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蓋世 愛下-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你是誰?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从丹妮丝流露出的敬意,虞渊就判断出米娅,一定是暗灵族的大人物。
——而且还是众人皆知的那种。
“你们家族追随的,竟然是米娅长老,失敬了。”丹妮丝嘴角逸出笑容,“米娅长老,在暗灵族是能够排到前五的权势人物。她不仅个人战力出众,性情也温和,还广结善缘,和很多智慧生灵的强者,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略作停顿,丹妮丝再道:“也包括我们。”
之后,两人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虞渊向丹妮丝询问,如今血魔族掌控的深黯星域,到底是什么一个状况。
他很快就知道,在他消失以后,由妖殿的麒麟为首,五大至高势力的修行者,该是通过“迟珣渡口”大举涌入,将那些依附于血魔族的,众多的域界天地血洗,不少异族因此而遭受波及。
浩漭天地,以五大至高势力为代表的力量,对深黯星域的屠戮,引发了一连串的汹涌动荡,震惊了整个星空。
除血魔族外,还有不少天魔分支族群,也赶赴向深黯星域支援。
另外还有明光族、星族,暗灵族和修罗族的激进者,也纷纷响应大魔神格雷克的召唤,从各自的星河杀向深黯星域。
外域的智慧生灵,和浩漭的人族和妖族,积怨已久,不是一时半会能消泯的。
更何况,活跃于深黯星域的,本就是五大至高势力率领的那批,而非神魂宗和通天商会。
在神魂宗销声匿迹以后,数万年以来,外域各族的强者,一直力抗的对象,也是这批人和妖,双方可谓是仇深似海,不共戴天。
那些进入深黯星域参战的异族强者,也不是为了帮助大魔神格雷克,只是单纯地,想要报复五大至高势力带领的人族强者和大妖。
那片星域,在他和陈青凰离开后,变成了无垠星河最受瞩目的战场。
不少的强者,纷纷在深黯星域死亡。
一番深入交流后。
丹妮丝款款起身,“关于下面的那头地魔,我要和我父亲再谈一谈,然后商量怎么去做。你可以在这儿,多待一阵子,不着急走。哦,对了,吞月猿和闪电貂,你捕杀一些无妨,天星兽还望手下留情。”
从知道虞渊的家族,和米娅渊源颇深,丹妮丝的态度,就突然好了一大截。
“因为是你圈养的吗?”虞渊笑道。
“算是吧。”
丹妮丝揉了揉额头,想了一下,又说:“闪电貂,也不能杀的太多。它们的存在,能让游离外面的闪电,进入这一方禁地,再注入到雷涡里面。闪电貂能通过雷涡强大,它们也能吸引闪电,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虞渊点头表示明白。
他心里想的是,如果浮生界出自浩漭大世界,且和彩云瘴海当真有关,那么吞月猿诞生时,之所以没有产生灵智,必然是大道和规则残缺了。
浮生界,既然都从浩漭剥离了出来,法则大道当然不完整。
如此一来,新生的吞月猿,也就不能在初始时,便拥有惊人的灵智,划归为妖族的范畴行列。
“我先回城堡,因为只有在那儿,才能和我父亲联系的上。”
丹妮丝看了一眼头顶的战舰,嘴巴动了动,似暗中吩咐了一下,又忽然道:“你和你妹妹的事情,需要我保密吗?我如果和我父亲说了你们,他有可能转告米娅,兴许暗灵族会安排人接引你们。”
“不,暂时不用,请保密一阵子。”虞渊道。
“好的,浮生界很安全。除了,那头地魔。”丹妮丝丢下这句话,就打算冲向天穹,进入那艘战舰。
“那个……”
虞渊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怎么?”丹妮丝停了下来。
“你弟弟,该是死于千鸟界了,请节哀。”虞渊还是说出了这句话,“我在歧幽星域,听说了一些事,也见过不少人。如果有人去了湮灭星域的千鸟界,却迟迟没有重新现身,大概率是死了。”
“知道了,我其实也有这样的猜测,只是不愿和我父亲去说。”
丹妮丝还是显得有些伤感,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凝为一道星能光柱,射入到那艘星河古舰。
嗖!
不多时,由一团星光裹着的米婷,重新落入禁地。
米婷的手中,抓着一块晶石令牌,见虞渊疑惑望来,忙解释道:“殿下吩咐我,让我完全听从你的吩咐。这令牌,可以让我们从禁地离开,令牌,就是那充盈着星能结界的钥匙!”
