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重生資本狂人 ptt-第0807章 我是買架私人飛機還是開個航空公司推薦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同样都是带着颈托,来突显自己的艰辛,高弦和翟克诚的躺着不同,辅政司夏鼎基、太股集团董事会主席施约翰过来探视的时候,他正靠坐着看报纸,进而在某程度上显示出,这段时间高爵士和外界之间依然保持消息通畅。
伤号嘛,自然免去了起身相迎之类的礼节,握握手、动动嘴地寒暄就够了。
施约翰试探道:“国太已经安排好航班,将滞留在马尼拉的旅客,送回香江,高爵士要一同走吗?”
高弦玩味地反问了一句,“是国太的飞机吗?”
施约翰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强调道:“就是辅政司和我从香江来马尼拉搭乘的那架飞机。”
高弦开玩笑道:“有二位压机,回香江的旅程,我倒是可以放心了。”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重生資本狂人 起點-第0807章 我是買架私人飛機還是開個航空公司熱推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辅政司夏鼎基顺着这个话头,也开玩笑道:“高爵士公务繁忙,需要到世界各地出差的时间多着呢,我们可不能保证,次次都压机。”
高弦悠悠地说道:“在打电话向我夫人报平安的时候,她还建议呢,论方便、舒适和安全性,还是购一架私人飞机最好。”
施约翰连忙接话道:“国太可以提供无微不至的飞机托管服务。”
高弦微微一笑,“可我认为,这么做不妥当,毕竟,目前我担任的主要职务属于社会公职,招摇了,不好,和普通民众一起搭乘民航客机,才符合身份。”
“为此,我们还争吵了几句,最后,她小女人脾气发作,挤兑我,你担心买私人飞机影响公众形象,那就直接开一家服务于更多人的航空公司吧。”
“放下电话后,我一琢磨,似乎还挺有道理。”
辅政司夏鼎基听得面露苦笑,心说,这是尊夫人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啊?堂堂的易慧蓉国会议员,当高夫人,还真不容易,高爵士不方便直接表达的时候,她就成了出主意的人。
施约翰自然也听出了高爵士话里的绵里藏针,他貌似充满善意,实则不乏警告地提醒道:“民航市场受各种不确定因素的影响,波动性还是非常大的。”
“像当年国太航空在香江本地的唯一竞争对手香江航空,拥有香江飞往北方的航线,生意不可谓不红红火火,但因为诸如正治、战争之类的原因,生意急转而下,不得不接受被国太航空收购的命运,而香江航空的大股东怡和,虽然还运转着怡和航空公司,但业务也仅限于机票、地勤之类了。”
“再说最近的,自一九七零年代以来的这个时期,受接连两次世界石油危机的影响,民航业运营成本大幅度增加,压力沉重啊。”
高弦笑了笑,“你提到的这些,我当然都了解过了,但现在的大行情就是,民航国际市场的空间越来越大,而曾经让香江航空生意红极一时的北方航线,又重新激活了,国太航空,目前在这个方向上的市场布局,可以用空白来形容。”
“这两种有利因素加起来,从在商言商的角度而言,香江民航业再恢复到过去那种香江航空和国太航空良性竞争的局面,已经条件成熟了。”
施约翰不服气地反驳道:“运营航空公司所要求的专业程度相当高,这个门槛可没有那么容易迈过去。”
高爵士举重若轻地说道:“确实,万事开头难,但解决方法也不缺,现在飞机和机组,都不难租赁到,只要资金到位,航空公司便可以运转起来,一步步地积累、健全和成熟,就像五星级的国际大酒店那样,门槛很高,但可以通过借鸡生蛋,度过初始阶段。”
话说到这个份上,意思再明白不过了,高爵士因为这次遭遇飞行事故,有感而发,觉得仅仅买一架服务于自己的私人飞机没意思,而是想要调动资源,直接杀入民航市场,开一家航空公司。
