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洪荒關係戶 起點-第兩百五十四章,通天的打算分享

洪荒關係戶
小說推薦洪荒關係戶洪荒关系户
杨蛟猛然瞪大眼睛,师父怎么会和那个冷酷无情的天帝有所关联?心中升起一股慌张之感。
白锦伸手对着杨蛟一指,刹那间时空扭曲,两人来到一处小山村上方,小山村内寥寥炊烟升起,村民来来往往,一个个孩童欢笑奔跑,祥和自然。
杨蛟恍惚了一下,呢喃说道:“这是我的家。”
两个男孩牵着一个女孩从茅草屋里面小跑出来,欢笑着在一个土坡上滑来滑去,滚了一身的灰尘。
杨蛟猛然上前几步,下意识叫道:“妹妹~”然后神色暗淡,这都是过去的事情,回不去了,都回不去了,目光紧紧看着那个欢笑的小女孩,虎目含泪,握紧自己的拳头。
一个中年书生从远处走过来,随后和三个小孩说话玩耍,给他们讲故事。
杨蛟看着中年男子,愣了一下,脑海中记忆犹如潮水一般涌出,早已忘记的身影,逐渐清晰,呢喃说道:“大叔张百忍。”
“别叫大叔,叫舅舅!”白锦突然说道。
杨蛟惊叫道:“什么?”难以置信看向白锦,舅舅?哪个舅舅?一时间心神俱乱。
白锦点头肯定说道:“没错,他就是你的舅舅昊天上帝。”
“怎么会?”杨蛟呢喃一句,看向白锦,慌乱问道:“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继续看下去你就知道了。”
杨蛟强耐下心,继续看了下去,每隔几日张百忍都会前来,带来好吃的好玩的,知道张百忍身份之后,现在从旁观角度观看,又是另一种感受,那是一种真挚的亲情,但是他为什么又要杀死我父母?
之后,杨蛟看到了执法天神降临,屠杀村民,父亲也死去。
轰~十日降临,金乌翔空,一道宽广的身影出现在十大金乌之下,单手擎天阻拦十大金乌,宛如撑起一片天,这些是他以前所不知道的。
杨蛟抬头看着那道身影,呢喃说道:“这是?”
“这是昊天上帝在阻拦天条,保护你们。”白锦悠悠说道。
昊天上帝大战十大金乌,瑶池王母降临,一直到昊天上帝封印瑶姬,带走三小孩,幻像才消失,两人再次出现在三光仙岛上。
白锦认真说道:“现在你看到的一切,才是真实发生的。
你从一开始就弄错的一点,天条是天道的天条而不是天庭的天庭,就连昊天上帝也只能执行天条,而无法违抗天条。
昊天上帝若是真想要杀瑶姬公主,早在发现瑶姬公主违抗的天条的时候就已经动手了,何必要将其封印数百年才动手执刑?
这桃山镇压既是封印也是保护啊!”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杨蛟一把抓住白锦的胳膊,恐慌的眼里带着恐惧叫道:“师父,是我,是我劈开了桃山,是我害死了我母亲,是不是这样?师父,您告诉我是不是这样?”
白锦看着杨蛟平静说道:“是。”
杨蛟目光看着白锦,双手缓缓松开,脚下踉跄倒退两步,砰跪在地上,痛哭叫道:“为什么?为什么您不告诉我?为什么要让这一切发生?!”
“这个问题,你自己去问你舅舅吧!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事情,你舅舅都可以告诉你。”杨蛟瞬间化为一道光芒冲天而起。
白锦伸了一个懒腰说道:“小师叔,瞒来瞒去有什么意思?心累不,现在我不想玩了,直接摊牌了。”
杨蛟直冲入天庭之中,所有拦路的天兵天将全都打飞,一路杀到了凌霄宝殿。
太白金星站在凌霄宝殿之前,弯腰一礼说道:“殿下,陛下在紫凝殿等候。”
杨蛟将方天画戟被在身后,喘息两口气,说道:“带路。”
太白金星笑着说道:“殿下请随我来。”带着杨蛟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片刻之后两人来到一座殿宇之前,太白金星停下脚步,说道:“殿下,陛下在里面等您,小神就不进去了。”
杨蛟收起方天画戟,站在宫殿之前沉默片刻,才迈着沉重的脚步朝紫凝殿之中走去,整个殿宇之内空无一人。
最终杨蛟来到了一座花园,花园内穿着便服的昊天上帝端坐在桌前。
两人四目相对,杨蛟顿时停下脚步,心中升起一股慌乱,现在不知道该怎么称呼里面的那个人。
昊天上帝微微一笑说道:“进来吧!”
