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愛下-427.在家等你分享

影帝現任是前妻
小說推薦影帝現任是前妻影帝现任是前妻
隔天早上,顾盼因为牵挂惜惜,早早醒来,看着身边空荡荡的床位,她伸手摸了摸,已经没有了霍承翔的温度,向来他已经离开很久了。
他们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很晚了,她不过才睡了三四个小时,那霍承翔不是睡得更短。
他这么着急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 要处理吗?也许是刚睡醒,她的脑子也是混沌一片。
她抓过手机,给霍承翔发去一条信息。
“不管你忙什么,都注意安全,我和孩子们在家等你。”
消息成功发出,却并未得到回复,她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就直接去了医院。
刚刚走出电梯,依旧是熟悉的场景,就好像之前顾渺渺刚刚生完果果不久的时候,林雪玲和顾擎风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了惜惜所在ICU病房外。
“让我进去看看惜惜好不好,她是我的女儿,难道我还会害她吗?”
林雪玲哭闹着,但任凭她如何说,顾家兄弟三人就是不让开。
“你回去吧,我们不想看到你。”
顾靖宇面色平静的看着两人,相较于顾靖琛和顾靖城充满厌恶的沉默,他还出声给林雪玲一个答复,他透过玻璃看着里面生死未定的惜惜,眸底骤然升起一抹厌恶。
“我想惜惜也不想看到你,请回吧。”
家人从来都是最温暖的倚靠,因为林雪玲的自私,她伤害了太多人,反而总是以母亲的身份自居,在每个孩子伤的遍体鳞伤之后,假惺惺的过来探望。
顾盼只想好奇,她的几个孩子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今生才会遇到她这行不负责任,有自私自利的母亲。
以她的所作所为,落到众叛亲离的画面,也毫不为过。
她的孩子,因为她,人生匆忙了悲剧,每一个都没有逃离这样的宿命。
而她则心安理得的享受着生活,在想起他们来的时候,微笑着说一句我是你们的妈妈,就希望得到体谅,简直做梦。
“你们是不是翅膀硬了,可别忘了你们一个个都是从我肚子里爬出来的,要是没有我,你们会有现在吗?赶紧让开,我要去见惜惜。
等一下,惜惜怎么还没做骨髓移植手术?是不是渺渺那小贱人又反悔了,不行,我的去找她去。”
林雪玲叫嚣着离开,却被顾靖城和顾靖琛挡住了去路。
“你还有完没完,在我们没发火之前,希望你赶紧离开这里。”
林雪玲的行为已经触及到了所有人的底线,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兄弟两人,恶狠狠叫嚣。
“我告诉你们,惜惜最好没事,要是惜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们没完。”
此时的林雪玲女士俨然一副疼爱孩子的慈母,但就是她这幅伪善的嘴脸下,遮盖着一颗漆黑的心。
向来好脾气的顾靖宇彻底的被激怒了,他快步上前,恶狠狠看着林雪玲。
“你还好意思说,把惜惜害成这幅模样的人难道不是你吗?你将病重的亲生女儿送到林建国的手中,可怜的惜惜成为林建国威胁我们所有人的把柄,那时候,你想过你的决定会害死她吗?
你躺在高床乱枕上享受的时候,想过她在肮脏的车库里会因为并发症而有生命危险吗?
