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小說 鎮國天師笔趣-第520章 兇戾老太婆相伴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我次奥!
这老太婆刚一走向我们,我就觉得不对,如今看来果然是这样。
真是没想到,这生活在穷乡僻壤里的老妖妇,居然和风魔关系匪浅,看她这幅激动的样子,莫非这两个将近一百岁的老人,曾经凑在一起摩擦出了第二春?
我这边思绪游走,神游物外,然而那老太婆的爪风却是凛冽至极,一眨眼之下,便已经扑到了我和陈玄一面前,双手同时高举,一左一右,朝着我俩胸口按过来。
这老太婆是夏梦和李芳的姥姥,两人一身手段,都是由她亲自传授,两人会的,她自然也会,而愈加精通,愈加的厉害。
望着那夜幕中袭来的凶戾手爪,它在空中呼啸着,有一抹炸音呈现,爪风之上,则有着无数股黑央央的雾气凝结,力道一旦贯穿,足可以生撕钢铁,我和陈玄一当即也是不敢怠慢,急忙挥动武器一斩,硬生生扛下了这老太婆的凶戾一击。
电光火石之间,一刀一剑,同时挥斩在这老太婆双爪之上,爆发出铮然的金属脆音,巨大的力量随即反震而来,搞得我和陈玄一虎口发麻,纷纷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吼。
这老太婆看着又干又瘦,把身体裹在宽大的袍子里,宛如秋天的稻草,经风一吹就要倒下似的,然而冲势之猛,力道之前,却是生平少见的强敌和对手。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鎮國天師 txt-第520章 兇戾老太婆讀書
虽然她还远不足以达到风魔那个层次和境界,然而爪风上涌,却快如疾电,有着强劲的煞风涌入,逼得我和陈玄一是手忙脚乱,一时间反倒受制于人。
人氣小說 鎮國天師 小丑-第520章 兇戾老太婆相伴
“这老妖妇厉害,大家一起上吧!”
我从来都是个脚踏实地的人,对于自己的能力也有清醒的认识,面对这凶戾无比的老太婆,我情知硬拼肯定不是对手,当即也是拉下脸皮,对着旁边正在观战的夏梦和李芳吼道,“快来帮忙,如果我们输了,大家就得一起去死!”
我话音刚落,那老太婆身子一闪,已经犹如鬼魅般出现,然后一抓擎空,当胸抓来,爪风凛冽至极,而且浑身的皮肤也在长出黑色的长毛,脸颊变尖,双耳变成,就连眼珠子也变成了灵猫般的湖泊之色,涌动着骇然的电芒。
“你去死!”
她凶戾地叫了一声,声音又尖又利,却伴随着难以名状的嘶哑,宛如钢刀锯片,在一阵阵地搜刮我的耳膜。
好看的都市小說 鎮國天師討論-第520章 兇戾老太婆分享
我胸中一滞,出手慢了半拍,被这股摄魂的魔音扑中,挥刀的手臂一抖,难以接下她的攻势,唯有快速跳开,然而动作毕竟还是稍慢了一点,被那爪风带中,胸口的上衣立刻化作齑粉,同时也呈现出了几道血淋淋的伤痕。
“闪开!”
陈玄一一脚飞踹,恰好踹在我屁股上,帮我躲开了老妖妇的一抓,继而将两仪剑一抖,射出万千道刺眼的光彩来,横剑一封,避开了老太婆的后招,一个侧踹,堪堪抵消了老太婆的冲击。
这时候夏梦也挥动着匕首冲上来,将爪子一挥,十指纤纤,化作钢刀利刃,同样有着淡黄色的气息萦绕,对着老妖婆后背一抓。
“叛徒,竟然帮着外人对付我!”
这老妖妇满脸凶戾,却是头也不回,直接伸手一招,那拐杖立刻横飞而起,主动挡住了夏梦的爪子,随即她足尖一点,身体飞旋向后,怒视着脸色大变的夏梦,凄厉狂喊道,“贱人,比起这两个外来者,更应该死的人是你!”
她这话可不是说说而已,话音刚落,手中已经扬起一片恐怖的灰色之气,犹如指尖制造出一团翻滚的云雾,出手如风,狠狠拍向夏梦的天灵盖。
这一掌的威力很强,直接凝聚出一股飓风压迫,吹乱了夏梦的一头长发,无比森然。
“住手!”直到这时,原本摇摆不定的李芳,方才爆吼一声,闪电般冲到夏梦身后,身后一拉,将这女孩拽到身后去,同时挥出双手,架住了老太婆的凶戾一击,口中犹自大喊道,
“请你给夏梦一个机会,她还小……”
“你也是叛徒,给我死!”
然而此刻那老太婆杀机已现,哪里还顾得上一个叛徒的说辞?手掌平推,一股猛烈地黑气腾身而起,犹如一片灰黑的火焰光束,直挺挺地拍向李芳胸口,一拳捣出,狞笑声凄厉无比,“凡是背叛我的都要死,你也下地狱吧!”
