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二三七 樂閨房紅綃帳裡鬧,遇變態高樓窗外飄展示

西門慶之九世劫
小說推薦西門慶之九世劫西门庆之九世劫
本书首发17K小说网站,支持正版阅读!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219场第1场次——第二次总攻欠账。
小狮子的一番闹腾,着实吓坏了大林总,他不是心疼东西,他心疼小狮子气大伤身。小狮子身上的爱情副作用,让她的璟哥哥在双福市成为了有心人肆意攻击的把柄,她正想着如何减轻对璟哥哥的影响,要不要保持距离?要不要像阎君说的不见面自然而然没有副作用?还没理出一个头绪来,又被爸爸捆绑着进了省会城市银口……
她气恼,她烦闷,她费解,她一股脑地、不计后果地发泄着情绪……
小狮子的心思,她爸爸又怎会知道?只是想着要他们在一起,璟末那小子长得帅,女儿还不得寸步不离到跟着?谁承想人家要保持距离……
正当花仙鹤向白天鹅发起第二次总攻的时候,他的电话不尴不尬地唱了起来,是一首英文歌《I SEE YOU》……
她如获大赦,春风满面地笑说:
“你的电话响了,快接吧!局长大人要查你的岗了!嘻嘻……”
他忿忿地说:
“接就接,接完了电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喂,爸爸,怎么了?发疯了?好好的怎么会这样……好,我马上回来!”
接完电话的花璟末,朝梳妆台上看了一眼,突然计上心来,对着白丽华勾起了食指,用魅惑众生的声音说:
“今天就到这里,但是……我嘴上的这些口红印你必须用嘴收回去,否则……我要卷土重来了!你左边脖颈上已印上了吻痕,右边不能冷落了呀,快,过来!”
白丽华抿嘴笑了笑说:
“你先闭起眼睛,我……这就收回口红印。”
花璟末乖乖地闭上了眼睛,白丽华哧溜一下滑下了床,光着脚丫轻轻来到了卫生间,勾起了粉红色的毛巾,憋着坏笑溜到了花璟末的身后,拿着毛巾对着花璟末的嘴唇就是一通擦,边摸边说:
“听说洗脚毛巾,能快速擦掉口红印,没想到这么灵验啊!”
说完,她快速撤到洗手间,倒锁门,打开了淋浴器,朝外面喊:
“你林家爹爹都说了,小狮子发疯了,你还不赶紧去看看!再见,不送,门带好就行了!”
花璟末追到卫生间门口,故作生气地说:
“小妮子,胆肥了?敢给为夫的嘴里塞洗脚毛巾,这个账为夫给你记着呢,咱们床上欠的床上还!”
说完,他快速地穿衣收拾自己,回林家在银口市的别墅区。在回去的路上,他还是喜滋滋、乐呵呵地,沉浸在刚才的爱闹中,真是舒坦,幸福,不要说是吃个擦脚布,你白丽华的洗脚水喝起来肯定比那甘泉还甜……
他的感情跟着他已经坐了好几次过山车了,还是断崖式的那种。见了白丽华,甘心喝她的洗脚水;待会见了小狮子,小狮子的半点闪失,都是插进自己心里的一把刀。这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小狮子有阎君的神力,花璟末见了她,又甘心**情的俘虏,乃至成为宠妻狂魔!
他在心里呼唤小统,想问他:到底查清了没有?自己为何痴迷于小狮子?
《历劫之九世花璟末》电影片场:第219场第1场次——爱情过山车
呼唤了半天也没回应,心里的另一个声音响起来了:
“小统同志,因你近色,他闭关修炼了。记性怎么这么差?话说你刚才,真是……你蹂躏了多长时间的天鹅?你上演了多久的少儿不宜?你不知道吗?还小统小统,你应该喊:西门西门!”
“你不是说你要回避的吗?”
“放着活的春宫图不看,我躲起来,我傻呀?”
“你怎么言而无信?你这个老鬼!”
“老九,逗你玩呢!你想想,我看着你们我不难受吗?我顺着窗子飞了出去,顺着落地窗往下降,你猜我都看到了什么?”
花璟末不悦地说:
“反正路还长,加上红绿灯、堵车,得些时间,你且说说看,让我了解一下我家小娘子的左邻右舍,不要住个变态狂就好!”
西门大官人倏地从他的身体里飘出来,以一个舒服的姿势坐在副驾驶座上,准备好好讲述一下刚才的见闻,谁知汽车叮叮叮报警声响起,同时仪表盘上闪烁起“安全带”标志,花璟末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自己——系着呀!
他忽得头皮发麻,但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这个老鬼和自己已作伴十几年了,还怕什么怕,他靠边停车,把副驾驶座的安全带拉得系好,然后说:
“你这个老鬼,对你的声音熟悉透顶,除过这个,从来没有感知过你的存在,今天坐在了我的副驾驶座上,被机器感应到了。”
“是,老九。我能时时刻刻看到你,你却不能看到本大官人的丰神俊朗、气宇轩昂。有时候我可以缩成一团,像风又像雾,自由自在……有时候,又像蜷缩在你脚边的一只小猫,温顺恬静……而此刻,我是本尊形象,穿着过生日时,我家大娘子给我做的粉色长袍,头上别着玉楼送我的金钗,手里摇着洒金扇……依旧是那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西门大官人。”
“你埋在土里几百年了,骨头都烂没了,还丰神俊朗?”
“老九,你刚才说的变态狂是什么?”
“这个我也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你就说你都看到了什么,我来判断是不是变态狂吧!”
“瓶儿住在十六楼,她的下楼是……”
“说了不是你的瓶儿,是我的白丽华。”
“老九,她的前世是我家瓶儿啊。瓶儿下面的十五楼住着一对老夫妻,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那种,老头正在给老伴梳头发,那一梳子一梳子……梳得又慢又惬意,仿佛梳理的是他们半个世纪的爱情与浪漫、亲情与陪伴……多么美好的画面啊!让我想到了自己的大婆吴月娘,就那样孤老终生了。唉……”
“我将来和白丽华也会这样……白头偕老。”
“下面的十四楼,没人在家,但是有一只小猫,一直站在鱼缸前,猫视眈眈地盯着鱼缸里的几条鱼,想让它们成为自己的盘中餐,看得痴迷,看得哈喇子流了一地……”
“这个挺有趣,还有呢?”
“再往下,五楼还是六楼?我忘了。有一个保姆和婴儿在家,忽然有人敲门,进来一个小伙子,他一下子拥抱住了她,用脚将门勾住。两个人就开始了啃,又啃又咬,不管摇篮里的婴儿了,他们咬着啃着退进了一个卧室,开始了暴风雨前的最后总攻……”
“再往下几乎家家没人。我又飘到了对面的窗户,自下而上,也就是些老人在家,看着傻瓜电视。等到了十几楼的时候,一个粗黑管子对着玻璃,有一个独眼龙男人,趴在黑管子上看,有时还扭一扭,转一转,我当时就想,这个人拿的这是个超大号的万花筒吗?里面能转出什么图案啊?看他,看得挺兴奋啊!”
花璟末听到此,赶紧靠边停车,拿出了电话,拨通了白天鹅的电话:
“有没有在想我啊……你把落地窗那边窗户的窗纱全部拉上,不要嫌黑,对面有人偷窥你。记住了吗?拉住了发个照片过来,我看!”
火熱都市小說 《西門慶之九世劫》-二三七 樂閨房紅綃帳裡鬧,遇變態高樓窗外飄鑒賞
”老九,莫非那个人就是你所说的变态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