如果是换成了其它人如此当面锣对面鼓地觊觎国太航空的蛋糕,施约翰可能已经翻脸了,可面对高爵士,他还不敢,至少不敢当场发作。
要知道,高弦那可是众所周知的笑面虎,连怡和被他打掉了牙,也只能往肚子里咽,甚至现在怡和惨得,想要通过与置地合并,来寻求活路。
更何况,香江那边的舆情对太股和国太航空非常不利,尤其还参杂了詹姆斯·邦德暗杀掌握香江金融一半权力的华人精英的阴谋论,施约翰不得不谨慎再谨慎,于是他的目光转向辅政司夏鼎基。
“既然高爵士和翟克诚爵士的身体并无大碍,可以随机返回香江,你就赶紧去安排吧。”辅政司夏鼎基适时打圆场。
高弦很给面子地点了点头,“本来要去伦敦的,结果被耽误了,我还真担心香江那边的港元汇率,稳定到何种程度了,能早点回去,再好不过了。”
等施约翰告辞离开了,辅政司夏鼎基瞥了一眼高弦手边的报纸,开口道:“外界因这次飞行事故而起的纷纷扰扰,让督宪很是为难,他希望高爵士能够顾全大局,像刚才那样,私底下吓唬吓唬施约翰,无伤大雅,但在公众场合,就不要火上添油了。”
“这种大局观,我当然有了。”高弦继续揪着施约翰不放,“只是,国太航空存在的问题,确实让人恼火。”
辅政司夏鼎基一个头两个大地小心试探,高爵士,你该不是想玩真的,搞一家航空公司,去抢国太航空的生意吧。那啥,别忘了,你现在的主职是香江外汇管理局总裁,怎么能再亲自杀入生意场呢。
高弦耸了耸肩,这有什么,确实,我不适合亲自上阵,但可以让其他人去搞航空公司嘛。你也别忘了,我可是立下了五年后让香江外汇基金资产规模从几十亿美元突破三百亿美元的军令状,当然要广进财源了。而现在的国太航空,只是一家私营公司,靠着垄断经营,获利那么丰厚,却只往太股的口袋里装。
见高爵士打出了为香江外汇基金赚钱的正义旗号,辅政司夏鼎基顿时哑口无言。

人氣都市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討論-第0786章 就說你的不是了,怎麼滴熱推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高爵士要动身的时候,出了一个小插曲,易慧蓉有失国会议员风度地絮絮叨叨,想让丈夫从经停欧洲那边的航线,去香江,
至于理由嘛,非常简单,和当前国际形势的一个热点有关。
说起来,一九八三年是个国际空难多发的灾难之年,而就在才过去不久的九月一日,韩国的一架载有二百四十多名乘客和二十多名机组人员的民航客机,从米国阿拉斯加飞往汉城的时候,因为不可思议地偏离航线几百公里,进入了苏联领空,结果被苏联军队当成侦察机,最后用导弹打下来了,顿时让冷战铁幕两边的阵营关系剑拔弩张起来。
易大小姐虽然是堂堂的国会议员,但终究还是关心丈夫安全的女人,她感性地觉得,这个时候从欧洲那边走,即使麻烦了一些,可让人放心。
不过,高弦没同意,因为他的重要行程往往都是提前计划好的,临时更改,除了麻烦之外,还极可能贻误战机。
要知道,高爵士出行,少不了团队跟随,其至少包括一名秘书、一名事务助理、一名安全助理、一名翻译;另外,从什么路线走,也是有学问的,比如这次的计划路线,也就是经停一下东京,顺便联络那里的资源,而从扭腰、伦敦那边走,就容易出现没提前“拜码头”的误解。
答应了易慧蓉,自己每到一地,就立刻报平安后,高弦便动身前往此时局面动荡不安的香江,
简而言之,一路平安,经过长途旅行的飞机,稳稳当当地降落在,随着香江快速发展,而日显局促的启德机场。
周成昌已经在停机坪那里等候了,一见面便低声汇报道:“最近这段时期,媒体的鼻子灵得很,已经有记者守在出口了,要不要安排个娱乐圈的明星去吸引注意力,或者……”
高弦摆了摆手,“无所谓,反正也要通过媒体表态,就当先吹吹风了。”
周成昌当即心领神会,领着帮手,在前面开路的同时,也做好保驾护航。
至于被众星捧月地拱卫在中间的高爵士,则平易近人地和紧紧追随的记者们周旋着。
“高爵士,坊间传闻,您对正府一直放任港元贬值不管,很是不满,甚至还负气离开了香江,直到香江银行业公会连番催促,才肯回来,请问确有其事吗?”