砰!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鎮國天師-第520章 兇戾老太婆
一团黝黑火焰在李芳胸前炸裂开来,犹如云雾升腾,凶戾无比,直接震飞了李芳,在发出一道惨叫声的同时,口中已是鲜血狂喷。
“啊……”李芳跌落在地,满脸都是扭曲和痛苦之色,一股沙子覆盖在脸上,将那张本就难看的脸,衬托得越发狼狈了。
“姐!”
夏梦尖叫,不顾一切地扑向李芳,试图灭掉她身上的那团火焰,然而身形一动,后背却再度涌现出凌厉的掌风,老太婆身法何其迅猛,一掌击退李芳,丝毫不肯停顿,当即一个旋身,再度跳到夏梦身后,尖锐地地吼道,“第二个就是你!”
她爪子挥舞起来,大片漆黑浓雾正在疯狂凝结,力道贯穿,足可开碑裂石,眼看着就要将夏梦的后脑勺拍碎。
“咄!”好在陈玄一也没闲着,当即踏动禹布,洒出一张电蓝色的符篆,对着老太婆背心一抖,口中飞速诵念起了咒语。
符篆飞旋,在空中涌出一抹湛蓝色的雷电,雷意凶猛,逼得着老太婆不得不回手相迎,这才瓦解了夏梦必死的局面。
噗嗤!
然而这看似威猛的蓝色闪电,却在打中目标的瞬间,被那黝黑的气浪反向包裹起来,然后老太婆猛地将五指暴伸,全力地一爪将之捏爆!
轰!
雷光炸响,灼伤了老太婆的手心,但却无法伤及本源,反倒是那老太婆的怒火被彻底挑动起来,瞪着一双阴恻恻的眼睛,怨毒地怒视我们,“你们才是最大的障碍,搞定了你们,便没人阻止我!”
她说得凶狠,脚下更是涌出一道幻影,第一个字吐出来的时候,身体尚在二十米开外,可最后一个“我”字脱口,人已经鬼魅般冲到我面前,仍旧是镀电般的一道爪击,直来直去,没有丝毫花哨的动作,但却快得形同迅雷,让人失去了对于炁感的捕捉能力。
天啦,这老太婆修为居然强成这样?

優秀言情小說 鎮國天師 愛下-第519章 祭奠英靈熱推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陈玄一的出手,不仅是对面那几个人没有想到,就连一直趴在他身边的我,也是错愕外加懵逼的一匹。
这小子冲势很快,一瞬间就扑到了那老妖婆的身后,长剑一挑,刹那间指向了敌人后心。
反观那老妖婆,也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反应灵敏得很,当即将打向夏梦的拐杖反撩过来,对着身后一撞!
咔嚓!
电光火石间,长剑已经和对方的拐杖对拼了一记,两者接触,立刻铮然有声,金属之音随之爆发,震动之下,陈玄一的身体也快速划回来了一截,低头看向嗡嗡颤抖的剑锋,脸上则是一片肃穆。
这一剑虽然突然,但却未能带给那老妖婆半点伤害,反倒是对方手中的拐杖之内,一股黑气腾起,将那志在必得的一剑弹回,反倒给了陈玄一一点伤害。
我看见陈玄一的手腕微微发着抖,像是有点承受不住对方拐杖中的力道,心中不由得一抖,也赶紧从藏身处扑出来,和陈玄一并肩站立到一处,黑魔刀上扬,遥遥锁定那老妖婆的咽喉,避免她反扑上来。
“是你们?”
而随着我和陈玄一的出现,最惊讶的人,则要数趴在地上的夏梦了,其次是被晾在一旁的李芳,看向我们的眼神,也充满了十足的惊诧和讶然,忍不住低呼起来道,“你们怎么了可能找来这里,我不是已经……”
“你给我们的那个地址一看就知道是假的,我们当然不会去!”陈玄一摇了摇头,脸庞淡漠地制止了李芳继续说下去,随即冷冷环顾当场,平静说道,
“刚才你们闹内讧的时候,我和林峰就躲在一旁偷听,已经得知了事情的大致因果,夏梦,你虽然是个转化者,但却没有伤人之心,我猜,你之所以通过小晴,故意找上我们,也是为了依靠我们的帮助,从而摆脱这个老妖妇的魔爪吧?”
“呵呵,你们真聪明,我就知道这次没有找错人!”夏梦抹去身上的污渍,心平气和地站了起来,先是对陈玄一投去一抹淡笑,继而又扭头看向了我,怀着一抹感激之色,淡淡点头说,“林老板,你会为了我追到这里来,实在让我没想到。”
我撇嘴说道,“不用把自己想的太重要,我追来这儿可不是为了你,而是单纯好奇,先搞清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罢了!”
夏梦顿了顿,十分平静地说,“现在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没错,那几个同学的确是因我而死的,但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从始至终并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这一切,都是姥姥在作祟!”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鎮國天師 ptt-第519章 祭奠英靈看書
说着话,夏梦伸手一指,将指尖径直指向了那个脸色大变的老妖婆,一字一顿道,“曾经救过我的人是你,把我养大,教会我一身本事的人还是你,可是逼迫我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人,亲手将我培养成一头野兽的人,还是你!”
