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第1167章 討逆讀書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大明最后一个狠人
天武三十年腊月二十四日,小年,远东军等待已久的日子终于到来了。
驻守墨西哥城八万远征军、降明的十万东军,在长达百里的边境线上涌动,原先绵延无尽的帐篷,此刻已经收起来了。
远东舰队百艘战船也已做好了最后的准备,经过了无数遍的检查,严阵以待,随时北上!
北风烈烈,各军的军旗在风中招展,发出“啪啪”的声响,极为清脆。
耀眼的阳光下,无数铁盔晃动着,反射着金属寒光,下面一张张沧桑的面孔充斥着紧张、兴奋。
上至将军,下至小兵,所有人都有一种共同的奇异感觉。
接下来他们面临的战争,将会被永远载入史册,而他们此时正在参与其中!
“大明远东军第一师全师就绪,进入临战状态!”
“大明远东军第二师全师就绪,进入临战状态!”
“……..”
“大明远东军骑兵师准备就绪,随时出击!”
“神武军皇家第五炮旅准备就绪!”
…….
中军大帐中,巨型沙盘前,徐明武一身绣金轻甲,内衬红色蟒袍,目光炯炯地盯着诸将。
待众人报告完毕,徐明武高声喝道:“传本帅军令,全军立即开拔,向北挺进,讨逆,诛杀吴贼!”
“讨逆,诛杀吴贼!”
“讨逆,诛杀吴贼!”
帐中群情激奋,诸将大声呼喝。
对于逆贼吴三桂,远东军众将士是听着他的名字长大的。
自三十年前吴三桂叛明降清,吴贼的事迹早就被写入了大明教科书,成了大明一代人的记忆。
同时,吴三桂也成了所有人第一个想要诛杀的汉奸,比洪承畴的仇恨值还要高!
洪承畴好歹还变相的搞废了满清,还不辞辛劳的在美洲大陆帮大明打前锋,又是完善制度,又是沟通文化的,教化土著,为大明统一美洲大陆奠定了良好的基础,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所以,这些年明廷没有牵连洪承畴的族人,其三弟洪承畯还在泉州当书法家,其发妻的族人李光地还在翰林院任职,御前行走。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txt-第1167章 討逆讀書
洪承畴的三个女儿,在他降清前就嫁人了,一直生活在福建,其中三女还嫁给了原登莱巡抚曾化龙之子,均未受到牵连。
吴三桂就不同了,整个就一反骨仔,正经事没做几件,搞破坏一把手,而且一家子就没好人,不管是兄弟还是女婿,都是逆贼。(军师夏国相、大将胡国柱,都是吴三桂的女婿)
可以说,吴三桂新建的大周王朝,高层基本都是吴家的姻亲。
这一次,远东军北征,将一劳永逸地解决东国汉奸等一系列问题。
这一次,大明的军旗,将彻底插在北方的土地上!
这一次,每一个士兵,都将和将军总督一样,成为创造历史的人!
……
漫漫北美大陆上,大街小巷的茶楼酒肆中,随处可见一双筷子单在三杯茶上。
每当看到此茶阵时,所有潜伏在原大东国境内的天地会成员一下子打起了精神,接暗号者上前移开筷子,然后面露激动地吟上一句:“提枪夺马便饮!”
这个茶阵名为“攻破王城”,是天地会总舵主陈永华对所有成员下达的命令:总攻开始了!
经过仔细确认暗号,再无疑问了,所有天地会成员浑身的热血霎那间沸腾起来!
他们回到家中,吻别了自己的妻子儿女,流着热泪推开家门,然后纷纷冲向藏匿武器、炸药的地方,顷刻间把自己武装了起来,冲向了无边的黑暗中。
周军驻地旁的小镇上,欢快的青楼妓院中,冷不丁地传出清脆的枪声。
来寻欢作乐、夜宿青楼的周军军官们,接二连三的被杀死在温柔乡中。
还有周军大营中,偶尔也会响起一阵爆炸…….
