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妖魔哪裡走-704.好大驚喜分享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朝廷怀疑段成武的说辞而相信黄泉监的调查,原因之一便是太平关易守难攻。
王七麟已经看过太平关的整体走势,这确实是一道天堑关卡。
段成武向朝廷陈词,说的是他收拢残兵汇合援军,仗着城内军民起义,里应外合拿下了太平关。
如果这番陈词是真的,那城内军民实力可是够强。
对于太平关来说,当时的残兵与援军数量实在不够看,别说攻下关卡,能有人冲上城墙就算段成武指挥得力、将士悍不畏死!
朝廷不信这番说辞,所以才选择相信黄泉监的调查信息。
现在王七麟倒是觉得段成武没有说谎。
宋智鹿应当确实投降蒙元给他们开了门,全城上下消息稍微灵通一点的人都是这么个说辞,这种大事、大消息若有问题,不可能从头到下瞒得住。
但后来不是段成武攻下了太平关,而是蒙元放弃了这座城关。
他们这是出拳打人,往后收回手臂是为了蓄力、为了拳头有更大的力量,制造更大的杀伤!
王七麟猜测不错的话,女将军肩负调查防北第三线五关布防阵的责任。
当然,现在这个女将军已经不是她本人了……
他觉得段成武应该没有问题,于是他决定约见段成武。
这事不能在中军大帐进行,指不定段成武那边有什么问题,万一他跟蒙元方面暗地里有所勾连,那他可就是去给对方送外卖了。
他准备让徐大去请人,结果巧了,段成武的亲卫队长上门,说是段将军有请。
王七麟看向谢蛤蟆、徐大等人,他们对视一眼,脸上皆有狐疑之色。
他们这边刚查出女将军的猫腻,这段成武就主动上门请人了?
一个可能浮现在王七麟心头:蒙元一方极其警惕,他们今天先上门又暗地里连续请人,怕是引起了他们的怀疑,于是他们准备提早发难。
这个怀疑有个前提。
王七麟不动声色的看向谢蛤蟆,低声问道:“你带老福气这件事,隐秘性如何?”
谢蛤蟆捻须说道:“无量天尊,绝对隐秘!老道带他离开的时候,还做了个如生纸人待在他的床上睡觉,绝对无人能看出蹊跷!”
一听这话,王七麟心里有谱了。
他问卫队长道:“林小校,段将军请本世子去往他的大营所为何事?”
卫队长恭敬行礼,道:“回禀殿下,卑职尚不清楚,因为将军说是给您准备了一个惊喜。”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裡走 ptt-704.好大驚喜相伴
“另,将军不是在中军大营的帅府请您,而是在关城衙门请您。”
王七麟下意识挠了挠头。
给他准备了一个惊喜?是准备了什么法宝还是准备了什么美人?
他飞快扫了眼众人,慢慢的点了点头。
其实他不怕段成武乱来,他的八部天龙剑阵中已经集齐七部,新添苍龙让他战斗力大增,段成武若是乱来,他正好可以试试苍龙御剑的威力。
最善战的小阿修罗曾经向他说过,苍龙御剑之威能比得上他们六个战力之和。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裡走》-704.好大驚喜展示
因为这是龙!
八部的双王!
能让小阿修罗这样桀骜且心高气傲的主儿低头服软,足以见苍龙之能。
他带上一行人出门,路上徐大跟卫队长开玩笑,说段成武是不是准备了塞外美人给殿下暖床,卫队长陪笑,他其实挺想给世子殿下暖床的。
皇家世子就是威风。
王七麟出门,这边已经有人先去通知段成武一方,于是当他们到了衙门口,段成武带着亲卫们已经恭候多时。
段成武规规矩矩的行礼,王七麟抬抬手说道:“段将军将本世子叫来这里,说是有什么惊喜?”
“还请殿下海涵,末将斗胆将您叫来衙门有些冒犯了,不过确实是有点小惊喜,有您的旧友来见您,是他们请您来的……”
段成武笑着说话,然后半转身伸手指向门内。
旧友?
桓王世子旧友?
王七麟抬头看天。
晴天霹雳!
两个人影一起出现。
还真是旧友。
他都认识。
这两个人的出现都出乎了他的预料。
一个是武翰林!
另一个则是李瑁,本朝十二年的状元郎,永安公主的驸马爷!
王七麟看到两人脸上露出惊喜,心里却是咯噔一下。
这俩人怎么会突然来到太平关?
武翰林也就罢了,估计不会拆穿他身份,可是这个李瑁却是信不过!
他去年年初在长安城里见过李瑁,当时驸马爷对他的态度可不太好,三番两次的陷害他,更曾经写过一副对联嘲讽他。
迄今他还清晰的记得那副对联的内容:戊戌共体,腹中只欠一点;王丰同笔,头足正好双飞……
王七麟假冒桓王世子身份这件事是机密,李长歌是给他直接传达了圣旨,是太狩皇帝允许他这么做的。
其他人并不知道情况,所以武翰林看到他后脸上笑容凝滞了。
李瑁却相反,他本来脸色淡然、目光清冷,可是看清王七麟样子后他却逐渐露出笑容。
并且笑容逐渐变态。
王七麟主动发声,他对两人愉快的招了招手:“武大人、李瑁学兄,我们好久不见。”
武翰林苦笑道:“也不算很久,那个、那个世子殿下别来无恙?”
