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第1806章 真假猴王相伴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黑龙……
“他上次跟咱们闹了误会,咱们本来秉承着祖师爷的教诲,对这些异物宽大为怀,不打算跟他计较了,可没想到,他竟然杀了咱们门里的人,”慕容哥哥说道:“后来被封在了四相局附近,也是他咎由自取,想不到这一次竟然卷土重来,还入了魔道。”
我对这个话题早就好奇了:“你怎么看出,他入了魔道?”
慕容哥哥还以为当祖师爷的兴起,是来考验他的,立刻说道:“一来,他之前的本事,绝对不会有这么大,二来,他一身的邪气,来的也不对,我疑心,他吞噬了大量迷神,才有了这么大力量。”
难怪呢,连迷神都敢吞,胃口和能力,自然不会小。
“不过,”慕容哥哥接着说道:“弟子还是觉得有些奇怪——靠着他本来的本事,不见得能有吞噬迷神的本事。”
就是说,他在解封出来之后,有了什么别人不知道的际遇。
“总而言之,这件事情把您惊动了,属实惭愧。”慕容哥哥自责的说道:“总而言之,是弟子无能,坏了您的誓。”
誓?
我一下明白了——感情那个凌尘仙长几百年前,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宣布,永生永世,固守观星阁,再不下山。
这件事情来得突然,当时在三界谁都不知道为什么,闹的轰轰烈烈的。
原来如此——那就更好了,本尊别下来给我搞个真假美猴王就好,实在不行最后跟他们道个歉吧,我这也是情非得已。
告诉了慕容哥哥我的真实身份,他肯定不会告诉我关于琼星阁的事儿。
没费什么功夫,我就把琼星阁的事情也打听出来了。
原来,这个地方,处于三界交叉口,传说是一位很尊贵的主神建造的。
后来那个主神消失,这个地点也就被封禁了起来,交给了以公允出名的凌尘仙长看管。
这些年来,哪怕摆渡门的人,也没进过琼星阁,只听说那地方有很多神异的东西,却不知道具体到底是什么。
而之前提起的那个沉水石,也是专门用来净化秽气的,但是那东西能力极大,会影响周围的人和物,保险起见,才送到了凌晨仙长那代为看管。
这么说,红衣人也想净化秽气,净化什么秽气?
难怪我一用万行乾坤借来了真元网,他们毫不怀疑就认定我是那个凌晨仙长了。
“那个尊贵主神,跟屠神使者什么关系?”
“我只知道,屠神使者十分畏惧那个尊贵主神,”慕容哥哥答道:“不过那个尊贵主神已经消失了,他们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现在才肆无忌惮,连琼星阁的主意都敢打。”
五爪金龙,潇湘,天罚下界的阿满,景朝国君,四相局,似乎被一条线,冥冥之中串联起来了。
这就对上了。
只是,景朝国君为什么转世为人?阿满九尾狐为什么被罚?四相局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潇湘——又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
这一盘子拼图,只差最关键的几块,就能完成了。
二姑娘在旁边听的一知半解,一个劲儿的拉我,指指自己的嘴,问什么时候能说话。
我示意她别着急,很快就行了。
“到了……”慕容哥哥一把拉住了我:“祖师爷,就在前面!”
不光是他,我也感觉出来了。
前面好大一股子煞气——还有血腥气。
好看的都市言情 麻衣相師討論-第1806章 真假猴王推薦
半毛子兵分两路,一部分上宝库去,一部分上八仙堂来了。
優秀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 線上看-第1806章 真假猴王看書
之所以上八仙堂,就是因为,这是唯一一个通往观星楼的地方。
而摆渡门的长老也都集结在这里,他们要守住凌尘仙长的安宁。
慕容哥哥叹了口气:“也没想到,还是打扰您了。”
其实不然,真正的凌尘仙长,还在上头呢。
那个黑斗篷对这里很了解——要找的东西宝库没有,就只能上八仙堂了。
打算趁着“凌尘仙长”不在,突围上去。
果然,这地方乱哄哄的,黑面前轰然倒下了很多摆渡门的人,也有许多半毛子。
估计,这就是刚才那一声巨响的后果。
马脸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我:“仙药就在上头呢?”