杨蛟沉默着走进去,走到昊天面前,看着面前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人,一言不发。
昊天悠悠说道:“白锦和你说的都是真的。”
摇头无奈说道:“我也没想到他竟然直接都告诉了你。”
杨蛟脚下踉跄,虎目含泪,咬牙问道:“为什么?为什么要瞒我?!”
“当然是让你变得更强,只有强大的压力,才能让你们快速进步。”
“但是现在我想全都知道。”
昊天点头沉重说道:“好!”
杨蛟怀着沉痛的心情坐下,两人面对面坐在花园之内,身姿一样的挺拔有力,非常相似。
下界三光仙岛上,杨蛟离开之后,白锦就叫道:“石矶!”
石矶从远处飞来,落在岛屿之上,穿着一如往昔的白骨灵衣,白骨装扮,身材高挑,气质清冷。
石矶作揖一礼说道:“师兄,您有何吩咐?”
“劳烦师妹将执法大队,菇凉,琼霄,碧霄全都请来。”
石矶脸色一变,连忙说道:“师兄,可是有什么大的行动。”
白锦笑着说道:“算是吧!”
石矶没有多问,立即转身离开。
片刻之后,一群人从远处飞来,划过天空落在三光仙岛上。
羽翼仙刚落下,就立即充满战意叫道:“师兄,我们去攻打何处?难道是大师兄的多宝岛?”
所有人全都看着白锦。
白锦说道:“首阳山!”
战意瞬间一泄。
羽翼仙缩了缩脖子说道:“打不过啊!”
乌云仙惊愕说道:“难道是人教弟子惹怒了师兄你?”
赵公明也连忙说道:“师兄三思啊!首阳山那可是圣人道场。”
“谁说要去打首阳山了?”
所有人全都看着白锦,刚刚不是您说的吗?
白锦没好气说道:“别满脑子的打打杀杀,我们要讲文明树新风,今天闲暇都陪我去拜会一下两位师伯。”
所有师兄弟脑海中全都升起一道疑惑,突然去拜会师伯做什么?但还都是应道:“是!”
白锦问道:“礼物带了吗?”
所有人全都摇了摇头。
“那就快去准备,无需太过珍贵,能表达自己的心意就可。”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是!”
“是!”
石矶,赵公明等人全都应了一声,连忙回去准备礼物。
片刻之后,一群人准备好礼物浩浩荡荡离开东海朝着首阳山而去。
执法大队离去之后,截教又是一阵暗潮汹涌,简直犹如神兽出笼一般。
白锦带着石矶赵公明等人先是去了首阳山拜见了太上圣人,众人得太上师伯勉励一番。
然后又去拜见了原始圣人,得原始天尊一番夸奖。
随后又去了地府拜见平心娘娘,又去了娲皇天拜见了女娲娘娘,虽然这两位娘娘并不会过多的插手封神之事,但俗话说得好不患寡而患不均,俗话还说礼多人不怪,和两位娘娘搞好关系准是没错的。
最后转了一圈,白锦才带着他们回归截教,执法大队归位,各位师弟师妹对于这位外门大师兄,全都再次升起一股崇拜之情,和圣人谈笑风生,除了我们外门大师兄还有谁?!
白锦,精卫,龙吉三人朝着三光仙岛走去。
精卫若有所思说道:“师父,您带我们前去拜见两位师伯师叔,是为我们在量劫之中谋求生路吗?”
白锦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小脑瓜倒是好用,带你们去混个眼熟,也好为日后的谋划铺路。”
龙吉抬头挺胸得意洋洋说道:“怕什么?我们截教师兄弟的实力可是冠绝诸大教,执法大队里面的师叔随便请出一位,就能覆灭阐教和西方教。”
白锦感慨说道:“就是因为太强了,才让我忧心啊!”再强能强的过圣人吗?
龙吉和精卫一脑门雾水,师父怎么神神叨叨的,一点也不爽利。
白锦三人走上三光仙岛,树林之中杨蛟跑出,砰的一声跪在白锦面前,叩头激动叫道:“多谢师父!师父恩情,弟子永世不忘。”
白锦笑着说道:“都知道了?”