就这样的人也配做母亲?要是惜惜有事,你才是那个害死她的凶手,不要用力伪善的母爱,来伤害惜惜了,滚吧……”
顾靖宇吼出那一声滚吧的时候,仿佛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声音并不是很高,但却匆忙了对林雪玲的厌恶和不屑。
林雪玲就是个恶魔体质,专门坑害自己的孩子,都说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林雪玲就是那最致命的毒药。
毒害了孩子们的健康不好说,更合适荼毒了他们的心灵。
林雪玲苦涩一笑,眼眶中却又泪光闪烁。
“收起你那鳄鱼的眼泪,以后很少接近惜惜,没有你,她才能活的长久。”
精品都市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笔趣-427.在家等你
顾靖城毫不客气的补刀,林雪玲点点头,愤然转身离开。
在经过顾盼身边的时候,用力的将她推开,幸好她穿的平底鞋,踉跄着倒退两步撞到了墙壁,几个哥哥看到,急忙过来搀扶。
检查着她是否受伤,顾盼忍着疼痛,故作无所谓的摇摇头。
她转头看向林雪玲,她已经和顾擎风走到了电梯口,电梯门打开,顾擎苍和沈婉清豁然站在里面。
电梯例外的人皆是一愣。
“既然撞见了,就聊聊吧。”
顾擎苍冷冷开口,他目光如炬盯着顾擎风,顾擎风心思的避开他的视线,更是紧张的扯了扯林雪玲的衣袖。
“我们没什么和你们聊得,还有事,就先离开了。”
林雪玲冷着一张脸,拉着顾擎风进了电梯,将顾擎苍和沈婉清还不出去,顿时换上尖酸刻薄的嘴脸。
“你们要是下电梯就赶紧下,不要霸占公共资源,很不道德的。”
林雪玲说着就要退沈婉清出去,但就在她的手要碰到沈婉清的时候,接受到了顾擎苍的视线,最后还是收回了手。
“有些话,今天必须说清楚,你们没空也得听。”
顾擎苍说着按下电梯闭合件,电梯门关上的瞬间,顾盼明显看到林雪玲和顾擎风的眸底闪过一抹紧张之色。
原来她们也有怕的人,也是他们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顾盼要替换哥哥们 回去休息,但却被拒绝了。
“盼盼,你自己还有三个孩子要照顾,诺诺刚刚出院,身体不如其他两个孩子,你要格外小心,我们轮流在这里就好。”
顾靖宇再次扬起微笑,仿古刚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但顾盼明白,他就是那种即便悲伤也会用微笑遮掩,不然任何人为他担心的人。
顾盼突然走上去抱住了顾靖宇,他急忙手忙脚乱的要推开她,但又怕下手重了弄疼她,最后只能任凭她抱着。
“抱一下可以啊,万一你家那口过来,恐怕我还没喝上你们的喜酒,就先挨顿狠揍。”
听着顾靖宇调侃,顾盼原本心底酸涩,却突然 被他的话都得笑出声。
“他现在很忙,没空管我。”顾盼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熟悉声音。
“谁说的!”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易千城-383.對不起

影帝現任是前妻
小說推薦影帝現任是前妻影帝现任是前妻
林菀菀的眼在那一瞬间红了,她捂着唇,不停落泪又哭又笑。
这一句话,她等了将近八年,在别的孩子咿呀学语,会说爱妈妈的时候,她的朗朗把自己关在一个只有星星的纯白世界了,这些年的苦,在这一刻全部都化作了泪水,不可控制地肆意横流。
小家伙看到她这样子,被吓得有些害怕,颤抖地伸出小手有些笨拙地擦着林菀菀脸上的泪,见他怎么也擦不完便有些急了:“对……对不起!”
念念跟他说只要他把心里话跟妈妈说了,妈妈就会高兴的,可是为什么反而哭得这么厉害?
念念骗了他!
他们不是好朋友吗?
“你再哭下去孩子要被你吓坏了!”林笙敏锐地感觉到林朗的情绪不大对劲,见林菀菀哭得差不多了忙出声提醒。
林菀菀的眼泪就像是水龙头里的水一样,一听到将林朗吓到了,她立马就止住了眼泪,连忙将孩子抱到了自己腿上。
她这会儿还依旧红肿着眼睛,却脸上洋溢着笑容:“朗朗不要怕,妈妈这是高兴才哭的。你能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妈妈真的很开心。希望你以后不管有什么事儿,都能自己用语言来和妈妈表达。”
听林菀菀说自己是因为高兴才哭的,被吓得一脸紧张的林朗立马重重地点了点头,下一秒眼里蓄着光亮看向他们对面的林笙。
“爸……爸爸!”他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林笙原本冰冷的脸瞬间春暖花开,只是下一秒他又扁了扁薄唇:“只有这样?”
小家伙对他似乎不那么亲昵!
林朗挠了挠后脑勺,耳根有些红,支吾许久没能将那几个字说出口。
抱着他的林菀菀瞪了林笙一眼:“你要吓到他了!”