我点了点头,就问马脸,知不知道谁上这里来了?
马脸摇摇头,说只知道,请了一个来头很大的帮手。
开门一进去,只见满地都是倒下去的身躯,简直堆成了一座山。
我们冲进去,就看见八仙堂最后一扇门前,站着几个人。
最前头的,是公孙统——我一开始,差点没认出来。
这一次,意料之外,倒是没穿什么文化衫——是个正儿八经的,修道人常穿的长袍,跟之前那个邋遢样子,判若两人。
只是,他脸色白的跟纸一样。
受了重伤?
一个身影站在了他面前,喃喃说道:“不愧是摆渡门的长老——这个精气神,我佩服。”
这个身影——我一下愣住了。
精华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第1806章 真假猴王看書
这不是祸国妖妃吗?
她怎么也跑到了这里来了?
马脸立刻说道:“这就是咱们的那个大帮手!”
二姑娘见我看祸国妖妃直了眼,给我肋骨上就来了一下。
人氣連載小說 麻衣相師-第1806章 真假猴王看書
我吃痛回过神来:“你干什么?”
二姑娘打了个手势,意思是再看眼珠子掉下来了。
不是,我看看怎么了,你哪儿来这么大的火气?
女人心,海底针。
只是,祸国妖妃现在的模样,跟之前大不一样,锋锐凌厉了很多。
她之前就想要我身上的狐狸尾,这次掺和这件事儿,肯定也是无利不起早——想上这里来分一杯羹,增强自己的能力。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麻衣相師 愛下-第1806章 真假猴王
“我跟你们没太大仇。”祸国妖妃缓缓说道:“打开琼星阁的门,大家相安无事——这是你们欠我们的。不然的话……”
“少废话。”公孙统懒洋洋的说道:“敢打扰我们祖师爷,就从我身上踩过去。”
公孙统之前就被黑斗篷给“净化”过,看那个样子,照理说是生命垂危的。
可他还是站在原地,像是一棵什么风霜雨雪也刮不倒的松树。
“公孙长老……”
其余的摆渡门长老,也没一个模样好看的。
“吵什么?
公孙统满不在乎的说道:“祖师爷的清净都保不住——咱们还有什么资格管自己叫摆渡门的?”
祸国妖妃一笑,倾国倾城,那只美丽的手一抬:“那我就……”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第1770章 舊貨市場分享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它是能看到一切外在,但是它看不到人心。
程星河拖来了一个桶。
“给你——带回来了一个朋友。”
三水仙官?
三水仙官已经是个听天由命的状态了。
这东西已经不敢回去了。
一来,它欺凌小鱼孩那么久,怕大水族来找它报仇,二来,它吃了那么多人,没有了玄武望天的庇护,要么被巡海罗刹抓走,要么被雷劈死,总是落不下好。
一开始它把我们带过岸边,程星河不乐意欠这玩意儿因果,就问它要什么报酬,它早合计好了——那湿哨子一样的声音说的十分好听:“我就想留在你们身边,知恩图报。”
程星河一寻思这玩意儿能蘸芥末,就带回来了。
千眼玄武自然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数不清的眼珠子同时滴溜溜的一翻:“就这?”
“送礼要投其所好,”程星河立马说道:“你不是挺寂寞的嘛——以前,是我们家那个祖宗陪着你,现如今,给你新找个伴儿,接替上岗,大家都是水产,比较有共同语言。”
我一乐,程狗还有这个天分,开个婚介所八成要赚钱。
我也知道,千眼玄武虽然能看到世上的一切,不过,它还是十分害怕寂寞。
“诚意不够,杂鱼来凑。”
程星河很认真的把三水仙官的一条腿给提起来了:“你那些眼珠子是高度近视加散光?这是正儿八经的章鱼,不是杂鱼。”
千眼玄武一副懒得和你计较的样子,没有吭声——就是默认了。
程星河有点高兴:“这不是挺好,皆大欢喜,你们俩就一起在这赎罪吧——老千,横竖你也知道我们的来意了,万盆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在什么地方?”
