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txt-第一百三十九章 地牢談話看書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大秦之开局截胡易小川
廷尉府很大,如果说皇帝是整个帝国的大脑,丞相府是帝国的心脏,那么毫无疑问的,廷尉府便是整个帝国的神经系统。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海陵紅粟-第一百三十九章 地牢談話
在廷尉府深处的某间屋子里,主簿罗力民手捧着一摞刚送上来的公文,一边摆弄着红泥火炉,一边看得津津有味。
不多时,一个小吏鬼头鬼脑地从屋外走了进来,在罗力民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哦?这么说来,那楚阳不但得罪了费家兄弟,还将白玉和与鲁当国两人给免了职?”
罗力民垂下眼睑,将手里的文书丢在了桌子上,看着红泥火炉,喃喃道:
“年轻人,火气还挺大啊……”
“谁说不是呢!那费家兄弟可是后宫费贵妃,亲亲的娘家人,得罪了他们,楚阳这愣头青有的受了!”
小吏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看向罗力民讨好道:
“主簿,要不咱们再添点火?”
“愚蠢!”
罗力民冷冷瞥了小吏一眼,后者吓得连忙叩首谢罪。
“那楚阳行事莽撞,却占着理呢,若非是费家兄弟理亏在先,又怎么落得这个下场,这时候老夫掺和进去,岂不落人口实!”
罗力民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口,才说道:
“他得罪了费家,自有费家的人收拾,你我身为廷尉府官员,自然要事事都以律法为尊,地牢里不是还有他两个学生嘛,你去仔细盯着,若是他楚阳……”
听到这话,小吏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对啊,如果到时候楚阳为了救学生而徇私枉法的话,那可就给他们白白送上了把柄。
到时候,再由罗主簿亲自出马,到了那时,就算是陛下亲临,怕也改变不了楚阳革官获罪的结局。
想到这里,他一脸崇拜地看着这位从不显山露水的主簿。
难怪廷尉府私底下都说这位是韬光养晦的恶虎,不出手倒还罢了,出手便要人命啊!
这份手段,这份隐忍果然老谋深算啊!
“行了,以后做事都本分点,记住,唯有不犯错,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待机而动,后发制人,这才是王道!”
罗力民淡淡扔下这句话,便又拿起公文看了起来。
小吏深深看了对方一眼,点了点头,悄然告退。
小吏走之后,罗力民抬起头来,嘴角带着一抹冷笑。
有句话他之前没有说,就算你楚阳大义灭亲,处置了那两人,可这廷尉府公务繁忙,没了白玉和,鲁当国的辅佐,照样玩完!
到了那时,费家兄弟大权旁落,楚阳身陷囹圄,于博华体弱多病,这令正的位子自然就落到他的头上。
“楚阳,你可别让老夫等太久啊……”
此时,廷尉府地牢当中。
一个身材肥胖的年轻人正慵懒地躺在干草堆上,他嘴里叼着一根麦子杆,瓮声瓮去地说道:
“我说虎子哥,你说先生会来救咱们么?要是他不来的话,咱们岂不是白忙活了?”
坐在角落里的身影冷冷看了这边一眼。
“张胖子,你要是受不了这个苦,滚出去还来得及,再敢婆婆妈妈的,信不信老子揍你!”
“哎呀,虎子哥,咱们有话好说嘛!”
张苍舔着笑脸,朝那边露出了一个讨好的表情。
“其实我一直有一个疑问,想要教训太子府里的那些衙内,靠你我的本事,那简直是分分钟的事情,为何非要将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啊?”
似乎想到了什么,张苍一脸震惊道:
“莫不是,你想要看看先生的人品?”
“人品?”
陈平摇了摇头。
先生的人品自不用多说,光是看他给马傻子上课的态度就知道,他是真把这个刽子手的后代,当学生看的。
还有让眼前这个胖子去管理宝来阁的账目,那可是多少人费劲千辛万苦,也想要探听到的机密啊,就这么简单的送人了。
还有那些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学问,只要他陈平愿意学的,这位楚先生全都倾囊相授。
如果到了这个地步,还要去怀疑这位老师的人品,那可就太没良心了。
“那你是为了什么?”
看到陈平否认,这下子轮到张苍疑惑了。
虽然两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他却知道这位老乡的骨子里可是极为骄傲的。
他原本以为,陈平搞了这么一出,一来是为马钰那个傻小子出头,二来是为了顺带测试一下这位楚先生是否真地关心他们,会不会前来相救。
可眼下看来,似乎并不是这么回事。
陈平叹了口气,顺着墙根躺了下来,换了一个姿势。
“张胖子,你从小遇得名师,你家又是原阳数得着的大户,可难道你就没发现,这原阳已经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么?”
听到这话,张苍一咕噜坐了起来,将肥胖的身体挪到了陈平的旁边。
“你说说,怎么个不一样法?”
“我家原本是有土地的,甚至在武灵王的时候,在当地还算是小小的贵族,可自从长平之战后,家道中落,除了几亩农田之外,真可以说是家徒四壁了。”
陈平语气平缓,看不出喜怒。
“不过那时我还没有灰心,原想着陛下一统四海之后,只要好好种田,一样可以建功立业,军功爵制上面说的很清楚,好好种地也能出人头地。
可随后我看到的,却是老百姓手中的土地越来越少,那些赵国老牌贵族的土地越来越多……”
陈平看向一旁的张苍,脸上带着一抹揶揄道:
“你说,这是秦法出了问题,还是地方官员出了问题?”
“这……”张苍一时语塞。
作为富家子,他自然是不会关心这方面的事情的。
不过陈平这么一问,他倒是回想起来,家中来信,说是这几年的土地也有一部分被大贵族给吞了过去。
这还仅仅是赵国一地的事情,他还记得楚先生回京时,说过的武关守将故意懈怠疫情,以抢夺农田的事情,由此看来,这种事情,恐怕早已在大秦各处见怪不怪了。
“所以……虎子哥你这么一出,不是为了测试先生,而是为了测试这大秦的律法?”张苍后知后觉地说道。
陈平点了点头。
“廷尉府身为律法的创建者与执行者,如果连这里都可以徇私枉法,买卖人情的话,那么这廷尉府的差事,干着还有什么意思!同时也说明这个大秦已经病入膏肓,没救了……”
张苍皱着眉头,没想到陈平考虑的事情竟然如此复杂。
是啊,如果朝廷在根上就已经烂透了,只靠他们几个官员,是成不了事情的。
与其倒头来一场空,倒不如早谋出路。
“可要是先生有改革之意呢?”
听到这话,陈平眼神猛然亮了一起。
“那我陈平便赴汤蹈火,誓死追随,虽九死而犹未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