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仙道劍閣-第十八章 青陽魏家 (求訂閱,推薦)讀書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仙道剑阁
“滚吧你,没钱还敢来我们长乐赌坊。”
“快滚,快滚。”
“在敢来,见一次打一次。”
“妈的,真是晦气。”
一处热闹的街道前,随着一名穿着粗布衣的男子被扔在大街上,周围的人群顿时散开,然后远远围观。
不过一息的功夫,就见赌馆里骂骂咧咧的冲出三个人,对着倒地的男子,一阵拳打脚踢。
待到打累了,三个魁梧的汉子,冲着那人吐了一口唾沫后,便回到了赌馆。
“看什么看,小爷我总有一天,会赌到你们倾家荡产。”
数个呼吸后,此人疼的龇牙咧嘴,骂骂咧咧的向着街道的另一边走去。
“大叔,这种赌徒有什么好看的。”看着那人的背影,花小雨一脸不屑的道。
“我们还是快去买糖葫芦吧。”
她小小年纪都知道想要赚钱得靠脑子得努力,赌博这种不劳而获的行为,实在是可耻。
还想赌到别人倾家荡产,怕是自己今夜住的地方都没有吧。
“带你来看,就是让你不要学他们。”周渔揉了揉花小雨的头,笑着说道。
“哼,有大叔给我的分成,小雨怎么可能会学他。”花小雨抬头一脸骄傲的说道。
“该不会大叔手痒了吧。”话音一落,花小雨便背着小书包,向着背着糖葫芦的小贩跑去。
“赌之一字,来源于贪,这种念头虽然不可取,但正好以做警示,防止我误入歧途。”
对于花小雨的话,周渔也不恼,目光扫了一眼消失的街道尽头的赌徒,当即向着糖葫芦小贩走去。
相较于王守业那种长久的守护之念,这种贪婪的情绪,周渔的选择是给予其一场幻境。
以此幻境,来使得此人心中贪欲得到最大的释放。
因为是梦,故而当此人苏醒之时,便不存在着精气神被消耗一空的现象发生。
甚至于,这场梦于此人而言是一场不可多得的造化。
周渔相信,此人在幻境之中,经历过人生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之后,会有一番独特的感悟。
傍晚,在将花小雨送回之后,正坐在院中饮酒的周渔,突然眉头一皱。
同一时间,就见院子的大门,被人一掌推开。
“听说此地的主人,能够酿造出蕴含人生的酒,在下魏无秧特来求酒。”
来人身穿紫色长袍,方一踏入院中,当即对着周渔大声说道。
此人口中虽说有一个求字,但无论是言语还是态度,都极为傲慢嚣张。
虽说周渔对于来此换酒之人,从未有过太多的要求。
但相对于此人闻言,他更喜欢那刘浩的态度。
人氣玄幻小說 仙道劍閣 愛下-第十八章 青陽魏家 (求訂閱,推薦)熱推
“滚!”于魏无秧强势逼人,且自信满满的目光之中,一声淡漠的话语,当即从周渔口中传出。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你说什么?”这话语的传来,使得魏无秧整个人一愣。
但在这一愣之后,其脸色变得无比阴沉,更是一步一个脚印,向着庭院中的周渔迈步而去。
”你可知道,我的身份是……“
魏无秧死死的看着眼前的青年,目光犹如开刃的利剑一般,似要将其大卸八块一般。
”你的身份于我何干?“躺在靠椅上的周渔,慵懒的打了哈欠,目光淡淡的扫了此人一眼。
于这一眼之中,魏无秧愤愤不平的话语戛然而止,其凌厉的双眸之中,更在那周渔目光看来的一刻,浮现出了一丝惊恐。
明明对方的目光并不凌厉甚至有些平平无奇,但是在此刻看来之时,却让魏无秧心神一震。
似若自己在多说一句,便可能会灰飞烟灭一般。
于这种惊惧之中,魏无秧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已走出了那间庭院。
“噗……”
站在街道对面的小巷里,恢复知觉的魏无秧,看着那件普通的宅院,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
“此人,竟敢如此辱我。”
想到方才在院落之中被逼退的一幕,魏无秧不仅没有反思,反而心中升起了一股杀意。
于这杀意之中,此人看了一眼周渔所在的院子,又扫了一眼,花小雨母女的院子。
据他调查所知,这以故事换酒的主人生性孤僻,除了那陈姓寡妇以外,几乎没有所在乎的人。
“没有人,能够辱我青阳魏家。“一念即此,魏无秧当即向着城中的一处客栈走去。
他并非这城中之人,此番来到此地,也不过是因为与城中世家有着生意往来。
最初他并没有想求酒的想法,只是想到家中老爷子的八十大寿在即,便临时起意。
若是那酿酒的主人一开始乖乖识相,他或许还会给此人一场富贵荣华,但现在不将此人大卸八块,难消他心头之恨。
尽管他从城中世家听说过那酿酒的主人曾轻易俘获江洋大盗,但他青阳魏家,可不是寻常的江湖世家。
即便是那高高在上的修仙之人,若是得罪他们,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成为一个奴仆。
“便是你不是寻常之人,又如何?”抱着这样的想法,回到客栈的魏无秧当即捏碎了一块玉符。
……
小院里,对于方才的一幕,周渔心中没有丝毫的触动。
区区一个凡人,若不是他现在处于化神的阶段,不愿轻易的动手。
此人怕是早已在流露出那种杀意的一刻,便会刹那之间爆碎成一团血雾。
尽管如此,周渔也只会给此人一个机会。
这个机会,不是因为仁慈,而是因为此人太过弱小,且他此时处于化神阶段的入念所致。
只可惜,很多时候,有些人总是喜欢作死。
夜晚,当周渔坐在梧桐树下,一边饮酒,一边感受到白天那赌徒于幻境之中,所产生的强烈念头时,一道黑色的身影,竟从天空之中悄然而至。
“周氏酿酒坊的老板?”随着光芒一闪,那道基境的修士,顿时散去隐匿之术,出现在周渔的面前。
“是又如何?“周渔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这名道基境的老者。
“是便要大卸八块,且与你相关之人同样如此,就像这样。”
于此话落下的一刻,就见这名灰袍老者伸手对着花小雨所在的院子一点。
咻!
瞬息之间,一道灰色的飞剑被停滞在了周渔的院子里。
“你!”突如其来的一幕,使得灰袍老者惊愕的看向了周渔。
“不是凡人?”
于此话落下的一刻,此人的身躯轰然破碎,化作了一团血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