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魔臨 純潔滴小龍-第六百六十三章 爲王爺,開路!相伴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魔临
“爹,凉茶。”
刘大虎将刚续好凉茶的水囊送到了自己父亲身前。
“嗯。”
剑圣点点头。
父子俩,其实已经很习惯这种在军中的相处模式了。
剑圣拔出塞子,喝了一口,温热的;
凉茶不一定得是凉的,因为它注重的是入口后的回甘和清冽,再加上里头搁了糖块,甜丝丝的,当作饮品喝,很不错。
毕竟,这世上喝茶的人很多,但真正懂喝茶的人,其实不多,大部分喝茶的人,是拿来作待客之用的。
剑圣正准备将龙渊的剑鞘再擦一擦,却看见自己的儿子很是郑重地跪伏在了自己面前。
双手于身前相叠,
认认真真地磕了三个头;
“做何?”
“爹,儿子有一请。”
“说。”
“明日突围之战,请爹,保护好王爷,护送王爷出去。”
“爹知道该怎么做。”
“请爹,不要顾念儿子,请爹,以王爷为重!”
剑圣的目光一凝;
他不会认为这番话是郑凡让刘大虎来对自己说的,他郑凡再怎么样,也不至于没品到这种地步;
但也正是因为他清楚,这话是自己儿子的肺腑之言,才让自己这个当爹的,心里更为抑郁。
刘大虎抬起头,看着剑圣,
笑道:
“爹,儿子的腰牌,也丢进坑里了嘞。”
剑圣看着自己这个儿子,
一时间,
他有很多话想说,却又不知到底该如何说出口。
说你傻不傻,要去替那姓郑的卖命?
但你可以说一个人傻,难不成先前跪伏在地上,敲打着胸膛大吼着“愿为王爷效死”的近万甲士,都傻么?
“爹知道了。”
“谢谢爹。”
刘大虎笑了笑,心满意足地走出了帐篷。
剑圣叹了口气,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龙渊;
打第一次胸中怀剑开始,他就在思考,这辈子,到底是为什么而活,又到底是为什么而死。
其实,
他已经有了答案,不是在刚才,而是很早以前,就已经找到了。
这个答案,没有普遍性,只适合于他自己。
那就是:
活得自在,死得心甘。
他如今就是在践行着这个准则,所以,又有何理由,去阻止自己的儿子,同样践行这近乎相似的准则呢?
姓郑的是在欺骗他们去送死么?
不,
姓郑的没这般做;
他是堂而皇之、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他要活下来,所以,需要你们,为我去赴死;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魔臨 愛下-第六百六十三章 爲王爺,開路!看書
而那些士卒,那些丘八,却心甘情愿地愿意为他这般去做。
连自己的儿子,也是如此。
剑圣曾和苟莫离一起喝过很多次的茶,以前,也没少和北先生聊聊天;
他们二人身上,其实是有一种相似的感觉。
比如苟莫离曾在雪原上,用星辰和未来,凝聚出了一支忠诚于他的野人军队;而瞎子,自盛乐城起,就一直在为一尊“人间神祇”造势、铺垫、塑像。
可偏偏,那姓郑的,看似做的事情目的是一样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方式。
很多人,竭力去伪装,一层层的遮掩,只为了那见不得光的贪生怕死;
而这位,
却是站着高呼:本王,贪生怕死。
说不上来,这到底是什么感觉,奇怪嘛,又他娘的理所当然。
剑鞘,
不擦了;
龙渊随手一丢,落在了地上。
剑圣身子后仰,双手趿拉在地上;
他能想象得出来,要是自己最后选择救了儿子,没顾得上救那姓郑的,那自己这儿子,很可能直接为那姓郑的殉了。
自己能阻止一时,又岂能阻止一世?
后悔啊,
早知道就该早早地带着家小,搬离出去,找个山清水秀之地好好过过安生日子,凭他虞化平这三尺青锋,护一家老小这一世平安,很难么?