李瑁的笑容格外浓烈,他笑道:“世子殿下在哪里?”
直入主题。
开门见山。
一发入魂。
他接着说:“在下怎么没有看到世子殿下,只看到了听天监的王七麟王大人?”
“哦,对了,王大人现在高升银将,还是观风卫之卫首?”
他恍然大悟的样子很欠扁。
段成武显然知道王七麟这个人,他的表情大变,满脸吃惊又眼神警惕。
王七麟知道,拼演技的时候到了。
他奇怪的看向左右问道:“咦,王七麟王大人?李瑁学兄怎么突然提起他来?”
李瑁眉头微皱,随即没有再继续扯他的身份,而是上来与他行礼,笑容变得和煦起来:“殿下变化好大,怎么不喜欢开玩笑了?”
他对左右说道:“诸位想必不知,殿下俊美无双,但听天监有一位王七麟大人与他有着相近的帅气,所以当初在长安城的时候,许多见过他们的人将此二人并称京城双璧。”
沉一上来喝道:“阿弥陀佛,你这个读书人怎么嘴巴如此肮脏?”
这话把李瑁说的一愣。
沉一也向左右说道:“这鸟人是谁?竟然如此侮辱我家殿下,辱骂他是个逼!”
王七麟一头冷汗。
不过这时候、这情景下确实需要有人出来搅和一下。
他回头使了个眼色,徐大立马明白他的意思带着众人往前冲:“居然胆敢侮辱世子殿下,即使驸马爷是皇家亲眷,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辰微月不善言谈,他擅长动手。
阳光之下,身影连闪,一记铁拳分开边关风沙,直捣李瑁面门!
电光石火之间,李瑁开口吐息,一道浓郁黑雾从他口中吐出。
辰微月挥拳捣出,李瑁一声喝:“石城汤池!”
黑雾荡漾,声音轰然!
辰微月的铁拳捣在黑雾上,竟然未能穿过其中更未能击溃它,而是被震得倒退一步。
李瑁则是脸色变了变,他喉咙微微颤抖,像是有什么东西反上来又被他给硬生生咽了下去。
段成武大惊,叫道:“殿下,这是做什么?”
武翰林也为难的伸手挡在了李瑁跟前:“殿下还请收手!”
王七麟心底叹了口气。
拿下李瑁的机会失去了。
他喝道:“不离卫回归!”
辰微月、白猿公等人纷纷退回,徐大刚冲过去,一个刹车不及撞上了黑雾。
李瑁要开口,武翰林极快的说道:“会死!”
黑雾散乱。
徐大黑着一张脸转过身。
他的脸是真的黑了,就跟墨汁一样黑,不光黑还往下滴答。
他伸手接了一滴黑水看了看,道:“还真是墨汁!”
王七麟佯怒道:“我学兄只是与本世子小小的开个玩笑,你们这是做什么?还不给本世子退下!”
李瑁凝视着他,脸上重新挂上笑意。
王七麟也冲他笑,很热情的上去与他寒暄起来。
氛围重新变得其乐融融。
极近距离之下,李瑁低声说道:“王大人,冒充皇亲国戚是满门抄斩的重罪。”
王七麟也低声回应:“是陛下的安排。”
李瑁愣了愣,顿时不再言语。
段成武开路带众人进去衙门,武翰林特意走在后面,然后给王七麟使了个眼色。
王七麟只好也走在后头,见此武翰林低声问道:“小七,怎么回事?”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世子被刺杀,陛下让我假扮世子来查一些事。”王七麟快速回应。
武翰林大惊,还好他城府极深,嘴角一抽迅速收敛起了脸上的震惊之色。
王七麟又反问道:“武大人您和驸马爷怎么突然来了这里?”
武翰林道:“皇族关注边疆战事,派人带粮草酒水来慰问边关将士,长宁公主方面安排驸马爷为代表。”
“而老夫是得到陛下调令,带并郡兵马来援助太平关,后续还有其他兵马到来。”
王七麟道:“这就太好了,太平关确实不太平,我查到了一些事……”
此时他们到了衙门中庭,段成武在门口招呼众人,王七麟没法继续说下去,只能给武翰林一个眼色,向他表明自己还有要事在私下告知。
进入中庭,他们纷纷落座,王七麟坐在了C位,众人围绕他做话题核心聊了起来。
段成武心里有了疑虑,几次说话都带着试探之意。
王七麟一看这样不行,李瑁不知道为何对他极有敌意,就像一条毒蛇似的环伺左右,只等一个合适机会就要咬他一口,他不能让这样机会出现。
于是他扭转话题,问武翰林的来意。
武翰林抱拳向长安城方向,说朝廷已经调集了八方大军,更从江南鱼米之乡调集大量粮草支援边关,如今后方三线的巨岩关、龙庆关、铁盔关、龙华关、居中关等五座要塞中汇聚精兵和粮草,只等一一拿下被蒙元一方所控制的一线和二线的其他要塞。
这种情况下太平关便变得很重要了,第一线十座边关要塞中唯有它一座还被新汉朝所控制在手,朝廷要争夺其他要塞,太平关就成了一个很重要的钉子。
武翰林带领的援军是并郡的地方军和当地大族门阀支援的私家军,其中便包含武氏子弟兵。
武氏算是倾巢而出,他们以天武门弟子为军官骨干组成一支天武军,总数共计两千,全数被武翰林给带来了太平关,如今就在关外驻扎。
段成武是从军队底层摸滚打爬起来的名将,他沉吟道:“看来不日将有血战在我太平关展开,希望借此一战,朝廷能力挫鞑子!”