“哈哈,夏梦,我原来一直都小看了你!”听着夏梦充满复杂与怨恨的控诉,姥姥苍老而森怖的脸上,却是渐渐浮现出了一抹魔鬼般的笑容,长发忽然扬起了起来,在冷风吹动下,宛如秋草般蠕动着,充满了莫名的诡异感,
“我以为,你不过就是使使小性子,我听我话也就算了,但姥姥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在背地里做出这样的盘算,找来这两个道门的家伙,亲自为我,为养大你的姥姥设局!”
她目光森怖,爬满了通红的血丝,阴毒的语气中饱含着无尽的杀意,往前跨出一步,浑身的黑气在疯狂上涌,犹如倒海翻江,直至让整个树林都抖动了起来。
望着着阴沉而充满诡异的一幕,我顿觉压力山大,忍不住看向了一眼夏梦,心说你妹呀,果然又被算计了,最毒妇人心,这话当真不假,丫的空有一副好看的皮囊,却把这么强大的对手,交给我和陈玄一来面对,这笔买卖实在做亏了!
正当我心思数变的同时,那老妖妇也将森怖的目光转向了我这里,布满皱纹的嘴角轻轻抽动着,一字一顿道,“那么,两位小朋友也是受了这个忤逆子的邀请,专程赶来对付老身的咯?”
时局如此,我和陈玄一虽说都不太甘于受人利用,充当这个免费的打手,但面对那老妖妇的质问,也唯有硬着头皮上前一步说,“是有如何?”
“呵呵,好!”老妖妇连连点头,分别在我和陈玄一身上一扫,继而淡淡说道,“如果老身没看错的话,两位手中拿得着,一个是属于青城山老君阁的两仪剑,另一个,则是几十年前就已经绝迹于江湖的黑魔刀。”
“江湖上,能够同时拿得出这两件宝物的,老身只能想到一个刚刚崛起于江湖的年轻组合,你们谁是林峰,谁是陈玄一?”
听了这话,我和陈玄一都是一愣,心说我累个擦,想不到我们名头已经这么响亮了,这穷乡僻壤的地方,居然也有人听说过我们的名字。
似乎看出了我心中所想,那老妖妇笑得一脸森然,咯咯地笑着说道,“两人倒是不用太谦虚,最近这一年来,关于两位的种种小道消息,早就传遍了整个江湖,据说连风魔这样的老魔头,也是死在你们手里,哼,好手段,好霸气啊!”
听了她这番夸奖,我和陈玄一倒是不好意思太装逼,都缓缓将武器垂下了一截,平静地摇头到,“风魔之死,死在他太贪心,非要以人力去完成不可能的壮举,倒并非是因为我们。”
“可你们总算在和风魔的那场生死交战中存活了下来,光是这一点,就足以令老太婆称道了!”
老妖妇转移视线,平静地看着我们,然后一步跨出,缓缓朝着我俩走来,没跨出一步,身上的黑气都在滚滚沸腾,气势森怖,犹如一片森冷的江水倒灌,直接把我和陈玄一彻底地笼罩了起来,
“两位或许还不知道,老身曾经有风魔有过一些交集,既然他的死,是因为你们的掺和,那么,老身也在这里将你们拿下,用你们二位的人头,去祭奠三哥的英灵吧!”
话音落下,这老太婆的脸颊显得尤其怨毒,浑身气息烈烈上涌,化作一股倒灌的冷风袭来,指甲如电,一瞬间便抓到了我和陈玄一面前。

精品都市小说 鎮國天師 愛下-第508章 聲東擊西相伴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这声音刚传到耳边,我就笑了。
感情这丫的没事,只是吓得有点够呛,白天的嚣张和桀骜不驯,看来都是假装的。
我把头转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果然一眼就看见了正撅着屁股,躲在沙发后面的张浩,这小子好像条狗似的,把脑袋埋在沙发垫子下面,动作有点羞耻……
我快步走上去,索性直接坐上沙发,反手在他屁股上拍了拍,说你丫用什么姿势迎接我?赶紧起来坐好了,我可不是基佬!
“是……是你?”张浩战战兢兢地把脑袋伸出来,扭头一看我,整个脸都白得好像浆糊似的,有几分错愕道,“你怎么回来我家?”
我黑着脸道,“还不是被你闹得,你特么要是不跑,我能费劲巴巴地追这么远?路上没事吧?”
说到底,我还是对张浩存在一定同情心的,虽然这小子性格不怎么讨喜,说话怪冲的,可这也罪不至死,看他被吓成这幅吊样,内心多少有点不忍,就关心了他两句。
“可是……你应该不知道我家在哪儿啊!”张浩是一脸懵逼的样子,看起来有些搞笑。
我摇了摇头说,“我当然不知道,可是夏梦知道啊,难为人家这么关心你,大半夜的,还主动替我带路,过来救你的命。”
“什么,是夏梦带你来的?”