扭头,
看向帐篷一侧,
那里,紧贴着的,是帅帐。
剑圣摇摇头,
又笑了笑,
喃喃自语:
“要不,干脆现在就把你给刺了吧?”
……
走出父亲帐篷的刘大虎,来到了自己的两个伙伴之间。
今日,不用再看什么折子了,也不用去巡营了,陈仙霸坐在那里,正在给自己的锤子柄,裹着布带。
不是谁都能像剑圣那般,指尖一指,龙渊刹那飞出;
哪怕是江湖豪侠,行走江湖时也会用布将自己的兵刃缠在手中防止接下来的厮杀中脱落;
战争厮杀的士卒,就更是如此了,尤其是对于燕军而言,战马冲锋中的杀敌,很容易就将手中的兵刃脱手,而于乱军之中,想要从容地再捡起一把趁手的兵器,那还真得看看对面是否和你讲这个良心。
郑蛮则坐在那里磨刀,
刘大虎走来时,郑蛮抬头道:“把你刀拿来,我给你磨磨。”
临阵磨刀,就跟读书人进考场前还会再拿起书多看几眼一样,不求能提升多少,只是让自己的心态,可以更平复一些。
“哦,好。”
刘大虎将自己的刀递过去。
陈仙霸一脚踹在郑蛮腿上,
道:
“刀要自己磨。”
郑蛮撇撇嘴,没敢炸刺。
搁以前,这狼崽子自小到大可都是孩子王,只服剑婢那个大姐头,可打陈仙霸来了后,狼崽子就被无情地镇压了。
刘大虎坐下来,从郑蛮那里拿过磨刀石,开始磨自己的刀。
“怕么?”陈仙霸开口问道。
他知道这俩伙伴虽然以前就曾陪同过王爷出征,但到底没有正儿八经地下过场。
郑蛮“嘿嘿”一笑,道:“小场面。”
刘大虎也摇摇头,道:“不怕。”
“要在心底不停地告诉自己,不害怕,战场上,谁怂了谁第一个死,你越是勇猛,那些敌人就越是不敢靠近你,你越是往后缩,人家就越是喜欢找你。”
话还没说完,
一名传令司马就走了过来。
因为平日里陈仙霸已经逐渐接管了王爷的日常军务,所以下面的人,也会将一些事情来请示陈仙霸。
“造饭吧。”陈仙霸说道,“剩下多少粮食,都造上。”
“喏。”
燕军军营,开始埋锅造饭。
待得天将亮时,饭食送到每个士卒手中,大家伙都很安静地在进食。
帅帐内,
王爷的饭食更显得精致一些,有菜,有肉,还有一壶酒。
酒,是不成规矩的,但还是摆上了。
对此,郑凡没说什么,他也没碰那个酒。
剑圣和徐闯,陪着王爷一起进食。
徐闯很想问问,为何不出去和那些士卒一起用?比如这酒,为何不倒入汤里和士卒同饮?
但犹豫了一下,徐闯还是什么都没问。
一顿丰盛的早食用完,
郑凡也在陈仙霸等的伺候下,着甲完毕。
出了帅帐,晨曦初现。
平西王早早地骑上貔貅,立于军寨门口处。
这些日子以来,乾军开始逐步收紧包围圈,双方其实已经在明牌打了。
按理说,二十几万人围攻一万人,很简单,但这实则不是二十几个人打一个人那么简单的事;
乾军各路兵马素质参差不齐,早早地落子后,想要形成统一协调的作战节奏很难,再者,乾人想要的是,尽可能地不留漏网之鱼,想要一网打尽,故而在刻意地压制着步点,像是整列队伍时踩着碎步极为精细地调节整齐。
还有一个原因在于,原本预计要包围的,是五万燕军,所以口袋布得很大,吞个大半,其实就是大胜,谁知燕人就只剩下一万在这里,等于是渔网缝隙的尺寸出了问题。
不过,乾人那边的主帅,应该不是那位官家,那位官家在方略上,应该是有水平的,虽然人家心里一直有一根刺:官家,您不知兵呐!
