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926章 非遲哥,冷靜!閲讀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切!这个地方这么老旧,到底有没有浴室可以用啊?”人群里,穿着紫色西服、身形壮实的中年男人很破坏气氛道,“我看八成也没有空调吧?”
之前感慨的妹子皱眉,对身旁的女性同伴轻声道,“这个人真讨厌……”
妹子同伴忙制止,“嘘,留美子,会被听到的啦。”
不过已经晚了,中年男人斜眼瞥两个女孩,显得有些凶恶,“你们在说什么?两位小姐。”
两个女孩被吓了一跳,后退抱到一起。
观光客里,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上前,不满道,“你别这样行不行?有点风度嘛!”
“你这样不是讨人厌吗?”另一个男性观光客也忍不住道。
“啪!”
紫西服的中年男人把单肩登山包往地上一丢,恶狠狠地看着一群人,把双手的手指关节按得咔咔响,“你说我惹人讨厌?”
池非迟目光认真而平静地看着男人,“想打架吗?”
笔下生花的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926章 非遲哥,冷靜!讀書
他本来是不想多管闲事的,对方又没有挑衅到他头上,但这段时间都没怎么活动,尤其最近三四天,不是躺家里,就是躺医院,他……想锤人,很想。
之前还担心破坏大家来放松旅游的兴致,但这个人在死神小学生面前还这么嚣张,八成要出事,那先给他锤一顿,应该没关系?
毛利兰一汗,忙拉住池非迟,“非、非迟哥……”
冷静,冷静,口角之争,不至于锤翻人家。
只是毛利兰后面的话没说出口,那个紫西服男回头一看,见池非迟虽然高、但看起来不算壮,很欠揍地瞪眼,“喂,你小子……!”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就在下一秒,男人被锁喉按倒,后脑勺砸到地面上。
毛利小五郎刚在房屋墙后侧身,摆好了一个深沉且有格调的姿势,刚打算出声镇场子,结果这下一秒就结束了,不由怔了怔,无语道,“非迟,别随便动手,大家有话可以好好说嘛……”
“抱歉,老师,”半跪在男人身旁的池非迟收回手,起身垂眸看了看呆住却没昏迷的男人,平静脸道,“我最近躺太久了。”
可惜这人没犯事,没有合适的理由‘重锤’。
優秀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線上看-第926章 非遲哥,冷靜!
毛利小五郎:“……”
“那个……”上了年纪的男性观光客打量毛利小五郎,“难道你就是那个有名的名侦探沉睡的毛利小五郎?”
毛利小五郎顿时把还躺在地上的男人忘到了脑后,锤了就锤了吧,“咳,没错,在下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正是毛利小五郎。”
两个妹子立刻跑上前。
“原来是名侦探毛利先生啊?能在这里见到您这样的名人,我真是太高兴了!”
“那位先生是您的弟子吗?他好厉害!”
“哪里哪里,”毛利小五郎陶醉了一会儿,突然发现自己的风头被池非迟抢了大半,“我还是觉得不用急着动手的……”
“您好,我叫坂木庄吉,”上了年纪的男观光客积极自我介绍,“能见到您是我的荣幸,毛利先生!”
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煙火酒頌-第926章 非遲哥,冷靜!相伴
“您好,我叫桑岛和明,”之前紧跟着出面的男观光客也道,“请多指教!”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926章 非遲哥,冷靜!鑒賞
紫西服男感觉自己被遗忘了,狼狈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沾的灰,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忍气吞声,是名人的弟子,而且他实在打不过,那就……算了,“切!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池非迟看了一眼,一看这人是不能再锤了,也就没再留意。
民宿房屋里走出一对中年夫妇,妇人看着紫西服男出声道,“那个……这位先生……”
“什么?”紫西服男压下心里的尴尬,板着脸。
“您今天下榻的地方,是在下面的石冈先生那里。”妇人道。
“那你不会早点说啊!”紫西服男吼了一句,发现其他人在看他,压下心里的恼火,拎起自己的登山包,沉着脸转身离开。
出来的夫妇看了一会儿,收回视线。
“各位好,敝姓永仓,”男人鞠躬,“欢迎给位光临!”
这家民宿的男主人叫永仓严,妻子叫永仓君子,夫妇俩打过招呼之后,带入住的客人去了各自预订的房间,告诉其他人安顿好后下楼吃晚餐后,就先下楼准备去了。
这一次过来,毛利小五郎只预订了两个房间,男女各一间,说在地上铺一排榻榻米,才有利于感受传统文化。
池非迟觉得感受一下是不错,整理好自己的床铺之后,又帮屋里其他人收拾了一下。
毛利兰带灰原哀、步美收拾好了,在走廊上等着汇合,一起下楼吃饭。
这里的准备的晚餐丰盛,有当地捕捞的鱼类,有当地村民自酿的酒,价格还便宜。
日式风格的建筑,日式风格的餐具,日式风格的食物,一群人席地而坐,吃得热闹。
毛利小五郎一看有酒喝,很快就拉着池非迟、坂木庄吉、桑岛和明喝到一起。
这次没人阻拦池非迟喝酒,毛利兰和灰原哀也只叮嘱了一句‘注意身体,适量’,就坐到了女人、孩子那一桌吃饭。
“冬天就是要喝热酒才够味!”毛利小五郎喝了口酒,一脸沉醉地感慨着,举酒瓶给坂木庄吉倒酒,“来,喝一杯!”
