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 愛下-第三百五十六章 南宮雲的過往看書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西门天急再看时,那人指尖火光已经熄灭。祭台上又恢复了一片漆黑,只是这漆黑,凭空添上了几分疑云。
黑暗之地,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但西门天的内心,却掀起了惊涛海浪。祭台上的那个人与自己绝非相像,而是如同一人般。
“这怎么可能,你究竟是谁?”西门天喃喃自语,不愿意相信刚刚亲眼所见。
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西门天宁愿认为他是假的,可为何他偏偏与自己在冥冥之中都有一丝微弱的感应?而且,他既然是这宇宙禁地内的缔造者,实力必然十分强大,又怎么会屑于伪装成自己?
“我叫南宫云……不过,你我的确是同一人。”南宫云冷笑了一声,听不出喜怒。
西门天一震,星目中有着些许迷茫,以致半晌都没有说出话来。只因南宫云的话语实在是太过晦涩,让他听得云里雾里。
“我根本没有见过你。”确认自己的记忆中没有和这个南宫云有相交错的地方,西门天不由得再次开口问道。
这个南宫云说我就是他,他也是我,可是我们分明是两个独立的个体,若是同一人,岂不是自相矛盾?这正是疑点所在。
“你好歹也是一方界域之主,知道平行世界么?”南宫云似乎对西门天的来头了如指掌。
界域中空间层层叠叠,这一点西门天倒是知晓。但是要问平行世界究竟为何物,他自然是一窍不通。
“那石碑上的字,你可识得?”南宫云并没有直接告诉西门天,而是指向凭空出现在圆镜中的那颗菩提树下的两块石碑。
“当然。”西门天理所当然的回答道。他虽然不明白碑文上的含义,但每一个字他还是认得的。
“那请问这是八荒界的文字,还是仙界的文字呢?”
“都不是。”西门天略微思索一番,缓缓给出了答案。
八荒界和仙界都没有这种方方正正的文字!但西门天对于这些文字都十分的熟悉,像是深深印在脑海中一样,只是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这是汉字,我就是来自那里。它和八荒界是一个平行的世界。”南宫云像是比较憧憬以前的生活,整个人都陷入了回忆中。
经这么一说,西门天脑海中就自动浮现出那颗水蓝色的星球。犹然记得当年挥师百万攻打京城,遭雷劈之下阴差阳错之间魂穿至一个叫刘骥的人身上。
郎中喜欢用暗器来扎手背,普通人会对着小小的盒子自言自语,官差没有八荒界那般盛气凌人,不依靠灵气,照样能使一个铁箱子快速动起来。
“那是一个奇妙的世界。可惜地球上没有天地灵气,凡人实在是太脆弱了,最长不过百余年。”西门天显然对这次短暂的经历仍有着一丝微弱但不可磨灭的印象。
没有修仙境界的压制,仅仅是在凡人的世界里,官,真的与民一样么?八荒界没能做到,但是地球做到了。
当然,西门天还有一个言外之意,那便是在这连天地灵气都没有的地方,南宫云又如何到了这等深不可测的境界?
“准确的来说我算是一个时空穿越者,某次意外让我顺着时间线足足穿到了洪荒世界,得到了一本逆天功法。”
洪荒世界难得一见的全系天灵根资质,妖孽般的修炼速度以及能够越级挑战的修仙者,南宫云依靠自己的天赋和实力一次次斩杀妖兽,拜师,参与门派之争,问鼎天下,畅游宇宙。
甚至凭借着那逆天的功法脱离于天道之外,在摸索间自成一道,摆脱了宇宙的束缚。
南宫云一路顺风顺水,在闯荡多次逢凶化吉,在界主级的争斗中以碾压之势大杀四方,于宇宙中威名远扬。他一直认为,自己就是那个主角,那个注定要成为神的主角。
那时,就是自己最得意,最风光的时刻。在这宇宙中,只剩下神他没有挑战过,其余界主皆是自己的手下败将。
在他看来,最后一步就是击败神主,夺取神位,成为宇宙中与规则对等的那至高无上的存在!
“知道碑文是什么意思么?”南宫云嘴角一勾,莫名的气息,让西门天打了一个寒战。
原来他,居然想要击败至高无上神主!足够狂妄!