天地会是锦衣卫旗下的分支,总舵主陈永华曾是神武军的一名炮兵军官,当年参加过征讨日本之战。
只因当年打完日本,各部上报军功时,朱慈烺在忙茫茫名单中无意间发现了陈永华,核实籍贯后单独召见了他。
朱慈烺一直没有忘记海外的汉奸们,成立天地会的目的,自然是专门针对所谓的大东国,同时关注美洲各国殖民地的情况。
后来驸马都尉徐明武去了美洲当远东总督,天地会的作用就更大了。
好在徐明武没有犯浑,这几年还算老实,否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
东都城,上虞备用处。
吴应熊看着手中这些乱七八糟的报告,狠狠捏着下巴,觉得头有点大,拿不准该怎么办。
他犹豫着,不知要不要进宫面见君父汇报此事。
大周军队的将领频繁被刺杀,透露出古怪,吴应熊心头笼罩着深深的不祥之感。
但这些人都是死在女人的肚皮上,这种事要是无脑报到御前,简直是脑子进水了!
首先,吴三桂刚当了大周皇帝,正是开基立业的关键时刻,别说死几个中小将领,就是大将胡国柱死了,也不一定关注……
其次,身为将领不住军营,却在逛青楼时被杀,严格查办下去,铁定要有不少人遭殃。
吴应熊身为大周新任太子,因小事而得罪武将集团的事,决计不会去做的!
正此时,管带梅观海匆匆来报:“太子殿下,胡将军死了!”
“你说谁?”吴应熊瞪大了眼睛。
“胡国柱胡将军,昨夜在青楼被人刺杀了…….”梅观海小心翼翼道。
吴应熊沉默了,胡国柱是吴家的得力大将,又是他的妹夫,他竟然死了!还是死在青楼中!
如果先前他认为这些刺杀行为是东国余孽的报复,到了现在,吴应熊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旋即,他沉着脸道:“摆驾进宫!”
……
皇宫内,大清早的,新篡位的昭武皇帝吴三桂已经起床洗漱完毕,并且练了一套拳脚,舒活了筋骨,吐纳了气息,精神焕地移驾御书房。
自古靠篡位上位的,都十分珍惜时光,勤勤勉勉,吴三桂更是不例外。
称帝这两个月,他每天都是这样早睡早起,生活极其有规律。
早起锻炼完身体后,吴三桂就会来到御书房,一边吃早饭一边忙起了政务,比二十一世纪小年轻早上边吃饭边刷手机还要认真。
这时候,门口小心地禀报:“启禀皇上,兵部尚书吴国贵大人求见。”
吴三桂有些意外,看了一下来回摆动的西洋钟,还没到早朝时间,也没召见他,兵部尚书怎么就跑到宫里求见了?
“宣进来吧。”
……
吴国贵踉踉跄跄地进来了,目光呆滞,直勾勾地盯着吴三桂,面如死灰。
突然,他放生悲恸道:“皇上……远东军打过来了!”
吴三桂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吴国贵,似乎还想伸手去摸摸他的额头,看有没有烧。
远东军打过来了?怎么可能!
就远东军那几万人马,能与我整合起来的几十万大周人马对抗?
而且还有南境的靖南王左绪十万大军挡着,大周已经恩威并施,许诺给左家保留亲王爵位,相信左绪那小子会识相,不敢与大周作对!
再者,远东军的驻地距离大周王都的核心地带足有六千余里,他们每天跑死了,行军百里,也要两个多月。
几千里的后勤补给,他们怎么打?姓徐的小子敢打吗?
还没等吴三桂开口质疑,外面又通报,太子吴应熊求见。
吴应熊一进书房,也是面如死灰,连声请求父皇饶恕失察之罪……
吴三桂听了二人一番痛苦流涕,又宣了几个搞情报的询问情况,这才当真了,立时脸色难看,咬牙切齿道:“是我低估那小子了!”
这时候,新任外交大臣也连滚带爬地冲进来了,跟前两位大爷一样,一来就叩头请罪,双手还颤抖着捧上几纸英文版的条约……
“皇上,英国人和法国人进犯您的潜邸封地,扬言要我大周割地赔款,以保双方和平共处……”
后方老家被偷,吴三桂气得脸色煞白,慢慢变得通红,目光中快要喷出火来。
他低着头,盯着手里的英文版条约,突然将之撕的粉碎,狠狠地摔在外交大臣脸上,随即撩起腿来,把面前跪着的三个家伙挨个踹翻。
包括太子吴应熊在内的几个臣子被踹的一声不敢吭,倒了赶紧爬起来,规规矩矩跪好等踹……
吴三桂咬着牙吼道:“不知死活的白夷,敢趁火打劫!那个负责与白夷谈判的金玄呢?怎么不见他人?”