但实则,当初说这话的本人,也就是平西王爷,那时也是胡咧咧的居多。
只不过后期,伴随着靖南王镇北王开晋,再伴随着他郑凡不断崛起,似乎在一遍遍地捶打着当初的那句“讥讽”,强行给那位官家的脑壳上贴上了标签。
知不知兵,本就是相对来看的,燕乾大军做个交换,乾国官家也不至于那般难堪。
郑凡猜测,对面乾军的主帅应该是那位寻道先生;
可惜了,
这次自己只是让人端了上京,
下一次,
总得找到机会去踏平那座宣扬封建迷信的后山。
平西王心眼儿小,睚眦必报,何况是那位当初差点把自己变成痴呆的仇家!
乾人的逐步收缩和谨慎,效果其实很明显,优秀的统帅,不是像李富胜那样,自己撒开腿玩儿,仗着“兵强马壮”硬吃你,而是能将一群参差不齐的军队整合起来。
也正是迫于这种近乎“严丝合缝”的压力和节奏,郑凡不得不放弃采取取巧的方式去突围。
在这种局面下,
任何的取巧和侥幸心理,最终都只能酿出让自己悔恨的果实。
在特定时候,兵法谋略这些东西,其实都已经失效了,战场、战争,开始回归其本质,靠真刀真枪来说话。
那就,
说话吧。
郑蛮举着晋东王府双头鹰旗,也就是平西王的王旗,而刘大虎则举着大燕黑龙旗,陈仙霸手里,拿着的则是靖南军军旗。
“呜呜呜呜呜!!!!!!”
号角声响起。
在这个时候,已经不用去在意是否会惊扰到外围的乾军了,自欺欺人,没什么意思,自己这边大军一出寨,乾军那边必然会得到反馈。
一队队燕军骑士自军寨内策马而出,
三面军旗之下,是他们的王。
郑凡坐于貔貅背上,没有招手,没有呼喊,只是平视着从自己面前过去的一列又一列骑士。
而这些燕军骑士们在经过自家王爷跟前时,都下意识地挺起了自己的后背,好让王爷看见自己最为英武的一面。
该说的,已经说了;
该做的,也已经做了。
主帅制定了自己的计划,将士们也明白了计划;
这其实已经可以了。
什么和士卒再一起吃最后一顿饭,再和士卒称兄道弟拍拍肩膀,亦或者拿一壶酒往溪水里一倒,和士卒们同饮以激发出他们的士气;
写这些故事的,基本都是文人;
在文人眼里,丘八们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和那些愚民没个差;
但实则,这群将脑袋系在腰间打生打死的丘八,他们看待事物看待人,比这世上绝大部分人都要真切。
就像是领导讲话,
下面人坐得整整齐齐,配合着恰到好处地热烈掌声,领导讲得意犹未尽;
实则下面人心里想的是:
怎么还没讲完,这煞笔!
这个世上,最难以掌控的群体,就是军队。
他们是残暴的,践踏敌人的尸骨,甚至可以好不眨眼地将刀口指向无辜的妇孺,在特定氛围下,他们会失去身为人的所谓道德感,化身成最为纯粹的野兽;
但有时,他们也能很温柔。
他们是贪婪的,他们期盼战争,希望获得军功,加官进爵,习惯获得赏赐,红帐子里潇洒,他们信奉今朝有酒今朝醉;
但有时,他们也能很克己。
他们可以桀骜,也可以温顺;他们可以暴戾,也可以令行禁止。
有些假惺惺的戏,郑凡没临时抱佛脚去演,因为他的戏,在前面早就做足了。
他本就是当今大燕军中名副其实的军方第一把交椅所有者,名正言顺!
他本就是靖南王的真正传人,靖南王世子的抚养者,虽然独立出去了,但没人能否认,他是靖南军的人;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他刚刚,掀翻了上京,那座在茶楼说书先生和故事里,富得流油的乾人大城,将乾人的骄傲,践踏在了脚底!