要真的让林朗情绪紧绷,他很可能又会将自己关起来,林笙也舍不得孩子又一次发生那样的情况,便勾了勾唇:“那留着下次你愿意了再说。”
他们父子才见面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只怕他在林朗心里的位置还不如念念那个朋友,现在能喊他一声爸爸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从摩天轮下来之后,念念吵着要去看海,至于林朗从来都是念念说什么都可以,他只管点头就好了。
大人们倒也无所谓去哪里,孩子的意愿才是最重要的,霍承翔看林笙的脸色不是很好,便带着顾盼去买票,让他们两个看孩子。
霍承翔他们走后,林菀菀才低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刚刚她一心只关心林朗的改变,完全忘记了林笙恐高这件事。等想起来他们都已经下来了,不过他这次似乎反应还可以,没有以前那样吐的一塌糊涂。
林笙面色还有一些青白,但还是抿着唇摇了摇头。
他现在只想找点酸口的东西压一压,一个字也不愿意多说。
此时,一只凑到他面前的手突然摊开,掌心是一只港式话梅,还未吃到就感觉嘴里已经生津。
不过是几分钟的时间,小家伙竟然知道主动给他东西了?
所以这算是他跟林婉婉表白之后,没能和自己说出那句话的补偿吗?
林笙微微挑眉,勾着唇角将那一只话梅捏了过来,直接塞进自己的口中。酸酸甜甜的味道在口中慢慢散开。
蔓延在口中的酸甜为从喉间一路顺到了林笙的心底,他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就觉得一颗话梅竟然能够好吃到这种地步。
“好吃,林朗手上还有吗?爸爸还想再吃一个。”
林朗摇了摇头,那话梅还是念念给他吃的,他看见林笙难受所以就把那话没给让了出来。
他不好意思再跟念念去要,但是却默默记下了林笙爱吃话梅。
“票买了,走吧!”
顾盼跟霍承翔回来时,给两个孩子一人一杯酸梅汁,大人们一人一杯奶茶。
林朗接过酸梅汁时,喝了一口就递到林笙面前。
林笙抬手捏了捏儿子的脸,“你自己喝,我嘴里还有话梅。”
“……”林朗没有动弹依旧举着话梅一脸认真地看着林笙。
林笙刚刚才站直身子就看到儿子还依旧举着,无奈只能俯身喝了一口:“谢谢朗朗。”
果然,小家伙红了红脸颊:“不谢。”
说话间,他已经将酸梅汁缩了回去,自己用力了资料进去。
因为进海洋馆想要上洗手间并不容易,所以几个大人干脆等孩子将酸梅汤喝完带他们去个洗手间再进去看海洋馆。
只不过等他们从洗手间出来时,不但没去成海洋馆,还遇到了最不情愿看到的人。
林菀菀看到林建国的时候,下意识的就往后边退,她甚至直接躲到了林笙背后。
这些日子她一直被林笙关在别墅里,心里想的却一直都是那一天原本是要跟着他回林家的,然而她跟林笙和好之后,对方也没想着带她回林家去,甚至他自己还找了林建国麻烦。
林菀菀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林建国的注意力并不在她身上,反而一直看着林朗。
这会儿人家特意堵到了游乐场,只怕不会有什么好事儿,毕竟以他这样的身份来,这实在是有点惹人匪夷所思。
“朗朗过来!”
林建国却在孩子往后退时上前一步要去拉他:“这就是朗朗,快来给外公看看。”
他的手还没拉到林朗的袖子,就被林笙挡住了:“外公?林建国你就这么喜欢站我便宜?”
伸了一半的手落了空,林建国面色已经有些僵硬了,听到林笙的话,他的脸色便更加难看了一些。
一时间,气氛十分诡异。
林笙神色冰冷,几乎是将林建国当做了仇人来看。
见他不接话直接扭头看向霍承翔:“麻烦你带他们先进去。”
“林朗不能走,我还没好好看看他,不管怎么说名义上我都是他外公。”林建国沉声道。
然而,压根就没有人愿意搭理他,林笙将林菀菀母子推到霍承翔身边,便直接挡住了林建国的视线:“没什么好看的。”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林笙你防不住我的。”林建国眼见着其他几人已经进了海洋世界,便有些着急了。
林笙闻言冷笑一声,他还没跟他算账,林建国竟然先嘚瑟了起来。
“想要断子绝孙的话,你只管放马过来!”林笙危险地眯着眼睛。
林建国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被林笙这样威胁。
以往每次林笙用这样口气说的话,不用多久都会变成现实。想到以往发生的那些事情,林建国忍不住抖了抖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