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 白眼權-第三百六十九章 出乎意料的戰局展示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死神之搅弄风云
白色的绸带在空中舞动,露琪亚凌空一斩,牙密身下顿时寒光直起。
“初舞,月白。”
回身不及的牙密一瞬间便被封在一道冰柱之中,他脸上的怒色还未完全消去,瞪圆的双眼中一对如豆的眸子微微下垂,看上去有些滑稽。
“还不错嘛。”露比掩着嘴微微一笑,转眼望向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让我看到阿暗这么可爱的样子,还真是谢谢你了,女人。”
“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
一角也不知是从哪突然冒出来的,他手中的刀似乎比他的声音还快,从露比左边径直刺了过去。
露比向前一弯腰,躲过这一刺的同时一脚踢向一角的手腕,即便一角连忙用刀鞘抵挡还是被这一脚给踢得倒飞出去。
从冰柱中抽出斩魄刀的弓亲及时补上了一角的空档,斩向露比的过程中刀刃如开屏的孔雀分开,虽然没直接伤到对方,但却成功撕破了对方的一片衣袖。
露比的脸色有些难看起来,可令他更生气的还在后面。
一击得逞,弓亲好像并不满足,手中如铁扇般怪异造型的斩魄刀直向敌人腰间刮去。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死神之攪弄風雲》-第三百六十九章 出乎意料的戰局閲讀
不单如此,在他低头的瞬间一杆长枪几乎擦着他的头皮就刺了出来,让人不禁有些怀疑,手持长枪的一角的敌人到底是谁?
面对这样的攻击,露比一时间除了边退边闪外似乎没什么机会反击,他甚至有些苦恼,即便自己不归刃对上这两个死神中的任何一个都能轻松取胜,照理说两只蚂蚁加起来也只是蚂蚁,可对面这两个家伙却有些……烦人?
对,烦人,不仅是因为一角和弓亲那时而上下翻飞、时而一进一退、时而前后夹击的招式,更因为他们那喋喋不休的指责和谩骂。
“你居然敢踩我的后背?那是我刚刚才熨过的啊,混蛋!”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你刚刚是想借机踹我的吧,弓亲……”
“要是碰到我的头发我就杀了你,一角!”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 白眼權-第三百六十九章 出乎意料的戰局閲讀
“你这么用力干嘛,白痴!唉,好像刚刚好?干得漂亮啊,弓亲!”
是的,弓亲和一角没有对身为敌人的露比说一句不是,反而是他们在每一次精妙的配合后都会向对方致以最‘亲切’的问候。
他们是生活中互相看不上眼的死对头吗?就像自己和葛力姆乔一样。
露比觉得不是,如果是他和葛力姆乔的话别说配合了,他一定会捕捉每个可能的机会送对方下地狱,相信葛力姆乔也会如此。
可要说这两个家伙是什么好朋友,就像他和乌鲁奇奥拉一样也有些不贴切,因为,他们指责对方时的表情真的好像恨不得杀了这个人似的……
又是前后同时的横斩,露比向上一跃躲开,身下果然很快又响起那熟悉的指责声。
“你来帮忙还不如我一个人打轻松痛快!”
“如果不是蝶冢队长你以为我会忍你这么久,还让你个死光头踩我的肩膀?!”
但这次露比看到了,那两人话完后嘴角稍纵即逝的微笑,所以这两个家伙要么是故意装出这幅模样,要么就是在轻视自己,真是可恶!
感觉无法忍耐的不止露比一个,被封在冰柱中的牙密眸子突然一动,像是锁定猎物的雄狮,眼眸中的露琪亚就是他下面要撕碎的目标!
束缚着他的冰柱开始微微颤动起来,牙密像是完全不受阻拦似的,就如同一尊战神一般一步步走出了冰柱,冰碎不断从他身上滑落,坍塌的冰柱好像慢速播放的影片在他身后掠起层层冰雾气。
仿佛升起滚滚浓烟的活火山般的灵压,更令人窒息的是对方身上那如沸水般躁动的杀意。露琪亚知道这杀念是针对自己的,心脏跳动的声音有些沉重,好像也在提醒她对面的大个子是个恐怖的角色。
“镇静,朽木!我们都在你身边。”
“海燕大人,乱菊小姐……”露琪亚抬头看着海燕的侧面,又转头看着另一边的松本乱菊,对方虽然没说话,但那开朗的笑容却莫名地让人安心。
“我明白了。”
露琪亚点了点头,眼中的恐惧一点点消去,那被侵蚀了近半的坚强与自信再一次成为养料,让心脏跳动有力地跳动着。
“口气挺大的嘛,臭小子。”听到这番话的牙密不屑地嘲笑着海燕,右手缓缓紧握带起一串脆响,“我这就杀了那个女人,再把你的嘴巴敲碎!”
