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討論-第二千三百九十九章 “老友”見面看書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哈利波特之罪恶之书
这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也不过就是德国甫一陷入乱战后的数日之间,欧洲多出便再度掀起一阵各不相同的波云诡谲。小到斯内普家兄妹俩互通书信的家庭私事,大到法国布洛瓦家联手国际巫师联合会又歼灭了多少活尸,可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发生着无数的变化。
这短短一个星期不到的日子里,最引人注目的无疑便是德国那片“第二战场”了。与之相比,之前仿佛令全世界都不得不侧目关注的英国灾地,反而显得有些太过于平静了。
然而,即便大家都暂时被德国那边的激烈战火吸引了目光,人们也绝对不会将那一时平静的英国给忽略掉。没有人会忘记,那里才是隐藏着大量神秘与恐怖的……掀起这场旷世奇灾的起源之地。
这不,当恩斯与亚历山大成为第一对从那片死地归来的“探索者”、并出现在众多关注着的眼中时,就连之前还曾引得多方暗中关注的美国“石匠工坊”的那支斯图尔特家秘密队伍,都好像一下子便不再让人在意了。
是的,尤其是在接回了恩斯和亚历山大的格兰杰营地,突然对外公布了一则有关英吉利海峡区域的危险预警以后,几个原本还在针对美国魔法界的态度捕风捉影的势力也在瞬间收起了心中的猜疑,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了近来唯一的这一则有关英国灾地的消息当中。
除了三个人。
……
在通过马克西姆夫人、通过国际巫师联合会将亚历山大与恩斯带回来的警示公开分享给外界之后,这小小的格兰杰营地便陆陆续续地迎来了很多客人。即使早有准备,这一时间比尔也仍旧颇有些应接不暇的感觉。
对外公开这个消息的做法是比尔与卢平共同决定的,当然,这其中其实也有目前仍在对岸的赫敏的意思——英吉利海峡即将发生一场大战,他们的格兰杰营地就坐落在海峡一侧,自然是极有可能会被波及到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可战斗一旦开启,会被波及的又岂止是格兰杰营地一方?如果只因为是自己人才给出提醒,那未免就太自私了,不论是赫敏还是卢平、比尔,显然都不是那种只顾着自身安危、却对他人的性命毫不在意的人。
至于说出去别人信不信,之后又都会做出一些怎样的反应,那就不是他们所能轻易左右的了。
所以,对于这两天来营地拜访试探的那些人,比尔却也没有再花费力气去作过多的交流和劝告。
然而,总有那么一两位“来客”是有点特殊的。
“斯内普教授?你……你怎么来了?”
比尔曾想过,小天狼星的一趟行程或许能设法将麦格教授说动,又或者稍退一步,说不定是把弗立维教授给请来了。可他怎么都没想到,霍格沃兹倒确实是来人了,可来的居然是意料之外的西弗勒斯·斯内普!
“是因为我们这次的预警消息才过来的吗?”比尔看着那冷着脸站在营地入口的斯内普道,“是麦格教授请你来帮忙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后退一步,侧身请斯内普进来。
斯内普闻言,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边从让开了一步的比尔身侧大步走过,边淡淡地道:
“确实是校长让我走这一趟的,不过你别想多了,这次我过来和小天狼星那条蠢狗没有任何关联……至于你们这次的什么‘预警’,更是完全无关。”
他这边走边往营地里走去,甚至都没怎么去看出来迎接的比尔,对于这个曾经的学生是一如既往的冷淡且漠然。
比尔对此倒是毫不陌生——斯内普是1981年开始在霍格沃兹任职的,而他也就是在斯内普成为霍格沃兹魔药学教授后的第二年,入学了霍格沃兹成为了格兰芬多的一员。
与斯内普的师生“情分”,比尔其实丝毫不比其他人来得少,是以对这位素来不喜格兰芬多的魔药课教授,他也同样非常熟悉。
比尔记得很清楚,即使在过去、格兰芬多学院尚没有哈利存在的时候,斯内普也一样对他们这群小狮子没有任何好感。
瞧着一路自顾自往里走去的斯内普的背影,比尔也只能耸了耸肩,感到有些无奈。在心中略略感慨了一下之后,才也抬脚跟了上去。
“卢平先生就在中帐旁边的那座帐篷里……如果你是要找他的话。”他追了几步,在后面高声提醒了一句。
斯内普自然是听到了的,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脚下微微调整的行进方向,表明了比尔的猜测并没有错。
不多久,正在整理情报资料的卢平手头微微一顿,转过头来朝着门口方向瞥了一眼,脸上露出了些许饶有兴致的笑容。
“来了?”
前几天刚从英国那边回来的亚历山大这会儿碰巧也在卢平这里,兴许是他也从谁口中听说过斯内普与卢平他们几个之间的某些陈年旧怨,此时见斯内普出现在了帐篷门口处,顿时也颇有些好奇地来回看了两人几眼。
斯内普没有对卢平的话作出什么回应,倒是在见到亚历山大的时候,带着些审视的意味打量了他几下。
这几眼,看得亚历山大颇有些压力——他在霍格沃兹上学的这段日子,可没少受斯内普的刁难,毕竟他成绩确实不赖,却偏偏也是个格兰芬多。
好在,很快一个声音从斯内普身后传来,将他从前者的注视之下解放了出来。
“亚历山大,你先出来吧!去帮我找找恩斯在哪儿,一会儿带他过来一趟。”比尔大声道,“现在就别在那里打扰斯内普教授和卢平先生叙旧了。”
“啊……哦!好的。”
亚历山大赶忙从椅子上站起来,一溜小跑从已经走了进来的斯内普身旁经过,径直往帐篷外去了。
直到这时,斯内普才将将收回了投放在那孩子身上的视线,走到距离卢平的办公桌不远的一张靠背椅处坐了下去。
“原来你还没死在活尸手里。”他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