出乎我的意料,我这话音刚落,这小子反倒更加惊恐了,把身体蜷缩成一个小鸡仔,蹲在地板上瑟瑟发抖,崩溃地喊道,“这不可能,不可能……你别骗我了!”
我很不解,拍拍他的肩,说你丫到底怎么了?
张浩哆哆嗦嗦讲道,“夏梦不是死了吗?”
啊?
我被他搞蒙了,说你丫是不是吓糊涂了,夏梦不是好好坐在我车上面吗,还好心替我指路过来救你,她怎么可能死了?我俩在一辆车上待了这么久,她要是鬼,我能没感应?
说完,我便勒令他坐起来,好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恶魔校草:学妹!别被骗了 沫噫
张浩还是那副吓得快尿出来的表情,捂着脑门说,“真的啊,你别不信,就在你跑出事务所之后,夏梦就提出自己尿急,想要上厕所,还让我陪她一起去卫生间,我当时哪里敢去?可禁不住她哀求,所以就陪她去了卫生间。”
我说然后呢?
张浩仿佛吓掉了魂似的,战战兢兢地说,“然后,她进了卫生间很久都不出来,我急了,站在门外面喊了她一阵,发现没有声音,于是只好推开卫生间大门去找了,结果我就发现……发现夏梦的脖子已经掉了,只有个无头尸,还坐在马桶上……”
“什么?”
我立刻不淡定了,猛地站起来说,“这么说,你是因为发现夏梦死了,心里太害怕,所以才推开事务所大门跑了出来?”
“是……是的……”张浩一脸惨白,哆嗦着嘴,使劲点头。
我说不对啊,如果我走了之后,事务所又发生了这么多事,为什么其他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你的说法和其他几个人的说法并不一致,人家都说是你自己打开门跑掉的,夏梦一直坐在沙发上没动过。
“不可能,我真的看见了!”
张浩憋得满脸通红,大声解释道,“我跑出去之前,曾经叫其他人跟我一块跑,可是这些人全都坐在椅子上,跟木头似的,无论我怎么喊,怎么推他们,这些人压根连动也不动,我特么当时都吓得尿裤子了,还以为他们全死了,所以才抛下所有人跑掉!”
“是这样吗……”听完,我顿时默默喃呢了起来。
张浩的说法,和留在事务所里的其他人都不一样,到底是他为了掩饰自己的胆小,所以胡编乱造,编出来的借口,还是确有其事?
我想不明白,又问道,“那你跑出事务所之后,有没有遇上鬼?”
“没有!”张浩这时候已经恢复了一点冷静,闻言便使劲摇头,说虽然这一路上,我都挺怕笔仙来找我的,可是直到我把车开回家,一路都很安全,没有遇上鬼,刚才你踹门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是鬼终于找来了呢……
我打断他的絮叨,暗自沉吟了起来,“这么说,笔仙今晚的目标,其实并不是你?”
“应该不是吧……不然我哪能活到现在,这都快凌晨五点了,天也马上要亮起来了……”张浩定了定神,脸色惨绿地答应道。
不好!
听了这话,我整个脑门子却“嗡”了一声。
如果笔仙的直接目标并不是张浩,那就说明它会在天亮之前,找其他人下手,而我现在已经被引导张浩这边来了,其他人恐怕……
“妈的!”想到这儿,我急忙站起来,一脸恼火地往外冲。
张浩神经质一般地爬起来,跟着我跑,大声问道,“你去哪儿啊!”
“去找其他人,快,你快点把我打电话,联系这些人不要到处乱跑,全都来你家!”我心情烦躁得一匹,没想到第一次独立处理业务,就遇上这么麻烦的事,只好要求张浩一个接一个替我联系幸存者了。
“好,我马上联系!”张浩哆哆嗦嗦拿出手机,一边拨号一边问道,“对了,你不说夏梦被你留在车上吗,她人呢?”
“应该还在车里!”我随口应了一声,可话没说完,心里却咯噔一下。
笔仙的目标,该不会是夏梦吧?
我想到什么,脸色猛地一变,急忙撒腿朝别墅外面停车的地方跑,张浩一边追,一边问我跑什么?我沉着脸不说话,果然,刚冲出街道,我就发现自己开来的那辆车,副驾驶一侧大门已经开打了,本该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夏梦,已经消失不见了。
“完蛋了……”
我看着空空的副驾驶座,心里就像挨了一记闷锤,感受到了源自骨子里的战栗。
“夏梦到底在哪儿,你为什么不说话?”随后追来的张浩轻轻拍了我一把,大声质问道。
我脑门子嗡嗡响,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惨着脸说,“也许,就在我冲进别墅找你的时候,夏梦已经被笔仙带走了……”
“你说什么?”张浩立刻蹦起来,有些夸张地抖动嘴唇,“我说林大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之前亲眼看见夏梦脖子掉了,你却坚持说夏梦没死,还跟你坐在同一辆车里追我,可现在你又说夏梦被笔仙带走了,这特么究竟什么情况?”
