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第253章 南蠻物種大交換鑒賞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
小說推薦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三国从忽悠刘备开始
刘巴的到来,对刘备而言只是又把一个大名士揽入帐下。考虑到刘备的实力和威望已经远胜于历史上刚刚平定蜀地时的状态,所以多一个刘巴也不至于太惊喜。
无良邪医
毕竟现在的刘巴还不到四十岁,即使再被士林看重,无非也就是“荆南第一名士”的逼格,不至于名贯荆益。历史上他要再隐居养望二十年,才被刘备录用。
历史上的刘巴,主要的贡献是参与了《蜀科》的制定,刘巴负责的是财政和金融政策部分,对发行“直百钱”这项非常有争议的金融政策负有主要责任。(《蜀科》的制定参与者有五人:诸葛亮、法正、伊籍、刘巴、李严)
后来法正病死,刘巴接任了法正的尚书令职务,干了两年,很快也老死了。
如今这一世,益州的经济政策改革有李素倡导牵头,有充足的蜀锦储备,当然不用走直百钱的搜刮百姓路子了。
所以,看到刘巴出现的那一刻,李素已经想好如何利用这个新来的工具人了:正好,新的一年要实施租庸调制税制改革,就让这个刘巴当出头鸟拉仇恨和包装粉饰政策,有些李素还没公布的想法,也可以让刘巴引诱李素想出来。
历史上《蜀科》的制定过程中,拉仇恨的工作还有一个重要的承担者,那就是法正,法正睚眦必报借口杀了好几个反对派、自己个人承担污名,还搞了不少威胁人的事情。但现在才十九岁的法正显然太年轻干不了这种活。
当然,现在说这些还有点远,也有点煞风景。毕竟明天就是上元节了嘛,大王和关羽张飞一派和睦,这种欢庆场合说这些干嘛。
李素也暂时收摄起心神,等刘备兴头过了之后,才凑上去跟关羽嘘寒问暖。
“云长这一年多辛苦了,我回来之后,全赖云长稳住了南中局势,才没让咱之前的气力白费。来,云长,且满饮此殇。”
李素一副《三国演义》电视剧上,曹操端着冒热气温酒的姿势,给关羽把盏庆功。
我们都有过彼此的青春
关羽也捋着胡子接过一饮而尽:“南中这点辛苦,何足道哉,董越樊稠狗贼攻打汉中时,也多亏你们了,同饮。”
大伙儿喝了一圈,并辔而行有说有笑回成都。一路上也就刘备超出别人半匹马,其余三人都是不分彼此。
关羽骑了一会儿,想起去年初夏李素北上之前交代他那些事儿,就顺口聊起:
“伯雅,这看书真是够杂的,一卷《尚书.尧典》几卷《山海经》,就能知道那么多蛮夷之地的物产。《山海经》我也看过,怎么就没找到呢,至于《水经》,更是听都没听说过。”
李素听这个闲聊扯淡的开场白,就知道关羽肯定是找到了一些南中甚至掸国境内的特产物种了,才有此感慨。
李素立刻凑趣捧哏:“不知是找到何物了?我看的《山海经》比你们全嘛,还有就是我岳父家中的《史记.西南夷列传》和《汉书》的西南夷列传都比你们详细,我所知自然多了。”
原来,李素当初离开南中的时候,都是假托“从这些古籍上看到”身毒和掸国极南之地有一年两熟到三熟的稻米品种,有长绒棉,有其他一些特产。
当时他还差点儿说错了,把《水经》都作为挡箭牌用了一下,但其实《水经》要到魏晋的时候才著书呢,而《水经注》更是北魏郦道元才写。
幸好汉末民间藏着的没有印刷传播的古书孤本太多了,而李素又有蔡邕这个岳父,所以他说漏嘴了也不要紧,一口咬定蔡邕家里的藏书有这本《水经》,刘备关羽也不可能从浩如烟海的故纸堆里查出真相。
将来为了圆谎,只好李素亲自让老婆写一本《水经注》,然后假托说《水经》原书是无名氏所作,已经佚散,到时候直接往外传播注好的扩写版。
反正历史上《水经》原文字数本来就不多,一部书也就万把字,就要记录天下水系,还没后世五章网文篇幅长呢。李素当初治理泸水的时候已经写过《大江正源考》,以后再增增补补全部归并到《水经注》里,就说水经原文只有几千字,也很容易伪造。
废话少说,关羽感慨了一会儿李素的博学之后,很快拿出了干货:“我整顿南蛮上路一年,让土人深入周水、西随水寻访,以蜀锦贸易,并未找到你说的那种‘在南蛮极湿热之地可一年三熟,移回江南也能一年两熟’的稻子,不过却也打听到了消息。
哀牢白夷的酋帅朵思大王,深入周水往南一千五百余里,当地土人说在其辖境以东数百里深山中,听说有蛮部可以稻米一年三熟。
昆明黑夷的孟信,派人深入西随水千余里,竟然抵达了交趾郡治龙编县。还从龙编继续往南沿海搜索,问询交州土人,皆无一年三熟之稻米,但听说九真、日南郡南境,或有此类物种。
据土人所言,五十多年前,顺帝之时,日南郡土人、象林县功曹佐吏,杀害朝廷排遣的县令,割象林县自立为王,称林邑国。而后数十年,林邑国往南沿南海之滨继续扩张,如今土地之广已过于整个日南郡,与交趾仿佛,其国中传闻有稻米一年三熟。”
李素闻言,难得地精神一振——这应该就是让宋朝达到一亿人口的占城稻了!