虞渊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丹妮丝让米婷下来,应该也存在着点,盯着自己的意思。
他并不在意这些。
接下来的日子,虞渊先消化掉了打杀的那些异兽和妖兽,供养给体内那座蜕变中的“生命祭坛”,又四处采摘药草,熬制出更多的“虚魂液”。
“虚魂液”一部分他自己服用,另外一部分,则灌入昏迷的陈青凰口中。
他想的是,只要陈青凰能醒来,就算丹妮丝父亲亲临,他也能安然离开。
星族的丹妮丝,由于没有看出他人族的真实身份,只当他和陈青凰是暗灵族的族人,即便丹妮丝告诉她父亲一些事,他们短时间也没什么危险。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蓋世-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你是誰?
虞渊怕的是以后。
如此这般,又过了几日,禁地附近的灵草,植物,能够熬制为“虚魂液”的,都已被他采摘了个干净。
剩下的,就是含有剧毒,只能炼制为毒液的。
他仔细想了想,一边捕杀着吞月猿,和少量的闪电貂,一边收集含毒的灵草。
这天。
随着一瓶“虚魂液”服下,转化为魂力,他默默感应了好半响。
然后发现,仅仅只有三分之二的精炼魂力,被“生命祭坛”给无情剥夺。
又等候了许久,“生命祭坛”依然沉寂不动,虞渊的眼中,光芒就一点点地明耀了,嘴角也跟着洋溢出灿烂笑容。
守得云开见月明!
他知道,那座向阳神蜕变的“生命祭坛”,该是不再需要攫取更多的魂力!
从此往后,他每一缕凝炼的魂力,都能用来充盈阴神,他那萎靡不振的魂魄,将因此而彻底改善!
又过了两日,他的阴神恢复了不少,胆子也因此而变大了许多。
那幽深的地穴,因没有再涌出异魂煞灵,雷涡早已远去。
虞渊到了边沿,低头看了好半响,突然向里面丢下三个,盛满了毒液的琉璃瓶。
他耐心地等候,并没有听到琉璃瓶落地破碎的声音,也没嗅到反常的动静。
“嘿嘿。”
低声笑了笑,他也不着急,眯着眼,就在一旁静坐不动。
许久许久之后,又有异魂煞灵,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从地穴至深处响起,而且明显比第一次汹涌暴烈的多!
这让虞渊立即就知道,他丢下的三瓶毒液,应该的确增强了那头地魔的力量!
那头地魔,也因此而振奋激动。
“大阴魂术!”
心念微动,已不需要落入洞内的虞渊,便施展起神魂宗的不传之秘。
他想的是,我既然给了你想要的剧毒,你也应该回馈我一些东西吧?
每一头能凝形的地魔,皆有着极高智慧,不逊色任何生灵,他相信他现在所做的事情,那头地魔有自己的判断。
他甚至觉得,他和丹妮丝的对话,那头地魔也能听得到。
明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获得剧毒,我现在就给你了,你不表示表示?
虞渊心生期待……
“你是谁?你从何而来?”
好一阵子后,一缕阴森冰冷的念头,从那些异魂和煞灵中滋生,很是飘忽莫测。
但如今,已经恢复了不少魂力的虞渊,顷刻间就捕捉到了。
他谨慎地,保持着沉默,没立即给予回复。
“第一次你沉入洞口,在你的灵魂识海中,你的阴神幻想着,变幻出人形却有八只蛛脚的异物,去捕食因我而生的恶念和凶魂。你,可是见过类似的异物?”
“我知道你出自浩漭,你是人族的修行者,因为你有阴神!”
“你叫什么,在什么宗派修炼,你为何来此?”
一段段的讯念,从那些异魂恶念中闪烁出来,虞渊倏一感应到,就猛地消失,仿佛从未存在过。
虞渊默不作声,一直感受着那股阴森冰冷的意识,暗自思考。
“你,见过她吗?”
传递念头的异类,看虞渊始终沉默不语,似终于忍不住了,突施邪术。
一片浓稠的灰暗烟雾深处,一只巨型的八足蜘蛛,优美地展现着妖娆身姿。
巨蛛被特意美化过,蛛脚流转着七彩霞光,美轮美奂,仿佛是沐浴在神辉中的一尊妖神。
看到那虚幻的巨蛛,虞渊轰然一震,脑海中的许多画面,不受控制地涌现。
他前世为洪奇时,和八足蜘蛛的接触,两者达成的协议,他将虞蛛从芜没遗地带离,安置在碧峰山脉的沼泽。
还有,前些年再世为人以后,他重返那沼泽,和虞蛛相遇的画面。
一幕幕关于虞蛛,也关于八足蜘蛛的画面,接连在他脑海形成,那么的清晰直观,仿佛就在前不久刚刚发生。
还包括,他通过虞蛛获知的,八足蜘蛛被那紫色凤凰斩杀于星河的残忍一幕。
然后,浮生界的上陆和下陆,所有的异族族人,都感到了整个世界在震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