李瑁说道:“鞑子逆行倒施,祸乱苍生,如今被赶出中原竟然还不肯老实,那就应当以王道之心行霸道之举,朝廷是时候该将他们连根拔除了!”
王七麟诧异的扫了他一眼。
其实他怀疑李瑁跟蒙元势力有关。
但是对方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确实是情真意切,提起鞑子更是咬牙切齿。
他不知道这货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过知道肯定不是好药。
他可能跟李瑁上辈子有什么龌龊,两人从第一次见面就不对付。
武翰林和李瑁地位比不上桓王家的世子,却也都是位高权重的一方豪杰。
一个是并郡新郡守、势力遍及半个并郡的老牌霸主,另一个则是曾经的仕子之首状元郎、陛下最爱戴的姐姐长公主永安公主之夫,段成武都得仔细结交。
于是当夜他又要设宴款待众人。
王七麟意识到这是个机会,他便询问段成武道:“段将军,嫂夫人乃是女中豪杰,如此场合,她也得出席吧?”
段成武无奈的说道:“回禀殿下,拙荆只是寻常村妇,哪里当的上女中豪杰的称呼?她上不了正席,今夜无需考虑她。”
“而且,”他停顿一声更是无奈,“她最近在与末将闹别扭,听信了市井谗言,说末将想要纳妾,唉,估计若是请她参加今晚宴席,这宴席可就不得安生了。”
王七麟冲他意味深长的一笑:“段将军,今晚的宴席确实不得安生了。”
段成武是聪明人,看着他的笑容便皱起了眉头:“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七麟下午时候已经跟武翰林沟通过了,他相信武翰林肯定不会投靠蒙元,所以不管段成武这边有没有被蒙元收买,他都能掌控住太平关。
于是他将实情告知段成武,要求他请女将军带亲卫队来参加晚宴。
纵然段成武城府深沉,可是听过王七麟的分析后还是呆住了。
但他算反应快的,等王七麟话音落下他便问道:“殿下恐怕确实不是殿下,而是听天监的王大人。”
王七麟答非所问:“本世子有陛下御赐的宝剑,如朕亲临、可上斩皇亲下斩黎民的御赐宝剑!”
段成武黯然的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对于他这个反应,王七麟很是诧异。
他以为段成武会质疑自己的推断,他以为段成武会难以置信这一切,他以为段成武会敌视自己。
然而并没有。
预料中的狂风暴雨式反应都没有。
他只是沉默而专注的盯着桌子上一盏茶仔细的看,茶杯中的草叶在沸水激荡下不停翻滚,他看着看着露出凄然一笑。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辞。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他将这首诗反复念叨了好几遍,忍不住的摇了摇头:“她就这么苦命么?”
王七麟看着他脸上的凄楚、听着他话音中的无助,一时真是可怜他。
段成武继续喃喃说道:“我自小见多了生死,少年时便见到了全家人陆续过世,后来从军,更是……”
他没有把话说完,说着说着似乎说不下去了,便苦笑着摇摇头。
王七麟知道他这是一时之间没有接受自己的话,看着他难过的样子,便忍不住说道:“段将军你先别这么悲伤,或许我的推断是错的。”
段成武又摇摇头,笑容前所未有的无力。
他很勉强的笑道:“我也曾经怀疑过一些事,不过只是偶尔一点异常,让我、让我……没想到,不对,应该能想到的,呵,我应该静下心来把这段日子的事好好做个思考的。”
又是一阵沉默,他终于恢复坚毅面色。
饮尽杯中茶,段成武站起来说道:“晚宴在我将军府举办,末将一定会引她赴宴,到时候到底真相如何,用事实来说话吧。”
话虽然这么说,但他并不抱任何希望。
最近这些日子里发生在他们夫妻之间的一些反常一下子浮现在他心头。
以前他只是没有向着这方面来思考,并不是说他没有发现自家夫人的异常之处。
其实就像王七麟一直知道的那样,要假扮一个人是何其难,要瞒过身边人特别是结发多年的丈夫更是难上加难!
段成武将心腹亲兵队长叫来,让他去调集手下精锐阵营。
王七麟这边也与武翰林进行了磋商,武翰林将天武门的高手调集进入了太平关。
一切准备妥当,只等黑夜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