杨蛟抬头激动的点了点头,感激说道:“舅舅都和我说了,是师父您救下了我母亲,而且我妹妹也没有死,被舅母送去了娲皇天,原离洪荒的因果灾劫。”
白锦伸手一托,将杨蛟托起,说道:“你是我的弟子,我自然要为你考虑,当年你母亲做错了,但是你舅舅也已经尽力了,为师只希望你能和你舅舅冰释前嫌,享受到亲情的温暖。”
“嗯~弟子现在非常感谢舅舅。”
白锦笑着说道:“那就好,还有这件事不要宣扬出去,若是你母亲还活着的消息传扬出去,与天庭不利。”
杨蛟坚定点头说道:“弟子明白,弟子不会给舅舅惹麻烦的。”
白锦欣慰说道:“你能这样想很好,说明你也长大了。”
杨蛟伸手抓了头,憨笑一声。
龙吉在旁边古怪说道:“那我是以后叫你弟弟,还是叫你师侄。”
杨蛟一愣,立即笑着说道:“您想怎么叫都可以。”
龙吉笑嘻嘻说道:“那我还是叫你师侄吧!对于天庭我还真不是很熟悉。”
“是,师姑。”杨蛟应了一声。
白锦笑着说道:“行了,你们先自去吧!为师还有件事去办。”
龙吉好奇问道:“师父,什么事啊?”
“去拜见教主师父。”
白锦朝着截教飞出,登上金鳌岛,跟着水火童子的引路,进入一座大殿,大殿内通天教主正在一个人喝酒。
白锦挥了挥手,水火童子立即恭敬散去,这位外门首徒自己可惹不起。
白锦上前,笑着说道:“师父,您喝酒怎么不叫上我?你提供好酒,弟子提供好菜,我们拼桌啊!”
通天教主瞥了白锦一眼,说道:“你去了首阳山和昆仑山?”
白锦点了点头,笑着说道:“这不是新年刚过,弟子去给两位师伯拜个年。”
通天哼了一声,没好气说道:“少给我耍心眼,你那点小心思也想瞒过我的眼睛?”
“师父圣明!”白锦深深作揖一拜。
通天语气缓和了一下,说道:“他们如何说?”
“大师伯,二师伯什么都没说,只是让弟子紧闭门户,勿要插手封神之战。”
“这样也好。”通天呢喃了一句,随后失笑说道:“我还以为他们会邀请你一起对付我呢!”
“师父,两位师伯还是很关心您的。”
通天嗯了一声,没好气说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家家少管。”
白锦隐晦的翻了一个白眼,我不管?到什么你就哭吧!
“来陪我喝酒。”
“是!”
酒过三巡之后,白锦试探问道:“师父,封神之战中,我们真的什么都不需要做吗?”
通天平淡说道:“紧闭门户诵黄庭,为师保你无忧。”
“是!弟子明白了。”白锦恭敬应了一声。
师父的意思不就是说,出去浪的死了也就是死了呗!但是白锦深知封神量劫最后的可怕,不是说躲就能躲过去的,即使自己能躲过去还是赵公明他们,该布局还是必须要布局。
三日之后,白锦归来,三个徒弟全都迎了出来,全都喜笑颜开。
白锦笑哈哈说道:“今天难得这么高兴,我们就来办一场歌唱比赛吧!”
龙吉兴奋叫道:“好啊!好啊!”
“走着!你们也可以邀请一些好友前来。”
一行四人兴致勃勃的朝着鸟巢之中走去,欢快的音乐声从鸟巢内响起,四人在鸟巢里面,吃喝玩乐欢声笑语不绝,随后邀请而来的人越来越多,三霄,无当圣母,金光圣母,东海龙王,东海龙母,菇凉,石矶等等。
不久之后,所有截教弟子就都知道了,外门大师兄在岛屿上吃喝玩乐,不思修炼,令人不齿。
……
就在白锦在东海逍遥的时候,大劫降临人族也发生了动荡,先是冀州侯苏护反商,再是九尾狐入宫,云中子削剑除妖,费仲计废姜皇后,商容九间殿死节等等事件接连发生,人族气运动荡。

都市异能 洪荒關係戶 清風小道童-第兩百三十三章,白錦救人

洪荒關係戶
小說推薦洪荒關係戶洪荒关系户
同时天庭瑶池之中,昊天上帝和白锦端坐。
白锦问道:“师叔,瑶姬长公主之事,您打算怎么处置?这样是无法长久瞒下去的。”
昊天上帝沉吟一下,幽幽说道:“不知!”
