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一九八一年-第七百二十一章:立足大上海看書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一九八一年
“自强建筑公司”在沪城发展得很好,有一栋七层的办公大楼,他们用了上面三层,办公面积接近六千平方米。
楼下两层是“事竟成饭店”,三楼、四楼是“事竟成宾馆”,隔壁是“全力企业”销售公司沪城分公司。
房子是抵算工程款拿下的,黄瀚手上这种房子很多,但是没有一栋处于闲置状态。
位置合适可以开专卖店,略微偏一点开饭店、宾馆没问题,实在不行还可以隔成二三十平方的跃层公寓房,用于出租。
去年年底黄进接了一个大单,工程项目位于沪城虹口区大柏树附近,总造价四千多万人民币。
八八年的土建,哪怕是在沪城,普通住宅楼二百块钱一个平方足以,多层办公楼质量要求不一样,得翻倍。
办公楼如果是高层建筑,造价还要多一些,得按照五百块一个平方计算土建成本。
黄进能够接下活儿,依旧是因为拿下一栋在建的大楼抵算绝大多数工程款。
这栋楼二十一层,土建造价大概是五百块钱一个平方,抵工程款时加上配套费、地皮费、水电增容费等等,产权拥有人给“自强建筑公司”算一千二百块钱一个平方。
筹资建房的沪城单位卖掉一栋楼,得到的资金足能够完成两栋楼都不止,认为划得来,所以把合同签给了“自强服务公司”。
黄瀚知道沪城中山北路以后的前景,知道大柏树那地儿的价值。
三万平方米,总价三千六百万,在当下不便宜,但是好在这房子是“自强建筑公司”建造,质量无可挑剔。
这房子十月底能够封顶,年底确保主体工程完工。
黄瀚计划是把“华美风”、“自强服务公司”、“中港实业”、“风牌专卖店”、“事竟成饭店”、“事竟成宾馆”的总部设在这里。
十六到二十一层开“事竟成宾馆”,一二三层一部分面积用来开“事竟成饭店”,四五六七层隔成开放式办公区,打算租给来宝钢做钢材生意的大小公司。
八层到十五层留作“华美风”、“中港实业”等等黄瀚家产业的沪城总部办公室。
这个位置离复旦大学没多远,离黄瀚家虹口公园的小洋楼也比较近。
有了这里做办公总部,“华美风”、“中港实业”等等公司招募人才时,就再也不会因为要去苏北工作失去竞争力。
以后“华美风”、“中港实业”有关于研发、设计的工作,一大半可以在沪城完成。
这里交通便利,楼下是饭店,楼上是宾馆,吃住一条龙,张芳芬来这儿工作肯定觉得方便。
看来还得考虑给“全力企业”预留地方,不能全部租掉,“全力”空调是要争取成为中国第一品牌,争取成为世界畅销品牌的。
不能鼠目寸光,不能被家乡观念束缚手脚,发展到一定实力,必须把总部搬来沪城,三水市只能作为生产基地。
原本轨迹“春兰”就曾经犯下了不少致命错误导致没落得靠房地产保壳。
想当年他们干嘛要在太州砌大楼搞“春兰研究院”,在九十年代初就把这些设在沪城多花不了几个钱,但是增值的潜力该有多大?
还有一条至关重要,人才争夺将要进入白热化,同样待遇,一个是在沪城上班,一个是去苏北工作,不难选吧?