我沉着脸,不说话。
毫无疑问,张浩在卫生间里看到的夏梦断头那一幕,应该只是笔仙制造的幻觉,就在十几分钟前,夏梦还活着,可就在我把夏梦留在车上,孤身闯进别墅寻找张浩的时候,或许夏梦已经遭了笔仙毒手……
好个声东击西啊!
我感到不可思议,难道鬼魂也具备这么高的智商,可以随便把人耍得团团转?

都市小說 鎮國天師 線上看-第507章 尋找金主展示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镇国天师
我次奥啊!
出道这么久,没见过这么蠢的家伙,这孙子该不会以为,只要拿着一瓶童子尿,就能确保自己安全了吧?
想到这儿,我急忙转身回去清点人数,事情和我想的差不多,除了张浩之外,其他人都老老实实在事务所待着,唯有这小子已经不见了,按照我的估计,他肯定是趁着我和笔仙在楼梯间大战的时候,直接乘坐电梯下楼跑了!
“呵呵,跑了倒干净,至少其他人今晚不会再有事了!”我脸色黑成了一摊墨,冷冷地笑个不停。
这时候夏梦已经爬起来,艰难走到我身边说,“林大哥,你笑什么啊?”
我说没什么,起来吧大伙,现在张浩跑了,你们不会有事的,按照我的估计,笔仙肯定回去追这个落单的家伙,其他人至少七天内不会再出事。
“什么?”
听了我的话,一帮人面面相觑,夏梦则是紧张到脸色发白,拽着我的胳膊说,“那张浩岂不是死定了?”
“还记得我一开始说了些什么吗?”
我平静对回头,瞪着一脸焦急的夏梦说,“听话的就能活,不听话的就只能死,张浩这小子那么喜欢自作聪明,这结局是他自找的,怨不得谁!”
假如这孙子是听了我的话,所以才惨遭毒手,那么责任自然在我身上,可事实是他自作聪明,并没有按照我的交代去做,既然如此,后面发生了什么,那就不是我需要负责的了。
夏梦急坏了,仍旧死死拉着我的胳膊,急得眼里直淌眼泪,“林大哥,不行啊,求你也救救张浩吧,虽然他性格不怎么样,可毕竟是我们的朋友。”
我撇着嘴说,“他是你朋友,又不是我的?来之前我已经把话说明白了,不听话,出了什么事情后果自负!”
“那你还想不想要佣金了?”夏梦急得不行,跺脚对我说,“这次雇佣你的佣金,说好了全都是由张浩负责,如果他死了,你一分钱都拿不到!”
我擦咧……
听完我就把眼珠子鼓起来了,感情哥哥忙活了大半夜,救了一大帮人,到最后反倒把真正付钱的那个人遗漏掉了。
我气得脑门子冒青筋,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这时候,另一个小伙子也爬起来说,“林……林大师,还是赶紧去追吧,张浩刚跑了没多远,这会儿应该还来得及!”
“你大爷!”
我对着墙壁骂了一句,然后扭头瞪向夏梦,粗声粗气说道,“张浩最有可能去哪儿?”
“他应该是回家了吧?”夏梦被我的眼神吓得退了一步,又露出那种快要吓哭的表情。
“你知道他家在哪儿?”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压制着调头回家睡觉的冲动。
“知道……”夏梦怯怯地说,“之前,张浩曾经邀请我去他家几次。”
呵呵!
我笑了,也懒得询问夏梦去张浩家究竟是干什么,但心中已经大致有了推断,于是点头道,“行,马上带我去张浩家,也许能赶得上!”
说完,我拉着夏梦飞快跑下去楼,为了节省时间,干脆直接去做电梯了,而身后那几个年轻人则仍然跟着我们,战战兢兢地问道,“大师……我们怎么办?”
“没事的,按照笔仙害人的频率,一次只会捕捉一个目标,既然确定它下一个目标是张浩,至少七天之内,你们不会再有事,自己回家歇着吧,等天亮之后再说!”
话刚说完,电梯内已经打开,我立刻带着夏梦钻进电梯,按响了一楼。
来到一楼之后,我便和夏梦直奔停车场,途中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我低头一看,是陈玄一打来的,赶紧接了电话,一边上车,一边询问陈玄一找我干什么?
陈玄一问我事情搞定了没有,我说没呢,现在愁得很,正准备开车去追一个不听话的家伙。
陈玄一忙问怎么回事?电话里一时半会说不清,再加上我急着开车,就说先不聊了,等你回来之后咱们再说吧。
撂下手机,我急忙发动汽车,在夏梦的指引下,把车驶向了前往张浩家的马路。
路上,夏梦一直在催促我开快点,我让她别急,假如咱们开得太快,没准会错过张浩那辆车。
夏梦一边趴在车窗上观察路过的每一辆车,急得好像快要哭了,我忍不住瞥了她一眼,心中暗自腹诽,说这家伙性格有什么好的,值得让夏梦这么担心。
可能是察觉到我的眼神,夏梦漫不经心地解释,说你误会了,我和张浩不是那种关系。我乐了,说你们什么关系,跟我都无关,我只是奇怪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他,刚才这小子跑出去的时候,可没顾得上带你一起走啊。
听了我的话,夏梦顿时就沉默了,半天后才苦笑着道,“我承认,张浩这个人性格的确有点缺陷,不过他平时人还蛮好的,而且出手也大方。”
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马路,一边开车, 一边说道,“这就是你喜欢张浩的理由?”