西门天也有成为神主想法,但当他成为界主的时候他才知道,界主与神主虽然只隔一道浅浅的壁障,但就这一道壁障,就是萤火与皓月的差距。
关键是这萤火,也是皓月所给予的!神主随时可以收回赋予界主的职位和力量,让一个掌管界域的伪神境重新变成再普通不过的仙王。
“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南宫云的声音中略有些痛苦,但更多的是一种不甘。
传说中有一种鸟,头部有花纹,白色的嘴,红色的脚,名叫精卫,它的叫声像在呼唤自己的名字。
精卫乃炎帝之女,淹死于海中,魂灵化作鸟儿,起一生之誓要将这海填平。
刑天乃炎帝手下大将,与黄帝争位之时被其斩下了头颅,以乳为眼,肚脐为口,挥舞着盾斧,誓死要与轩辕皇帝再战。
当年的南宫云,已经到达了一等界主的地步,并且领悟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他以为自己距离高高在上掌控万物的神主,似乎只差一点点。
那一战,无数的界域都被毁灭,大片的空间纷纷塌陷;那一战,天道为之颤抖,在永恒界域中,南宫云与神展开了道的对抗;那一战,长剑颠覆宇宙规则,刺向了这个似有似无,永恒不朽的神灵!
“你刺伤了神主!”西门天震撼之色溢于言表。神主可是宇宙中无敌的存在,他代表了规则,甚至可以掌控任何一个生灵的生命。
“刺伤他有什么用……就像蚂蚁咬了一口人类一样。”南宫云自嘲道,像是在笑自己当年的不自量力。
在神主的面前,他就是那个微不足道的蚂蚁,只不过是拥有了自己的思想,比较强壮的蚂蚁罢了。
自己所引以为傲的资质,功法,宇宙之宝,还有大道,在神主的面前不堪一击。只是反手一掌,他就明白了……他差的是亿点点。
“若不是我在天道之外的太初境里留了一个分身,恐怕早已不复存在了。”
作为平行世界的一个穿越者,上天眷顾的存在,比自己强了不知多少倍,却依旧毫无悬念的败在神主的手下。神主之路,任重而道远。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仙戀之雙生劫 線上看-第三百四十七章 控陣者推薦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盘古开天斧,是创世神盘古劈开太初之斧。此斧受先天混沌之气的影响,可随意穿梭太虚,凌驾于天道之上的无敌存在!
“阴阳!”西门天牵动全身的界主之力,却如同蚍蜉撼树,根本就难以挣脱盘古开天斧的威压。
昔盘古一气化三清,太极天道之法也只不过是盘古斧所蕴含的一部分。此时即使挣脱束缚,以西门天不久前领悟的阴阳平衡之天道在此斧前确有班门弄斧的嫌疑。
就连一向自负的神器奉天剑在盘古斧的压迫下也发出一声悲鸣,剑身开始不停的震颤。
它是宇宙中的神器不错,可盘古斧乃先天至宝,鸿蒙初开之时就汲取太初之力,乃是神器中的极致。若非奉天剑的身后是它的主人,它早就逃之夭夭了。
西门天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番嘲讽的话语竟然被祖巫真身感知到,赋予这十二都天神煞阵这等绝杀之技。
盘古神肉身的一击,纵使只有千万分之一的力量,也足以将宇宙打缺一个大口子,摧毁界域数千,让西门天死无葬身之地。
“咯……”西门天想对神剑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就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了,甚至连界主之魂都休想踏出识海一步。
此时的他只能勉强看清盘古虚影的一部分,以及在瞳孔中不断放大的盘古斧。在盘古神虚影的面前,西门天数百万里长的身躯渺小的就像一只小老鼠。
盘古斧的锋芒使这片空间中的时间都开始紊乱,就连一直协助西门天的天道此时也失去了联系,显然天道也受到了极大的压制!
死在盘古虚影的手下,西门天觉得一点儿都不冤。他只是遗憾,遗憾自己还有好多的事情没有去做。
“你快走吧,你是神器,以后一定要记得找个好主人。咳咳,千万不要找我这样的,还未实现你的愿望就……死了。”借助额头上的神纹,西门天将讯息传给奉天剑,随后费力的闭上了眼睛。
“主人,你当初学剑,究竟是为了什么?”奉天剑并没有责怪西门天的懦弱,而是抛出了它此刻的谜题。
我?为什么要学剑?