“唉~”白锦也叹了一口气说道:“瑶姬长公主这次真的给陛下您找了一个大麻烦啊!”
昊天恼怒喝道:“任性妄为,这次我绝对轻饶不了她。”
白锦翻了一个隐晦的白眼,你也就是嘴上横,能下得去手才怪了。
轰~天庭司法神殿震动,一道七彩神光喷涌而出。
昊天和白锦立即全都扭头看去。
“呖~”
“呖~”
……
七彩神光化为十只金乌在天庭上方飞舞,天庭温度迅速提高。
瑶池之中,昊天猛然站起,惊怒说道:“天条化金乌!瑶姬被发现了。”瞬间冲天而起。
天庭众多仙神全都抬头看着上方,凝重不解之中议论纷纷。
白锦也起身,抬头看着上空,这就是十金乌晒死瑶姬的真相吗?竟然是天条所化。
为什么天条会化金乌?难道是大日金乌代表着光明和裁决,还是说上一任天庭之主是金乌,所以天条才化为金乌。
白锦脑海中闪过一个个念头,瞬间冲也天而起,小师叔对自己还算不错,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十大金乌在天庭翱翔一圈,朝着下界直扑而去。
九重天罡风界,昊天身影猛然出现在十大金乌之前,手中昊天神剑一扫而过,砰~十大金乌瞬间全都粉碎,不是一合之敌。
一点点白火在空中生成,十大金乌猛然从白火之中冲出。
“呖~”
“呖~”
……
十大金乌发出一声声啼鸣,朝着昊天上帝杀去。
昊天另一只手之中浮现昊天神镜,一道炙热的光芒从神镜之中发出,横扫十大金乌,十大金乌砰再次粉碎。
昊天上帝拦在九天之上,将十大金乌牢牢挡住,一次次将十大金乌斩杀,十大金乌也变得越来越强,由白色的金乌逐渐朝着金色转变。
……
下界杨家村之中,紫云雷破碎屏障之后就带着天兵朝着瑶姬杀去,虽然广成子说的只需要破碎屏障就可以了,但是现在紫云雷想要做的更多,让原始教主更为满意。
瑶姬带着孩子刚跑出房屋,立即就看到紫云雷带着天兵神将杀来,顿时脸色一片惨白。
村子里面的百姓也全都纷纷跪地,惶恐叩拜叫道:“神仙”
“神仙啊!”
“神仙保佑!”
……
杨天佑拉着孩子也连忙想要跪拜,被瑶姬一把拉住。
紫云雷带着天兵飞到瑶姬百米之外,大喝叫道:“瑶姬长公主违背天规,私配凡人犯下弥天大罪,还不束手就擒?!”
瑶姬上前一步,连忙说道:“我可以回天庭领罪,还请神君放过我的孩子夫君。”
杨天佑难以置信叫道:“娘子~”
杨蛟杨戬杨婵也都纷纷惊慌叫道:“娘~”
“娘~”
“娘亲~”
……
紫云雷心中一喜,瑶姬公主竟然束手就擒了,严肃说道:“他们自有陛下发落。”伸手一指,一道绳索飞出,瞬间将瑶姬捆绑。
杨天佑一把抓住瑶姬就要去解绳索,却怎么也解不开,慌张叫道:“娘子!”
三个孩子也都抱着瑶姬,带着哭音叫道:“娘亲”
“快放开我娘亲。”
……
紫云雷手一挥,冷漠叫道:“杀,一个不留!”
所有天兵天将齐声应道:“是诺!”
对跪地的村民挥起了屠刀,噗噗噗~血流遍地,惨叫求饶之声接连响起,跪着的村民想要起身而逃,刚起身就被斩杀在血泊之中。
杨天佑悲愤叫道:“住手啊!”
三个孩子全都惊恐抱着瑶姬哇哇大哭。
瑶姬瞪大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奋力挣扎愤怒叫道:“你怎么敢滥杀无辜?住手,他们都是无辜的。”神锁却牢牢捆住瑶姬,丝毫无法挣脱。
惨叫声音转瞬消失,天紫云雷伸手一抓,杨天佑猛然飞出落入大手之中。
杨天佑脸色涨红,伸手掰着紫云手的手,痛苦叫道:“放开我!你给我放开。”
紫云雷面无表情手中绽放一道雷光,轰~杨天佑整个化为飞灰,魂飞魄散。
三个孩子哇哇大哭,瑶姬也瞬间呆滞了,呢喃说道:“天佑,死了,全都死了!”