“你杀不了她!”
二人同时动了,只见海燕拔刀时周围隐隐响起海浪拍打的声响,手中的斩魄刀白光一闪,化为一柄三叉戟,“让水天逆卷吧,捩花!”
牙密面对刺来的长枪根本不为所动,右拳狠狠砸向枪尖,看样子他是打算一拳把海燕连人带枪打断。
谁知海燕突然手腕一翻,在牙密的拳头还未碰到时躬身一转,手中的捩花随之转动,枪杆在空中带起巨浪重重抽在对方的小腹之上。
牙密巨大的身躯为之一顿,一声急促的气音从他口鼻中传出,也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这一枪杆抽的。
应该是愤怒吧,否则在看海燕看来一个十刃是绝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进攻的。
只见牙密张着嘴,双臂大开向前一扑,看样子活像只想要抱着树的白熊,可问题是,海燕并非是不会动的树啊!
后退收枪的同时,海燕一枪捅向头顶被白色兽牙面具包裹着的下颌。而牙密好像真的疯了一般不躲不避,真就让这一枪戳在了他的下巴上。
就在他的上下门牙即将来一次火星撞地球之时,凭借着惊人的力量,牙密居然硬生生顶住了海燕的攻势,甚至还能较劲似的一点点把那把玩水的长枪给顶回去。
牙密的力量可能真的超过海燕很多,但仅靠咬合力就能压制海燕也过于不可思议了,事实也是如此,眼前这个大家伙莫名其妙想和他较劲,但他又不是小孩子了,能做出互相推肩膀推一整天这种离谱的事来。
明明是长兵器的捩花在海燕手中却丝毫不见笨重,退出牙密双臂笼罩的范围后,海燕左手一收右手一推,几乎是枪尖离开牙密下巴的同时,螺旋状的枪尾如出水蛟龙般刺在对方的胸口。
这时,他又再次‘投入’牙密那宽阔的怀抱,枪柄像是滑过冰面的冰刀顺势点在了对方的眉心之上。
牙密被这一消一涨的攻势弄得有些凌乱,脖梗用力拦住后仰过去的脑袋,喘着粗气好像一头失控的蛮牛,居然直接用头砸向海燕!
与之相对的,海燕的应对却尽显优雅,再次适时收回的长枪就是舞者的手,侧退一步的他好像身穿礼服在邀请自己的舞伴,就是作为舞伴的牙密有些煞风景了。
海燕似乎也是这样觉得的,下一秒捩花便在他手中转了个头拍在牙密的后脑勺上。伴随着掠起的浪花,牙密像是被投入大海的巨石,不断,不断地下沉……
最后,终于落在名为空座町的土地上。

火熱都市异能 死神之攪弄風雲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七章 打破籌劃的黑洞讀書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死神之搅弄风云
雪绪被自愿地去通知银城等人了,原本他就不怎么喜欢外出,现在更加厌恶了。而宏江则是给浦原还有夜一去了个电话,一个月没联系,现在一联系便是一连串的坏消息,不知道那边的两人是怎样的感想。
没什么感想,至少看浦原的表情和往常没有太大区别,他们都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了,遇事这点镇静还是有的。
“先吃饭吧!”夜一转过头一本正经道:“吃饱了才能去战斗啊!”
浦原点着头表示赞同,补充道:“也把海燕他们叫上来吃饭吧,虽然没法让他们提前准备,但吃个饭还是可以的。”
可这份镇静落在海燕眼里就有些不正常了,这两个满脸温柔让你多吃点的人,真的没有问题吗?
“全身上下全是破绽,你这是找死吗,死秃子!”
同在空座町,正在地下交手的日世里和一护间的气氛则显得更合适一些。
控制虚化就是适应的过程,按理说以极快速度就主动激发出虚化,一护在这方面的天赋应该是很好的,接下来适应也就是延长可控虚化时间的进度也会很快。
但有时候理论是理论,事实却不是这样。
都一个月时间了,除了吃饭和必要的休息外,平子、拳西、罗武这些人是轮流上阵帮一护修炼,但一护的进步确实每一个让每个和他对练的人上头,这其中以性格火爆的日世里尤为严重。
值得一提的是,自从有昭田钵玄修复好盾舜六花后,井上也在这跟随着他修炼。
“你已经死了……”
可只要下场旁观,这些人就会切换到极其悠闲的状态,就好比现在的爱川罗武就在琢磨着漫画中的一句话:“你不觉得这句话很深奥吗,楼十郎?在战斗中对那些没有发现自己已死的的人,告诉他们已经死了!”