千眼玄武吸了口气——宛如快打针的人,预料到自己要挨一下似得:“在龙凤桥旧货市场。”
“啪!”
一颗离着我们最近,正在滴溜溜乱转的眼珠子猛然炸开,汁液溅了三水仙官一身,它又是一个激灵,不想活了,又不敢去死。
我和程星河一对眼——龙凤桥旧货市场?
这地方在帝都,我们还去过几次呢!
白天,叫龙凤桥旧货市场,晚上,叫鬼市。
怎么也没想到,那个万盆仙,竟然在这种地方。
“那他什么模样?哪个摊位?”
千眼玄武没好气的说道:“一只章鱼,最多值一只眼。”
说着声音更心疼了:“这可算是优惠酬宾,你知道老夫一个眼睛要修行多长时间吗?”
“咱们谁跟谁,房租还没聊呢,要不聊聊?”程星河掏出手机开始摁计算器:“算你单间,月租1200……”
千眼玄武的所有眼珠子全闭上了。
我摆了摆手把程星河叫出来了:“有地点有名字,咱们自己找吧,别糟蹋它眼睛了。”
几百年一颗,多也不能浪费,好钢还是得用在刀刃上。
程星河叹了口气:“你就是太烂好人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想起了那个穿黄袍的。
他当年,也是个烂好人吗?
不,他跟我不一样,他杀伐决断,甚至残暴。
我忽然有些迷惑。
他变成了我,是不是,一种退化?
还有潇湘——她心里的是他,还是我?
我把这跟念头压了下去。
是被妖气侵袭了心神?这个念头,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念头。
我为什么要跟别人比?我就是我。
我是商店街李北斗。
我转脸问程星河:“潇湘那边有消息没有?”
之前叫人去打探了。
都市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 愛下-第1770章 舊貨市場分享
“说是四海升平,风平浪静。”程星河跟我一起从千眼玄武的房间里走出来,转脸看着窗外鲜红可爱的海棠果:“不过谁知道呢?”
乌鸡跟着说道:“会不会,人家两姐妹有作为神的觉悟,为了三界众生,重修旧好,和平相处?”
程星河嗤笑:“王八壳上刮毡毛——想得美。”
我跟程星河想到一处去了,暴风雨前,总会格外宁静。
潇湘和河洛,如果是能和平相处的人,我们的这个故事,一开始就不会发生。
乌鸡一笑,也就跟我们告别,原来何有深不在,何家短缺人手,他得回家帮忙——老天阶们没出事,对他们来说,暂时是能松一口气,但这始终跟挂在脖子上的利刃一样,不救出来,无法彻底安心。
我点了点头,说我尽力。
乌鸡盯着我,却欲言又止。
程星河踹了他一脚:“有屁快放,别跟得了痔疮一样。”
乌鸡推开了程星河的手看着我:“我只是觉得——师父身上背负的,太多了,会不会很累?”
我一愣:“哟,你也知道心疼师父了,好歹长大了。不过,你放心吧,师父还挺得住。”
一切如果真的是从我这里开始,那就一定要从我这里结束。
种因得果,几百年前就注定了。
乌鸡和卷毛杜蘅芷这一走,好不容易热闹起来的地方又安静了下来,我坐在海棠树下,摸金毛的脑袋。
金毛很爱惜自己的毛,生怕被我撸成鬼剃头。
我知情识趣的把手拿回来,回过头,看见我房间的窗户,长长一串纸鹤,跟着风吹了起来,几乎跟天空融为一色。
休息的时候,哑巴兰也来了电话,问没有他的日子里,我们有没有珍惜自己,我说你保重你自己就行了。
他的声音中气十足,根本就不像是个养病的。
一听我这话,他还有些心虚,连忙说这边一旦有需要,他立刻归队。
程星河在一边说风凉话:“没需要,你就浪迹天涯了呗?”