不仅仅是郑凡在检阅着这些燕军骑士,
他胯下的貔貅,似乎也受主人感染,检阅着从自己面前一排排经过的战马:小黑、小红、小白……
时不时地,自鼻孔间窜出点儿白气儿,算是尊贵的貔貅大人对他们这群坐骑小弟的肯定。
待得军队出寨列阵完毕后,
平西王催动胯下貔貅开始移动,其身后,陈仙霸三人,再加上剑圣、阿铭和徐闯,紧紧护卫着王驾。
王旗,
向西。
“虎!虎!虎!”
顷刻间,
上万靖南军骑兵开始发动,追随着王旗向西奔进。
北羌骑兵,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魔臨-第六百六十三章 爲王爺,開路!展示
将很快见识到真正的,
大燕铁骑!
……
“狼烟,狼烟,督司,督司,燕人动了,燕人动了!”
“哈哈,好。”
明牙督司走出自己的帅帐,招呼着自己麾下的北羌勇士们:
“我北羌的勇士们,燕人终于动了,待会儿随本王……随本督司去割下那燕人的首级找朝廷,找官家,换赏银去!哈哈哈哈哈!”
“哦哦哦哦哦!”
“哦哦哦哦哦!”
北羌骑兵们开始迅速地整备,列开了阵势,但并非是什么防御阵形,而是攻击阵形。
“我倒要看看,他燕人,到底会向哪里突围,呵呵,等收到准信后,本督司就去捅他燕人的后翼去。”
“督司,万一燕人是朝咱们这儿来的呢?”这名随侍于此的乾国兵部侍郎小心翼翼地问道。
他其实就相当于一个联络官。
“哈哈哈,除非他燕人疯了!
本督司这里,可是有两万勇士,都是我北羌一族的好儿郎,好骑手,他燕人既然也是玩儿骑兵的,自然清楚骑对骑意味着什么。
他敢向我这里突围,那就正合了本督司之意,本督司才不会和他们针锋相对以折损我……
本督司会直接选择避其锋芒,再顺势粘上去,用两万人黏一万人,燕人怎么可能甩得脱?
到时候,等到你们官家和朝廷的其他三路大军到来,燕人将被直接溺死在这里!
他燕人往其他方向突围,说不得还有一线生机,敢往我这里来,那就是自寻死路!”
“话是这么说,但还请督司派人通会后方的那一路禁军,让他们早做准备吧,毕竟,他们也是李相公特意派来支援督司您的。”
“支援我的?怕是来盯着我的吧,哼,你们乾人的这点心思,以为能瞒得过本督司的眼睛么?”
话音刚落,
不同颜色的狼烟再度升起。
“督司,督司,燕人真的向咱们这里来了,他们来了!”
明牙督司咬了咬牙,
随即放声大笑道:
“哈哈哈,好啊,这燕人放着大道不走,偏来走我这鬼门关,来得好!这一仗打完,本督司要向官家讨要更多的酬劳,要加官进爵,要官家,也学那燕国的皇帝,给我封王!”
不久,
前方尘土袭来,
黑甲的骑士开始向这里奔驰。
明牙督司见状,深吸一口气,马上下令道:
“让儿郎们撤开路,放他燕人先过去,然后,再黏上他们,我北羌的勇士自幼牧马,可不要将那看家本事给丢了,给本督司,套住这头燕马!”
精华都市小说 魔臨討論-第六百六十三章 爲王爺,開路!閲讀
“咚咚咚!”
“咚咚咚!”
北羌骑兵开始向两翼让开,看样子,就像是故意给燕人让开路一样,但实则,里头蕴藏着巨大的凶险。
然而,
接下来的一幕让这位明牙督司直接惊呆了。
本该竭力突围的燕军,并未选择这大道先行一步抢先突出去,而是在自家北羌骑军阵调转方向时,毫不犹豫地跟着一起调转方向,
最后,
没有放风筝,
没有试探,
没有压缩,
没有周旋,
而是直接以最为决绝无畏的姿态,直接砸入了自家的军阵!