罗武瞥了眼手上的漫画书,指着前方的空气故作深深道:“还没发觉吗?你虽然还活着,但其实已经死了……”
“有点帅,对吧,楼十郎!”
在他身后的凤桥楼十郎轻声叹气,“你能不能不要看过我的漫画书后,还把内容说给我听啊,罗武?”
罗武没有回应,看他那全神贯注投入在手上《北斗神拳》的样子,分明是已经代入进去了。
而在场要论代入绝对没人比日世里更代入的,只见她一脚飞去将一护深深踹进地面,不等对面发火,她自己倒先骂了起来:“你还有闲心躺着不起来?包括刚才,你已经死了好几次了!”
“你应该觉得所谓的死神,就是神乎其技的好像可以不断死亡吧?我告诉,才不是这样呢,秃子!”
吵死了!一护心里不爽但也没有反驳日世里,他知道对方也是着急,想让自己更有紧迫感。
但说真的,一护根本没有因为这是不会死的修炼就有所懈怠,可能就像对方所说的吧,主观上他将修炼当做要分生死的战场,潜意识里还是有再来一次的底气,而这是他无法控制的。
“再来!”
一护双手一撑坐起身来,不远处拳西却不合时宜地高声喊道:“吃饭喽,各位!最后一个到的人要负责刷碗哦!”
“去吃饭吧。”日世里摆了摆手示意先休息,可先前被一护挑起来的火还没消下去,临走前又威胁道:“你给我最后过去准备刷碗,秃子!”
所以,明面上是竞争实际则是内定。午饭过后一护熟练的围上围裙,这一个月来刷碗也成了他的日常之一。
而午饭后说是沟通修炼进度,实则更像是冷嘲热讽的大会也照常开始了。
“日世里,一护的虚化保持情况如何了?”平子有气无力的问道。
聊这个日世里可就起劲了,“都一个月了,目前最多十秒,真是个废物!真不知道该怎么教那个秃子了!”
又开始了,一护狠狠搓着手里的盘子,以此表达自己的不满。
“是不是缺乏才能啊?”矢眮丸莉莎打趣道:“我看你还是放弃吧,一护!”
“别这样说嘛,莉莎小姐,黑崎同学也很努力的。”井上站出来打圆场。
一护则没那么好脾气,“你又没参加修炼,有什么资格说我?”
莉莎噌的一下站起身来,义正言辞道:“笨蛋,我当然参加了!之前不是偷偷借书给你看过吗?难道你忘啦?”
“啊?一护他,这……”井上想起莉莎一直看的书,连瞬间变得通红,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别听她瞎说,井上!”一护连忙解释着,又一脸紧张地朝莉莎说道:“我才没借过呢!请你别开那种听起来很真的玩笑!”
“有什么好害羞的?我两天就会去借一次呢。”罗武这个时候对一护鼓励道,“都是男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男人都是这样吗!”
“不是,我根本就没看过!”一护摇着手连忙向井上解释,手里的盘子被他捏得粉碎,好像这就是罗武那张嘴一样,“别一开口就代表男人啊,混蛋!”
“害羞什么,我可是一天看两次呢!”莉莎一副骄傲的模样,还跑到井上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人总是要长大的,你也一样,井上。”又凑到井上耳边轻声道:“需要我借你几本吗,都是精品哦~”
“我,我就,不要了!”单纯的井上哪受得了莉莎这种调侃,捂着脸赶紧跑开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莉莎望着她的背影,扶着下巴不禁感慨道:“这就是青春啊,无知傻傻的模样。”
“别把我们和你混为一谈,女流氓。”一护毫不留情地拆穿了莉莎,莉莎则不是很认同‘女流氓’这个称号:“我可不是女流氓,我只是很感兴趣而已!”
“一社会观点来看,那就算流氓了……”拳西也忍不住吐槽道,但看着那已经快打起来的三人,应该没人会注意到他吧。
如果是往常的话,平子很乐意插两句话逗逗一护,但现在,他脑子里都是一护的修炼进度。
都一个月了才能坚持十秒,照这个样子的话,想让一护以虚化状态进行一场战斗,必须要多花些时间。
按理说能保证理智虚化是个门槛,后续就是不断适应到某个界限才会陷入停滞的情况,像一护这样提升一秒都异常艰难的情况让人有些疑惑。
像莉莎讲的那样缺少才能?
还是因为一护体内那特殊的虚?
平子有些拿不准,时间还有两个月,再观望一段时间吧。
只是,此刻空座町上空缓缓张开的黑色巨口,不知不觉便吞下了太多人的时间。
似是在讥笑着,妄图追赶时间脚步的人也好,想要利用时间的人也罢,都注定是徒劳无功。
置身于时间的乱流中,所有人能做的只有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