哑巴兰不吭声了,不过,他接着说道:“红姑娘让我带话,说你身边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东西跟上了,让你千万小心。”
不好的东西?这次,又是什么鸟?
程星河皱起了眉头:“妈的,不能又是那条黑龙吧?”
我想起了上次那个自称是我的粉丝的姑娘来了。
防不胜防,索性不防。
不过,十二天阶叫我提防漂亮的,是什么呢?
万盆仙……我有种直觉,肯定是个有意思的人。
临出门的时候,出乎意料,千眼玄武竟然亲自来送我。
我回头看着他:“十八相送?”
千眼玄武呸了一声,懒洋洋的说道:“老夫可没有舍不得你的意思,是告诉你一件事儿。”
程星河一乐:“哎,你不是心疼眼珠子吗?”
千眼玄武对程星河的话充耳不闻:“万盆仙有个本事,就是元神出窍。”
“啪。”
千眼玄武倒抽凉气。
“你也别觉得老夫关心你——只是怕你死了,没房给老夫住。”说着摇头,所有的眼珠子一起转动了起来:“这房租,可不便宜哪。”
程星河一愣:“不是,就四个字,也犯得上一个眼珠子?”
我当初也是这么想的,可没想到,后来,这四个字,帮了大忙。
到了龙凤桥旧货市场,程星河四处看了看:“哎,这地方离着老亓他们那不远,我先给他打个电话,一会儿见了你那个老相识,咱们找他喝骨头汤去。”
能这么快就办完当然最好了。
龙凤桥旧货市场很大,今天天气又很好,熙熙攘攘,全是人。
这一阵子老在荒郊野岭,愣一来大都市,感觉跟鲁滨逊回城似的,看哪儿都怀念,今天天气又好,卖什么的都有,让人眼花缭乱。
程星河打电话,苏寻不用说,一看见古玩就跟个人参似的,恨不得就地扎根,白藿香也四下里看了看,倒是看见个吹糖人的。
这是个老技术——琥珀色的糖水能在老手艺人口中变成各种形状,可现在因为卫生观念的改变,很少见了。
白藿香目睹了一只糖兔子的诞生,眼睛发亮,我拉她过去细看,可这个时候,我忽然有了一种很异样的感觉。
有人从后面,不着痕迹的摸了我大腿一下。
要说是咸猪手,可我背影也不像女的啊!
一回头,看见一抹青气悄然散在了人群里。
是个长毛的。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麻衣相師 ptt-第1767章 不化巨骨分享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三水仙官一听我的意思,吓的浑身几乎抽搐了起来,几乎条件反射就想回到了菩萨川躲起来。
可它回不去了——它想起来,一来,它身上还有景朝国君刻下的黥烙,回去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二来,程星河的脚,已经踩在了它一条长腿上,手里还捧着个芥末碗,正在调料汁。
我记不清,那是那天它第几次发出了哨子一样的哭声。
一个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三水仙官,现在成了这个卑劣的样子,让人十分唏嘘,不过,想来它本来就是个卑劣的东西,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很多人一辈子总能交到几次大运,可惜往往意识不到,终究还是会让大运溜走,跟这个大章鱼一样。
它终究还是答应带着我们到通天岭去,本来还想讨价还价,话到嘴边被调料碗给吓回去了。
凉粉大伯听说我们要上对岸,都露出了忧心忡忡的样子:“那个地方,还没有人去过,都说不吉利。”
“早习惯了,”程星河摆了摆手:“要说吉利,蟠桃大会倒是吉利,可惜也没人请我们去啊!”
