看一眼瓦特卡德,罢了紧随前者的逃跑步伐。
保命以守卫南方的湖泽领地,者不可耻。
瓦特卡德被撂下,他举着剑破口大骂:“你们给我回来!你们逃了,咱们全都要完蛋!”
一开始只是三百多人的逃跑,塔瓦斯提亚军的后方在饱尝罗斯箭矢、石块打击的同时,苦苦坚持的士兵全然开始退却。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锋线的战士正面对着罗斯人愈发迫近的军阵,他们并未察觉到一张包围网正在逐渐形成,鏖战至此已经损失很多体力的他们也在保持着最基本的队形逐渐后撤。锋线的双方正在达成一种奇怪的默契,仿佛零距离厮杀是要避免的,双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但这又有何用?
阿里克和赫立格尔在两翼加速包围圈的构成,此乃“钳形攻势”,不过阿里克更乐意称之为“酒瓮战术”。
一般存放麦酒的陶瓮要有一个大木塞子,谁担任这一塞子?
这就是耶夫洛和他的一百个兄弟。
就在旧灰松鼠山堡外的空地上数千人鏖战正酣,耶夫洛紧急领取留里克的包抄命令,他带着一百个精锐卫兵,背着钢臂十字弓,又拎着箭与盾于林中潜行,这下直接摸到了塔瓦斯提亚的营地。
那些从山堡逃出来的饥肠辘辘的人都在这里休息,另有崴了脚和之前遭遇战的伤者亦在修养。
罗斯莽夫如神兵天降,他们发现营地便是乱杀。
远征的指挥者瓦特亚拉,他做梦都想得到更大的权力更伟大的光荣,终于疲惫的他被一名不知名的来自梅拉伦湖的佣兵战士砍杀。
谁知道这个休息的人是一个高级人员?
耶夫洛以强力手段清扫林间营地,顺便缴获了一小撮物资。
这都不算些什么,只因他们接到的命令就是突然从敌人军阵后方杀出,去暴击敌人逃亡者一个措手不及。
都市小说 留裡克的崛起 愛下-第575章 絞殺之役展示
留里克这一战本质上也用上了围三阙一的聪明战士,只是碍于罗斯军兵力有限,以及低估了敌人的兵力,他只得派出一支兵力仅有“百人队”的偏师堵住缺口绞杀溃兵。
这一百个家伙可是跟着留里克出生入死的狂人啊!
那些跟着村庄首领逃亡的武装者满心欢喜觉得可以逃到林中,突然间大量箭矢飞射。
突如其来又十分精准的重弩箭直接击中了超过四十人,当即打乱了他们的逃亡阵脚。
“继续上弦!速度快点!”耶夫洛撕扯着嗓子命令。
这些精悍佣兵几乎人手一张钢臂十字弓,他们现在体力正盛,正好以踏张的手段用浑身的肌肉之力给钢臂上弦,接着安装弩箭再对敌人来上一轮射击。
而这第二轮射击基本也是耶夫洛一众人的最后机会。
又是一群敌人中箭倒地,活着的人一时间还不知怎么回事,他们本能再度退却之际,正看到一众白袍胸口有蓝纹的武士,顶着一颗颗反射阳光的贴盔出现了!
是罗斯人!他们占领了森林营地!他们杀过来了!
那几位坚决逃走的村庄首领全都被弩箭射杀,群龙无首之人只能希冀仍在奋战的大部队的庇护。
可惜,罗斯人的箭矢和石头何时有个尽头?本该是掌握射箭优势的塔瓦斯提亚人,他们的持弓者在双方对射中先是被严重的火力压制,而今已经化作一大堆躺在浑身是箭的死人。
战场出现荒诞的一幕,那落在地上的箭矢普遍有着灰黄色的尾羽,若是撇开地上的尸体以及血泊的泥泞,乍一看去就好似成熟的麦田。
剩下还有多少战士能够战斗?瓦特卡德逐渐首次看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塔瓦斯提亚人的后路已经被断绝,现在兄弟们是想逃也逃不掉了。
罗斯人的包围网基本形成,箭矢和石头仍旧从天而降。
瓦特卡德没有什么好办法,他犹豫不决的每一秒都有自己的战士受伤或死亡。
反观罗斯人,他们正踏着满地的尸体不断地收缩包围圈,每走一步都要吼一声口号。
这不是战争,如同一群勇士围猎狂熊!
可惜,瓦特卡德心态几近崩溃,他不觉得自己是一头可以困兽犹斗的熊,瞧瞧兄弟们畏惧的眼神,大家都成了柔弱的兔子,可以任人宰割……
这场战争,塔瓦斯提亚已经输了,整个部落联盟随着丧失了绝大部分的男丁,就算不是死在罗斯这些该死的瓦良格人手里,就是亡于卡累利阿人的入侵。
可是真的勇士是不能投降的!瓦特卡德看了看手里的铁剑,这好端端的剑还没有斩杀任何一个罗斯人,反而是……
他傻笑了一声,自愧于同族和神灵,懊恼自己为何一怒之下要集结几乎全部的男丁和罗斯人决战,为何没有一大群部落首领在战败之前就直言反对。
在他人都无心关注之际,将剑锋对准自己的脖子,然后刺了下去。
一代依战功成为联盟大酋长的瓦特卡德,就在他人生中最后战也是唯一的一次败仗,为了他的部族联盟殉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