最前方的燕军,
人和胯下战马相当于是重锤,砸进去后,人和马很快受创;
而后方的袍泽,压根就没有顾忌前方倒下的兄弟,继续催动着胯下的战马将马速提升到了极致,顺着自家袍泽刚刚用血肉之躯砸开的缝隙,继续穿凿了下去!
他们没有理会可能袍泽的身躯已经被自己的马蹄践踏,
他们没有哀伤,更没有悲痛,
因为他们已经做好了被后续袍泽碾压着过去的准备!
北羌人直接被燕人这种悍不畏死给打懵了,军阵马上出现了紊乱。
而这时,
坐镇中军的陈远回头看了一眼后方立着的那面王旗,以及王旗下面的那身着玄甲的身影。
一时间,
他竟有些分不清楚,王旗下面站着的,到底是平西王还是靖南王了。
随即,
他笑了,
这位宜山伯的侄子,曾劝谏过陈阳为平西王黄袍加身以求免罪的燕军副总兵,在此时,
提起自己的马槊,
大吼道:
“靖南军都有!”
“虎!”
“为王爷,开路!”
“虎!”
陈远开始催动胯下战马,其身边的中军骑士也开始一同提起马速。
北羌人想套马,
可惜了,
燕人不是马,燕人,是……狼!
狼在面对对手时,不会选择苟且偷生给对手以套住自己脖颈的机会,而是会选择……咬死他!
伴随着中军的疾驰,
陈阳马槊开始前举,其两侧的燕军骑士也同样架起了马槊,宛若金戈制成的凶兽,彻底迸发出了它的凶厉和残酷!
在双方即将对撞的刹那,陈阳大吼道:
“陷阵之士!!!!!!!”
其身侧身后,所有燕军骑士齐声:
“有死无生!!!”

眼前的场面,可谓惨烈悲壮。
他们不是在突围,
他们,
是在歼敌。
只有将乾军四路大军中,唯一的一支骑兵军团,打死打废打崩,才能确保接下来他们王爷逃出时的安全。
他们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毫无畏惧地冲向北羌人的刀锋,为后续袍泽开路,用这种视死如归,从一开始,就将北羌人的士气给打压下去!
他们都是百战老卒,他们自然清楚到底怎样的对手是最可怕的,那就是……不怕死的对手;
而眼下,
他们自己正在践行着这一切,
为王开路,
为王,赴死!
而此时,
立身于王旗之下的郑凡,伸手向了刘大虎,刘大虎将手中的黑龙旗交给了王爷。
饶是剑圣等人也算是见多识广,但也依旧被眼下这种惨烈悲壮给震撼到了。
陈仙霸、郑蛮和刘大虎三个,更是眼里似要喷火,如果不是职责所在,他们恨不得此时也身在下方战局之中。
接过黑龙旗的郑凡,深吸一口气,
开口道:
“曾经,老田让我对着这面黑龙旗发誓,让我这辈子,都不得放下这面旗。
我本以为,这是老田给我的禁制,甚至,是老田给我的束缚。
他想将我,绑定在这面黑龙旗上。
但直到现在,
我才终于明悟过来。
我那位哥哥,
哪里舍得让我受这种禁制约束之苦。
优美都市小說 魔臨 txt-第六百六十三章 爲王爺,開路!讀書
他让我将这面黑龙旗一直扛着,是因为他清楚,这面旗,到底意味着什么。
当我扛着这面旗时,
多少人,
因为我的一句话,
就会心甘情愿地为我赴死。”
郑凡抚摸着这面旗,
继续道:
“它不是束缚,它,是庇护。”
剑圣扭头看向身侧举着黑龙旗的郑凡;
郑凡将黑龙旗,夹在了肩下,旗口,斜举向前。
“这些年来,
世人都认为是燕皇雄才大略,认为是镇北王靖南王一代军神,认为是有我这个新平西王接班;才使得大燕,能国势如此之盛!
其实,
燕国的国势,
哪里靠的是什么圣君,哪里靠的是什么军神,
所靠的,
无非是这些年来,
一群又一群的燕地儿郎,
在这面黑龙旗的引领下,
慨然赴死!”
————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