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愛下-第304章 蘇青之是鯉魚寶寶鑒賞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我靠反转系统吃定仙君
“李野!”
苏青之跳入水中四处寻找,终于见到被水草缠住在瞎扑腾的李野。
她大喜过望,使出吃奶的劲游过去拦腰抱住李野就往外拖。
无奈这混小子死沉死沉,跟头大黄牛头似的执着地往前扑!
她心头火起,拧住李野的耳朵就是狠狠一拧,将他给拽了上来。
等苏青之精疲力尽爬上河岸,看见这家伙又一个猛子扎水里了!
我特么!
她长叹一口浊气,拼着老命又一次入了水。
反复三次之后,两人都累瘫在河岸边。
“我刚入水,你就猴急地扯我上来,速度咋那么快呢你。”
“我在河底的珊瑚礁下面埋了一块上好的五色玉!”
“还没见小月最后一面,我不会寻死的!”
李野看着苏青之嘴边的水泡泡“噗嗤”一声乐了。
“你大爷的!”
“我还以为你要寻死,急的我只顾着给你悬崖勒马去了,你干嘛不早说啊!”
苏青之累的手都抬不起来,艰难地说:“小野鸭,快给我翻个面,我想吐。”
“你真是,你真是哈哈哈!”
李野大手照着苏青之的腰一翻,又翻,再一翻。
一串串透明的小泡泡从苏师弟嘴里吐出来,还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咕嘟!”
苏师弟鼻子里也冒出了两小水泡儿!
“苏师弟,你这样子好像个鲤鱼宝宝。”
“嗨,我怎么觉得自己是在烤鱼呢。”
李野笑的直不起腰,干脆跪在地上狂笑。
苏青之低头一瞧,自己今日骚包穿了件暗红的袍子,配着嘴巴吐泡泡的美景,可不就是条红鲤鱼么。
沧河这水真是腥臭,臭死本尊了。
她没好气地瞪了李野一眼说:“还笑,再笑我抽你两嘴巴子!”
李野笑着笑着,突然又语调哽咽了起来。
“古有三顾茅庐请诸葛,今有三入沧河救李野。”
“就冲你今日壮举,哥哥敬你是条汉子。”
“下辈子吧,下辈子,我给你挡刀,还你的知己情。”
李野说的无比严肃,搞得像是在做国旗下的演讲似的。
苏青之想起自己在现实世界看过的一部电视剧,剧情都忘了只记得一句:不抛弃,不放弃。
“李野,不抛弃,不放弃。”
苏青之吃力地坐起身,语气严肃地说:“世人冷漠,捧高踩低你都别往心里去,苏师弟陪你扛过去。”
扛过去,可能么?
李野的眼角酸涩无比,蹲在河岸边打开了话匣子。
“我是个放牛娃,从小就梦想着进灵虚派修仙得道,当然还要娶小月。”
“她在我眼里就是个小仙女。”
“花掌门是三界女神又如何,比不上我的小月。”
李野闭起眼睛,遮住眼底的那丝落寞说:“可如今一切都成泡影了。”
“在十里屯,我一晚上亲眼看到十名病人发狂死在我面前,真的是毫无尊严。”
“苏师弟,人生最痛苦的不是求之不得。”
“而是眼看就要得到,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要永远失去。”
苏青之一时被说的哑口无言,李野潜能被激发忽然变成人生导师了。
红梅香至今没有攻克的法子,刀悬在头顶的滋味确实煎熬。
她很想做点什么安慰他,却发现那些安慰的话都苍白无比。
那就给他整点实际的。
“刚才蹲大黄面前你是不是还没哭够?”
“走,我给你找个背风的山坡你继续哭。”
苏青之拍拍他的肩膀,勉强一笑说道。
“你大爷的!
“旁人都是劝人别哭要坚强,就你是个捣蛋的,还叫我继续哭?