强大的气息从体内散发,整个悬空而起,砰~捆在身上的绳索整个粉碎,悲愤叫道:“天佑~”猛然朝着紫云雷杀去。
紫云雷瞳孔一缩,心中暗道不好,左手猛然推出,狂暴的雷霆夹杂着一道不显眼的青光发出,轰~雷霆和瑶姬长公主撞在一起,刹那间雷光四溅,犹如天罚一般四处打击,房屋,大树,土地全都轰隆隆掀开。
在场的天兵天降也都在雷霆之内,惨叫着被炸飞,化为飞灰粉碎。
一道雷霆朝着三小射去,正对杨蛟。
杨蛟、杨戬、杨婵三个小娃娃趴在地上只顾大哭,人生的大起大落对他们而言实在是太过残酷,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来临。
一道青光突然出现在三小面前,砰~雷霆撞在青光之上无声粉碎。
瑶姬从雷霆之中倒飞出去,砸落在地上,翻滚两圈,抬头哇一口神血喷出,难以置信看着紫云雷,他怎么会这么强?
杨蛟、杨戬、杨婵三个小娃娃哭泣叫道:“娘~”
“娘亲!”
“呜呜~我要娘亲。”
紫云雷沐浴着雷霆犹如雷神一般缓缓朝前走,威严说道:“长公主,莫要挣扎了,天条不可违,随我去天庭领罚吧!”
瑶姬狼狈直起身来,脸色凄凉悲鸣说道:“大兄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紫云雷朝着瑶姬走去,缓缓说道:“长公主,你应该明白,天家无亲情,陛下是天地之主,然后才是你的兄长。”
“呵呵~我怎么不知道昊天师叔命令你来捉拿长公主?”一道声音突然想起。
“谁?”紫云雷猛然厉喝一声,寻声看去。
白锦身影在杨蛟三人面前浮现。
紫云雷心中一突,是他,截教弟子白锦?他怎么会来的这么快?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關係戶 ptt-第兩百零一章,逐鹿之戰閲讀

洪荒關係戶
小說推薦洪荒關係戶洪荒关系户
蚩尤骑着黑白两色的食铁兽上前,大声喝道:“轩辕上前答话!”
对面是一望无际的人族大军之中,刀枪林立,旌旗飞扬,庞大的气机连成一片。
昂~响起一声龙吟,响起。
一条千米神龙飞来,龙生双翼,是为应龙。
应龙之后拉着一辆銮驾,轩辕手握长剑,站立在銮驾之上,大喝叫道:“蚩尤,你巫人族与我人族向来是彼此不相干,为何发无道之兵,侵略我人族?”
蚩尤骑着巨大的食铁兽,轰隆隆上前,笑哈哈说道:“轩辕,你这话说的不对。”
“何处不对?”
“我巫人族也是人族,谈不上侵略之举。
追溯上古时期,我巫人族也是人族一脉,曾经也为人族拼杀,现在不过是想回归人族而已。”
下面站着的广成子神色一动,若是真能将巫人族纳入人族,人皇的功德定然更大了,心中一热,立即传音给轩辕。
轩辕微微点头,喝道:“既然你自称人族,就该尊人主号令,立即命令你的士兵放下武器,我当以礼待之。”
蚩尤哈哈大笑道:“我九黎部落承认人族,但是却不承认你轩辕氏的人主之位,现在我也想争一下这个人主之位。”
轩辕目光一凝,盯着下面的蚩尤,蚩尤抬头看着轩辕,毫不示弱。
九黎部落士兵全都高举武器,吼叫道:“人皇”
“人皇!”
……
声震四野。
广成子眼睛猛然瞪圆,瞬间腾空而起,怒吼叫道:“无知小儿,人皇尊位也是你能觊觎的?”刹那间风卷残云,天地变色。
一个老者走九黎族阵营之中走出,手里扇着一个大蒲扇,笑呵呵看着广成子。
广成子目光一凝,巫族大巫风伯,一时间两人陷入僵持。
蚩尤翻身下食铁兽,朝着战场中央走去,战场中央轰隆隆泥土翻涌,飞快凝聚成一座亭台。
蚩尤走入亭台内坐下,抬头说道:“轩辕可敢下来一会?”