高弦听得差点笑出声,还别说,有时候,外界的八卦和揣测,倒也能够多多少少地帮助正向造势。
“毋庸讳言,我认为,正府早就应该对港元贬值采取应对措施了,现在港元更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高爵士满脸忧虑之色,“可在这种情况下,财政司居然还是公开表示,正府不可能将港元汇率稳定在任何特定水平。”
“我想替生活已经出现困难的民众,问一句,既然身居那个关键位置,却不关注民生,毫无作为,那还用薪水养你何用?不如赶紧退位让贤,让能者居之,免得拖累了正府的声誉!”
听了高爵士如此犀利的回答,有个记者吃惊得差点被自己绊倒,摔个狗啃屎,高爵士这是指责财政司彭励治的不作为,向港府开炮了啊。
……
财政司彭励治那边很快就收到了风声,高爵士一下飞机,就当着记者的面,指名点姓地数落自己的碌碌无为了,当即气得脸色铁青。
因为应对港元持续贬值的意见分歧,财政司彭励治和行政局议员、贸易发展局主席高弦之间的关系确实出了不睦,但因为不得不联手应对香江银行业危机,所以暂时让这个矛盾缓和了下去,没想到最终还是要爆发出来。
只是,面对高爵士的指责,财政司彭励治还真无法就事论事地还嘴,因为经不起推敲辩论,一旦开撕,只会让他的不作为,暴露得更多。
可这口闷气,怎么能咽下去呢?
财政司彭励治想了想,便有了主意。他知道,高弦这次回香江的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参与讨论香江银行业加息事宜。
实际上,在当前港元风雨飘摇的情况下,加息本身存在共识,但对于具体的加息幅度,就有点拿捏不准了,进而高爵士代表香江银行业公会主席有利银行的态度,便很重要了。
财政司彭励治想的是,通过香江银行业公会的会议场合,打击一下高弦的嚣张气焰,把面子找回来。
拿定主意后,财政司彭励治开始找帮手,第一个便联系到了惠丰银行大班沈弼。
要知道,惠丰骨子里是同意拿香江繁荣当威胁谈判的筹码,搞所谓的主权换治权,而只要英国人仍然统治香江,那惠丰在香江的特殊地位就屹立不动。
凭借这个同一战壕的关系,财政司彭励治觉得,只要自己开口,沈弼肯定会顺水推舟地满口答应帮自己的忙,敲打一下香江华资还不是心照不宣地尽在不言中嘛。
但让财政司彭励治心头一沉的是,沈弼没有立刻表态,而是皱着眉头说道:“港元再这么贬值下去,可能真会像脱缰的野马,控制不住了啊。”
财政司彭励治不悦道:“惠丰的国际化,不是已经有成效了嘛,你慌什么?”
沈弼把玩着手腕上的名表,悠悠地说道:“可是现在,惠丰的主要收益,还是要靠香江市场。所以,我不得不担心,港元汇率失控得无法挽回。”
财政司彭励治生气了,“你的意思,是要打退堂鼓喽?”
沈弼瞥了一眼财政司彭励治,他当然明白,对方窝着火呢,于是换了一种口气,“行了,我明白你的意思,既然高弦已经回香江了,那银行业公会自然要尽快再次召开会议,我一定找机会,帮你敲打高弦。”
见沈弼表态,肯向着自己了,财政司彭励治的气这才顺起来。
正如沈弼所言,银行业公会那边的动作很快,会议通知迅速发了过来。
只不过,当各家银行代表、以及财政司、银行监理等港府代表,齐聚一堂后,现场气氛变得有些诡异,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时不时互望的目光里,仿佛闪动着火花。
高弦在气势上毫不退让,就说你的不是了,怎么滴?只有先干翻你的权威,我接下来才能方便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