“不是!”夏梦仿佛想到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为难了老半天,选择沉默。
我这人并不八卦,见她不肯说,也懒得问,花了近半个小时,把车开到了一座独栋别墅前面,夏梦立刻要推门下去,我手快一步,赶紧拦住了夏梦,吸了口气道,“你呆在车上别下去,我去吧!”
甭管怎么说,接了这笔生意,我就必须为这些雇主们的生命安全考虑,笔仙的能力我试过了,不是一般的邪鬼可比,如果贸然带夏梦一起上楼,恐怕这女孩也会遇上危险。
逍遙 山莊
夏梦迟疑了一下, 扭头看向我道,“那你……自己小心一点啊。”
我呵呵笑,摇头,说你还是顾好自己吧!
邪性boss的失忆小猫
说完我便摔门下车,跑到张浩家别墅外面,对着大门狂按门铃。
按了十几秒钟,里边没有动静,我心说不会吧,难道来迟一步,这小子已经嗝屁了?
想到这里我慌得不行,哥哥我这一番操作,到底是为谁辛苦为谁忙啊?金主要是挂,我特么找谁要账去?
既然门打不开,就只好翻墙进去了,我绕着别墅走了一圈,找到一个合适的角落,一个助跑,把腿蹬在院墙上,轻松翻越了别墅外侧栅栏,然后快速朝大厅方向狂奔。
等我一脚踹开大厅落地窗,冲进房间的时候,耳边立刻听到一阵紧张的叫骂,“别过来……你别过来!啊……”

4b78z超棒的都市小說 《鎮國天師》-第476章 怎麼處理展示-2am48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他的表情是如此暴躁,好像一头发了怒的公牛,甚至一脚踢开了附近的椅子,还顺手抄起了桌上的半瓶啤酒,一副随时都打算给我开瓢的样子。
小晴吓坏了,赶紧推开我的手说,“军哥,你别误会,他是我表哥,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哦……原来是表哥啊?呵呵,表哥你好啊。”
留着鸡窝头的人一愣,然后挤出一张虚假的笑脸,大喇喇地坐在我前面,说表哥啊,你来就来呗,怎么不然小晴提前告诉我一声,我也好为你接风洗尘啊!
官场无故事
我扫了他一眼,又注意到小晴已经把双手藏起来了,把两个小手都搅在袖子里,一副很胆怯的神情。
“不敢当,我不是你表哥,不要乱认亲戚。”
我不是正經獸醫 豬八戒煙
穹宇天道
血煉魔途 木枘
回过头,我的脸已经冷透了,盯着被他攥在手心里的啤酒瓶,说这瓶酒呢,是我自己花钱买的,这个包厢,也是我特意花钱给小晴订的,你特么的要是想吃饭,可以自己滚到外面去吃,不要到我的地盘来现眼,成不成?
“你……”鸡窝头可能没料到我会这么说,顿时,好不容易才挤出来的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握着酒瓶子的手也在微微发着抖。
我依旧面无表情,说我这次过来,是为了见我表妹,至于你,哪号人物?我没听过,滚吧,不要在这里扫我的性,否则待会儿可能会难看……
我话没说话,鸡窝头已经开始冷笑了,顺手把啤酒瓶朝地上一丢,骂骂咧咧站起来,说你特么的挺狂啊,要不是看在你是小晴表哥的份上,老子让你出不去,明白了吗?知不知道这条街是谁罩的,你特么也不出门打听打听!
天生神匠 逐没
他一脸嚣张,用手指头指着我,几乎要戳到我鼻尖上,嘴里唾沫在横飞,摆出一张分外可憎的脸。
嬌弱男神妳走開
而小晴早就被我这一幕吓傻,无助地退到墙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仍旧强迫自己冷静,抑制住直接把刀插进着小子菊花里的冲动,淡淡地说,“这条街是你的?你说了算?”
这孙子一脸销魂,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直拨,说呵呵,知道怕了吧?告诉你,这条街上没人敢得罪我,要不是看你……啊!
他话音未落,我果断出手,闪电般扣住他伸过来的食指,轻轻发力一掰。
咔嚓!
然后他的手指头直接转向了后面,变成指向了自己的角度。
“啊……你快松手,松手啊……你个王八蛋!”
鸡窝头一脸痛苦地哀嚎着,疯狂地把手往后抽,而跟在他身后的几个小混混,则一个个都露出一张满是戾气的脸,抓酒瓶的抓酒瓶,摸钢管的摸钢管,指着我厉喝道,“小子,你特么快点放开我们老大!”
我依言松开,趁着公鸡头蹲下去检查手指头的功夫,扭头,看向身后已经被吓傻的小晴,满眼都是失望,“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一个坐井观天家伙,这样的人,能够带给你什么未来?小晴啊小晴,你真的让我很心痛,知道吗?”