凉粉大伯他们一看劝不出什么,就张罗着给我们找了个船。
说是船,其实是不知道多少年的木筏,菩萨川闹腾了这么多年,这木筏也就闲置了这么多年,好在勉强还能用。
大章鱼带着我们下了水,波纹一荡,开船了。
不得不说,菩萨川不闹腾的时候,景色还是非常好的,天明水净,四下里一派深秋的景色,上游顺流而下,飘来了密密麻麻一层金色桂花。
但很快,我们就发现,前面一片水域是黑色的。
哪怕桂花花瓣,都不肯往那边流。
“底下有东西。”
苏寻蹲在了船头,留心观察前面的水域。
精华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討論-第1767章 不化巨骨熱推
乌鸡立马挡在了白藿香面前:“白医生,你放心……”
可白藿香转脸就看向了我:“李北斗,你小心点。”
乌鸡的手僵在了原地。
夏明远往前跨了一步,皱起了眉头:“是灵物。”
我也看出来了。
有什么东西,看守着这个地方。
黑水下面,夹杂着一层青气。
乌鸡吸了口气,忽然就跑苏寻那去了。
程星河一愣:“你干什么?”
乌鸡把袖子撸起来:“往底下戳了两下的,肯定是我爷爷,我得了我爷爷真传,肯定能把这东西给搞定。”
很明显,乌鸡一在白藿香面前,总要展露一下三岁一样的表现欲。
我看向了那个山峦。
那个山峦,是个九个小山峦,众星捧月,围绕着一个大山峦。
程星河用肩膀撞了我一下:“七星,这东西是不是有什么说头?”
“这地方有人动了手脚,牢不可破,从这里进去可不容易。”我指着那个山峦说道:“这叫一牛九锁。”
一头牛身上挂九个锁,就是说明这地方门户紧闭,设下了许多机关,要想从这地方通过,困难重重。
程星河啧了一声,把腰上缠着的凤凰毛抽出来:“又要去踢铁板啦。”
能让十二天阶全体过来的,自然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
杜蘅芷也靠了过去,拿出了一个东西:“你们先退开,我看看。”
她手里有一个小黄鸭。
程星河一回头:“好家伙,这是要泡澡还是怎么着……”但看清楚了,他的二郎眼骤然一亮:“这是黄金鸭?”
还杜蘅芷嫣然一笑:“识货。”
黄金鸭是西川一种特产,别看模样人畜无害,但是十分凶残,一张扁嘴能戳破鳄龟的壳,而且这东西十分敏锐,训练好了,能帮人探查水底下的情况,号称水下猎犬。
不过这东西只肯在风平浪静的时候下水,之前菩萨川被大章鱼弄的波涛汹涌,之前也就没派上用场。
这小黄鸭往下一沉,犹如一道黄色的闪电。
我们屏气凝神盯着,盼着这家伙能有所作为,可它下去没多长时间,敏捷的就翻上了筏子。
杜蘅芷一皱眉头:“这是……”
话音未落,我立马大声说道:“往后退!”
说着,就把斩须刀抽出来了。
水底下,有个东西,跟着黄金鸭就过来了!
那是一道白色的东西,很长。
那个速度,那个力量——难怪能绞碎水蛟龙!
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 桃花渡-第1767章 不化巨骨展示
斩须刀出手,奔着那东西就削了过去。
“当”的一声,斩须刀对着那个玩意儿就撞出了一道金石之声。
我一皱眉头,这斩须刀哪怕削龙鳞,都是干脆利落,这白色东西什么来历,硬的能跟斩须刀撞?
这东西,估计在地上,没什么敌手。
不过,它倒霉就倒霉在,撞到了斩须刀上。
“咔”的一声,虽然费力,可那个白色的东西还是被斩须刀削断,当的一下落了下来,我立马要乘胜追击,看看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可就在这个时候,整个筏子猛然一颤,斩须刀跟那个东西错开毫厘,那东西抓住了这个机会,就沉到了水里。
就差一点——显然在前面拉着木筏的大章鱼也吓的不轻。
程星河看出来,对大章鱼破口大骂,可大章鱼一言语不敢出。
那个白色的东西,落在了筏子上,我们看清楚了,全皱起了眉头。
那是一节巨大的骨头。
青气耀眼。
程星河拿在了手里,就皱起了眉头:“这是——不化骨?”
没错,不过,显然比一般不化骨要坚硬许多,敲上去怆琅一声。
优美都市小说 麻衣相師 桃花渡-第1767章 不化巨骨熱推
“原来是个死行尸。”乌鸡立马把袖子撸的更高了几分:“哎,怎么没把你们哑巴兰带来?他不是武先生吗?”