“哎呀,这怎么好意思。”坂木庄吉笑眯眯用双手举酒杯接着。
池非迟注意到坂木庄吉眯着左眼看酒杯,收回视线,低头喝酒,猜测着坂木庄吉怎么养成的这个习惯,
有趣的习惯,今晚已经第五次了。
毛利小五郎给坂木庄吉倒了酒,见池非迟那里还有,自己端起小酒杯,一口酒刚入口,就被另一边的永仓严吓得全喷了出来。
“开什么玩笑!”
永仓严坐在两个女孩观光客面前,将手里的宣传册‘啪’一下丢到面前的食盘中,覆在生鱼片上,恼怒道,“竟然乱登这种报道,我们这里才没有那种东西!”
“老公啊,你这样会吓到客人的,”永仓君子连忙出了厨房,跪坐下,捡起那本宣传册,对两个女孩道,“对不起啊,我们这里刚好有点事。”
毛利小五郎扭头看了一会儿,小声嘀咕,“到底是什么事啊,让老板发那么大脾气……”
池非迟低头吃着烤鱼,“地球遗产有幽灵出没的事。”
“这里绝对没有什么幽灵!”那边,老板总仓严正色告诉两个女孩子,“我们现在也被这些乱七八糟的报道弄得很头疼。”
毛利小五郎拿着酒瓶、酒杯,醉醺醺地走上前,“我想也是,这里既然号称地球遗产,就表示这里是所有人类的财产,也是整个地球的骄傲!”
“您说的是,”桑岛和明凑到永仓严身旁,笑眯眯附和着毛利小五郎的话,“这种报道就是让人伤脑筋!”
一看喝酒组转移阵地,两个女孩子果断离开。
毛利小五郎拉开老板永仓严面前的食盘,把酒瓶一放,直接坐到了永仓严前面,递过一个小酒杯,“只是带着看热闹的心态来观光,那也太对不起这个地方的风景了!”
桑岛和明已经举起一瓶酒,笑着道,“是啊,您说得一点都没错,来,永仓先生,别想那么多了,来喝一杯吧!”
永仓严被拉进喝酒组,都不好意思发脾气了,“不,既然我是这里的主人,应该由我来请大家才对。”
“别客气,别客气,”毛利小五郎还转头提醒池非迟换阵地了,“非迟啊,过来这边陪永仓先生喝一杯吧!”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池非迟原本不想加入商业互吹的,不过看到那两个女孩子似乎有打算过来搭话的样子,还是起身过去。
比起应付不感兴趣的妹子,他选择听着商业互吹喝酒。
坂木庄吉也拎着自己的清酒酒瓶跟着换阵地,“毛利先生说得真是太好了,不愧是名侦探啊!”
“来,再来一杯!”桑岛和明见池非迟来了,帮忙倒酒,“小哥的酒量还真是不错啊。”
“谢谢。”池非迟客气道谢。
在他眼里,清酒跟水没多大区别,低于四十度的酒,那都不是酒。
“来,永仓先生!”
“好,大家一起喝一杯……”
“老板来得这么晚,得罚你三杯才行……”
不远处,柯南半月眼看着喝酒组喝成一片,一口咬下烤得焦脆的鱼尾巴。
这群人喝得真热闹,原来男人间的感情真的可以靠酒来拉近吗……
同样住在这里的一对情侣吃完走了,很快两个妹子也走了,毛利兰带着孩子们吃完准备去休息,只有喝酒组依旧坚挺地扎根原地喝喝喝。
离开前,灰原哀跑到池非迟身旁,“非迟哥,元太他们打算出去找幽灵,小兰姐不去,我跟去看看,这里的村民好像每晚都会有一家人负责打更巡逻,我们会跟着打更的人家一起去……”
池非迟点了点头,“早点回来。”
桑岛和明喝了不少,醉醺醺看了看等在门口的元太那几个孩子,“小妹妹,你们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啊?”
“好啦,小孩子就是闲不住,”毛利小五郎往池非迟的小酒杯里倒酒,“他们跟着其他人出去,不会走丢的啦,说不定等我们喝完,他们早就回房间去睡着了……”
“今晚负责打更的人家会照顾他们的,而且对打更感兴趣的其他观光客也会去,”永仓严看向灰原哀,想要板起脸,却突然打了个酒嗝,破坏了脸上的严肃,“不过小妹妹,这里才没有什么幽灵呢!”
“啊,知道了。”灰原哀不想跟酒鬼争辩,双手往外套口袋里一放,转身去门口。