銮驾上轩辕脸上变了几变。
广成子立即传音说道:“不要过去,他有修为在身。”
“有何不敢?”轩辕大声应了一。
应龙张口一道龙气吐出,形成一道光路。
轩辕长袍一撩,踏着光路朝下面走去,最终来到了亭台之前,走进去端坐蚩尤对面。
蚩尤称赞说道:“好胆色!我现在倒是有些欣赏你了。”
轩辕看着蚩尤,直接说道:“蚩尤,你想做什么?”
蚩尤收敛笑容,正色说道:“巫人族也是人族,为了避免存亡之战,我想和你做一个赌斗,决出一个胜负,以三场为定,胜者为王,败者死。”
轩辕沉吟一下,下意识想到自己的那个笔友,若是他他会怎么做?他一定会毫不客气的一斧头砸过去吧?嘴角下意识露出一丝笑容,然后正色说道:“好!就依你之言,三场定胜负。”
蚩尤哈哈大笑说道:“人皇之位我势在必得!”
轩辕冷静说道:“人皇之位只能是我人族。”
蚩尤目光一凝,眼里闪过一道凌厉之色,“我九黎部落也是人族!”
“不纯!”
“额~”蚩尤脸上闪过一道羞恼之色,怒道:“战!”
轩辕也起身,意气风发说道:“那就战吧!”
两人目光对视,轰~亭台轰然炸飞,同时转身朝着彼此的阵营之中走去,心中都怀着必胜的信念,以及对对手的慎重。
九黎部落大军,炎黄联军在逐鹿安营扎寨,形成对峙。
身穿盔甲的蚩尤走入营帐之中,坐在座位上想了一会,拿出漂流纸露出笑容,摊在桌子上写了起来:“黄,我今天率领族人打算围剿一个强大的黑刍,等我将大黑刍绞杀就去找你,到时候我带你吃香的喝辣的,一定让你过上衣食无忧的兴奋生活,哈哈哈~”
将纸折叠成一个小船放在桌子上,小船立即飞出,消失在空间之内。
对面炎黄联军阵营之中,轩辕氏正在和将领们商讨对策,突然一个小纸船从空间之中飞出,朝着轩辕飞去。
轩辕眼睛一亮,赤来信了,伸出手来,小船飞落在轩辕掌心。
广成子咳嗽一声说法:“轩辕,现在大战将至,你的心思不该旁顾。”
轩辕笑着说道:“师父,我有分寸的。”将小船收入袖口之中。
九黎大军之中,蚩尤等了良久也没有等到黄的回信,心中不由的升起一股担忧,黄不会出事了吧?经过这些年的不断交流,蚩尤早已习惯了黄的存在,现在黄突然断了联系,由不得蚩尤不担心。
傍晚,炎黄联军之中,商讨逐渐散去,中央大帐之中就只剩下轩辕一个人,轩辕从袖口之中拿出漂流纸摊开,看着上面的一行字,轩辕微微一笑,拿起旁边的笔在纸上开始写了起来:“巧了,我也正打算狩猎一只大蠢牛,等我将大蠢牛绞杀了,我也去找你,也会给你一个惊喜的。”
将纸张叠好放在桌子上,纸张破空而去。
……
九黎部落之中,白锦朝外走去,面前空间泛起一阵涟漪,犹如水面一般。
白锦一只脚刚踏入空间涟漪之中,一道声音突然在后面响起:“白锦,你要哪里去?”
白锦停下脚步,扭头看到刑天正在缓缓走来,肌肉肱结的庞大身躯具有强烈的压迫性,在刑天面前瘦弱的白锦就像一个小鸡崽子一样。
白锦笑呵呵说道:“刑天大巫早上好啊!”
“白锦,现在你不能离开九黎……”
没等刑天说完,白锦猛然转身,一头扎入空间涟漪之中,瞬间消失在九黎部落之内。
刑天顿时怒笑起来,自语说道:“我就知道你别有所图,怎么能让你去坏事。”身影也瞬间消失不见。
下一刻,逐鹿战场一角刑天身影浮现,扭头环顾左右,微微皱眉,奇怪他竟然没有在这里?哪里去了?
云层之中白锦朝着东海飞去,洪荒保命第一要诀千万不要自视甚高,不要以为自己能主宰一切。
轩辕是圣人所定,蚩尤是平心娘娘所定,人皇之位只有一尊,秉承两者意志的轩辕和蚩尤必有一战,以定胜负。
圣人意志和平心娘娘意志都不是自己能改变的,现在自己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只要蚩尤按照自己说的做,最后应该就死不了,其他的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现在是时候抽身而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