“哑巴兰怕是要被招成了上门女婿了。”程星河答道:“你别惦记他了,先关心关心这个玩意儿吧!这玩意儿的大腿都被七星削下来了,看来也没什么花样了……”
“这不是腿骨。”
白藿香开了口。
我们一愣,这大小粗细,是有腿骨的规模,不是腿骨是什么?
但仔细一看这个形状,我心里也倏然一沉。
“这是——指骨。”
大家全不吭声了。
能有正常人腿骨那么大的指骨。
那个不化骨——会有多大?
是个上古巨人?
麻烦了……
就跟呼应我心里那个不祥的预感一样,脚底下“哗啦”一声,木筏全部炸开!
那个东西被我削断了骨头,恼羞成怒,但极为聪明,知道出水危险,直接就要掀翻我们的筏子!
之前宽帽子带来的水灵芝就那么一点,已经被用完了,再下水遇上那个玩意儿,大家都得倒霉。
我当机立断,一把抓住了一个比较大的木板,几个人反应都很快,重新聚在一起,大章鱼翻身就要跑,被程星河一脚勾回来了:“你上哪儿去?”
大章鱼跑也跑不了,简直是欲哭无泪,下一秒,水里一股极大的力量暴起,对着我们就拍了下来,我反手斩须刀劈过去:“大章鱼,带他们先过去!”
“不行!”
白藿香回头就要抓我,但我已经一刀对着大章鱼劈过去了。
大章鱼没想到我竟然对友军开刀,吓的浑身蜷缩,没有办法,瞬间就从这地方弹开,奔着对岸就冲,飞鱼一样,在大骨头的水域上凌空而过,还真落在了岸上,把附在它身上的程星河他们几个全带过去了。
真是恐惧激发潜能。
与此同时,一股子巨大的白色骨头对着我就抓了过来。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麻衣相師 線上看-第1767章 不化巨骨推薦
果然——是一直巨大的骷髅手!
斩须刀劈出,那只手锵然被斩断,接着迅速沉下,可瞬间,水下似乎有了一个极大的吸力,那东西要把我给拽下去。
这么凶猛的东西,何有深是怎么凭着一只手杖,就治理的服服帖贴?
这就是,我们跟天阶的差距?
如果这就是真龙穴,那跟我们之前去的地方,差的都太远了。
难怪,老头儿说真龙骨没长全,就绝对不能上这里来!
这一瞬,水下暗流涌动,我知道那个白色大骨头要再次出现了,于是提前做好准备,就在大骨头要伸出来的瞬间,踩在大骨头上,借力以自己最大的力量,翻身扑到了岸边。
程星河一把接住了我,心有余悸的回头看向了那片水域,又摸了摸大章鱼:“你看,我就说嘛,不逼自己一把,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多优秀。”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麻衣相師 txt-第1767章 不化巨骨分享
估计大章鱼心说我不想优秀,就想活着。
那个白色的骨头已经消失了,可看得出来,肯定蛰伏在水下,随时准备给我们来一下。
一抬头,跟大章鱼说的一样——青藤密布的山岩上,刻的全是龙纹。
十二天阶,来的就是这里?
那些龙纹能看出来,是许多的龙,团绕在一起,簇拥着一条五爪金龙。
额头一阵剧痛,是真龙骨在继续生长——眼熟,这地方眼熟!
我肯定来过。
那股子剧痛缓过去,我就听见身后的水域,又是一阵异响。
显然,是那个大骨头潜伏在岸边,随时想给我们来一下。
得赶紧上安全的地方去。
他们几个立刻对着里面冲,我也跟过去了,这一瞬间,我却停在了他们身后。
不是我不想走,是——过不去!
就好像,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唯独拦住了我。
程星河回过头:“七星,你等雷劈呢?”
可他话没说完,眼神忽然变了:“你的脸……”
白藿香他们回头,看到了我之后,全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