这两年平定南中,开发南蛮贸易,终于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毕竟让整个华夏的长江以南地区,种水稻从一年种一季跳变到一年种两季,这个对国力的提升实在是太大了。虽说双季稻每一季的生长周期短,产量也比单季少一些,所以两季加起来也不可能有单季两倍的产量,最多是一点六倍到一点七倍,但也非常可观了。
关羽提到的周水就是前文所述的怒江,是李素让永昌郡的李恢他们着力进行贸易建设和殖民探索的重点区域。
而“西随水”则是红河,从云南流往后世的越南首都河内入海,也就是现在的交趾郡治龙编县,如今是士燮的地盘。
说句题外话,如今的交州,并不存在一个“交州牧”级别的强力实权人物,其实是每个郡各自为政的松散统治状态。士燮也只是交趾一个郡的太守而已。
很多三国志游戏上,把士燮列为交州的土皇帝,那都是后来的事儿了。全靠士燮寿命长,熬死了几个刺史,另外诸如苍梧太守吴巨等同僚或者也熬死了,或被刘表、孙权等拉锯干掉,才导致士燮慢慢做大上位。
李素欣慰叹道:“可喜可贺,虽然还没拿到实物,好歹是打听到消息了。今年无论是让朵思大王往东寻访,还是让交州人从日南郡往西南寻访,总能找到的。
这事儿越快越好,最好能赶上明年的春耕。一旦真能在成都平原一年种两季稻米,我益州之地定会愈发民富兵强。”
所谓占城稻,肯定是在“占城(林邑)”的疆域内能找到的,但也不限于占城。
只能说交州境内、最南到日南郡,肯定是没有的,否则交趾九真日南这些都是大汉疆土,汉人早就把这好东西引入了,这是最简单的逻辑推理。
不过,后世的南越地区,柬埔寨,甚至泰国的曼谷周边地区,都是有可能分布占城稻的。老挝山区倒是不太可能,毕竟山地不是稻作区。
李素规划的这两条寻找路线,就是越过缅北、泰北和老挝的山区,进入中南半岛南部的平原地带后,一东一西往中间夹击寻找。
李素跟关羽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旁边张飞有些不耐烦,不由质疑道:
“伯雅,既然那稻子离交州人的地盘也那么近,咱当初还这么劳师动众平南蛮、开辟永昌与掸国的商路作甚,直接让士燮老儿帮忙找就是了。
要我说,大哥如今是汉中王了,顶着朝廷的大义名分讨贼兴复,交州那些郡守也该乖乖归顺才是。今年让子龙从长沙南下,让零陵、桂阳、苍梧都归顺了。咱领一军从西随水顺流而下直插龙编,看士燮老儿投不投降大哥。”
刘备一直没开口,直到张飞鲁莽飘了,才出言喝止:“翼德休要胡言,我们为匡扶汉室,又不是穷兵黩武。听说那士燮也是一介大儒出身,本无失德,又是交州世居了六七代的当地望族,等机会成熟了好言相劝就是。
再说,那士燮当上交趾郡守的时候,就已经是五十多岁的老者了吧?那还是灵帝中平初年的事儿,我记得当时咱还是县尉,连伯雅都没结识呢。如今又七八年了,如此年近花甲的垂垂老朽,就算自恃险远不尊朝廷,等他自生自灭就是了。”
李素本来也是赞同刘备的方略的,毕竟交州太远太穷,拿下了也无法以钱粮兵力支援中原统一战争的正面战场,最多进贡一点奢侈品罢了。如果武力统一的话,统治成本肯定高于统治收益,放着不急。
但是听了刘备那么有自信地选择跟士燮比寿命,李素却差点忍俊不禁:你以为你三十四岁就活得过人家五十八岁的老头儿了?
历史上刘备老死了甚至曹丕都老死了,士燮还没老死呢。
李素只能笑着打趣提醒:“大王也不可妄言天寿……我夜观天象,岭南之地,每逢中原大乱,多有赵佗之辈,善养天年。赵佗年过百岁尚不肯老死,殷鉴不远。等其自灭,还不如时机成熟时,派出陆贾之辈说其来降。”
李素不好直接报答案说士燮能活九十多岁,只好夜观天象举秦末汉初的南越王赵佗的例子来劝谏了。
刘备早已习惯了李素对历史规律的总结,居然也深信不疑:“哦?那倒是不可小觑,那就待时机成熟,另外从长计议吧。”
关羽也连忙歪楼歪回来:“不说士燮的事儿了,伯雅,除了这个林邑稻,我只打探到消息没找到实物,其他几样你关照的东西,我可是给你找来了。一会儿弄几盆到你屋里看看,是不是你要的——
网游之喵行天下 斯派斯
是朵思大王帮你从掸国西南之地弄来的,一种花朵极大、丝绒细长的白叠花。你说可以拿来纺纱,到时候先试试吧。除了苗木,哀牢人也弄回一些种子,就不知是不是真的。”
印度长绒棉么?
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虽然占城稻还没到货,长绒棉倒是可以试着种起来了。
“云长功德无量啊,过几日春暖,就先种种看。那些花团我也让子瑜拿去搓线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