“我哭你大爷啊我。”
“我李野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才不是哭唧唧的小娘们儿。”
李野甩开她的手一个猛子扎水里捞出了宝贝:五色玉。
“我想吃月牙烧饼。”
他摩挲着五色玉就想起小月,想起小月就心痛难忍。
苏青之的视线四处乱瞄,忽然发现对面街道旁有个卖月牙烧饼的摊子。
“在这等着。”
她大步跑过去,买了两个李野最爱吃的五仁芝麻馅,回到河岸边。
“这味道不正宗,我要吃张大爷家的。”
李野蹲在河岸边晒太阳,咬了两口随手扔在一边。
“知道了,我再去,你呆这里别乱跑啊。”
苏青之大步跑出去,走街串巷地开始问。
“请问之前在南街巷子口卖烧饼的张大爷你们见过吗?”
“请问,哎,你们别走呀,我就问问那个卖烧饼的张大爷,你才神经病!”
她问了一圈一无所获,天空渐渐暗下来,阴云密布。
苏青之用手哈着气,走了许久终于找到张大爷买了烧饼往回走。
她走到一半忽然血液就停滞了。
李野不会是调虎离山,撇下自己偷偷走了吧?
她越想越是心慌,火急火燎地跑回河岸边就发现人不见了!
“李野!”
“小野鸭!”
苏青之心乱如麻,这死孩子不会想不开又寻死了吧?
刚才的话他根本就没听进去,要真出了事,自己怎么跟小月交代?
“请问,你们可有见过一个大小眼的弟子?比我高一个头,国字脸的?”
“请问,哎,你们别走呀,我跟师兄走散了!”
苏青之问了一圈儿累得双腿发酸,猛地一抬头看见了远处蹲在屋檐上的李野。
这人一惊一乍的,真是吓死我了。
“李野!”
她飞身跃起上了屋檐,本想再责骂几句,可看着李野生无可恋的模样,强忍住了冲动。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笔趣-第304章 蘇青之是鯉魚寶寶讀書
他是个病人。
苏青之默念了五十遍这句话,缓缓地开了口。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笔趣-第304章 蘇青之是鯉魚寶寶閲讀
“张大爷家的烧饼,五仁芝麻馅的,你的最爱,给。”
李野接过饼跟撕扯敌人似的,吃的狼吞虎咽,风卷残云。
“难得见你脾气这么好。”
他将水壶递给苏青之,苦笑了两声。
“欠我的,你下辈子记得还啊。”
苏青之狼狈地吃着饼充饥,不咸不淡地怼了一句。
“走吧,买寿衣去。”
李野拍拍衣衫上的尘土,百无聊赖地说。
“苏师弟,这些衣服都太丑了。
李野心如死灰,百无聊赖地翻了翻说:“不合心意。”
“我们可是姑遥城的老字号,这寿衣都是上好的苏绣,上好的彩云缎面。”
“你一会儿嫌这个菊花不够黄,一会又嫌这个针脚不够大,诚心砸场子来的?”
“你形容的那玩意儿能叫衣服吗?”
纸火店老板叉着腰顿时就炸了。
“我就喜欢大菊花长俩翅膀咋地了,你不服气打我呀!”
“来,朝脸上打,爷爷我憋着火正想干架呢。”
李野吹胡子瞪眼,也跟着炸了。
苏青之连忙出来打圆场。
“别打,别打,小野鸭息怒!”
“店家莫恼,和气生财,客来八方。”
苏青之上前陪着小心,递给老板两颗橘子糖。
“没事,我陪你去挑。”
“姑遥城挑不到,咱就去锦蓉城,给你圆梦。”
两人出了纸火店,苏青之斩钉截铁地说。
李野呆滞的眼神缓缓地看了几眼脏兮兮的苏师弟,眼眶忽然又红了。
看这架势还是没哭够。
“小野鸭,话不多说,我给你拉二胡吧。”
“赶紧麻溜地站在墙脚去啊!”
苏青之跟蹲着对弈的大爷刚借来二胡,就发现出事了。
“小野哥!”
大街上急匆匆跑来几位沧月派女弟子,领首的女弟子哭成了泪人:“小野哥!”
得,李野一生的梦想小月来了。
战斗吧,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