“我问你,如果让你选,生命重要还是剑重要?”当自己是孩童时,萧腾的话犹音在耳。
义父,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拿着它,心中就无所牵挂。西门天也记得自己孩提时代所说的话。
剑术,是杀人术。仗三尺剑,杀尽天下不平事。学剑,是为了保护自己所爱的人,纵死,亦不惧。
“如果剑杀不了人,不能荡尽不平事,甚至保护不了自己所爱之人呢?”西门天喃喃道。
刹那间,盘古斧已临至头顶三丈,界主之躯逐渐有了溃散的趋向。
从一个小小的凡人,一直走到仅次于神主的境界,西门天还是没能实现自己的诺言。剑客,尽管再强大,也有打盹的时候,也有疲倦的时候。
“那就等足以实现这些的时候再想。习剑道,为剑仙,会疲倦,会打盹,但从来不会畏惧!”奉天剑剑灵散发着炽热的光芒,将束缚住西门天的威压化解。
剑之天道迅速催动,西门天双手攥紧奉天剑的剑柄,神器的威能瞬间激发,身形微微一侧,以剑锋挡住了盘古斧的当头一劈!
两者交击的余波四散,宇宙空间在余波之下大片坍塌,处于中心的西门天当即如同置身于火炉之中。
奉天剑再度悲鸣一声,剑尖被盘古斧生生劈断,剑身亦黯淡了几分。西门天身上残破的白衣亦被震碎,露出浑身被压迫出裂纹的躯体,金色的鲜血顺着裂纹汩汩而下。
只是这一下,西门天体内积聚的力量便被全部抽空!空荡荡再无一丝可调动之力!
“哼!得罪了我们十二祖巫,你还想活着离开这里么?”盘古虚影略有些呆滞的目光中忽然泛起阴狠的神色。
“十二祖巫,不过如此。”西门天在虚空中滑行数亿里之遥才堪堪稳住身形,尽显疲惫的星目中又显现出嘲讽之色。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时的他连手都抬不起来了。
十二祖巫透过盘古虚影的瞳孔看着这个渺小的界主,忽然目光聚焦在他微微颤动的指尖。左右摇晃的食指已经表明了西门天的态度!
“找死!”帝江真身勃然大怒,亲自跨越时空操纵着盘古斧携带着太初混沌之气向西门天挥砍而去。
西门天将神纹中最后的一点神力逼了出来,凝为护盾挡在了身前。
“不知道盘古神与赋予我力量的神主相比,究竟谁更厉害一些……”西门天自然已经不抱有希望,抬起头来直面着所向无敌的盘古斧。
“盘古比我略强。只是盘古神已死,这躯体只不过是徒有其表。”飘渺的声音在西门天的耳边响起,和当初西门天在神遗战场上所闻石像之音一模一样。
尽管神主的语调没有任何感情,可在西门天的耳朵里,这一声却犹如天籁,让心如死灰的他再次燃起了希望。
“见过神主,奉天界界主感谢神主救命之恩!”西门天瞬间恢复了行动,向着虚空微微一拜。
“我已经警告过你们,不要越界插手宇宙之事,可你们依然不思悔改,想要灭我任命的界主。”浩浩荡荡的声音从宇宙八方传来,将盘古虚影的威势皆尽打散。
这茫茫宇宙,虽为盘古所开,可是如今的神只有一个。界主之间可以通过相互厮杀来获得彼此的力量,以此来一等一等的晋级。
但十二祖巫插手剿灭他亲自赋予力量的西门天,则是违背了神的意志以及神所制定的规则!
“哼!区区神主,在我等生前岂有你说话的……”帝江怡然不惧,甚至还仗着自己是盘古的真身不停叫嚣道。
“封。”
淡淡的一个字,盘古虚影和手中的盘古开天斧轰然化为泡影,消失在宇宙之中。一个巨大的“封”字跨越时空,将十二祖巫真身封印。
西门天则伫立在虚空中,震撼的看着这一场景。他所耗尽的力量则在神主降临之后得到了极大的补充,只是短暂之间便再次恢复到了巅峰状态。
“至于界主之间的较量,就各凭天命吧。”在顺手灭掉盘古虚影之后,浩浩荡荡的声音逐渐远去。
“界主之间的较量?此为何意?”西门天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陷入了疑问。
忽然在虚空之中,鼓掌的声音顿时响起。这掌声来的甚是突兀,以至于将陷入沉思的西门天吓了一跳。
“精彩,果真是精彩!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这个刚刚出现的界主,赫然是十二都天神煞阵的幕后控阵者!