所以黄瀚决定把已经具备一定实力的相关企业立足沪城,相信沈建华知道后肯定欢迎,肯定给足优惠条件。
现在不着急,因为明年不是个好年景,想做事情总要等下半年后。
那时的黄瀚应该是刚刚好考上了复旦大学。
为什么说得这么肯定?那是因为以黄瀚现在的成绩和这些年的贡献,保送清华、北大都没问题,他报考复旦大学,人家求之不得。
大柏树的工程总包价格四千五百万,甲方只给九百万现款,谈妥了拿出其中一栋大楼抵工程款。
但是抵款并不表示是贱卖,这栋大楼抵算工程款按照均价一千二百块一个平方计,是此时沪城商品房价格的一点五倍以上。
原本有资质参与竞争的建筑公司来了二十几家,确认是这个条件后仅仅剩下了三家。
人家也会算账,当下沪城的普通住宅楼才五六百块一个平方米,纵然大柏树工程的房子质量标准不一样,楼层高度至少高了一米,也不值翻倍价。
谁都懂成本核算,租金不会因为你房子的拿价翻倍跟着翻倍,那是随行就市的。
卖掉变现哪怕是亏一些各建筑公司都能接受,问题是不能亏太多。
抵算工程款的房子价格这么高,变现不容易,如果急于脱手就不是亏一点点的问题,工程上赚到的钱都有可能不够贴。
这活儿还有接的必要吗?
所以绝大多数建筑公司知难而退了。
只有两家公司参与竞争,也不知道是不是甲方刻意挽留的结果。
因为谁都知道没有竞争对手,谈判会更加艰难。
由于黄进多次做过以房产抵算工程款的活儿,谈判经验丰富,轻松击败两个对手拿到了合同。
知道了这栋大楼以后几年的用途后,黄进更加重视建筑质量,只要在沪城,他总要亲临现场。
“自强建筑公司”麾下的装修公司也发展起来了。
近六百家“风牌”专卖店,足一百家“梦多娇”连锁店,几十家“事竟成饭店”、十几家“事竟成宾馆”,“全力企业”分公司等等。
都是“自强建筑公司”旗下的装修公司分包,什么最锻炼队伍?活儿越多越能得到锻炼。
“自强建筑公司装修分公司”的设计师、项目经理、水电工、会铺大理石贴瓷砖的瓦工等等,都锻炼出来了。
两千年后,少有不会铺地面砖、贴瓷砖的瓦匠,这些瓦匠有至少一半人不擅长砌墙。
八十年代,会铺大理石、贴瓷砖的装修瓦匠不多见,都是以砌墙、粉刷为主的工程瓦工。
三水市最早的一批会装修活儿的瓦匠约等于是黄瀚教会的。
黄瀚没有瓦匠手艺,但是知道操作流程,比如铺大理石,黄瀚不说明白了以一比二点五的比例把筛好的黄沙和水泥搅拌。
含水量以抓一把搅拌好的熟料用力捏一把松开,手中的熟料也立刻散开为标准。
靠瓦匠自己琢磨,不知道驴年马月才能形成套路。
现在沪城的装修行业方兴未艾,“自强建筑公司装修分公司”已经做出了名声,装修队几十个,参与人数不低于三千。
装修公司采取的结算方式截然不同,从来不垫资,必须交足百分之三十预付款,装修队才肯进场。
按照合同约定时间,见不到后续装修款,立马停工。
往往进入装修阶段的房子,主家都是等着营业的,他们不敢耗,也耗不起。
修羅 武神 線上 看
想耍赖、想欠钱不还,在“自强建筑公司装修分公司”手上,还就真的做不到。
事情有的时候不要想太多,只要不存在权钱交易,出钱请人干活儿天经地义。
还是一句话,想欠账的十有八九想赖账,黄瀚能够插手的企业都本着一条原则,靠实力说话,不赊账。
事实证明,行之有效,坚决执行了不赊账的原则,谈判初期就淘汰掉了想着空手套白狼的单位、个人,大浪淘沙后,合作单位反而都是优质客户。
“自强建筑公司”没有结算不了的工程款,故而现金流充沛,现在已经不是跟农民工一年结算一次工资,而是一个季度一结。
这个举措貌似会多付出银行利息或者是少得到了银行利息,但是体现出了好于绝大多数建筑公司的名声。
名声的好处其实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最起码体现在招人上。
“自强建筑公司”建筑工的整体素质要好过绝大多数建筑公司,直接导致队伍更加具备纪律性,技术力量更加稳定。
