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蓋世》-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一頭地魔展示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吱吱”作响的那位地穴族族人,血肉消融,仅剩一具骸骨。
一团凝而不散的灰褐色魂雾,在其头颅浮现,然后受到一股异力牵引,悄然飞出,向着那幽深地洞逸去。
还在烤肉的虞渊,愣了愣神,目光追逐着那一团魂雾。
他斩杀的吞月猿和闪电貂,包括那一头头的天星兽,因血脉等级较低,皆未能诞生出非凡智慧。
没非凡智慧形成,只能归类为兽,不会有完整高级的魂魄形成。
正是因为如此,十几头异兽、妖兽被他打杀,他也不曾看到有清晰兽魂,渐渐地消散于天地。
而那位七级的地穴族族人,显然是不一样的。
那位,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智慧生灵,有完整的魂魄。
精华都市异能 蓋世討論-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一頭地魔讀書
他在死亡以后,按照浩漭天地的规则看,魂魄将会消散,慢慢地流逝,再逸入地底深处,融入一条条的阴脉。
最终,汇聚向恐绝之地的阴脉源头。
可在这……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蓋世 txt-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一頭地魔熱推
因毒液腐蚀而亡的地穴族战士的魂魄,没第一时间消逝,还是聚涌着,竟然被那通往上陆的地洞吸扯。
“你看得到?”
丹妮丝放下了手中的熟肉,擦拭了一下嘴角油脂,脸色惊讶。
虽尚未恢复,可虞渊的阴神在不久前,刚刚以“大阴魂术”吞没了众多异魂恶灵,精炼出魂力,自然能瞧见虚幻的灵体。
精彩言情小說 蓋世-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一頭地魔鑒賞
他轻轻点了点头。
丹妮丝和其背后的道格特,神情顿时凝重,显得很不可思议。
“道格特叔叔,你先去上面战舰,我和他单独聊几句。”丹妮丝忽然道。
身形高大的星族八级战士,指了指虞渊旁边,那些被击杀后,又被一根根血淋琳兽筋捆着的异兽和妖兽,提醒她虞渊不简单。
“没事,你在上面以晶炮瞄着他就是。”丹妮丝再次说道。
道格特“哦”了一声,忽然就醒悟过来。
“你叫米婷是吧?”
丹妮丝的目光,放在躲躲闪闪的米婷身上,“你过来,道格特叔叔,将米婷也弄上去。我和他下面的话,不希望有其他人听见。”
丹妮丝下命令了,米婷岂敢不从,念念不舍地走了过来。
道格特一把扣住她的肩膀,低吼一声,瞬间冲天。
一道星能光柱,由下至上,进入悬停不动的那艘星河古舰。
而这时,还在吃着烤熟兽肉的虞渊,注意到化作一滩血水的地穴族战士,仅剩的骸骨中,也沉淀了毒素。
和那幽深洞穴附近,其它枯骨骨节内的,如出一辙。
那些,有浩漭的凡人,也有地穴族的族人。
一道灵光如电闪过。
“你是以地穴族的战士魂魄,喂养洞穴中的异魂?”虞渊轻声哼了哼,“奇怪的是,为什么有许多,我瞧不出的异族骨骸?”
他指了指,早前特意检查过的,一具人族的枯骨,故意这么去说。
“你不熟悉,是因为那不是你所认识的族群。那些枯骨,是浩漭的人族,还是没修炼过的凡人。”丹妮丝说话时,紧盯着虞渊的眼睛,想瞧出端倪来。
在那穹顶敞开的大殿,通过那只天星兽的眼睛,她能看到虞渊的所作所为。
只是,她不能听到虞渊的话语,更加不可能知晓虞渊的心声。
虞渊第一次抵达此洞穴,在一具人族的枯骨处,长时间逗留观察,她就注意到了异常,知道虞渊看出了不同。
丹妮丝想知道,虞渊有没有分辨出,那些其实是人族的骨骸。
“人族?”虞渊分明有点惊奇,又再次高喝:“还是没修炼过的凡人?不可能!据我所知,人族的凡人,不会离开他们的世界,没办法抵达外域星河。”
丹妮丝深深看了几眼,没瞧出异常,只当虞渊仅仅只是看出人族的枯骨,和异族的不同而已。
“我先回答你之前的问题。”
这位星族的贵小姐,心情平复了一下,又在撕扯虞渊递来的熟肉,整理着思路,缓了缓才说:“没错,这个地洞的下面有一头异魂。我父亲和我说过,那是浩漭世界,一些奇绝异地孕育的地魔。”
果然!