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 瀟瀟亦銘銘-第三百三十七章 改命推薦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鬼门关处阴森森,牛头马面守大门。亡魂跟随鬼差去,凡医难救赴黄泉。
顺着引魂路,一路亡魂按顺序排着队,在勾魂使者的引导下在鬼门关处交换生与死的文碟。凡人不过百年,过了鬼门关照例要去黄泉路。
“见过尊座,不知尊座大驾,容我等去禀告十殿阎罗。”
牛头马面是比较高级的阴司,虽然不曾见得界域阎王的真面目,可是这森森的幽冥气却让它们心颤不已。
和十殿阎罗一样的阎罗大印,却比他们足足强上千倍的气息,它们甚至都不敢妄加猜测,只能以尊座相称。
凡人的亡魂浑浑噩噩,只是处于本能的意识,纷纷在勾魂使者的拉扯下让开了一条路。待他们乱哄哄的排好队,只见锁魂链一拉,引魂路前跪了一地。
“界主亲临,快让十殿阎罗前来相迎,若敢有所怠慢,休怪牵连整个地府!”阎王恨不得一只手直接伸到阎罗殿把坐镇的十殿阎罗都给抓来。
“哎……就不急着叫阎罗前来,先去这片幽冥界逛逛也不迟。”西门天一只手搭在阎王的肩上,轻轻的拍了拍。
阎王的心顿时提了起来,他根本就不敢回头正视西门天的眼睛,而是战战兢兢的应了一声,整个引魂路又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西门天迈开步子,仰头望向鬼门关三个大字,推开由万千厉鬼之魂组成的大门,直接走了进去。
阎王则顿了下来,乖乖的等他越过自己一段距离,才悻悻的跟了上去。
等到他们进入鬼门关之后,引魂路前的威压才骤然减轻,但勾魂使者们仍然趴伏在引魂路上,一动也不敢动,更不要说抬头了。
牛头则是有些好奇,听这声音的来源像是一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年轻人才能让比十殿阎罗厉害的幽冥界大人物如此害怕?它偷偷抬起了头,向鬼门关里面瞄了一眼。
唔,只是一个穿着白衣的普通人,身上一点修为都没有,看着和凡人没有什么差别。在牛头的面前,西门天的大小就像是人族眼前一只普通的小老鼠一样。
但牛头可不敢真的这么想,要是他这颗牛脑袋一抽说出这种话,说不定就会被西门天轻易碾碎。
黄泉路上无老少,雾蒙蒙的看不见前后左右,就算是修仙者的神识也难以窥破迷雾。不过这由阴气组成的障眼法根本对西门天以及身后的阎王没有任何用处。
“三万年前,我走过这条路。”西门天望向四周只能前进无法后退的鬼魂,想起第一次踏上这条路时的感受。
三万年了,早已今非昔比。三万年前,他冒着被阴司抓住的危险来闯地府,被陆判官打得险些丧命,活下的几率无异于海底捞针。
三万年后,自己身为界主,掌管奉天界的一切,就算是整个奉天界的阎王也不敢违抗他的命令。倘若三万年前自己就有这等修为,就不会出现当时的事情了。
“是,是。”阎王不知西门天此言何意,只得顺着他的话风小心翼翼的回答。
“我很想知道,为什么八荒界一带的地府之前所选阎罗会为了讨好帝君会徇私枉法,将一个本不该真灵泯灭的仙人……”
苏琴虽是仙人下凡,因为仙气的原因违反了八荒界的规则,但元婴并不算得上是亡魂,阴帅强行插手八荒界之事充分反映了地府的态度。
“这事也不怪你,四处看看吧。”西门天收住话头,让陡然激动的情绪平定了下来。毕竟,这幽冥界已经被他掀了个底朝天,想要寻仇,也无处可寻了。
就这么一路走着,越过了重重阴雾,就抵达了望乡台。原本此地被西门天放离火烧成白地,如今也已恢复如初。无数亡魂都透过望乡台,回望自己的家乡亲人,有不少痛哭流涕。
“秦广王参见界主、阎王。”通天的鬼气忽然弥漫在望乡台的周围,秦广王虚幻的身影逐渐变得凝实。他顾不得阎罗威严,对着西门天遥遥一拜。
随后其余九殿阎罗也纷纷赶来,在秦广王身后向屹立在望乡台上的白衣青年拜了过去。
西门天星目中的杀意一闪而过。秦广王顿时感觉似被万道利剑刺中,当时吓得魂飞天外,脑海中魂魄碎裂的阴影挥之不去。