外交大臣浑身吓得像筛糠一样,爬起来低声回道:“皇上,金玄跑了,听说是投法兰西人那边去了…….”
“废物!”
吴三桂又踹了两轮,这才稍微消了一点怒火,慢慢地坐下,好半天没说出一句话。
最后,他脸色阴沉地道:“传令各部,整军备战,朕要南下亲征,一战而定神洲!”
“父皇英明!”
吴应熊第一时间表态。
顿时,下面一片争先恐后的附和:“皇上英明,定能一战而定神洲!”
当天上午,大周王朝紧急调动了二十万大军,吴三桂亲任最高统帅,亲征南下。
……
北美大陆的地形以平原为主,但西部的地形明显以高大的山地、高原为主,高度大、宽度广,包括了海岸山脉、内华达山脉和落基山脉,约占了后世美国本土面积的三分之一。
东部为低缓的阿巴拉契亚山脉,宽度和高度均不大,中部为宽广的平原,从五大湖一直延伸到墨西哥湾,约占美国本土面积的一半。
也就是说,远东军进军的路线,基本以山地为主,只能靠步兵向前推进,火炮、粮草等以海运为主。
饶是如此,北征命令下达的第一个月,远东军陆路各部队还是以每天平均四十里路的速度推进。
推进最远的师,他们的先头部队已经深入到了大周境内,开始干活了。
其实吴三桂篡国后,大周王朝对各地的接收还未完全结束,特别是靠近远东的南境,更是连像样的军队都没有。
真正的周军精锐都在东都城附近那一片好地方扎堆,等吴三桂分块好地呢!
截止天武三十一年二月下旬,远东军左路大军已经拿下了四十多个小镇,二百多个自然村和居民点。
他们的任务就是推进,推进,再推进!
沿途多山,地形复杂,对特殊条件下战役战术的要求较高,但徐明武就是想在这种复杂的环境中大展身手,给敌人创造惊喜!
火熱連載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第1167章 討逆閲讀
十七世纪的“闪电战”了解一下!
在这片广袤的美洲大陆上,精彩的战争史基本为零,远东军的出现,就是创造这部精彩的战争史的!
他们要让后世子孙,从历史课本上,了解这段英雄的历史!
左路的海上大军则不一样,远东舰队凭借着众多战船,在一望无垠的大海上完全能够长驱直入。
他们是战争的主攻,担任着抄吴三桂老巢的重任,同样负责调运军队。
因为吴三桂的王城建立在东国的东都城上,靠近海港只有二十里,远东军想要尽快占据战争主动权,直捣黄龙是最好的选择。
他们唯一的阻碍就是东洋舰队,东洋舰队的精锐被吴英在东都保卫战中打废了,剩下的投降了吴三桂。
精锐虽然没了,但他们的战船还在,并未在东国覆灭中受到一点伤害,或许会对远东舰队形成一定的威胁。
所以,为了避免意外,及保证计划的绝对可行,徐明武命令远东舰队缓缓而行,与右路大军形成海陆攻防照应。
右路大军从墨西哥城北郊边界开始向北推进的,当挺进了两千里路时,他们终于发现了大周王朝的军队!
朱大能的骑兵师冲在最前面,后面紧跟着一个步兵师,沿着山脉河流一路欢快地高歌猛进,如同看到了猎物。
大河两岸宽阔的草地上,零星的东军残兵丢盔弃甲,在前面没命的奔逃,兵器扔得满地都是,时不时能看见一门被遗弃的火炮。
远东军的骑兵捕捉着前面奔逃的敌人,一个接一个地将其点倒在地。
骑兵所过之处,尽是大片的吴军尸体,对于跪地求饶的俘虏,他们一概不管。
徐明武给朱大能下了死命令,只管前进,不要停下来多管闲事找存在感!
打下来的地方交由后续部队去接收,你们骑兵师抓紧推进就行!抵达指定位置与左路海上大军会和,把敌人葫芦娃式的援兵吃掉才是正事!
所以,朱大能率领的骑兵师根本就不带停的,直到跑到每日规定的上限,才让战马休息,怕它们累死了。
某个小城上,一群吴军军官挤在城头上,目瞪口呆地望着城下几百米外,不断轰隆而来的骑兵大队。
有的骑兵还笑嘻嘻地向他们挥手致意。
这些大周王朝的下级军官们全都吓呆了,他们从未见过如此多的骑兵大军,而且是打着明军的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