虞渊心底轻哼,脸上不动声色,示意她继续往下说。
“那头所谓的地魔,一直被幽禁着。”丹妮丝认真解释,“和你想的不一样,这个洞穴并不能通往上陆。大概一半的时候,地洞就是密实的了。还有,洞穴不是后来的地穴族开辟,而是早就存在的。”
“地魔,就在地洞最底下?”虞渊询问。
“嗯。”
丹妮丝抬头,看着一簇簇的雷涡,犹豫了一下,说:“这些雷涡,也不是我们弄出来的,原先就存在。我们只是在附近,多加了一层结界,不让别的异族进来,也不让里面的异兽,还有那些妖兽离开。”
“说说那头地魔。”虞渊关心重点。
“这头浩漭的地魔,极为狡诈且阴毒,我们不清楚他被幽禁了多少年。总之,他是出不来的。”丹妮丝忽然叹了一口气,“他以前有阵子,虚弱的几乎要魂灭,我父亲就……打杀了一些地穴族族人,以那些生魂喂养他。”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蓋世討論-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一頭地魔讀書
“想从他口中,撬出点东西来?”虞渊心领神会。
“和聪明人讲话,就是舒服。”丹妮丝也没隐瞒,实话实话:“其实,从知道他的存在开始,我父亲就和他较劲,接触过好几次。可他时而装疯卖傻,就是一阵子清醒,一阵子灵魂错乱。”
“清醒时,也始终胡搅蛮缠,什么也不肯说。”
“我父亲又不想将浮生界,将他存在的秘密,对别人分享,也不愿动用别的手段,将其彻底抹杀,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每每等他虚弱无力时,弄点生魂,吊着他,让他还能勉强活着。”
说起那头难缠的地魔,丹妮丝也觉头疼心烦,“我接手下陆以后,也试着接触过他,他还是那样。只有一回,他疯疯癫癫的时候,说过一些特殊的,能扭曲他魂魄的剧毒,能医治他的什么病。”
自嘲地笑了笑,丹妮丝又说:“我感觉也是假的。”
指着地上,那一滩血水,她脸色冰冷,“这家伙,就是被他蛊惑了,变成了他的奴役。生活在地下的,那些地穴族的族人,接触不到他,却能偶尔感觉到他的思想,然后奉他为神明,为他效忠卖命。”
“整个下面的地穴族,三分之二,被他默默地奴化了。”
“但那些地穴族的族人,太弱了,再折腾也没用,我和施瓦茨真想地穴族灭绝,任何一方都可以做得到。”
话到这,她从虞渊手中得来的,第二块肉也被她吃干净了。
她不再索要,取出手巾,擦拭着两手。
“你还没回答我,另外一个问题,人族的枯骨,为何会出现?”虞渊沉声道。
“人族的凡人,再弱小,因为是智慧生灵,有七情六欲,有三魂,只要死了都能成为那头地魔的养分。”丹妮丝道。
虞渊点头,“我当然知道。”
“你不好奇,为什么浮生界有安神草,炎心花,有闪电貂和吞月猿般的异兽?”丹妮丝说起这些来,自己的神色,也变得古怪起来。
“不好奇。”虞渊直言不讳,“因为安神草,炎心花,都能移植过来。至于闪电貂和吞月猿,由于是妖,天生体魄强横,能适应浮生界的自然环境。可那些凡人,首先不可能轻易脱离浩漭,还有就是没任何价值,我不相信费尽心思弄来,就是供养那头地魔。”
“因为只是供养他的话,浮生界的银鳞族、女妖,火蜥族的族人,都可以。不需要,劳师动众地,由浩漭的天地掳走凡人弄来。”
这是他内心最大的疑团,也让他极为愤然,他要弄清楚。
“你答应我,帮我炼制毒液,在浮生界待一阵子,我告诉你那个秘密。”丹妮丝沉吟了半天,抬头看了一眼停泊的星河古舰。
一股被晶炮锁定的心悸感,顿时被虞渊感觉到,他在心中哼了哼,道:“好。”
“你答应了?”
“嗯。”
一问一答后,丹妮丝再一次沉默,似在组织语言,许久许久她重新开口:“安神草,炎心花,还有闪电貂和吞月猿,本就是浮生界的物种。反而是天星兽,反而是你认为熟悉的,你认得的那些常见的药草,还有各族族人,才是外来者。”
“整个浮生界,是一夜间,凭空在我们星域出现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