“哥……”
小晴看向我的眼神很复杂,一方面是真的被吓坏了,另一方面,则是深深的震惊。
可能她没有料到,有一天,自己那个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出息的表哥,居然会突然爆发,样子变得这么凶。
我不再理会小晴,而是麻木地转过视线,对那个痛得直不起腰来的家伙说道,“我呢,从不是个喜欢找事的人,可有人当着我的面,骂我表妹是女表子,是贱人,这我不能忍,还有一点,我表妹的青春,不能白白被你耽误,你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知道吗?”
年轻人忍痛站了起来,满脸的痛苦,导致他五官有些扭曲,变得越发张狂了,“你特么狂什么,你敢得罪我,你不会有好下场,我特么分分钟摇人弄死你!”
“好,我给你五分钟,摇人吧,现在、立刻,把你能叫到的人都叫上!”
我已经出奇愤怒了,噬神蛊的凶性,在脑海中盘旋了一遍又一遍,杀人对我而言,只是顺手的事情,但理智又告诉我,尽管这个男人是如此的卑劣和可恨,但我却不能杀掉他。
所以,我一边忍耐,一边寻找着宣泄怒火的突破口,既然这帮小混混喜欢打架,我就陪他们爽一爽,也是无所谓的。
这一群小黄毛还在跟我对峙,有人偷偷摸出了手机,看样子是真的打算摇人,而小晴也恢复了清醒,赶紧冲上来,拉着我说,哥,你快走啊,不要和他们发生冲突……
正在这个时候,酒店外面,传来一阵警笛呼啸的声音,几辆警车也停在了马路边缘,从车上下来几个人,为首的,正是周坤。
在周坤身边,还有一个长得十分富态的中年警察,一看就是那种养尊处优的领导人物。
望着出现在这里的警察,鸡窝头反而嚣张了,用另一只手对我指指点点,“傻逼了吧,爷上面有人,呵呵,来的是周警官,太好了……”
他还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多大个错误,我也懒得提醒他,自顾自地坐下来,抓起了酒杯慢酌。
不一会儿,周坤带着那个胖警官进来了,在混乱的桌面上扫了一眼,大致了解了经过,于是咳嗽了一声,扭过头去,对那个富态的警察说,“老周啊,这事发生在你的辖区,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给林峰一个交代?”
攻城掠君
周警官满脸发苦,点头哈腰,“放心,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一定会的。”
他话还没说完,鸡窝头已经很嚣张地走过去了,把手搭在胖警察肩上,伸出另一只被掰断了食指的手,龇牙咧嘴说,“表叔,你看,我的手指头被这小子掰断了,你可得替我做主……”
“你特么闭嘴!”
胖警官把脸一横,回头,反手就是一个耳光,扇在鸡窝头脸上,把人打了一个咧咧。
这一下,所有跟进来的小混混都傻眼了,他们互相望着彼此,都露出很懵逼的神情。
都市狂龙
被打过的鸡窝头更是一脸气不过,对胖警察吼道,“表叔,你怎么打我,我做错什么了?”
胖警官没有吭声,转过脸,笑得宛如一个弥勒佛,“林……林英雄,对不起,这兔崽子跟我只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事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您千万消消火,别把事情闹大了,我一定给您一个交代,您看成不成?”

5ebro優秀都市言情 鎮國天師-第475章 野男人分享-cuoyb

鎮國天師
小說推薦鎮國天師
虽然因为舅妈的关系,导致我们两家人关系相处的不是太融洽,已经好久没有待在一起亲近过了。
但她毕竟是我表妹,我舅舅的亲女儿,身上有一半的血,跟我是相同的。
我这个当哥的,一向对她疏于照顾,见不得她这幅憔悴的样子,顿时糟心极了,还和小时候一样,伸出手去,拍拍小晴的额头,说你怎么穿成这样的,年轻女孩,应该穿得有活力一点,你这件厂服就跟大妈似的。
小晴扑哧一笑,说哥,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打扮得很邋遢吗?
我捂着后脑勺笑笑,说我跟你不一样,我是男人,邋遢一点没事,可你是女孩,女孩天性不都应该爱美吗?她低下头,小声抱怨,说我也不想穿成这样,不过厂里有制度,上班必须穿这套工作服。
我直叹气,心里有话,又不晓得该怎么说,在她肩膀上拍了拍,说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我们找个地方,先吃点,边吃边聊?
“嗯!”小晴脸上恢复了几分笑容,点点头说,“好啊,我想吃好吃的东西,哥你这次就准备好出血吧!”
“呵呵,傻丫头!”
我拍拍她后脑勺,说你想吃什么都行,快客气,放宽心点吧!
至尊不朽系统 天空有云
虽然我平日里并不是花钱个大手大脚的人,可是在江湖上闯荡这么久,倒是从来没有为经济状况考虑过,人只要到了一个境界,许多东西自然而然也就来了。
降身女配 妖若驚鴻
路过电子厂外的街区,小晴指了指一家炸鸡店铺,说要不去哪里吧?可乐鸡翅,我很喜欢!