即便如此,他依然不敢轻举妄动,而是保持拜下的动作等待界主的发话。界主要杀他,根本不需要理由,就像随意碾死一只蝼蚁一样简单。
“我想看看兰蕙怎么样了。”西门天从来不是滥杀之辈,继任秦广王无罪,不该由他来承担上一任秦广王该承受的的怒火。
得到界主的示意,十殿阎罗站了起来,束手而立,像是有些不知所措。
“还请界主移步阎罗殿。”阎罗王见其他九位阎罗都干站在那儿,只得硬着头皮对西门天说道。
他们不知道界主口中的兰蕙究竟指的是谁,但是听这语气想必关系是非同一般。
西门天在仙界修炼那九千年,就是在等他的女儿。但她却迟迟没有在升仙台出现,必然是渡劫失败了。
作为一个父亲,虽然承诺仅让她平平淡淡度过一生,但骨子里依然不愿让她后世受苦。
毕竟修仙者寿元一到,地府就会将魂魄勾走,以忤逆天道之罪再视杀孽轻重罚去十八层地狱消孽。刑罚期满,就会送入轮回,重投六道。
从望乡台到极具威严的阎罗殿,不过是瞬息之间。只是如今阎罗大位上坐着的既不是阎王,也不是阎罗,而是一个白衣的年轻人。
奉天界阎王和这十殿阎罗都侍立在阎罗大位之下,等待判官的到来。西门天把玩着阴界特殊材质的惊堂木,随意瞄了一眼。
受宣的判官拿着生死薄匆匆赶来,赶至阎罗殿位前作了长揖。西门天右手一挥,徐兰蕙的相貌和特征就打入判官意识之中。
“她是我的女儿,我想看看她现在的状态。”
“遵命。”判官听令,鬼眼从额前裂开,一边翻动着生死簿,一边手执着判官笔。
模糊的场景呈现在大殿之中,只见一个相貌俊秀的小丫头手中拿着稻花正在田野中奔跑。
“此女这世叫李晓芸,居农户之家,前世性善,却有失手小瑕。因此十七、二十五、三十二会有小灾,渡之则平安一生。”判官恭恭敬敬的汇报道。
“改了。”西门天一拍惊堂木,旋即起身。

火熱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第三百二十三章 萬仙來朝鑒賞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小青坐在在奉天阁前,巨大的凰羽一扬一收,抖掉了清晨的露珠。她随即又化作十七八岁的青衣少女,对着阁前的一片重岩叠嶂的山峦发着呆。
从上次奉天阁被袭击到现在已经百余年了,这一片山林依旧没有恢复到之前繁茂的样子,在一些高大的树木上依旧有着灼烧和冰封的痕迹。
“不知道主人赢了没有。”小青回过头去,望向阁前落上灰的牌匾,又兴致索然的摇了摇头。奉天阁三个大字许久没有打扫,早已不复当年的光鲜亮丽。
刚出神遗战场时,西门天便吩咐她一直守在奉天阁,如果没有紧急情况,千万不要离开一步。
小青也知道,她的实力去仙魔战场无论在哪里都只会给主人添麻烦。因此虽然好奇,但还是乖乖的留在了这里。
这几天来,中大陆和东大陆相继传来剧烈的波动,小青都能感觉到整个仙界四面八方的仙气和更神秘而又强大的力量都在向一个方向涌动,剧烈的余波甚至能够翻山越岭,吹到她这里来。
不光如此,她还见证了无数四散奔逃的仙界生灵和少许追击魔族的仙人们。她不知道仙界究竟发生了什么,魔尊究竟死没死。
“不要胡思乱想了,魔尊他死了。”白衣青年几个飞跃,转眼就到了小青的面前。他看了小青一眼,又抬起头望着有些破败的奉天阁,推开大门,缓缓走了进去。
“主人,你打败魔尊了!”小青没有察觉到西门天的异样,欢呼雀跃的跟了进去,可是刚刚跟到庭院,西门天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我有些累了,你先在这里呆着,等我修整一番,我们一起把奉天阁再建好吧。”西门天躲在密室中,脸色颇有些苍白。
他下意识的松开手,看着胸前三个狰狞的血洞。只见里面的魔气在他的不断尝试下被仙帝之力一点一点的驱逐消灭,而伤口没了魔气的破坏,也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嗯。”小青用力的点了点头,目光扫向奉天阁那颇显幽静的庭院。庭院颇深,其中栽种着梅兰竹菊,还有一种紫色的不知名的小花。她就这么顺着长长的连廊一路走过去,观赏这小而精致的美景。