中国的建筑行业将要红红火火至少三十年,“自强服务公司”根基越打越牢靠,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八月初刘小明拿到了录取通知书,刘兆祥准备在八月十二号大宴宾客,特地亲自上门来请黄瀚一家子。
他是衷心感谢黄瀚,在黄瀚家谈起刘小明考上苏南省警察学校时激动不已。
刘兆祥家弟兄姐妹七个,刘小明妈妈姐弟六个,小一辈有四十多,就出了刘小明这一个大学生。
光宗耀祖啊!刘兆祥决定在招待所大宴宾客,请黄道舟万万要给他面子。
三水市人人都知道黄道舟请客不到送礼不要,刘兆祥能够请得动黄道舟肯定能够蓬荜生辉。
黄道舟是个念旧情的,当然要为刘兆祥涨面子,欣然同意去喝酒。
刘小明当然也要请同学和朋友,成文阁、萧蔷、张春梅、陆瑶等等学习小组成员都可以说是刘小明的好朋友,所以他都请了。
这年头不比两千年后,考上大学哪怕是考上大中专、小中专都是国家分配工作,都是国家干部身份。
八月十二号晚上,无疑是刘小明最牛逼的时刻。
他一桌、一桌敬酒,客人都夸他争气,还让身边自己家孩子以刘小明为学习榜样,考上大学光宗耀祖。
刘小明家里的长辈太多了,一个个都乐滋滋给了大红包。
刘兆祥觉得风光无限,他激动不已,好几次都说不出话。
他有分寸,亲戚的份子可以收,那是礼尚往来,人家办事得还人情,但是同事的红包一概不收。
黄瀚和学习小组的同学们也凑份子给刘小明送了礼物,是一部德国原装进口的莱卡相机。
同学们根本不知道这部相机在国内值多少钱,黄瀚大包大揽,让学习小组的同学们一人出了三十块钱。
这年头吃酒席随份子,出三十块钱不算少了,张春梅、萧蔷等等不疑有他。
刘小明知道莱卡相机不好弄,哪里肯要?
他跟黄瀚明说,除了他们家的亲戚,什么人的礼物都不收,他爸爸虽然是个股级小干部,也得注意影响呢。
黄瀚知道这小子爱显摆,诱惑他,问他上大学后和同学们一起去郊游时,脖子上挂个进口相机是不是很有面子?
侦查时悄悄地给犯罪嫌疑人拍个照多有挑战性?
然后刘小明就开始吞口水。
黄瀚让他别矫情,把照相机拿上,这又不是有求于你爸爸的人送礼,跟受贿挨不上边。
刘小明确实喜欢这部照相机,半推半就了。
他的人生将要改写,再也不可能当了六年三水市船用泵厂的工人,调去招待所做驾驶员。
他以后肯定是个人民警察,以他好打听事儿的性格,以他的聪明劲儿,以他娴熟的格斗技能,再在警校锤炼两年,保不准真能够干得风生水起。
他的性格真适合当刑警,他平时好动坐不住,但是钓鱼时能够专注几个小时。
当刑警的平时也是一股懒散的样子,但是需要蹲守时一个个全神贯注,刘小明肯定没问题。
这小子还有个优点,打枪有天赋,而且爱打枪,相信去了警校有真枪实弹用来练习,他铁定能够练得废寝忘食。
“刘小明,今天你发了财呀!”见到口袋里鼓鼓的刘小明敬酒回来了,萧蔷逗闷子道。
“唉!没办法,我都马上是人民警察了,长辈们还把我当孩子,非要给红包。”
成文阁道:“我记得你小学时就盼望当警察,现在应该是实现愿望了。”
刘小明道:“纠正一下,当时应该是你、钱爱国、我三个人都想长大了当警察,那时我们还说腰里别一把手枪多威风。
我说到做到了,你们准备怎么办?”
钱爱国和成文阁对视一眼,他俩都记得小时候说过的梦想,那时他们真的想当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而且是配枪的刑警。
萧蔷道:“你别得意忘形,你考的警察学校只是个中专,以成文阁现在的成绩是能够考上大学的。”
“也是啊!我如果考得上大专、大学也不会选个中专学校。”
黄瀚道:“大专、中专、大学其实不重要,毕业后一样的是国家干部、国家分配工作。
小明,你好好学、好好练,争取明年对抗时打得钱爱国落花流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