我摇头,说吃快餐有什么营养?走吧,我们去对面那家酒楼。
说着,我拉起小晴的手,将她带进了酒楼,小晴诧异与我的“豪爽”,瞪大眼说哥,别了吧,哪里吃饭好贵的,一顿饭就要好几百,太不划算了。
听了这话,我却莫名感到心里一酸,回头看着她,说你不是参加工作了吗,既然自己学会了赚钱,就别这么亏待自己,吃顿饭而已,何必这么省?
她低下头,眼神中藏满了窘迫。
我顿时捕捉到了什么,心里的阴霾更深了。
进了包厢,我点了满满一大桌子菜,小晴吓坏了,不听劝我,说哥你别点了,这么多浪费……我看着她那张小心翼翼的脸,说没事,想吃什么都可以点,吃过饭,表哥必须问你几句话,你也必须保证,一定要如是回答我。
我是大導演 射手座李不二
她意识到了什么,把头埋向胸口,我主动把筷子递过去,说你快吃吧,冷就不好了。
这顿饭,小晴吃得很开心,我看得出她这段时间应该过得并不好,冷冷地盯着筷子,也没怎么动。
直到酒足饭饱,我把纸巾递过去,轻轻给她擦嘴,说你为什么不念书了?
她笑容僵了一下,移开视线,说念书有什么意思,自己一分钱都赚不了,还要花父母的钱。
“呵呵……”
我听得想发笑,这个理由是如此的光明正大,反倒噎得我不知该怎么回答。
沉默半天,我抓着她的小手,语重心长地说,“小晴,每个人,都必须经历不同的阶段,才有可能获得成长,你能这么想,哥其实挺开心的,但处在你这个年纪,正是积累知识和学习进步的时候,不该过早接触这个社会,你明白吗?”
她不吭声,抿着嘴,使劲点头。
我又说,“说说吧,到底是谁挑唆你进厂的,你是不是谈恋爱了,那个男的又是谁,是你的同学,还是社会上的人?”
邪魅總裁很勾人
小晴一下就把头埋得更低了,脸色红红的,好像樱桃。
其实她什么都不用说,我已经看懂了,心里那股邪火,腾一下就窜了上来!
我从不反对小晴在大学时期谈恋爱,毕竟谁没有过青春懵懂的美好时期?但她应该谈的,应该是那种花前月下、能够让她体会到青春的美好和悸动的那种恋爱,而不是过早接触血淋淋的社会与现实!
乱世小民
我咬着后槽牙说,“那兔崽子是谁?”
小晴一下就激动了,抬头看我,说哥,你别骂,军哥人挺好的,对我也不错……
我气笑了,指着小晴脏兮兮的工作服外套,说你这叫不错?小晴,不是当哥的一定要说你,你为什么放着好好的书不念,要跟一个男人跑进工厂上班?他到底有什么优点,值得你这么付出,还是说……
话说到这儿,我的脸已经冷透了,一字一顿道,“你们没有发生过什么吧?”
余生陪妳瘋 蘇鴨子
小晴不说话,可颤抖的眼睫毛,还有那羞到无地自容的表情,却给了我血淋淋的一击。
妈的!
我一拍桌子,震得所有杯盘都在跳动,也吓得小晴浑身一颤,很不自然地站起来,“哥,你别生气了……”
“那孙子在哪儿?快告诉我!”我眼睛都快瞪得发红了,一方面是出于小晴不自爱的气愤,另一方面,则是出于对她的痛惜和怜悯。
锦绣医妃之庶女明媚
小晴抱着我的双手道,“你坐下慢慢说吧,别发这么大脾气,军哥……他的脾气其实也不太好,你们这样很容易吵起来。”
呵!
我又笑了,那是一种苦涩中夹杂着无奈的苦笑,“小晴,你老实告诉我,这个脾气不太好的男人,除了跟你发生过关系外,有没有打过你、骂过你?”
小晴又不说话了,眼眶微红,噙着眼泪。
而我的怒火,则早已燃烧到了暴怒的边缘!
真命
傲世武尊 冬瓜太郎
大舅家庭情况不算太好,可身为家里的独生女,家里却人人哄着她、惯着她,恨不得把她捧成个公主。
可现在呢,我舅舅家的掌上明珠,居然被一个脾气火爆的打工仔,玷污了身子,甚至害得她丢了学业,被迫在流水线上劳动作业。
换了你,能忍?
我的心情已经无比烦躁,只是看在小晴这幅可怜兮兮的样子上,才一直强忍着,没有爆粗口。
可就在我想安慰她两句,劝她跟我回家的时候,酒店楼外,却传来一阵摩托车的轰鸣,然后几个几个染着黄毛、流里流气的小混混,正气势汹汹地朝包厢这边涌进来。
凰道吉日:夜帝,来接嫁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拥有着“鸡窝头”造型的年轻人,他直接推门进来,把目光定格在我和小晴握在一起的手上,一脸暴怒地大吼着,“小晴,你个不要脸的女表子、贱人,居然敢背着我偷男人,这个野男人是谁,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