忽然她眼前一亮,直向着庭院的一处角落走了过去。顺着墙壁和树枝,只见细长的藤蔓拧成绳子,舒适的而又朴素的紫仙木木板系于绳子上,这秋千显得既小巧而又优雅。
“秋千,我好像在哪见过……”小青一见到这秋千,竟然觉得颇有些眼熟。可是身为凤凰又不似仙族,哪会多想,大大咧咧的坐了上去。双手扶着藤蔓,只是一撑,秋千就一下又一下的晃。
吱呀吱呀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微风,不知为何她的心境已经宁静下来。
密室中,西门天五心向天,向丹田凝聚仙气。他如今虽然是这仙界的仙帝,这仙界所有的一切都服他管,可是除去了仙界本源,自己只不过是仙王初期的实力。
“唉。”不同于以往,只是修炼了一小会儿,西门天便再也沉不住气,干脆停止了修炼,就这么静静的打坐起来。
“怎么,还有些不开心。”龙皇附着在西门天的血脉上,西门天所想,它也大概知道几分。
西门天听见了龙皇的传音,张了张嘴,想要告诉它一些什么,却又莫名的不想说出来,只得努力的将有些烦躁的情绪平静下来,进入颇为空灵的境界。
“世间万事其实都很奇妙,或者是偶然,或者是因果。很多事情其实是很难两全的,你既然做出了自己的抉择,选择了自己的路,就要坚定的顺着这条路走下去。”
龙皇感慨一声,不知是劝慰西门天,还是在诉说自己的经历。当年的龙皇也是离神境只差一步的存在。只是他失败了,心死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西门天的身上。
“你怎么和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哦……长得确实还蛮像的。”西门天一怔,感受着语重心长的语言,终于想开了一些,将一些杂念尽数抛去,对着龙皇传音调侃道。
“好小子,居然敢骂我!”
“嗯?那边怎么吵起来了?”在幽静的庭院中,小青一只脚点在松软的泥土上,秋千立即停了下来。她敏锐的耳朵动了动,却又听不到声音了,只得嘟囔了几句。
而在奉天阁外的仙界,自从魔尊被西门天所消灭,宋婉为首的仙族大军以势如破竹之势将负隅顽抗的魔族冲散,再以风卷残云的速度将东躲西藏的魔族尽数诛杀。
仙魔之战,最终以魔族的灭亡和仙族的大获全胜为结果落下帷幕。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 愛下-第三百二十三章 萬仙來朝展示
战后,原本应对魔族所建成的编制也被打散,有宗派的仙人们都回到了自己的宗派,散修则依旧过着战前云淡风轻的生活。
仙界就陷入了短暂的宁静。但很快,仙族们又热闹起来。
在宋婉的授意下,许多在仙魔之战中战功卓著的仙人被划入重点培养的对象,获得了许多修炼的珍贵丹药与宝物。
而对于死去的仙人,则是将他们的名字刻在石碑上,将其生前之物摆放在一处仙脉极为浓郁之地,再以仙王的力量造出一个大冢。
在这之后,宋婉带着一众仙人于仙冢前向天祷告,以仙族古老的仪式来祭慰这些不屈的仙人们。
现在,众仙人们就只剩下一个愿望,那就是奉天阁内的仙界大英雄。
经过几个月,奉天阁已经在西门天和小青的修补下焕然一新。一切都是根据当年奉天仙王所建进行填补,莫说一砖一瓦,就连一些细节都没有放过。
“不知道外面怎么样了,是不是也都把我忘掉了。”这几个月来,西门天只顾着整理奉天阁了,外界几乎都忘得差不多了,直到奉天阁修好了他才想起未曾去看看那些仙人。
“你不是一直都淡泊名利吗?”龙皇所指,自然是八荒界灭帝君后归隐田园的事情。
“也对,不过都是些老朋友啊,该拜访还是得拜访,可不能忘了找他们喝酒啊。”西门天笑着推开了奉天阁的大门,却愣在了原地。
“你们……这是干什么?”
只见密密麻麻全都是仙族的身影,他们都按照等级顺序,穿着清一色的战袍侍立在奉天阁外,越过山峦,竟一眼望不到边。
“参见奉天仙帝!仙帝万寿无疆!”见西门天一出来,仙族们整齐划一的向奉天阁处参拜,下跪的身影似波澜起伏,显得无比壮阔。
这才是真正的万仙来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